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四 随行

    所谓合并,却不单单是形式,还有血缘的要求,具体就是永夜部落中几个出过森林之子的族系年轻一代都要和暮语部落联姻,生下的下一代都是暮语部落的人。”

    梅琳答道:“我在路上遇到了风语、雨泽和水声部落的阻扰,所以迟來了几天,如果沒有李察的帮助,我可能就到不了了。”

    那名年轻猎手的脸色缓和了一些,说:“尊贵的森林之女,大长老已经在等着您了,让您一到就立刻去见他,至于这位外來者,也要跟我们去领地。”

    带李察去领地干什么,年轻的猎人沒有明说,李察却很清楚,树叶深处那几枝箭锋还在一动不动地指着自己,自然是怕他跑了,而不是打算给他什么奖赏,梅琳再迟钝也看出些许不对的味道來,对年轻猎人说:“李察不是普通的外來者,他得到了森林意志的认可。”

    几名猎人顿时大惊,所有的目光全都积聚在李察身上,得到森林意志的认可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获得了成为森林之子或森林之女的基本资格,这种资格不说千中无,,也差不多了,整个青叶部落中这样的人还不超过五个,眼前这几位年轻猎手当中自然一个都沒有。

    梅琳是森林之女,说出的话自然就有着权威性,但李察依旧是外來者,怎么看怎么就让人别扭,几位猎手开启了真实之眼看向李察,这一看之下却受到了真实的震惊,李察身上的自然气息浓郁得几乎要滴下來了,而且内中更是有着生命树的高贵气息,这是受到森林意志承认和眷顾的明显标志,论纯正浓郁程度的话比之梅琳都不遑多让,比青叶部落现有的那位森林之子至少高出了一个等级。

    而且李察的自然气息中都能够让人嗅到生命树的味道了,这已经是精灵猎手们无法理解的等级。[

    其实这并不奇怪,所谓森林之子不过是天赋过人,能够感应到森林意志的存在,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借用生命树的力量,高级些的可以借用世界树的力量,再高级的可以借用整个森林意志的力量,但是借用只是本能,不代表理解,更不代表着掌握了这种力量。

    而李察却是真真实实地通过位面规则來掌握和调动着周围的自然与生命力量,如果不论力量总量,只看力量层次的话,他倒是只比森林意志逊色半筹而已,等李察掌握了全部65536种规则,那他甚至比一棵世界树还要高等。

    如果李察能够解析出位面的全部底层规则,那他甚至比森林意志还要高一个等级,可以称为森林意志之父,至于那些森林之子,森林之女,就要差上整整两辈了,这还是指的如梅琳和李察遇到的第一个森林之子这等水准的。

    这其中的微妙道理就是李察自己也不是知道十分清楚,那些年轻猎人们就更加迷糊了,他们的明显变得谨慎了许多,梅琳还以为是自己的劝诫起到了作用,然而李察此刻已经老于世故,却在精灵猎人的眼光中看到在仇视之外的一种东西,那绝不是尊敬,而是怨毒。

    李察麾下也是有守护精灵部落和生命树,所以转念之间就想得明白了,他拥有森林力量的加持,这在守护精灵眼中就是财富和荣耀的极致了,问題在于李察是人类,是个外來者,在精灵传统观念里,他根本沒有资格拥有这笔财富,可是现在李察却是有了,这无疑会让所有守护精灵都感觉到极不自在。

    那些有森林力量加护的,会觉得自己沒有那么稀缺,也就相应的沒那么重要了,沒有森林力量加护的则更加不平衡,因为他们自诩为森林的子民,梦寐以求的东西却被一个外來者给拿走了。

    李察却是不在意,而是跟随着精灵猎手们向青叶部落的生命树走去,路途之中,李察都不忘欣赏风景:其实他是在观察青叶部落领地的力量体系,以及生命树的力量特性,途中时李察忽然看到了某棵古树下一株不起眼的藤蔓,心中忽然一惊,如果他沒有记错的话,这种名为刺叶藤的东西是极为珍稀的炼金原料,它的枝干碾开后,里面的纤维是高级魔法卷轴的上佳原料,售卖向來是以克计重的,李察倒沒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到一株,刺叶藤对生长环境极度挑剔,其供应向來掌握在几个魔法世家和豪门手里,看这株刺叶藤生长环境良好,岂不是说青叶部落领地的环境很适合这个小东西生长,如果确实能够大规模种植的话,就意味着在绿森位面又发现一个新的财源。

    就在李察观察刺叶藤的时候,背后忽然袭來一股劲风,一名精灵猎人明显不耐,用长弓弓背抽在李察身上,喝道:“磨蹭什么,快点走。”

    长弓结结实实地抽在李察身上,可是却收不回來了,长弓弓身已经落在李察手里,那名精灵猎手连抽几次,却都抽不回去,惊喝道:“你想干什么,。”

    李察平静地反问:“你想干什么,是想死吗。”

    周围几名精灵猎手立刻弯弓搭箭,箭尖全都对准了李察,为首的精灵队长喝道:“外來者,再不放手的话,我们放箭了。”

    李察淡然一笑,一抹绿意从手心处渗出,瞬间就蔓延到整张长弓上,那张精品长弓竟然就在众人眼前抽枝发芽,甚至还开出了两朵小白花,这手自然力量的运用炉火纯青,就是长老会里的大德鲁依们都不见得有如此水准,只是如此一來,这张长弓却是毁了。

    守护精灵们的长弓做工复杂,从选料到制成至少需要十几年的时间,越是精品,需要的时间就越多,青叶部落的长弓都是需要三十年才能出品的精品,整个部落一年也就做得出几十张长弓,现在被李察毁了长弓,几乎和被砍了一只手差不多。

    李察这手一露,所有精灵猎手们都大为惊惧,说到底,德鲁依的自然法术比猎手的箭术威力要大得多,与生命树沟通的能力又是德鲁依独掌,因此守护精灵中德鲁依的地位要比精灵猎人高得多,这种地位可是依靠力量才能奠定的,面对一个明显的大德鲁依,精灵猎手的数量虽然是李察的七八倍,却依然不敢有取胜的想法。

    李察环视一周,说:“这次的冒犯,就这样稍稍惩戒一下就算了,但下一次就不是毁弓这么简单,我会直接杀人,你们谁敢放箭,我就杀谁。”

    精灵猎手队长又惊又怒,喝道:“你敢。”

    “你可以松弦试试。”

    梅琳急忙挡在双方之间,怒道:“李察是我的朋友,你们青叶部落就是这样对待我的朋友吗。”

    猎手队长脸色变幻几次,挥手让手下的猎人们收弓,哼了一声,才向梅琳鞠躬,说:“尊贵的森林之女,这次应您所求,我们忍让一次,但是青叶部落的容忍是有限的。”

    梅琳点了点头,矜持地沒有说话,心中却是有喜有忧,喜的是自己森林之女的身份依然有效,忧的却是有效的程度远远比预想的要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