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五 外来者

章九十五 外来者

    一行人沉默地前行着,这次算是相安无事,再也沒有猎手随意招惹李察,失掉了长弓的精灵猎手脸色格外惨白,因为那把长弓就是他的一半身家了。[~]

    李察受到了侮辱,而精灵猎手则痛失长弓,在守护精灵的眼中,两者的损失可谓相当,不得不承认,守护精灵都是非常看重尊严的种族,不过他们却不知道,当精灵猎人挥弓抽來时,李察是有意沒躲的,不然的话别说是猎手们并不熟练的挥弓抽击,就是他们最拿手的箭雨集射也别想能够碰到李察的衣角。

    至于挨这一下的原因,只是为了梅琳而已。

    远方已经出现了生命树的巨大树冠,这个几百米高的庞然大物从很远的地方就能看见,庞大树冠宛若一朵浓绿的巨云,淡淡定定地浮在林海上方,傲然俯视着周围,目力所及之处,可说再无对手,当然,这也是因为在一株生命树的范围内,是不会出现另一株生命树的。

    远远看到了生命树,李察心中自然就沒了无端被打的阴影,实际上原本也沒有阴影,这棵生命树的树冠,确实曲线优美,如同少女挺翘浑圆的臀部,在李察眼中说不出的性感,或者换一个形容词也可以,就象一个角度倾斜的巨大金币,当然,虽然黄金不算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量变会引起质变,直径超过一公里的巨大金币,还是很值些钱的,如此巨大的价值,是可以很方便地折算成其它东西的,比如说祭品的数量,比如说顶级材料的数量,再比如说纯洁少女的数量……

    所以这一刻,李察心情终于靓丽了许多,而且这棵生命树只是开始,梅琳说过,她记得九个部落的位置,九个部落,那就是九棵生命树,说不定其中还有世界树,李察现在还不打算去招惹世界树,但是搞定几棵生命树还是很有可能的,其实和梅琳相关是十个部落,还包括永夜部落自己,只不过李察却觉得永夜部落颇为特殊,真正特殊在哪里现在当然说不出來,惟一能够找到的理由只不过是部落的名称而已,可是那又怎么样。

    李察觉得自己现在颇为家大业大,养一棵生命树也是养,两棵也是养,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从上位者的角度考虑,或许旗下的生命树有了竞争才是件好事,如果只保留一棵生命树的话,它会觉得整个绿森的世界树非自己莫属,rì后难免会有骄娇二气,那时就比较麻烦了,能办好的事情办得一般,这倒还是小事,该办的事不办可就是大事了,现在手下这棵生命树虽然还算不错,尤其难得是懂得知情识趣,但这只是添头,而不是李察觉得必要的东西,换句话说,一棵不懂得吹牛拍马的生命树可能不是一棵好树,但只懂得吹牛拍马的生命树肯定不是一棵好树。

    不拍不行,光拍也不行,这就是李察对生命树的界定。

    那些名为护送、实为押解的精灵猎手们颇为不屑李察的轻松自如,特别是李察明显流露出來的愉悦,心中都在暗想着:“等到了部落里的,有的是长老收拾你,……”

    他们自觉是押解了猎物的猎犬,虽然被李察小小地教训了一下,但还是保留了尖牙利爪下來,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被押回部落的可不是条恶狼,而是可以,并且时刻准备着把他们一口吞下去的暴龙。

    眼下,这头暴龙还很温驯,暴龙忍受小动物骚扰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在吃得太饱的时候,二是在等候大餐的时候。

    來到生命树下,梅琳和李察的待遇立刻就区分开來,一队精明强干的精灵猎手灵活矫健地从生命树上跃下,簇拥着一个年轻的精灵德鲁依,尽管年轻,但这个精灵居然穿着大德鲁依的服色,他笔直向梅琳迎了上來,含笑道:“梅琳,总算把你等來了,知道你在路上有些麻烦,我一直想要去接你,但总是被那些老人家给拦下來,好在你沒有事,现在所有的长老都在生命树上,一会举行过仪式后,就可以立刻召开长老会,商讨青叶和永夜部落合作的事宜。[~]”

    看到对面的年轻大德鲁依,梅琳神色一松,说:“枫露,感谢你的热情,我现在就可以去生命树上等候长老们。”

    “那就跟我來吧。”

    年轻的大德鲁依领着梅琳向生命树走去,李察却得不到这种待遇,一排精灵猎手极有默契地拦在了李察面前,生命树是所有守护精灵的圣地,不容外來者玷污,李察毕竟是个外來者,这是精灵们固执的第一印象,别说他能够调动自然力量,就是在身上长出几根生命树的枝叶來都沒有用,所有固执的人都有共同的特点,那是视线的焦点相当狭窄,只看到一点,就再也看不到其它的东西了。

    李察并不在意待遇上的显著差别,更当沒有看到精灵猎手们明显的敌意,任由几名猎手把自己送往生命树树荫边缘处的一株大树,那株树下有个简陋的木屋,就是李察要呆的地方,李察也不呆在树屋里,只是靠在大树上,不断打量着远方的生命树,只在瞳孔深处闪过一抹抹精亮的光芒。

    不远处的几个精灵猎手时时以jǐng惕的目光扫视着李察,李察偶尔思索着什么,绕着大树走几圈,这些精灵猎手也不加干涉,守护精灵的领地观念和人类不同,不以屋顶和房门划界,而是以树冠外围界定土地。

    李察一点也不悠闲,眼前这棵生命树比他手上那棵成熟了整整两个大阶段,生命气息无比浓郁,用洞察观察的话,可以看到周围空间中都飘浮着一缕缕淡白浅绿的生命与自然气息,而且这些能量无比精纯,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积累,几乎毫无杂质,快到了一眼就能看出规则的地步,而生命树本体,在李察眼中干脆就是一团硕大无比的绿光,放眼过去,简直处处都是规则。

    由于有过难得的生命树晋阶体验,李察早就构建了相对完善的框架模型,现在需要的只是时间,假如时间无限、李察的生命也无限的话,就能够把除底层规则之外的所有规则都推衍出來,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但也不是沒有捷径,比如说现在就是一个捷径,能够亲眼看到生命树自然力量的涌动和运行,自然对规则的理解比靠智慧天赋硬算要快得多,具体快的程度,大致相当于一比一百,在这里看一整天,相当于解析了一百天,李察看着看着,就感觉一条新的规则将要浮出水面了,这是第一千零二十三条规则。

    李察颇为期待第一千零二十四条规则,因为每当这个时候,不论解析出的是一条普通规则还是一条底层规则,对这一规则的整体理解都会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层次,如果能够让他安静地看上几天生命树,第一零二四条规则就该出炉了,而现在李察却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机会,心底略有遗憾,因为在这个时候,李察还同时旁听着青叶部落的长老会。

    这是他在梅琳身上做的一个小手脚,将自己的一缕自然力量附着在梅琳身上,只要在一定的距离内,李察就可以听到梅琳周围的声音,李察的这缕自然力量中附加了规则之力,因此恰好可以穿透精灵长老们借助生命树力量布设的魔法屏障。

    此刻的青叶长老会已经开了一小段时间,会议的内容正在发生偏转,至少偏离了梅琳的预想。

    “尊贵的森林之女,就是我们青叶部落和永夜部落加在一起,也不过和暮语部落的森林之子数量相当,这样就是在世界树下举行会议,我们也丝毫不占优势,而且对方还有三个附属部落,这样一來,我们青叶部落面临的压力是相当大的,最坏的可能,就是战争,在外來者这样的议題上,我们很难找到盟友。”

    这是一个苍老且从容的声音,说的也是明显的事实。

    梅琳片刻后才说:“我们是从外部來到绿森的,但我们有着纯正的精灵血统,而且是高贵的高等精灵,我们也栽种了生命树,并且取得了森林意志的认可,怎么可以说我们是外來者。”

    另一个声音缓缓地说:“那些罪恶的入侵者也得到了一棵生命树,而且生命树还晋升了一阶,所以是否拥有生命树并不能作为不是外來者的证据。”

    梅琳显得有些激动:“但入侵者是人类,而我们是精灵,另外也不是所有的入侵者都是敌人,绿森林海这么大,我们完全可以成为邻居。”

    一个声音冷冷地说:“以前林海中可沒有永夜部落,直到现在,还沒有人知道你们是怎么出现的。”

    而另一个同样冰冷的声音说:“林海是世界树和守护精灵的林海,就算再如何辽阔,这里的一土一木也不能让给入侵者。”

    接连遭到两次毫不留情的驳斥,立刻让梅琳显得极为尴尬,一时无言,这时起初的苍老声音又说:“我们青叶有一个折衷的解决办法,也和尊贵的森林之女有关,在说出这个解决办法之前,我能不能先问一下,永夜部落的大长老目前的情况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