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四 信

    山与海一边扛着李察,一手提着李察的东西,跑得并不是特别的快,可是她的体力几乎是无穷无尽,一直跑到天亮,连李察都觉得自己被扛得疲倦不堪,少女却依旧神采奕奕。当第一线阳光照耀在卡兰多大地上的时候,李察身体深处也如同从沉眠中苏醒,体力不断涌出,结束了蛮荒嗜血带來的虚弱效果。

    虚弱阶段一结束,李察就从少女身上跳了下來,她扛人的手法可不够专业,颠簸得李察全身酸痛,骨头就像散了一样。

    李察看着少女,当下一怔。山与海此刻垂肩长发,一身宽裙,若不是那从灵魂中散发出來的自然而然的强烈蛮荒气质,她看上去就若诺兰德的一个清丽少女。图腾、辫子和那些价值连城的饰品,都消失不见。

    “你的样子怎么变了?”李察惊问。

    “圣者图腾洗掉了,至于那些饰品,它们都是属于卡兰多的财富,我现在既然不打算再留在卡兰多,就不打算带走它们。”山与海说。

    “你是说……”李察有些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我准备跟你回诺兰德。”少女说。

    “这……”李察从沒想过这个可能性,因为对整个卡兰多來说,山与海都十分重要。长老们会放她走吗?

    山与海似是猜到了李察心中的想法,带着些小小狡猾的笑,说:“长老们多半巴不得我们两个跑路呢,而且跑得越远越好,那样他们就不用看到你了。”

    “是这样啊,好吧。”李察很是无言。看來好面子,是任何地方都有的通病。

    李察又上下看着山与海,脸上渐渐露出惊讶,吃惊道:“你现在只有……”

    少女想了想,说:“按诺兰德的标准,十级?”

    “怎么会这么低?”李察难以相信。在深蓝分别后,已经是一年多过去了,她怎么也不至于只有十级。而且上次见面时,山与海那庞然如山的气势也给李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很正常啊!过去要打架的话,用用圣者图腾的力量就可以了。而我平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吉克拉玛峰顶睡觉,那里的环境最适合我的身体成长了。睡一天的话,相当于其它蛮族战士苦练半个月吧。”

    “这样……也行?”

    李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睡觉也能得到强大的力量,山与海简直要和上古巨龙一样了。

    少女很认真地说:“那里不是谁都能够睡得下去的,过去每年都有不少人死在吉克拉玛峰上。”

    “我们先走吧,边走边说。”说着,李察就背上了自己的行李,辨别了一下方向,和山与海向诺兰德大陆的方向奔去。

    长老们或许如山与海所说,巴不得他们悄悄地走,这样就不用再为祭典仪式的事情头痛了。上千年來,蛮族祭典冠军可还是第一次被外人夺走。长老们用过了一次阴谋,然后又设法加以补救,最终还是给李察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可是其它蛮族战士却不知道这些幕后的事情,他们会视李察为强者之路上最大的障碍,很多人会想法设法击败李察,以洗刷耻辱。

    李察现在可不打算多生波折,野蛮屠杀已经变成了神圣斩杀,所以他对再和这些蛮族战士们打架一点兴致也沒有。他需要回到领地,整军备战,谁知道华文的威胁只是说说,还是打算來真的?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李察确实坏了圣树王朝的好事,而且是相当大的一件事。

    山与海也不愿意与自己的族人战斗,于是和李察并肩飞奔,一路向诺兰德而去。

    rì出rì落,两个人很快就离开了雪山,跨过了那条生满了鳄鱼的巨河,才停下宿营。他们的晚餐就是烤鳄鱼。一路上李察已经弄清楚了吉克拉玛峰的奥秘。这座雪峰传说中是深冬女士被兽神斩杀之地,因此具有了神迹般的力量。在这里修行,根本不会遇到瓶颈,只要忍受得住圣峰力量的冲击侵袭,就可以一直修炼下去,直至传奇。但是吉克拉玛峰有着和神迹相当的危险,深冬女士陨落时诅咒了这块土地,因此这里的寒冷就具备了冻结灵魂的力量。只有那些有着无比强大的意志,和一个不屈灵魂的人才能够抵受得住这里的寒冷。而且修炼时间越久,寒冷就会变得越发的难以抵抗。这里的寒冷还有麻痹意志的能力,所以当一名强者发觉自己已经无力抵抗寒冷时,往往为时已晚。所以每一年都会有数量不等的强者在吉克拉玛峰顶被冻死。

    山与海是受兽神眷顾的,兽神的力量保护着她,让她可以长时间在吉克拉玛峰的核心中睡觉。在睡觉的时候,雪峰的力量实际上是在慢慢地改造和淬炼山与海的身体,让她身体各项素质都在永无休止地提高着。理论上,假如山与海可以一直睡下去的话,总有一天她的身体会变成神躯。

    李察看着山与海,深深地叹了口气,居然有了些嫉妒的感觉。他现在看出來了,少女的斗气水准确实非常一般,可她的身体本身就是最强大的武器。她的力量、速度和防御力都非常强大,然而最可怕的却是她的体力,她的体力几乎无穷无尽。有着这样的身体作为本钱,她确实用不着在意斗气是多是少了。

    在温暖的篝火旁,那条巨大的烤鳄鱼很快就变成了一堆骨头。李察和山与海的饭量已经今非昔比,居然还是只有半饱的感觉。李察站起來活动了一下身体,挥出一小片冰霜,熄灭了篝火,说:“该出发了。”

    山与海象头小狮子一样打了个哈欠,却懒懒地不想动弹,好不容易才被李察拉了起來。就在这时,风忽然大了,狂风呼啸着从森林中吹过,一些措不及防的飞鸟走兽都被风掀了起來。一时之间,整个森林都在狂风中变得飘摇。李察用力嗅了嗅,发现风中有股异样的腥臭,不由得脸色大变,大吼一声:“小心!有非常厉害的魔兽!”

    他话音未落,忽然抬头望向天空,在远方的天空中,有十余点各色光芒在闪耀不定。透过浓浓的雾气,李察终于看清楚那里是什么光芒,分明是某种巨兽的眼睛!在浓雾深处,是数个狰狞的巨大头颅。

    李察一时间几乎屏住了呼吸,失声道:“九头蛇蜥!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山与海也脸色大变,拉着李察就开始狂奔,边跑边说:“它是來找你的!快跑!”

    “找我?为什么找我?”李察大为恐慌,被九头蛇蜥这种超级魔兽盯上,以后再來卡兰多可真要小心了。力量程度到了它这种层次,已经不再是靠本能生活的魔兽,而是有着不逊色于人类的智慧了。

    “为什么不找你,你吃了它的蛋啊!”

    李察这才恍然,于是打消了一切侥幸心理,全力奔逃。两个小人,外加一头巨大蛇蜥,就这样追追逃逃,穿过了卡兰多的大地,一路到了海边。当风中有了大海的味道时,那头蛇蜥这才不甘地离去。

    而李察和山与海乘船來到了有着传送阵的岛屿上,一前一后步入了传送阵。当魔法的光芒闪过之后,李察又踏上了诺兰德的土地。

    时间才过去一个多月,诺兰德的一切看起來都沒有变化。只不过当李察回到黑玫瑰古堡的时候,阿克蒙德们除了为他安全的归來感到惊喜,同样对他带回來的少女颇为好奇。李察只打算在黑玫瑰古堡停留一天,他匆匆给艾莉婕写了封信,告诉她要小心圣树王朝的动向后,就带着山与海,穿过传送阵,回到了浮岛上。

    当李察走进书房时,发现桌上放了一封信。这封信已经在这里整整一个月了,一直在安静等待着李察的归來。李察拿起了信,信封的字迹一看就知道是流砂。不知为什么,在拆信之前,李察的心跳忽然加快了几分。

    信上是流砂清丽英挺的字迹,一开始,她并沒有说主題,而是回忆着初见李察时的种种情景,那时两个人同乘一辆马车,一起挑选了李察的追随者,一同失陷在法罗。就象流砂的神术给李察留下了深刻印象一样,李察在构装与魔法上的天赋也让流砂吃惊,但最让她触动的却是李察在任何时刻都不敢松懈的勤奋和专注。

    就这样,从法罗被追得东躲xīzàng,到现在雄踞一方,两个人始终并肩战斗着,谁都离不开谁。

    但是…

    看到这个词的时候,李察的手忽然抖了一抖,他知道,在但是的后面,就是这封信最重要的内容,也很可能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内容。因为看到这里,整封信中那种淡淡的忧伤气息已经扑面而來。流砂一定是强忍着心绪,才能写下这封信,可是她却无法让自己的心情完美的被控制,还在泄露了一丝出來。

    李察把信放下,定了定神,这才能够继续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