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七 十年 上

章六十七 十年 上

    李察回到书房,静静地看着整个诺兰德的地图,沉思着下一步的战略,此去卡兰多,他和圣树王朝结下的仇绝对不小,只看圣树王朝肯下如此血本,只为换回米达伦的几个残片,就可知这些残片对他们有多重要,而在圣树王朝的计划中,可以看出神子同样重要,现在至少在神子这个环节上的计划被李察全部毁了,圣树王朝皇室如何能够不怒。

    李察此前的敌人,诸如熊彼德、门萨、约瑟夫,甚至包括威灵堡在内,其实力就是加在一起也不是圣树王朝皇室与圣辉教会的零头。

    但是面对如此庞大的敌人,李察已沒有畏惧,而是在浓厚的恨意深处,还升起了不可抑止的兴奋,他的目光始终在神圣同盟与圣树王朝的一段边境线上徘徊,这里地形复杂,有着众多贵族,大中小家族交织在一起,让这片区域的政治无比复杂,今天的盟友很有可能就是明天的敌人,这片十几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区域内,政治版图不断变化着,数年间就会有很大的不同,而近几年中,这里大多数版图变化都和艾莉婕和索拉姆公爵有关,在和李察成为伴侣之前,艾莉婕已经dúlì让自己的爵位从子爵变成了伯爵,现在她和李察紧密结合,得到李察源源不断的支援,一年多的时间里,李察已经送给艾莉婕两千全副武装的骑兵,并且为她额外武装了五千部队,而李察自己嫡系的阿克蒙德步战骑士,和超过百名的构装骑士也都随时可以增援,按道理來说,艾莉婕的实力已经增强了两倍不止,可是她的进展却并沒有比过去快多少。

    一个原因是这片区域的小贵族们畏惧她骤增的实力,许多都联合在一起,甚至有些过去的仇敌也暂时放下纷争,一致对付艾莉婕,另一个原因,则是艾莉婕也不愿意过度展示锋芒,以免招致圣树王朝全面的打击,所以她始终把战争程度控制在地区冲突的范围内。

    李察反复权衡着得失,终是觉得现在就向圣树王朝的贵族发动全面战争风险太大,现在他的后方也并不安定,许多分支家族亦只是暂时依附于他,一旦在战争中遭遇重大失利,李察这个阿克蒙德新王的称号就会动摇。

    终于,李察重重地叹了口气,准备放弃这时开战,和圣树王朝的战争,打赢了沒有太多好处,打输了却是后果颇为严重。

    就在这时,李察双眉忽然微微一扬,淡淡地道:“出來吧,还躲着干什么。”

    一个身影应声从阴影中出现,然后从窗户内飘进了书房,这是一个全身都包裹在黑袍中的男人,面容完全笼罩在黑暗内,看不清是什么样子,但是他身上却有着粗犷凌厉的气势,有如从千军万马中杀出來的将军,并不象一个在黑暗中潜行的杀手。

    他一进书房,就不动声色地横跨一步,站在了李察与武器架之间,李察的灭绝、神圣斩杀与精灵长刀、命运双子都放在武器架上,男人这个动作,敌对的意思就非常明显了。

    李察看着他,双瞳忽然喷射出如火焰般的光芒,那个男人咦了一声,猛然裹紧了黑袍,身周浮上一层奇异的力场,将李察洞察的大部分力量都阻挡在外,但是李察依然知道了不少讯息,包括他大致的斗气水准,男人的斗气介于圣域与传奇之间,性质中居然隐含有时光之力,这是永恒龙殿骑士最明显的特征之一。

    李察已经有数,于是问:“找我有事吗,如果想做些不让人愉快的事,我劝你最好放弃这个想法,立刻离开,我最近的心情很不好。”

    那个男人开口了,声音沙哑难听:“你就不问问是谁派我來的吗。”

    李察淡淡地说:“问了你也不会说的,就算是我的敌人派你來的,那也沒什么,他们从阴影中向我发动攻击,只是因为他们知道,在正面对决中沒有胜算。”

    男人笑了笑,说:“你有强大的自信,不过先让我看看你的自信有沒有相当的实力來匹配。”

    说话间,男人手中多了把无光的短剑,似缓实快向李察刺來,短剑一出,原本灰扑扑的剑锋上突然亮起了一大片金色的纹路,那是男人的斗气附着在剑上,已经呈现实质化的效果,李察心中微微一凛,能够实质化的斗气,要么是极度雄厚,要么就是有特殊的威力,这类圣域强者,要比普通圣域高出一个等级,就是在绝域战场上被称为强者的人中,也有少半无法达到斗气实质化的境界。

    李察沒有剑,但是他伸出了右手。

    他的右手已经尽是血色,食指指尖上更有一点红光晶亮如火,随着李察挥手一击,他的指尖前方出现了一条半米长的血色锋芒,无声无息地击在短剑上。

    短剑瞬间就蒙上了一层血色,随即片片碎裂,男人手中只剩下了一个剑柄,那个男人一下子怔住,保持着持剑前刺的动作,看看李察,再看看自己手中的剑柄,然后又看看李察,如此反复数次,他才长出了一口气,说:“好厉害的毁灭力量,这就是你的真名能力。”

    李察缓缓放下右手,将血光浮动的右手插进口袋里,沒有回答男人的问題,而是说:“现在可以说说你的來意了吧,我不认为我的敌人可以差动永恒龙殿的高阶骑士。”

    那个男人笑了笑,说:“你很聪明,是梵琳叫我來的,让我给你带个消息。”

    他抬起双手,手中出现了一个时光沙漏,但和李察所有看到过的沙漏都不同的是,这个沙漏居然是淡紫黑色的,时光沙漏无声破碎,洒出的紫黑色弥漫开來,笼罩了整个书房,李察忽然浮上一种奇异的感觉,就象在永恒龙殿献祭时一样,于是他知道,现在书房实际上已经处于另外一个时空之中。

    梵琳的身影在书房中出现,她看着李察,说:“李察,我只能以这种方式來和你说话,因为接下來我要说的内容同样是不能说出來的,你要认真记住我说的每一句话,因为我只能够说一次,流砂在临走之前,把这个东西交给了我,说是在你的专属位面中发现的,我研究了很长时间,才从里面解析出了不多的规则信息,但是已经足够让我确实,它就是末rì印记。”

    “末rì印记。”李察记得,当时从高地战神的神像中拿到那个东西后,流砂就曾经说过它很可能是末rì印记,可是她接下來却沒有解释什么是末rì印记,只是把那个东西要了过去,说是要研究一下。

    “在时光与位面最深处,有一个神秘的种族,有人管它们叫做劫掠者,也有人称它们为收割者,不管称呼是什么,它们都被证明与无数位面的毁灭有关,它们一旦出现,就会全面入侵目标位面,在短时间内就可以征服整个位面,然后那个位面就会被拖入黑暗,脱离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力范围,成为黑暗地域的一部分,千万年过去了,沒有人知道它们从哪里來,又向何处去,甚至连它们是不是同一个种族都不清楚,我们可以确认的是,一旦某个位面成为它们的目标,在那个位面中就会出现一些末rì印记,末rì印记并不都有是一样的,但它们是预言,也是先兆,因为它们的出现预示着彻底的毁灭,所以在永恒龙殿内,这些东西就被称为末rì印记。”

    梵琳继续说:“末rì印记多种多样,可以是一件珠宝,一把武器,一件艺术品,甚至可能是一个人或者是其它的什么生物,它们一旦出现,就意味着收割者将会出现。”

    李察大吃一惊:“我的法罗将会毁灭。”

    梵琳点了点头,说:“现在不能确定的只是时间。”

    这是一个让李察无比震惊的消息,他立刻问:“难道就沒有对付它们的办法吗。”

    “收割者很难战胜,因为到目前为止,关于它们的资料少得可怜,它们具有影响和切断位面通道的能力,一旦它们大规模出现在某个位面内,那个位面就会彻底和外界失去联系,然后会被拖动,移向黑暗地域,就象我刚刚给你展示的一样在,惟一的好消息,就是它们一次只会毁灭一个位面,当某个位面被毁灭后,它们就会彻底消失,直到下一次末rì印记出现。”

    李察默然,一个能够移动位面的种族,这绝不是他能够战胜的。

    “那我还有多少时间。”李察问。

    “以我的标准來看,很短暂,但以你的标准而言,应该还很漫长,你至少还有十年的时间。”

    “十年……很不够。”李察用力抓了抓头发,忽然变得有些烦躁,说:“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法罗。”

    “这是……你的命运,就象流砂一样,她注定是要去黑暗地域的。”

    “命运。”李察忽然冷笑。

    梵琳见了,只是叹道:“李察,在命运背后的那种力量,不是我们能够抵抗的。”

    李察沒有回答,而是轻声道:“十年,已经很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