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七 斩杀

    李察看着青叶猎手队长,微笑着说:“我对留下來毫无兴趣,你们打算用强吗。[]”

    “外來者,不要挑战我的耐心。”队长喝道。

    “这句话也是我想说的。”李察说。

    梅琳一时不知该怎么处理眼前局面,青叶精灵如果持意忽略她的话,那她其实根本沒有多少办法,除非动武,但动武明显不是好的选择。

    队长脸色冷峻,猛然拉开了长弓,箭尖瞄准了李察,喝道:“外來者,你可以试试反抗。”

    未等梅琳阻止,李察就露出冷笑:“你敢射吗。”

    猎手队长再也按捺不住,控弦的手一松,长箭就嗡的一声离弦而出,直奔李察的肩窝而來,肩膀虽不致命,但守护精灵的长箭威力巨大,洞穿后必是重伤。

    李察也十分意外猎手队长居然真的放箭,看來是一定要留下自己了,李察胸中忽然涌上阵阵暴烈,身周悄然出现三面环绕飞舞的电光护盾,然后身体一侧,就已让过了这一箭,再一步已到了猎手队长面前。

    猎手队长本能地伸手去拔短剑,同时横弓阻挡李察,然而他的动作只作了一半,面前的李察忽然变得模糊,然后徐徐消失。

    “残像,。”猎手队长心底刚刚浮上这个想法,忽然间脑后传來一道大力,整个人都离地飞起。

    李察抓着猎手队长的长发,全速疾进,刹那间已冲到数十米外的一株大树下,一声叱喝,抓着猎人队长的头就向树干砸去。

    扑的一声闷响,猎手队长大半个脑袋都沒入了树干,血立刻漫流而下,李察回身弹出数颗暗色光球,化为道道恐惧光环,在一众还沒有反应过來的精灵猎手中炸开,连续数道恐惧术的袭击,精灵猎手们抵抗得了第一道,也抵抗不了第二波,后面三波恐惧术就完全浪费掉了。[~]

    李察哼了一声,青叶猎手抵抗恐惧术的能力远在他预料之下,说明这批猎手的意志并不坚定,李察不再理会那些尖叫着到处乱窜的精灵猎手们,疾行两步到了梅琳身边,一把拉住还在发呆的森林之女,就拖着她向林海深处逃去。

    一直冲出去好几公里,梅琳才找到机会叫了起來:“喂,你,你在干什么。”

    李察速度丝毫沒有放缓,边跑边说:“逃命啊。”

    梅琳挣扎起來:“为什么要逃。”

    森林之女的挣扎力量不小,不过李察在手上加了一把力,依旧可以拖着她狂奔,说:“我们不逃,难道留下來和他们讲道理。”

    “讲道理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但那是在青叶精灵放箭之前,现在我可沒心情和他们讲道理,而且这些家伙明显沒什么道理好讲。”

    梅琳又挣扎起來:“等一下,青叶很重要,这个误会需要解释一下,这是我们永夜部落惟一可能的盟友了。”

    “是吗。”李察反问。

    梅琳无语,长老会上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这哪是盟友所作所为,又奔出去数公里,梅琳忽然醒悟过來,自己一直被李察拖着奔跑,中间几次挣扎都全无效果,李察的力量似乎大得无穷无尽,她猛然吃了一惊,作为森林之女,梅琳在林海中各方面的能力都会有所增强,而李察是德鲁依,她毕竟是猎手,怎么力量上都比不过李察。

    再看着李察时,梅琳就觉得李察全身上下似乎都是迷。

    这个问題其实简单,李察原本就是体质过人,魔动武装又赋与了他圣域级别的斗气,另外,掌握了部分规则的李察在林海中获得的能力加成远在梅琳之上,几项优势叠加,什么森林之女自然是一拖就走。[]

    两个人又向前跑了一会,李察打破了沉默,说:“青叶对你提出了和暮语类似的要求吧。”

    “你怎么知道。”梅琳一句话出品,就知道说走了嘴。

    李察笑了笑,说:“这不难猜。”

    梅琳叹了口气,说:“都是为了我们永夜部落的血脉……唉。”

    “一群无知的家伙,以为通过这种方式就能够得到永夜血脉了。”李察点评着。

    梅琳一怔,问:“不能吗。”

    “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但是机会非常低,想要出森林之子的话,并不会因此增加多少机会。”

    梅琳疑惑地看着李察,问:“你怎么知道。”

    “猜的。”李察打算敷衍过去,于是岔开了话題:“为什么部落都这么看重森林之子,你们除了战力强一些,似乎沒有其它特殊之处了。”

    梅琳犹豫了一下,说:“这是关系到生命树的晋阶,森林之子就意味着森林意志和世界树的青睐,一个部落的森林之子数量越多,那么生命树在晋阶时所遇到的天敌数量就会越少,我们守护精灵数量增长得并不快,因此生命树天敌减少就是晋阶能否成功的关键,当生命树进入成熟后期时,守护精灵部落至少得有两名森林之子,生命树才有可能成为完整体。”

    李察点了点头,停下脚步,说:“这样啊,我明白了,我们好象已经摆脱了追兵,可以休息一下了……”

    李察话音刚落,梅琳就猛然站了起來,低呼道:“青叶部落的人追來了,其中有枫露,我能够感觉到他们的气息。”

    李察脸色一变,说:“是來杀我的。”

    梅琳苦笑着摇了摇头,说:“不,肯定是來追我的,青叶已经不再顾忌了。”

    “那我们分头逃吧。”说完,不等梅琳答应,李察就选了个方向,一头冲进了林海,转眼间消失无踪,梅琳怔了怔,选了个不同的方向,全力奔逃。

    数公里外,枫露蹲在地上,看了看痕迹,又感觉了一下风的味道,就向梅琳逃走的方向一指,说:“她在这个方向。”

    森林之子之间都有隐约的感应,在一定距离内就可以感知到对方的存在,因此枫露是追捕梅琳的不二人选,他身后还有两位青叶部落的长老,这时其中一人说:“那个外來者怎么办。”

    枫露急道:“先不管他,抓梅琳要紧,反正在林海里想要抓一名外來者还是很容易的。”

    这时李察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不用抓,我不就在这里吗。”

    三人大惊,回头看时,眼前却只看到一片极为耀眼的强光,一时间三人眼前一片闪亮,什么都看不清楚。

    目盲术,这是魔法,而不是德鲁依的自然法术。

    枫露即刻激发了自然防护,将身上的不利效果全部清除,但是恢复视力后,看到的就是洒來的一片碧油油的刀光。

    枫露大骇,手中铁木法杖挥舞如风,拼死遮挡着李察如潮水般涌來的刀光,可是身上依然被带出了几道小伤口,但他能够顶住一波攻击的原因却是李察正绕着三人疾行,手中精灵长刀如狂风骤雨般向他们砍去,一时间杀得三名青叶长老手忙脚乱。

    三人都是圣域水准,以三对一,硬是撑过了李察一轮狂攻,枫露怒吼道:“外來者,青叶部落绝不会放过你的。”

    吼声刚落,枫露就抓住了一个机会,猛然变身成森林凶暴巨熊,吼叫着人立起來,扬起车**小的巨掌就向李察拍去。

    李察却目光一凝,手中精灵长刀发出嗡的一声低吟,骤然泼洒出大片刀光,向枫露化身的巨熊斩去,枫露心中冷笑,德鲁依变化成的巨熊防御力极为强悍,恢复力也惊人,根本不怕刀剑砍削,就是弄出一道小口子,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枫露根本不管李察的一刀,只以巨掌向李察当头拍下,这一掌下去,就是入侵者那些铁罐头一样的重装骑士也能一下拍扁。

    然而就在这时,三人中感知最强大的那名长老忽然一声声嘶力竭的嘶喊:“躲开,别碰他的刀。”

    枫露怔了怔,就有些后悔,可是精灵长刀已然斩到了面前。

    蜿蜒的刀光如同打破了时光的界限,扑的一声斩入枫露的巨熊身躯,然后就象沒有遇到任何阻力一样的深入着,几乎沒柄。

    枫露看着露在身体外面一截短短的刀锋,惊天动地的吼叫起來,他可是记得,李察手中长刀的刀锋超过了一米五。

    枫露发疯般的一掌向李察拍下,而李察则如鬼魅般后撤,顺势抽出了精灵长刀,枫露的一掌自然击了个空,重重拍在地上,生砸出一个数米的大坑。

    巨熊随即人立起來,却忽然不动了,它缓缓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在巨熊腰际,先是出现了一条细细的红。

    巨熊几乎不敢呼吸,可是身体却忍不住在颤抖,那是对死亡的恐惧,就是这轻微的动作,让那条红线突然扩展,变成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巨大切口,伤口切面异常整齐光滑,可以依序看到毛、皮、脂肪、肌肉和内脏,而且在伤口张开的瞬间,切面上甚至都沒有血迹。

    可是下一刻,血就涌了出來,而且刹那间奔涌如潮。

    枫露歇斯底里地吼叫着,可是人却不敢再稍有动作,但即使不动,伤口内的血肉也开始纷纷爆发,一团团血雾在林间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