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一深藏的历史

章一零一深藏的历史

    对李察的回答,梅琳感觉哭笑不得。[~]从看到李察的时候,他就是一个人,什么时候见过人多势众了?而且在林海中,人多有时候并不一定有用的,森林意志对一切外來者都有明显的压制。李察也不和梅琳解释,而是让她带着自己找了间休息的木屋,准备了些清水和水果,权作当晚的晚餐了。

    这一夜,李察心事如潮,无论如何也静不下心來冥想。许多尘封的记忆都涌上心头,心里充满了说不出的滋味。现在已经可以确定,永夜部落和永夜森林中的银月精灵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大长老更是歌顿和伊兰妮的熟人,而且并不存在真正的敌意,要不然以她的实力早就可以把李察杀了。

    李察原本以为大长老只是普通的传奇,所以才敢孤身來见她。可是现在看來,大长老比普通传奇要强得多,介于超级强者和传奇之间。不过在见面时,李察还闻到了阵阵腐臭。那种味道只能是从大长老身上散发出來的,看來她受伤确实极重,不然的话不会连腐臭味都控制不住。那么又是谁能够把她伤成这样?

    在一连串沒有答案的问題中,李察迎來了新的一天。

    清晨时分,他就去拜见大长老。大长老依然在自己的会客厅里坐着。在她面前多出了一张长几,上面并排摆放着她的战枪和李察的精灵长刀。当李察走进时,她依然让梅琳离开,然后看着李察,说:“你一定已经猜到我和你的父母有关。确切点说,伊兰妮是我最要好的姐姐,只是后來在永夜森林被你父亲攻破后,我就再也沒有见过她。我的名字,叫茜……”

    大长老娓娓道來,李察屏息静气地听,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史,就这样在他面前展开。

    当年,伊兰妮和茜与歌顿分别后,就回归了永夜森林。[

    伊兰妮心中有了牵挂,在月力上的进展就变得缓慢了。而当时的永夜森林中,精灵王庭名义上还统治着整个森林,但其实上几位大精灵王各行其是,王庭事实上处于分裂的状态。精灵各部落间矛盾重重,傲慢、偏见和短视横行,甚至有不少精灵提出了收复失地、重建精灵帝国的妄语。那时永夜森林内的高等精灵全部加在一起都不超过十万,人口数还沒有人类三大帝国的常备军多。

    那时年轻的茜看不惯精灵王庭的混乱,又兼心中苦闷,就离开了永夜森林,前往其它位面磨练武技。

    就在这时,她们都沒有想到,歌顿又回來了,而且是以如此的方式与伊兰妮相见。命运是冷酷的,它就是偶尔开次玩笑,也只会让人苦笑。

    当茜回到永夜森林时,看到的是劫后余生的景象。精灵王庭被攻破,生命树也被伐倒,被拖去永恒龙殿当成了祭品。永夜森林中还散落着不少幸存下來的高等精灵部落,他们最终集结在一起,准备穿越圣树王朝,以及白砂大平原,最终在大陆西部出海,前往精灵聚居的青苍大陆。歌顿攻破了精灵王庭后,就悄然撤军。或许是失去了压力的缘故,在集结时,幸存的几位大精灵王又为争夺领导权而起了争执,甚至开始了内战。

    其实在歌顿进攻永夜森林时,这些大精灵王们就不是齐心抵抗,甚至有人有意不发援军,好借歌顿之手消灭自己的宿敌。[]歌顿的战争嗅觉极为敏锐,当即将计就计,将几个最有战斗力的精灵部落一一击破,当精灵王们省悟过來形势不对时,为时已晚。

    种种事情让茜对这些大精灵王失望透顶,她也厌倦了永无休止的内斗和战争,于是决定率领自己部族的一批精灵进行位面远征,前往先辈曾经探明的位面,开辟新的生活。那个位面,就是鸀森。然而当时的银月精灵已不复精灵帝国时期的强盛,开辟的位面通道脆弱且不稳定,部落里的长老们为了抵御时光之力的侵蚀,全部陨落,最终整个部落活着抵达鸀森的不过百余人。

    作为当时最具天赋的战士,茜继承了大长老的位置,她要求所有族人都绝口不提诺兰德的往事,这样当新一代出生时,他们就会以为自己是鸀森的精灵。诺兰德近二十年的时间,这里已经是一百多年过去了。当初茜亲手种下的生命树,此刻已经变成成熟期中阶的大树,比李察那株生命树还要成熟。而这株生命树是移自精灵王庭,即使对鸀森位面不是很适应,它也完全具备了成长为世界树的潜质。而茜,也从当年的少女变成了如今的传奇武士。

    已经是一百多年过去了……

    看着这位自己妈妈当年的姐妹,李察不觉一阵恍惚。他鼻中又嗅到了淡淡的腐臭气,不禁问道:“大长老,不……茜姨,你的伤是怎么回事?”

    茜叹了口气,说:“我中了來自湮灭位面的魔神伊斯卡拉的诅咒,诅咒的力量远超我的承受能力,我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湮灭位面的魔神?”这是一个李察从來沒有听说过的名字。

    茜说:“湮灭位面是位于世界最深处附近的一个世界,那里充斥着毁灭与湮灭的力量,一切物质形态都难以维持。但那里也有生命,数量很少,却都极为强大。每一个个体成熟后,都具有魔神之力,甚至能够在时光乱流中维持短暂的生存。我们银月精灵的守护神月神艾露西娅的死敌索达,就是一名湮灭位面的魔神,在那里,它的名字叫作第十六夜。所以一直以來,湮灭位面都是我们精灵的大敌。”

    “那个……伊斯卡拉,他到鸀森來了?”李察惊问。如果是的话,可就不好玩了。

    茜摇头道:“他來不了……我只是在位面间的时光风暴中和他的投影拼了一记,这才中了诅咒。”

    说到这里,她重重地咳嗽了一阵,才接着道:“伊斯卡拉,似乎专精于谎言、欺骗与诅咒。它出现在鸀森附近并不是偶然,而是有人召唤过來的。召唤它意志的人……是世界之树的一名守护精灵。”

    李察皱眉问道:“不是说湮灭魔神是所有精灵的大敌吗?怎么守护精灵还会召唤他的意志?”

    茜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只不过你要小心这里的世界树。我怀疑,它的意志已经被扭曲了。”

    李察敏锐地发觉茜用的是你,而不是我们,当即心下一惊,忙说:“茜姨,不要担心你的伤。我可以带你回诺兰德,那里永恒龙殿的几位大神官跟我的关系很好。她们一定有办法可以救你!”

    对这一点,李察倒是信心十足。如果永恒龙殿的神官都救不了的人,那也沒有其它办法了。

    听到李察的话,茜轻笑几声,倒是恢复了些年轻时的生气活力。她还不到两百岁,在力量强大的银月精灵中,也就相当于人类的二十三四岁,原本正该是力量的巅峰时期。看着李察一脸迷茫的样子,茜摇头道:“李察,你不了解湮灭位面的魔神。一旦被它们盯上,是无法逃离这个位面的。一旦进行位面传送,它就会立刻知道我的动向,从而截断位面通道。那时和我一起传送的任何人都会失落在位面风暴中,那里就是我都坚持不了多久,你连几秒钟都挺不住的。”

    “所以……”茜笑了笑,说:“谁都能走,就我不能走。还有,我给你看看我的诅咒吧,就怕吓到你。”

    说着,茜就缓缓摘下了面具,李察登时呆住了。

    在面具下,并沒有高等精灵那无比精致的面容,却有着一张近似于骷髅般的脸。所有的皮肉都干瘪得如同僵尸,紧紧贴在骨头上。刚刚听了茜如少女般的声音,再看到这样的面容,李察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他还能看到,随着茜的呼吸,一缕缕灰色气息不断从她的口鼻中进出。这就是魔神诅咒的力量,已经强大到肉眼可见的地步。

    “怎么样,看到诅咒的力量了吧?”随着茜的声音,一大团灰气又从她的嘴里喷了出來。但茜嘴一张,又将它吸了回去,不让分毫外溢。

    面容都是如此,那身体想必也相去无几。茜缓缓戴上了面具,又恢复了全身上下都包裹着的状态。

    “伊斯卡拉需要消耗它的本源力量來维系我的诅咒状态,所以我坚持得越久,它的损失就越大。即使是湮灭魔神,它也需要至少上百年的时间才能恢复。”茜平静的声音中透着不易觉察的自傲。她的目光又落在李察脸上,说:“现在,让我來看看你的银月血脉发展到什么程度了。”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