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二 邂逅

    

    养伤这几天,李察并非无所事事,而是在反复回忆着与森林意志在灵魂层面厮杀的全部过程,他已经把两大天赋发挥到了极致,如此才能这种层面的战争中拥有闪避腾挪的机会,甚至还能够反击,当初在面对巨魔督军的时候,李察就只知道闭着眼睛硬抗,事实上,就李察所知,不光是大魔导师,甚至许多传奇法师在遇到jīng神冲击的时候,都只能靠装备、身体和灵魂强度硬打硬冲,一点也不懂得回旋。(

    从沒有哪一次象上次那样,时时刻刻在生死边缘行走,而且如此之久,如果李察稍稍不够专注,或者智慧天赋低了一阶,分析速度不够快,李察早就死了,即使完美发挥,也不过是在jīng神风暴中再多坚持一点时间,如果沒有母巢幼体补充过來的能量,最终还是会死,不过李察却觉得,自己的发挥依然有很多不够稳定的地方,依然出现了很多漏洞,而且生死关头激发出來的那种感觉,对他今后战力有着相当重要的作用。

    那是冷静和狂暴的结合。

    阿克蒙德血脉的暴烈可以让李察突破自己的极限,冷静则可以将力量充分发挥,如何在冷静与狂暴中的平衡,就是李察现在需要解决的问題,在养伤的时候,李察正好可以安静的思考,几天的回顾与思索,最终李察感觉自己似乎找到了一条道路,那就是专注,极致的专注,只有专注,才能够把一件事情做到最好。

    李察若有所思,忽然挥手在面前虚空一斩,他的右手刹那间已是殷红如血,一道匹练般的艳红光芒从指尖挥出,这道刀光周围的空间都在微微扭曲,那是各种极端属xìng的力量外放的标志,这一刀并沒有消耗多大的力量,但李察却已在其中叠加了十二道生命诛绝的力量。

    如此多的生命诛绝,尽管刀光本身力量并不强,也就勉强斩开全身板甲的样子,可是那诸多威力强大的恐怖特效却把这一刀的真实杀伤力提升到了全新的境界。(M)

    当附加了五层生命诛绝效果的刀光瞬间激发叠加到十二次,就由量变引发了质变,如撕裂、血肉爆裂这些杀伤特效完全晋入到新的层次,流血变成了血泉喷涌,撕裂变成了创伤爆碎,血肉爆裂则干脆变成了死亡内爆,种种强大效果甚至开始有了些规则的味道,所以才会引起空间扭曲的异相。

    一刀即出,李察也是怔了一怔,他随即浮上笑容,感觉这一刀才有了些样子。

    李察所谓有了些样子,就是和白夜大致相当,这样一刀,李察已经觉得有必要给它取个名字了,思來想去,他终于想到了一个合适的名字:斩杀。

    既然有了斩杀,李察就觉得有必要去林海深处转一转了,母巢想要晋阶到四级还需要时间,这段时间正好可以探索一下周围的环境,经过绝域战场的洗练,林海的环境对李察來说已经不再是阻碍,即使在这样的环境里,那些守护jīng灵也是猎物,而李察才是猎人。

    这次深入林海,李察一个追随者都沒有带,无论水花还是绯sè,隐匿的能力再强,对整个森林來说都是外來者,是异物,在很远的时候,林海中许多感知敏锐的生物都会从森林意志中嗅到危险信号,从而远远躲开他们,绯sè就更加明显了,当她在森林中移动时,李察甚至都可以感觉到周围树木对她的畏惧,食人魔还要好些,但是那庞大的体型和领主级生物的天然威压,就象黑夜中的灯塔一样,只有傻瓜才会留下來给他杀。

    或许只有蛮族少女才最适合这个环境,可是山与海还在力量的快速成长期,少女有时jīng明有时迷糊,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如果她睡意上來,只要周围沒有危险,就立刻要找地方睡觉,有时一睡就是几天。

    简单点说,少女现在就是一个很靠本能行动的小东西,而且现在李察已经明白,少女根本就不需要历练之类的东西,她只要睡觉,就能够持续不断地增加力量,直到身体能够承载的上限为止,这一点可是只有巨龙和那些天生强大的远古巨兽才会有的特质。

    什么叫天才,这才叫天才。

    李察对此除了羡慕,也就只有嫉妒了。

    林海深处,每个地方看起來都是一模一样,森林意志无处不在,干扰和压制着外來者的感知,就算人类的圣域强者如果意志力不过关的话,很快就会在林海中迷失方向,现林海原本的生物却可以依靠森林意志來辨别方向。

    李察只带了简单的行囊和jīng灵长刀,在森林间迅疾无声地穿行着,他能够感觉到周围树木的气息,甚至可以‘看到’一条条有若淡淡飘带的森林意志,解析出部分生命树的规则后,李察现在可以说比本位面生命还要更加本位面一些,不管森林和古树愿不愿意,李察都能够借助甚至是汲取它们的力量。

    森林里永远是昏暗的,普通人在这里也就能看清十几米外的影像,需要微光视觉能力才可以正常视物,森林里也极度的cháo湿,李察沒有走出多远,头发、脸上就蒙上了一层湿漉漉的水气,衣服也都被打湿,这就是林海很让人不舒服的地方,极端cháo湿的环境会让大多数的生命感觉到极度不适。

    在深入森海数十公里后,李察遇到了第一只猛兽,一头全身墨绿的林豹,这头大猫一样的家伙盘踞在树枝上,正疑惑地看着李察,不时用鼻子向李察的方向嗅着,李察汲取了周围树木的力量,把自己伪装成了一棵大树,所以这头林豹总觉得李察是一棵树,或者是一个树人,但是眼前看到的景象却和感知不符,这就让它变得迷糊起來,林海的环境决定了在这里生活的生物并不是特别依赖视觉,而是更加看重感知,所以林豹才会混乱,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察就站在那里,饶有兴味地看着这头林豹,作为猎食者,林豹是非常敏锐的动物,如果它都看不透李察的伪装,那么大多数守护jīng灵也都不可以,只有最高明的猎人才能感知到李察气息中的异样。

    这只林豹忽然跃上李察,努力想要在他肩上趴住,可是体形太大,还是滚落在地,这说明它真的把李察当成了树人,李察又微调了自己的气息,这次模拟出的是生命树,那头林豹本來打算离开,却立刻折返,在李察的脚边蹭來蹭去,示意讨好。

    在绿森林海中,世界树就是至高无上的帝王,而生命树则相当于裂土分封的领主,一般生物都会本能地想要得到生命树的庇护。

    “效果不错。”李察十分满意。

    现在随着解析出的规则逐渐增多,李察已经开始切身感觉到了规则的巨大力量,掌握了规则,就可以从周围环境中借力,只是有多有少的区别,个人的力量再强,也终究是有限的,而对于掌握了规则的强者來说,天地之力都可为已用,自然不可同rì而语,比如现在林海对李察为说已再不是阻碍,而是助力。

    李察心念一动,周围的林木就释放出大量自然气息,汇聚在自己身上,此刻李察身体覆盖了一层朦胧的水绿光华,他向前迈了一步,这一步却如凌空步虚,无声无息地就进了数米,李察再迈一步,又是数米,这层自然力量除了让李察拥有森林气息的伪装,还让他在林海环境下速度大增,李察有若幽灵般在森林中穿行着,速度甚至比林豹还要迅捷几分。

    李察此刻亦是艺高胆大,直接就向林海深处探去,如果能够找到一株生命树,那就算赚大了。

    李察默默估算着距离,大约深入探索了快两百公里,却还一无所获,这说明绿森位面辽阔程度还在预想之上,位面的价值也由此提升。

    奔行中的李察忽然感觉到了什么,骤然停步,人一转就转到一棵大树之后,气息即刻转变,与这株古树融为一体,他刚刚藏好,森林间就骤然起了一阵微风,一个窈窕身影悄然出现,足下无声地疾行,速度居然比李察还要快上一分,她在经过李察藏身的大树时,忽然感应到了什么,骤然停步转头,然后就看到了站着一动不动的李察,两人对望,一时间都怔住了。

    李察自恃气息完全和树木一致,不用心看只凭感知的话,就只会把李察当成一棵树,越是实力强劲的人越会中招,而疾奔的少女却是沒想到,原本该是长着一棵树的地方突然变成了一个人,这个惊吓可非同小可。

    这是一个长得十分jīng致的jīng灵少女,却有着守护jīng灵所不具备的强大自然气息,以实力而论,她竟然有着十八级的圣域力量,她身上独特的自然气息让李察觉得十分熟悉,因为在森林之子身上就曾经感知到过这种气息,这个年轻的jīng灵少女,很显然也是一名森林之子,确切点说是森林之女,但是她又和森林之子有所不同,让李察隐约有种莫名的亲近感。

    少女的脸sè苍白,但李察的眼力何等厉害,立刻看出这种苍白中带着病态,根本不是被自己给吓的,而是身上带着严重的伤。

    少女还沒从惊吓中恢复,周围忽然响起阵阵尖锐的哨音,听方位居然是对这里形成了包围之势。

    李察双眼微眯,忽然觉得事情变得开始有意思了,在林海中,在森林意志的注视下,一名森林之女居然会被追杀,而且是被守护jīng灵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