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六 命运

    诺兰显然是早就有了方案,当下即说:“你最近需要的附魔装备和精品武器盔甲的数量正在直线上升,显然你在位面战争方面的进展相当的顺利。78xs装备类的交易,特别是附魔装备的交易,从來都是利润丰厚,你又是有相当一部分装备是从我这里采购的。所以在这方面,我的第一个提议是将我手上所有的装备生产工坊的权益卖给你一半。这样我的武器与装备产业今后所有的收益都由你我均分。而你出的钱将会作为投资,在你的领地,或者是我的领地上再建立一个生产装备的基地,将现有的生产能力翻倍。”

    李察目光闪动,微笑道:“您真是太慷慨了,而且胸怀远大。”

    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并且诺兰让出了相当大的一块利益。不过现在李察一年光是对外的装备采购量就达到了惊人的两千余万金币,其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一是向诺兰采购的。如果李察自己能够分得一半的利润,那么他当然会把大量订单转向这边。所以诺兰虽然有所受损,但是在这一块的损失并不是很大。但李察更加看中的却是这其中的战略意义,沒有人会愿意自己战士的盔甲武器和战马掌握在别的人手里。所以任何领主,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男爵,都会在领地上安放几个武器工坊,就算规模小到只能打制些普通的武器盔甲,也是好的。

    李察不是沒有想过建立起自己的装备生产体系,他一直在这方面努力着。只不过李察或许不缺金币、祭品和资源,然而惟独工匠是弄不到的。一个手艺熟练的工匠至少需要十年的时间培养,一件精品附魔装备所需的法师和工匠更不是普通的熟练水准。这种钱买不來,只能靠着时间积累的东西,就叫作底蕴。

    和李察的这次合作,诺兰等如是分享了自己的核心资源。意义之重大自然不必多说。

    李察沒有说话,继续等待着下文。诺兰看了看李察的表情,说:“流砂走了,她还带走了两名天选卫士。我们永恒龙殿的神官水准,绝不是一般神明可比的,这一点相必你已经非常清楚。所以第二个合作的内容,就是我可以让跟随我的四名年轻神官跟随你作战。他们都是十四级的神术师,在战场上的作用相当大。另外,在必要的时候,我也可以出战。当然,这样对我的神恩会有相当大的损耗,所以我是需要补偿的。”

    两件事,可以说都切中了要害,正是李察现在最急需的方面。

    其中诺兰派出來的学生们也就罢了,在千军万马的征战中,四名中级神官的作用相当有限。可是诺兰愿意亲自出战,这意义就绝对不同了。作为仅次于梵琳的龙殿大神官,李察虽然沒有亲眼看到诺兰的水准,但想來也不会比法罗的那些教宗们差到哪里去。至于梵琳自己,或许都能够和法罗的神明一战了。

    “那么你的要求呢?”李察问。

    “一共有三件事。第一,是我希望今后你在浮世德龙殿的献祭,都由我來主持。第二,我手上有些特殊的渠道,可以拿到一些稀有位面的座标。这些位面十分危险,环境特别恶劣,但相应的也会有巨大的收获。我沒有足够的能力开发它们,以往只能一个个地卖掉。可是现在,我希望能够借助你的力量來开发,最终的收益我们还是一人一半。最后,则是我会有一些构装的需求,希望你能够优先考虑。”

    听到这里,李察已经感到足够了,于是说:“您的诚意非常足够了。不过想要达成协议,我还需要一个条件,而且这个条件可是最关键的……”

    诺兰忽然脸上微红,佯怒道:“你这家伙,难道还想要……想要……”

    李察一怔,忙说:“当然不是。”

    他沉默了一会,才叹了口气,说:“我是想要知道,流砂为什么会突然去开拓黑暗地域。”

    这次轮到诺兰沉默了,片刻之后她才说:“你应该知道有些东西我们是说不出來的。”

    李察说:“但你总有办法让我知道的,是吧?”

    诺兰盯着李察看了一会,李察毫无让步之意,然后无奈地说:“我确实有一些小花招,可以骗过永恒与时光之龙留在龙殿里的自主意识。但是我真心觉得,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我总不能永远逃避。”

    诺兰点了点头,说:“如果你一定要知道,我会设法告诉你一部分。但是我记得你还欠我一件三阶的构装。”

    李察眼睛眯了起來,声音变得极度诱惑的缓慢,说:“如果你能够告诉我全部,那么那件构装就会变成四阶的。”

    诺兰失声道:“四阶构装!你已经能够做出四阶构装了?”

    “只要愿意投入时间和材料。”李察淡淡地说,声音中有着强大的自信。

    诺兰深深地吸了口气,胸脯迅速鼓到一个惊人的高度,然后脸上泛起激动引起的潮红,说:“就这么说定了!随便什么样的构装都行,只要它是四阶的!但是,我还是觉得,你现在根本不要知道的好。”

    “告诉我,全部。”李察说。

    片刻之后,李察终于知道了想要知道的一切,也终于明白了为何到了最后自己会从被下毒转到突然得到公平的战斗环境。沒有菲利浦和永恒龙殿在后面的制衡,他早就死在雪山上了。那时的山与海其实早就有了决定,如果李察死了,那她也将结束自己的生命,绝不接受圣庙安排下來的命运。作为命运已经在兽神视线之内的人,山与海突然的死一定会引起兽神的关注,从而降下神罚。

    然而现在,他终于找回了山与海,却近似于永远地失去了流砂。不知要到何时,李察才能踏入黑暗地域,去接回曾经的神眷者。

    李察脸上全无半点表情,只是静静地坐着。诺兰忽然觉得安静得有些让人害怕,忍不住劝道:“李察,你别太责怪自己了。其实在幕后推动着这件事的是命运的力量。历代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眷者,最终都会走上开拓黑暗地域的道路,那是她们与生俱來的宿命,根本无法改变。我们看到的,是一件件看似偶然穿连在一起的事件,但是最终所有发生的事都会指向同一个终点,这就是命运。你即使改变了其中的一部分,也改变不了最终的结果。就象一条河,你可以在里面投下一块巨石,但水流会绕过它,继续向前奔流。这就是命运。”

    李察终于转头看着诺兰,苦笑了一下,说:“你是说,即使我不去卡兰多,流砂也一定会去开拓黑暗地域?”

    “是的!这是所有神眷者的宿命。”诺兰斩钉截铁地说。

    “可是梵琳大神官不是回來了?”李察心底又燃起了一丝微弱的希望。

    “梵琳大神官,她是……”

    李察发现,诺兰不是住口不说,而是忽然失去了声音。她脸上随即掠过惊慌,脸色骤然变得惨白,整个人的气息突然弱了几分下去。

    李察立刻站了起來,叫道:“诺兰?”

    诺兰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碍,然后虚弱地笑了笑,说:“你看到了吗,这就是神的力量。它无所不在。我刚想要说那些不能出口的事,所以就受到了惩罚。”

    李察点了点头,却沒有问诺兰为什么不用刚才的办法告诉他。不过既然诺兰沒有说,那么想必也是不行的。想要欺瞒永恒与时光之龙,绝不可能是那么简单的事。

    “好,我明白了。希望我们今后能够一直合作愉快。”李察向诺兰伸出了手。

    诺兰并沒有握他的手,而是给了李察一个轻轻的拥抱,说:“我们应该是最坚定的盟友和最好的伙伴。时间会证明的。”

    诺兰的拥抱是贵族式的,李察虽然略感突然,但把这视为了她的一种态度。两个人又商量了一下合作的细节,李察走出了永恒龙殿。

    山与海正坐在树荫下的一块石头上,见李察出來,即迎了上來,说:“事情解决了?”

    李察点了点头,有些疲惫地说:“我想知道的,现在都知道了,唉!”

    少女目不转睛地看着李察,问:“与我有关,是吗?”

    李察沉吟了一下,说:“可以这样说,其实是和我们有关。我有一个朋友,她叫流砂,是永恒龙殿的神眷者。如果不是她,我早就死在圣庙里了……”

    两个人边走边说,等到了浮岛时,李察已经把事情的整个经过都说给了山与海听。听完,少女却沒有丝毫犹豫地说:“那好,等我们成为超级强者时,就去黑暗地域,把她找回來!”

    “超级强者,我们?”李察有些吃惊。

    “我肯定会是,而你有点可能,需要运气够好才行。”这是少女的评价。

    听到山与海如此不客气的评价,李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这是我的事……”

    “不,今后就是我们的事了。”

    >v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