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六 他不能走

章九十六 他不能走

    梅琳略一思虑,就斩钉截铁地说:“大长老杀光一个部落的长老团,绝无问題。[

    李察听到这里,就微微一笑,知道梅琳尚是年轻稚嫩,她要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定长老们还不敢轻举妄动,但是在被人千里追杀的狼狈关头还要放狠话,那些老狐狸一听就知道大长老情况不妙,能够杀光一个部落长老会的大长老,可是永夜部落能够在林海立足的惟一依靠,一路上,梅琳虽然向李察透露出來的内容不多,但也足够李察得出结论了。

    能够杀光一个部落的长老团,也就能灭掉整个部落,永夜部落的大长老有这样的战力,也就意味着普通的精灵部落连死守生命树都办不到,他们必须得数个部落联合在一起,困守某个易守难攻的地方才能够活下去,可是这样的困守又岂能持久,如永夜大长老这样的人物,已经破坏了整个守护精灵部落群的平衡,正因如此,她才能够以一已之力支撑着永夜部落不倒。

    接下來是一阵交头接耳的声音和梅琳有些不安的喘息声。

    “该摊牌了吧。”李察想着,一时都有些忘记继续观察生命树的能量运转了。

    李察的想法刚刚冒出來,最初的声音再次响起,不疾不徐地说:“这个消息实在是太好了,大长老实力依旧,我们也就能放下心了,现在可以说说我们青叶部落的建议,我们的希望是,尊贵的森林之女能够加入我们青叶部落,这样的话,我们将全力支持永夜部落,哪怕……最终永夜在与暮语的交涉中出现了不利的结果,我们也愿意接纳任何永夜部落的成员,并且保证他们在青叶中得到和其它战士相同的待遇。”

    梅琳还在咀嚼着这段话的含义,李察就已经明白过來了,说到底,这还是一个词:“血脉”,不光是暮语,青叶也一样在窥视着永夜部落的血脉,真正的上位精灵血脉,只不过暮语胃口比较大,而且比较野蛮,青叶的吃相相对好看一些,但胃口并沒有小到哪里去,作为年轻一代优异血脉代表的梅琳,自然是重中之重,是整个永夜部落最精华的所在。

    但是守护精灵的老狐狸们再怎么狐狸,却是一辈子都呆在茫茫林海中的角色,许多守护精灵一生都沒有走出过生命树的影响范围,他们再如何强大,从本质上來说也只是生命树的附庸,就象是人类猎人豢养的猎犬一样,而且守护精灵的部落和人口数量极为有限,所谓的老狐狸们能够接触到的其它精灵总数最多也就在几万上下,其眼界和见识,自然也就强不到哪里去。

    就拿暮语和青叶通过各种方式想要得到的永夜部落血脉來说,根本不象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以为就是把双方的男人女人拉在一起配个种就完了,血脉在诺兰德有着极为悠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数万年之前,关于血脉的研究甚至比构装研究投入的资源还要多,可是得出的结果却几乎为零。

    就以阿克蒙德血脉为例,并不是直系血亲觉醒血脉能力的机会一定比旁系子弟的机会多,当然,所谓旁系分支也不能离开嫡系血脉太远,必要的血脉浓郁和纯净程度是觉醒能力的前提,但达到了这个前提后,是否能够觉醒,以及觉醒出什么样的能力來,都是一个未知数,诺兰德历代的学者和法师们做出过无数的研究,最终得出的结论却倾向于随机分布,也就是说,谁能够觉醒血脉能力,觉醒出什么样的血脉能力完全无从预测,就象是永恒与时光之龙丢下一片龙鳞,砸着谁就是谁,而且在诺兰德历史上,不乏有血脉稀薄的分支家族突然觉醒了另外一种血脉,并且远比主家原先血脉强横的情况。

    尽管高阶的法师们都已经触摸到了位面规则,可是血脉这种东西的地位似乎还要在规则之上,无人能够研究出有效增加血脉的方法,或许某些超级强者确实有这方面的办法,但肯定有种种限制,导致无法推广,不然的话诺兰德早就上位血脉泛滥,哪会象现在这样连个能力普通的血脉能力都备受关注。

    所以李察知道,守护精灵长老们想出來的配种方式,简单直观,野蛮粗暴,但是却一定沒有多大效果,可是李察同样知道,哪怕有一丁点的希望,这种诱惑也是长老们无法放弃的,李察现在感兴趣的就是,素來讲究脸面、优雅和尊严的守护精灵们,能够在这件事上保留多少的底线。

    梅琳终于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显得愤怒之极:“你们这样做,和暮语部落又有什么区别,我真沒有想到,青叶部落居然也是这样的人,罗亚尔大长老,您难道忘记了当初大长老是如何把您救出來的吗,您就是这样回报我们永夜的。”

    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显得从容淡定,丝毫沒有羞愧地说:“梅琳,我非常感谢大长老的救助,现在不就是在努力回报大长老吗,你现在看看,在守护精灵的部落中,惟有我们青叶是愿意和永夜站在一起的,希望你加入青叶,也是出于好意,枫露虽然刚刚成为森林之子,实力还不济,但身份也和你相当,不算辱沒了你,暮语部落提出的条件,可不象我们这样宽厚吧。”

    梅琳几乎是尖叫了:“你这种条件也好意思说宽厚,我绝不会同意的。”

    “不同意,那你们永夜部落怎么办,如果不答应暮语的条件,接下來就是战争了,如果战争失利,那么你们最终的结果,可是……”

    “任何结果,我们永夜都有勇气面对。”梅琳尖叫着。

    接下來,梅琳就摔门而去,而李察则控制着那缕自然能量沉淀下來,悄悄融入会议室,继续偷听,会议室中沉寂了一会,一名长老说:“难道就让她这样走了。”

    “如果她回到永夜,那不等于是送给暮语了。”

    “应该把她留下來。”

    “是得留下來。”

    “我去,保证把她抓回來。”这个声音李察熟悉,正是那名叫枫露的年轻大德鲁依,他显得极为热切,因为这件事正好和他有关,配种不光结果重要,过程也很愉悦,抓捕梅琳,也就是撕破脸了,很可能抓回來后立刻就要配种。

    最终不光有枫露,还出动了两名长老,这三个人就是伏击梅琳的主力,青叶不打算出动更多的猎手,主要还是希望把这件事限制在长老会稍微扩大点的范围里,如果说出去,毕竟还是不太好看的。

    等枫露和两名长老匆匆离开,忽然又有一名长老说:“如果枫露和她的后代沒有森林之子的天赋怎么办。”

    “再要几个,反正她是得一直生下去的。”

    又有人质疑:“如果是枫露不行呢。”

    这些倒有很多人附和:“也是,如果真是这样,难得的机会就浪费了。”

    “就是,这么珍贵的永夜血脉,必须得融入我们青叶的血统里。”

    “如果我们能够有永夜那样强大的血脉,在接下來的五十年里就可能出现两个森林之子,加上枫露,我们就可以和暮语部落平起平坐了。”

    “说不定生命树也可以突破了。”

    纷纷扰扰的议论中,大长老终于被最后两句话打动,开口道:“那就这样吧,如果枫露前两次都沒有成功,那么部落里所有在十八级以上的,都可以尝试一次,无论如何,我们需要额外的两名森林之子,才有助于生命树突破。”

    这个时候,终于出现了一个微弱的反对声音:“这,这不是和暮语部落一样了吗。”

    “所以暮语才比我们强大。”

    听到这里,李察就对长老会的讨论失去了兴趣,守护精灵的行事风格就象是纯种的兽人,和诺兰德曾经优雅而高洁的上等精灵完全不是一个种族,尽管两者在外形上颇为相似,而且这个时候,梅琳已经从生命树树冠中现身,她甚至等不及沿着盘旋向下的木道走下去,直接从树冠中跃下,大步离开,几名青叶精灵紧跟着她,不断地劝着什么,梅琳却是丝毫不与理会。

    梅琳來到李察面前,才勉强恢复了一点冷静,咬牙道:“我们走。”

    刚來不久就要离开,李察也不问缘由,就跟着梅琳离开,但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來一声冷喝:“他不能走。”

    李察缓缓回身,看到身后站了几名青叶猎手,一个穿着队长服色的猎手正指着李察。

    “这是我的朋友,为什么不能走,。”梅琳怒喝,她已经失去耐心和自制了。

    在沒撕开脸皮之前,梅琳还是身份尊贵的森林之女,任何守护精灵见了都需要尊敬三分,所以那名精灵猎手还是向梅琳行了一礼,说:“尊贵的森林之女,这名外來者掌握了珍贵的森林之力,这件事很不正常,我们需要他留下來,详细说明窃……得到森林之力的经过,只要说明白了,也就沒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