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百人多势众

    这是双方力量的最直接冲撞,强弱立见分晓。暮语大德鲁依脸上初时带着狞笑,眼中却突然变为极度的惊骇,猛然张大了嘴,想要叫,却什么都叫不出來,一口鲜血就喷了出來!由力量冲突激发的墨鸀光球也猛然失去平衡,悉数向大德鲁依倾泻而下。大德鲁依踉跄退了几步,又是喷出一大口血!

    李察弹出魔法护盾,轻描淡写地将迎面喷來的鲜血悉数挡下。

    暮语大德鲁依怨毒地盯了李察一眼,恶狠狠地说:“大长老已经不行了,沒有强者坐镇,我看你们还有什么倚仗!”说完,就由同族的猎手扶着匆匆离去。

    梅琳看着李察,早已震惊得说不出话來。她虽然和李察相处了很长时间,也知道这个脾气不好,而且总能找到隐密小路的年轻外來者其实实力强大,可是却怎么都想不到会强到这种程度!他的对手可是十八级的大德鲁依,但从战况來看李察简直就是碾压了!难道李察不象他自己说的那样仅仅是圣域水准,而实际上已经到了传奇?

    李察自然看到梅琳的脸色,于是笑着说:“取巧而已,我沒那么厉害的。”

    李察说的也不能说是错,他的魔力其实和大德鲁依的自然力量相差不多,就是强也强得有限。但是李察已经掌握了1024条规则,对鸀森位面的自然力量有了非常强大的克制作用,此消彼长,有这种战果也就不奇怪了。

    梅琳还以为李察有什么特殊的透支激发力量方式,心中稍许平和了一些。她可一直是很骄傲的,作为永夜部落这一代的森林之女,放眼结识的守护精灵部落,年轻人中比她强的可真沒有几个。但李察这个外來者根本就是个异类,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梅琳总觉得自己就象个傻瓜。

    梅琳正在自我安慰着的时候,沒想到里间忽然传來大长老的声音:“如果领悟规则也叫取巧的话,那就沒有不是投机的行为了。”

    这话一出,梅琳当即大惊,难以置信地看着李察。[]李察心底也是骇然,自己随手驱动魔力,居然被看出是使用了规则的力量。这意味着大长老肯定也是掌握了规则,而且肯定在自己之上!

    “年轻人,到我面前來吧。”大长老的口气稍稍缓和了些。

    李察却不敢小视她了,如这类掌握了规则的强者,又是在她熟悉的领地里,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能调动周围环境的力量发出致命一击。就象垂死的猛兽,一爪子也是能抓死绵羊的。

    李察走进里间时,感觉到大长老的目光透过面具,在认认真真地打量着自己。上下看了一遍李察,大长老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颤抖,说:“年轻人,你背后那把刀给我看看!”

    精灵长刀?

    李察取下精灵长刀,递了过去。这把刀是歌顿给他的,也沒说有什么來历。许久以來,精灵长刀上都沒有任何附加的杀伤属性,如果说特殊之处,就是永不损毁这一项而已。仅仅是这一项就足以使精灵长刀列入传奇。此后经过生命树的一次强化,此刻精灵长刀又多了附加自然力量攻击,可以算是准神器了。

    可是永夜部落的大长老,肯定不会把一件准神器放在眼里。

    大长老接过长刀,一寸一寸地抚摸着刀锋,身体的轻颤连梅琳都看得出來,显然极为激动。她忽然闭目仰头,就此不动,似乎努力在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当她再次张开双眼时,目光清亮如剑,笔直刺在李察脸上!

    李察心头警兆骤起,不瑕细想,直接激发了能够施放出的一切魔法防护。他激发了炽热的天赋,又有魔动轮回的魔导技能,因此几乎每一秒钟都能够瞬发两三个魔法防护,转眼之间,一身密密麻麻的魔法防护和各种增益就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大长老轻哼一声,端坐不动,长枪不知何时已到了手中,随后电光乍现!

    当电光散去时,李察呆呆站着,不敢稍有动作,额头冷汗一滴滴落下。[~]大长老长枪的尖锋,正轻轻点在李察的咽喉处,刺破了一点点的肌肤。

    那些数量繁多的魔法防御,在大长老面前就象纸一样单薄,被一枪洞穿。这一枪说起來沒有什么特殊之处,就是速度特别快,力量特别凝聚。但当快到了极致,就有了无坚不摧的力量!

    李察的心在狂跳着,这一枪无法躲,也无法防,只有和她全无花巧的硬拼。但现在的李察,连和大长老硬拼的资格都沒有!

    “这把刀是哪來的?”大长老缓缓地问。

    旁边的梅琳急道:“大长老,李察是我的朋友!他救过我好几次!”

    大长老只抬了抬手,就让梅琳不敢再说。

    李察心中瞬间转过无数念头,然后老老实实地说:“是我父亲给我的,他当时也沒说这把刀的來历。”

    “你父亲的名字?”

    大长老的这个问題稍有些奇怪,李察犹豫了一下,仍是回答:“歌顿。”

    “歌顿……果然是他……”大长老的声音很古怪,整个人的气势一下子落了下去,似乎坐都有些坐不稳了。

    李察本想试探着问一句“你认识他?”,可是随即发觉大长老的气势低沉,杀机却渐起,当下把一切问題都放回了肚子里,感知悄悄放了出去,准备着逃跑的路线。他已经不止一次后悔,不应该离大长老这么近。在这个距离上,李察逃掉的把握连一成都沒有。多半身体刚动,就会被大长老一枪洞穿。

    智慧已经计算出了结果,李察此刻惟一的生机就是在精灵秘剑虔信祈祷的治疗上。他肯定要硬捱一枪,如果虔信祈祷的力量能够让李察不死,那就有逃掉的希望。但过半的可能是李察被大长老一枪击杀。

    大长老沉默着,目光不断在精灵长刀和李察身上來回,许久才说:“这把刀沒什么特殊属性,惟一的自然攻击应该是不久之前才由这里的生命树附加上去的。这么说的话,那些建立了位面传送门并且俘获了一株生命树的入侵者就是你的手下了?”

    李察点了点头。

    大长老又问道:“这把刀沒什么出奇的地方,以你现在的能力,还有歌顿的力量,为什么不弄把更好的刀?这似乎不是难事。”

    这次是李察默然片刻,然后说:“这把刀是父亲留给我不多的遗物之一。虽然我手上确实有更好的武器,但还是习惯了把它带在身边。”

    “遗物?”大长老一声低低的惊呼,难以置信:“歌顿死了?那个混蛋……那个混蛋怎么可能会死?”

    她挥手让梅琳退下,然后才急切地问:“他是怎么死的?”

    李察扼要将当日梵琳告诉自己的事情说了。他也不知道歌顿究竟是怎么死的,只是知道那个火山般的男人已生机不在。

    大长老这次沉默了许久许久,才叹了口气,轻声说:“世界的最深处……嘿!可惜,我已经去不了了……”

    直到这时,李察还摸不清大长老与歌顿究竟是敌是友。但是她的杀机一直沒有削弱过倒是真的。李察时时刻刻保持着戒备的状态,一不小心,脚边的地板上就生出几株嫩草,瞬间开出白色的小花。

    如此明显的变化,自然落在大长老眼中。她全身一震,却沒有如李察预想那样立刻发难,而是盯着那几株小花,问:“虔信祈祷?你是从哪学來的?”

    “这是……父亲教的。”

    “歌顿?”大长老哼了一声,说:“这个混蛋根本沒有高等精灵血脉,看來是模拟月力施展出的虔信祈祷,才能教给你。嘿!果然厉害。不过在那个混蛋身上发生什么都不算奇怪。”

    大长老的目光又落在李察身上,这次杀机尽去,眼神中反而多了一丝浓浓的期待,问道:“那你的母亲是谁?”

    这个问題揭开了李察深藏心中多时的伤痛,轻声答道:“妈妈的名字是伊兰妮,她是一个精灵。”

    大长老的呼吸立刻急促起來:“伊兰妮!她是不是银月精灵?”

    “是的。她临去的时候告诉我的。”

    大长老的身体忽然僵住:“伊兰妮……死了?她怎么可能会死?月之祭祀的生命无比悠长,至少可以活四五百年。就算她在十倍时光流速的位面里,现在也不过过了生命的三分之一而已啊!她是怎么死的,告诉我!”

    这又是一段李察不愿回想的记忆,那烈焰冲天的场面,在他那年幼的心中留下了永不磨灭的痛苦烙印。所以他用短短几句话说出了当时的经过。

    直到现在,李察也不是很清楚伊兰妮当年这样做的原因。可是大长老却似乎明白了,沉重地叹了口气,说:“原來你是伊兰妮和歌顿的孩子,真沒想到……这样说來,伊兰妮做这样的决定也不奇怪了。唉!”

    她向李察挥了挥手,说:“你先出去吧,让梅琳带你找地方休息。我需要静一静,明天这个时候你再來找我。”

    李察走出木屋时,两扇屋门就在他身后自行关上,把大长老的身影封闭起來。

    梅琳早已在外面等得及了,见李察出來立刻迎上,急急地问:“怎么样,大长老的伤势如何,她说了如何抵抗暮语部落了沒有?”

    看到她焦急的样子,李察勉强提起精神,安慰道:“不用担心,暮语很好对付。”

    梅琳急得跺脚:“很好对付?要怎么对付?大长老已经都伤成这个样子了!”

    “沒关系的,我从來不靠超级强者。”

    “那靠什么?”

    “人多势众。”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