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八 十年 下

章六十八 十年 下

    梵琳摇了摇头,知道李察此刻正在势头上,于是不再相劝,她的影像一阵晃动后,就化为散溢的时光之力,彻底消失。

    随着梵琳影像的消失,书房内不正常的紫色也随之消散,书房内又是诺兰德的正常空间,李察面前就只剩下了那个男人,李察叹了一口气,坐回到自己的椅子里,怔怔地看着窗外,那个男人向窗口走去,在行将离去时,他回头看了看李察,忽然说:“如果你真的有决心去黑暗地域的话,那么最好把你在永恒与时光之龙那里的称号提升几次再说,至少得到时光领主,才有可能活着回來。”

    “称号。”李察一怔,随后双眼微眯,问:“我现在的称号到时光领主,还有几级。”

    “你现在是位面漫步者,再向上是世界探索者、空间大师,然后就是时光领主了,不多,才三级而已。”男人低沉地笑着,然后说:“这只是我私人的建议而已,你可以听,也可以不听。”

    “您是。”

    “里奥,梵琳殿下永远的仆人。”说完,这个男人就跃出窗外,然后凭空消失,李察根本沒有看清他是如何离开的。

    但是他已经留下了名字,李察迅速搜索着自己的记忆,片刻后才想起在哪里听过李奥斯这个名字,据说龙殿骑士团有一位极少露面的团长,正是这个名字。

    里奥走后,李察静静地坐着,沉思着,一坐就是一整夜,在黎明到來之前,李察终于站了起來,來到窗前,向浮岛外望去,此刻正是最黑暗的时候,可是浮世德依然流光溢彩,街道上灯火通明,到处都是想要玩到天明的人,这是繁华,然而也是虚妄,李察只觉得看到的一切距离自己相当遥远,他就象站在另一个时空,看着眼前的浮华景象。

    不知不觉间,李察的手越握越紧,抓得窗框都在吱呀作响,他忽然回身,拉响了叫人的魔法铃,片刻之后,几名法师就被人从床上拉了起來,匆匆赶到城堡地下的魔法大厅内,李察已经站在超远程通讯魔法阵前,正沉思着什么,这些法师不敢耽误,立刻打起精神,按照李察给出的参数重设了通讯魔法阵,成功启动后,就退出了魔法大厅。

    这是一个巨大的魔法阵,传讯范围可以覆盖整个神圣同盟,李察接管浮岛后,第一件事就是扩建通讯与传送魔法阵。

    李察静静地等了片刻,魔法阵上的光芒一阵闪动,随即勾勒出艾莉婕的影像,她显然刚刚被叫醒,脸上还有着倦意。

    “李察,什么事这么紧急,不能让我多睡会吗。”在私下,艾莉婕越來越有点小女人的味道了,但那也只是在李察面前。

    李察说:“是有非常重要的事。”

    艾莉婕微惊,神色一正,说:“我听着。”

    “艾莉婕,我要战争。”

    艾莉婕略一沉吟,那种胸有千军万马的气势再度浮现,毅然道:“我会给你战争。”

    李察双眼微眯,说:“好,作好准备,等我过來。”

    天亮了。

    李察第一时间赶到了皇室所在的浮岛,当李察赶到的时候,天才刚刚开始放亮而已,而菲利浦的早餐已经开始二十分钟了。

    李察通报后不久,就在早餐厅里见到了菲利浦。

    嗜血的菲利浦现在在诺兰德名声鹊起,已经开始有人将他和开国皇帝查尔斯相提并论,再也沒有人嘲笑他的身材长相,依然有不少人在私底下怀疑菲利浦的伤势,可是却沒有人敢來试探试探,粗壮的皇帝,和那把同样粗壮的屠龙者结合在一起时,无比可怕。

    旭rì初升之所现在形势已经稳定下來,在几次进攻未果后,损失惨重的达克索达斯人默认了军团要塞的所有权易主,现在神圣同盟独自管理着旭rì初升之所,rì不落之都的管理权则让了三分之一出去,供另外两大人类帝国平分,但算起來,在黄昏之地,神圣同盟的威势已经压了圣树王朝和千年帝国一头。

    李察坐到餐桌前时,看到了皇帝和上一次见面时几乎一模一样,吃相也同样显得有些粗俗,十根手指上粘满了油,有时还会舔一下。

    但就像歌顿曾经说过的,菲利浦就是神圣同盟最大的暴发户,可是他暴发的太厉害了,在贵族们的口中,粗俗就变成了真性情。

    一见李察到來,菲利浦就招呼道:“來,坐下,先吃,我们边吃边说,这些东西冷了就不好吃了。”

    李察却沒有动刀叉,而是诚挚地说:“陛下,这次在卡兰多的事,还是要多谢您了。”

    菲利浦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说:“有什么好谢的,你是我的皇家构装师,不管你在卡兰多做了什么,总轮不到那些蛮族老头來管,这不光是你的事,还关系到我们整个神圣同盟的脸面,说实话,我其实已经作好准备去巨兽垂暮转转了,我原本觉得你怎么都会死在雪山圣庙里,所以在这件事上,如果不去巨兽垂暮宰几个蛮族传奇,让我的脸以后往哪搁,说起來,还是你在永恒龙殿里的那个小姑娘出的力最大。”

    提到这件事,李察脸色立刻暗了下去,说:“流砂……她已经去黑暗地域了。”

    菲利浦却并不吃惊,点头道:“迟早的事而已,这是所有时光之龙神眷者的命运。”

    李察却从菲利浦微小变化的语气中听出了深藏不露的哀伤。

    两个人显然都不愿在这件事上深入,于是换了话題,李察说:“陛下,这次我來一是为了向您道谢,另外,我正在准备战争。”

    菲利浦边吃边说:“想和圣树王朝打一仗,那你的目标是什么。”

    “圣路易斯大教堂。”

    皇帝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若有所思地说:“那是圣树王朝东北边境最大的教堂,这可不是地区战争的范围了,而且这事牵涉到了信仰……你准备做到什么程度。”

    李察早有准备,说:“把它打下來,所有神术者抵抗的全部杀掉,投降的押回來,战争结束后我可以把教堂交还,甚至也可以考虑归还被捕的神官们,只要圣树王朝拿出足够的诚意來。”

    “听说,你这次在雪山圣庙里见到了圣树王朝的人。”

    “不只见到那么简单,我还杀了他们的一个什么六皇子。”

    菲利浦小小的吃了一惊,说:“乌列,他居然死在你的手里,这可是圣树王朝的七天使之一,当然了,他们现在就只剩下了五天使而已。”

    “是在公平决战下杀的,雪山长老会和圣庙都可以证明。”李察说。

    “一个皇子而已,杀了也就杀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听说他实力还马马虎虎,又是天国武装的使用者,居然这样也死在你的手里,看來你很不错啊。”

    面对菲利浦的夸奖,李察淡笑一下,说:“我是拼命,而他想的是战斗,输了也很正常。”

    菲利浦沉吟了一下,说:“你这次的战争非常冒险,自己小心吧,另外要注意两件事,一是不能亵渎圣路易斯大教堂,还有,那些神职人员可以杀死,但同样不样亵渎,这是底线,如果你沒有逾越底线,那么圣树王朝如果想要扩大战争规模的话,那我们就和他打一仗好了。”

    “非常感谢。”

    李察说得非常诚挚,菲利浦这次可以说为他解决了最大的后顾之忧。

    皇帝继续说:“我不管你为什么会如此着急地想要战争,但是既然要打,就一定要把敌人打到痛,让他们再也不敢轻易招惹我们。”

    李察眼中微露精芒,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皇帝大手一挥,说:“战争是明天的事,现在先吃。”

    此时此刻,在世界的边缘之外,某个不知道的地方,三个旅人正在孤独前行,他们全身都包裹在厚厚在斗蓬里,看不清面容。

    走在最前方的一个人略微放缓速度,抬头看了看天空和周围,说:“这个地方可真是糟糕,不过比我们來的地方还是要好些的,这就是黑暗地域吗,我已经等不及去迎接命运了。”

    走在最后的旅者则说:“伊俄,你总是这么缺乏耐心。”

    最前方的旅人露出了一张英俊的面容,果然是战斗神官伊俄,他不屑地哼了一声,说:“这说明我是一个正常的人,谁像你这个怪物一样。”

    走在最后的是奈幽,中间的自然就是流砂了,流砂掀起罩帽,看了看周围的世界。

    这是一片荒芜的大地,到处是岩石和砂砾,远方有几根孤零零的高大石柱,构成了这里惟一的风景,大地是黑色的岩石,天空中亦沒有太阳,是浓厚的灰色,不知从哪里來的光,微弱得只能勉强照亮这个世界。

    一望无际的黑暗荒原上,只有三个生命,和这庞大的世界比起來,他们就象是大海中的三颗沙砾。

    “继续走吧。”流砂淡淡地说,就带着两名天选卫士向前走去。

    这是一片绝望与死寂的世界,沒有生命,沒有水,就连光都很少,而且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目的地又在哪里。

    伊俄稍稍拖后,和奈幽并行,轻声说:“流砂殿下现在似乎不那么伤心了。”

    奈幽点头道:“是啊,有些奇怪。”

    “奇怪。”

    “她这么快就平复心情,当然奇怪了,我们女人可都是很长情的。”

    伊俄顿时“呸。”的一声,说:“你是女人吗。”

    奈幽露出一个妩媚的笑:“至少现在是。”

    战斗神官悄悄对着她比了个中指。

    不管怎么说,能够看到流砂心情平复,他们也就觉得开朗了许多,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离开之前,流砂曾经把自己关在时砂之殿中整整一天。

    诺兰德过去了一天,时砂之殿内的时光却已流逝了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