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五 离开

    信在继续。

    “你有你的守护,我也有我的坚持,为了得到我们各自想要得到的,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个道理我们都明白,也都愿意为此付出代价,是的,所有的付出都是我们愿意的,就是把世间所有的金币都放在一起,也难以换來我们的愿意,不是吗。

    现在,是我离开你的时候了,我将前往黑暗地域去开拓信仰,奈幽和依俄也将跟我同去,所以在今后的岁月中,你很可能就沒有永恒龙殿神官的帮助了,但是想办法得到龙殿神官的帮助依然是非常重要的,在法罗,三女神的神官们尽管沒什么大用,但总好过沒有,或许将來,三女神会亲自为你服务,只要你想办法把她们牢牢地束缚住,这本來该是我要做的事,可是现在却帮不了你了。

    我最后能够为你做的,是把你的称号提升到了‘位面漫步者’,这个称号可以让你有更多的神恩选项,并且付出更少的神恩,用通行的说法,就是打了八折,此外还有一个建议,那就是重视永恒与时光之龙,但不要依赖它,永远不要以为献祭是收获,恰恰相反,我们是在付出,相比之下,反而是母巢更可靠一些。

    好了,我该走了,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前往黑暗地域的路上了。

    不要來找我。

    我知道你喜欢干傻事,但你也知道我从來不说谎,好吧,如果你一定要坚持,那么在你能够把圣树王朝的教宗放倒之前,都不要來找我。

    再见了,我的李察。”

    这封信的风格就是流砂一向的风格,直截了当,看信的时候,李察就象是在听着她说话,当信放下时,他的心中也有一阵恍惚,感觉这封信好象是在和他开一个玩笑。

    是在开玩笑吗。

    李察用力晃了晃头,再仔细地看着信,才知道自己并沒有看错,他默然坐了一会,才走出书房,山与海靠在走廊的墙上,正在等着他,少女此时已经换上了一身诺兰德的女士猎装,但她独特的气质却不是形象和衣服所能够改变的。

    “出事了。”

    李察勉强笑了笑,说:“一个朋友突然离开了,我需要立刻去确认一下。”

    “我陪你去吧。”山与海说,然后看了看李察,又补了一句:“我会在外面等你的。”

    李察点了点头,就和少女离开了浮岛,向永恒龙殿匆匆而去。

    永恒龙殿无论是神官还是守卫都认得李察,一个能够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就搞上数次顶级献祭的人,就是想忘记也沒那么容易,所以无论遇到了谁,都对李察十分客气。

    诺兰大神官出來迎接,对李察说:“你來得正好,梵琳大神官正想要见你,你跟我來吧。”

    在前往梵琳居处的路上,诺兰低声对李察说:“见过梵琳大神官后,你再來找我一次,我有些话想要和你说说。”

    李察点了点头,就进入梵琳的神殿,梵琳所住的地方永远是那么简洁,简洁得让人有些不自在,她让李察坐下,就问:“看过流砂给你的信了。”

    “黑暗地域是什么样的地方。”李察开门见山地问。

    梵琳叹了口气,说:“这么快就想去找她了,真是个心急的小家伙,看來你是真的很有心在流砂身上,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流砂应该已经进入黑暗地域了,那个地方一旦进入,就再也无法回头,就算她还沒有走,你也留不住她,这是……她注定的命运。”

    “黑暗地域是什么样的地方。”李察有些时候确实非常固执。

    梵琳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挥手洒出一片淡金色的时砂,时光之力幻变成出一个绚丽的世界,可是看到在一片虚空中,缀满了无数如钻石般的星辰,它们有些亮,有些暗淡,各种颜色都有,而且不断有旧的星辰死去,又有新的星辰诞生。

    “你看到的每一颗星辰,都是一个世界,由大大小小位面组成的世界。”

    梵琳的手又一动,一小部分星辰就暗淡下去,只剩下zhōngyāng一群星辰,组成了一个星团,而其中又有一些特别明亮的星辰。

    “这些我们现在可以看得见的星辰,就是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光照耀着的世界,而那边缘那些暗淡的,则是还沒有完全被永恒与时光之龙掌握的世界,但是时光之力已经开始在影响那里,而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还有无数的星辰,那里,统称为黑暗地域。”

    李察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这时才明白黑暗地域是什么含义。

    “为什么流砂要去黑暗地域。”

    “她是神眷者,开拓黑暗地域天然就是她的宿命,就象我一样,当然,我们也可以不接受这个宿命,永恒与时光之龙并不喜欢强迫,但这是取得神恩最多的方式,她最近需要神恩,需要非常多的神恩,惟有这种方式,才能够满足她的需要。”

    梵琳的声音空旷而幽远,在大殿内回荡着,就象从千年之外在向李察诉说。

    神恩,又是神恩,梵琳已经不只一次明里暗里向李察表示过流砂需要神恩,而李察确实也在尽心尽力地收集祭品,但流砂依然去了黑暗地域。

    黑暗地域中,沒有方位,沒有座标,无法传送,也沒有时光通道,李察根本就不知道流砂去了什么地方,现在就是想去,也无从找起,他惟一能够想到的办法,就是当达到传奇境界之后,再去黑暗地域中探索,希望有一天能够遇到流砂,然而,只要是稍有些理智的人,就会明白这样做的希望是多么的渺茫。

    “她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的神恩。”

    梵琳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说:“每个神眷者都会需要海量的神恩,因为她们总会遇到这种或者是那种沒得选择的情况,而她们往往愿意为了自己的选择付出巨大的代价,哪怕这种代价根本不是她们能够承受的。”

    “那流砂的选择又是什么。”

    梵琳摇了摇头,说:“这个我沒有办法告诉你,就是我想说,你也听不到,你应该知道,在神的领域中,有些话是说不出來的。”

    李察看着梵琳的表情,若有所思,于是换了个方式问:“那我总有办法可以知道的,是吗,需要什么样的条件。”

    这次梵琳倒是回答得很干脆:“当你可以压制这里的时光法则时,我就可以告诉你了。”

    在永恒龙殿里,压制永恒与时光之龙的时光法则,李察一时间倒宁可自己不知道这样的条件。

    然而,李察忽然想起了自己在卡兰多攀登雪山的那一刻,当时遥望远方的雪峰时,他也觉得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够站在雪山顶上,但是最终,他成功地赢下了祭典战。

    路再遥远,只要肯走,总是走得完的。

    “我明白了,今后还得请您多加指点。”李察说得真挚而诚恳,梵琳也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于是微笑道:“我可不需要你的神恩,也沒什么能力给你帮助了,如果你想要得到更多的助力,可以和诺兰、希莤她们几个聊聊,她们不是神眷者,想要做什么我可管不着。”

    李察也明白了梵琳的意思。

    离开梵琳的大殿时,李察看到诺兰一直等在外面,于是迎了上去,诺兰向他打了个招呼,就带着他走到龙殿后方,这里修建着一个个幽静的小院,是高阶神官们居住的地方。

    诺兰的居外整洁雅致,却有着其它神官所罕见的奢华,她用精金打制的茶具为李察端上來一杯红茶,然后说:“李察,我们过去的合作十分愉快,在过去的一年多里,你我之间的交易量超过了两千万金币,你应该知道,在这样的交易中我收获很丰厚。”

    李察微笑道:“但你给的价格也很公平,甚至比市价还要高一些。”

    “但是你供应给我的数量巨大,而且里面还包含了许多种珍稀矿产,你知道,在位面战争中,有多少这样的珍稀矿产都是不够用的,所以不管我买多少,都能够转手卖得出去,如此数额巨大的交易,哪怕利润率稍微少些,最终赚得的金币数量也是非常庞大的。”

    如此浅显的道理,李察当然明白,他静静地等待着诺兰的下文,她要感谢自己的话,总不至于靠这么一杯红茶,自己在法罗位面的国度已经走上正轨,大量矿产源源不断地涌入诺兰德,如此巨大且稳定的货源,已经足以让一些豪门都为之侧目了,不只一位大人物,其中还包括了皇子,向李察打听矿产的价格,并且开出了比诺兰还要优厚的条件。

    诺兰斟酌着用词,显然她对接下來要说的话非常的上心,她看着李察,缓缓地说:“流砂殿下已经去了黑暗地域,现在在永恒龙殿这里,除了梵琳殿下之外,或许就只有我们两个的关系最紧密,我想,你现在急需力量,而我也有需要你的地方,所以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合作,可以更加深入一些。”

    李察脸上淡淡的,看不出特别的表情,只是说:“怎么合作,说來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