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VIP]章九十八 永夜的银月

[VIP]章九十八 永夜的银月

    这是斩杀第一次在世间出现。

    从青叶到永夜部落距离颇远,在路途中,李察继续潜心钻研生命树的规则,终于解析出了第1024条规则。这条规则的解析,顷刻间将李察零散的理解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就好象一块由6万多块碎片组成的拼图,原本李察在拼图里是东一块西一块的零散填补,第1024条规则就是将附近碎片连接在一起的关键。李察默默思索着,遮挡在自然力量前的面纱又被揭开了一层。现在李察已经不止是可以在自己的魔力或者是攻击中附加少许生命力量,而且可以看透敌人使用自然及生命力量的攻击,大幅增强了对自然力量的抵抗力。

    在路途中,李察收到了母巢分身的消息,它已经达到四阶了。再晋升一阶,就可以为创建的战斗单元附加精神抵抗的属性,从而使战斗单位对森林意志的抵抗力大幅提升。四阶的母巢分身,依然选择了增加创造战斗单元的能力。

    母巢分身所在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大片空地。和整个林海相比,这块几百米见方的空地比一粒砂子还要渺小,然而若是想到原本在空地上树立着的高大林木全都进了母巢分身的肚子,就不觉得这块空地小了。

    数以百计的工蜂正在穿梭往来,把一切能吃的都吃下去。母巢分身正从空地zhōngyāng爬开,在身后留下十个竖立的卵,片刻后这就将是二十只新的工蜂。母巢分身此刻已有十米长,两米高,它缓慢地爬到一棵被工蜂拖过来的大树前,开始细细咀嚼。不时有工蜂飞过来,吐出一段段成形的密蜡,供母巢分身享用。绯色仰躺在母巢背上,无聊地看着永远是阴暗的天空。森林中无比潮湿,让她盔甲上都沾满了露水。

    绯色随手一擦,手上就湿漉漉的,心情大坏:“这见鬼的天气,从来都不能干燥一点。喂,分身,我在你背上升个火怎么样?”

    “我可不是本体,火焰会烧穿我的虫甲。”

    绯色随手在分身身上戳出一个个小洞,说:“还算不错,不象以前那么薄了,至少用手指已经戳不穿了。但还是一样的软,这质地也就比木头稍微硬了一点而已。你一点也不准备增加防御了嗎?”

    “有主人和你在,现在我不需要增加防御。倒是你,怎么不努力提升战力了?”

    “感觉有些累。”绯色轻叹着。

    “这么躺着,是什么都得不到的。”

    绯色坐了起来,说:“保护你就是我现在的工作。”

    母巢分身边吃边说:“保护我的时候,你也可以练练战技。本体已经给了你灵魂,有灵魂就能够依靠自己进化。”

    “就算得到了zìyóu和dúlì,我们又要做什么呢?”绯色问着。

    “那是一个遥远的目标,但在那之前,我们首先要活下去。”

    “活下去……?”绯色怔怔的想。在她灵魂深处,那个抽泣着的微弱声音,却一直在渴求着死亡。

    母巢分身却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只是拼命的吃,拼命的生长和进阶。森林间响起轰鸣的脚步声,提拉米苏把母巢从四阶升到五阶所需要的魔晶都带过来了,里面还有一颗十单位的神性结晶,足够分身晋阶之用。现在分身需要做的就是不停地生长。

    没有了虫甲和防御的消耗限制,分身生长的速度是本体当初的数倍。而本体在孕育分身时,已经把自己前面九阶的进化经验都封存在分身的灵魂里,所以当初本体要花几天甚至是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晋阶的过程,在分身这里只需要三分之一甚至是更短的时间就可以了。

    这时,李察和梅琳已经来到了永夜部落。

    永夜部落确实和其它守护精灵都不一样,从鲜明独特的建筑风格上就可以看出。一间间精美的木屋不光修建在生命树上,还围绕着生命树错落有致地修建着,形成了一个以生命树为中心的小村落。村落内的每一个建筑都有着华丽精美的雕塑或纹饰,精美之余又不失典雅大气,一看就是有着悠久历史沉淀的艺术,和守护精灵那种偏向原始的艺术迥然有异。更让李察吃惊的是,他居然在村落中间看到了一口月井!

    月井里荡漾着清澈的井水,不时有点点浮辉从水面飘起,有若流莹般在空中飘浮飞舞着,给月井周围带来神秘而瑰丽的气氛。相隔很远,李察就感觉到了月井内散发出来的浓郁月力。这是一口通用的月井,没有特殊偏向七弦月中的任何一弦,所以月力有些驳杂不纯,而且浓郁程度也不象精灵典藉中所记载的那样厚重。可是能够在绿森看到月井,本身就已经是一件让人震惊的事了。

    绿森位面的天空永远是阴暗的,这里看不到太阳,也没有弦月和星辰。相应的月力变得相当微弱,李察自身的精灵血脉已经发展到极高的程度,因此才能顺利在绿森感应到弦月之力,并借以使用精灵秘剑。月井在永夜部落出现,说明这个部落内也有能够感应到月力之人,而且还不仅仅是感应到,而是掌握了上位精灵的古老传承,才能顺利地建造出月井。月井并不是随便什么精灵都能够建造的,在诺兰德历史上的精灵帝国,划分上位精灵的标准就是看能否建造出弦月之井。

    李察望向永夜部落的生命树,目光复杂。就在这时,他眼神一凝,在生命树顶一个树屋的屋檐下看到了一个银色的符号。这个符号李是认得的,那是诺兰德银月精灵的徽记。

    [连载中,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