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二世界之上

章一零二世界之上

    这是难得的机会,永夜森林的精灵王庭被攻陷后,高等精灵就失去了在人类领地中最后的根据地。[]除了自己的妈妈外,李察还沒有见过第二个银月精灵。对自己血脉的了解,李察只能凭借深蓝中收藏的各种精灵帝国时期的书藉。可是真正的传承,都是仔细收藏沒有流传于外,甚至干脆就是沒有文字记录的。

    李察略有自傲地说:“在我精灵血脉的五棵世界树中,幻星世界树已经升到了五阶,并且觉醒了真名撒隆,另外,其余四棵世界树也都已经达到了四阶。”

    李察的骄傲不是沒有理由的。诺兰德中还有不少精灵生存,深蓝中也储存了许多关于精灵的资料。大多数精灵和人类一样,终其一生都无法觉醒血脉力量。能够觉醒血脉力量的精灵中,大多数只能激活一棵世界树,这就是不错的战士或者是魔法师了,可以精灵帝国时期加入正规军。能够激活两棵世界树的就是中低层的军官或是神殿的下级祭祀。而高等精灵的要求是激活三棵世界树,这是起码的标准。这样的人会是正规军中的高级军官或是中级祭祀和法师。这是划分高等精灵和普通精灵的分水岭。高等精灵就是精灵帝国时期的贵族阶层,他们血脉优秀,家族中经常出现觉醒了三棵世界树的人才。而如果一个家族觉醒血脉力量的精灵不够多,那也就意味着这个家族行将走向衰落。

    精灵和人类不同,他们的血脉力量无比纯净,基本上都是各式各样的世界树。所以从精灵帝国时期起,检测血脉力量的方法已经相当完备,到了帝国后期甚至发明了专门的检测魔法,更是制造出不少能够探测部分血脉潜质的检测设备,也就很少出现人才埋沒的问題。而人类则更象是个大杂烩,觉醒出來的血脉五花八门,几乎整个诺兰德稍微强大点的种族都多少能够和人类扯上点关系。[

    不管什么东西,量变总会引起质变,血脉种类也是如此。正因为人类觉醒的血脉种类多如繁星,所以几乎在任何环境下总能找到相应的人才。在那些名将手下,只要有一技之长的人都能够用好。久而久之,也就造成了人类的版图日益扩张,并且占据了诺兰德大陆的半壁河山。有意思的是,在涉及到种族问題时,人类总是喜欢把卡兰多的蛮族也视为自己的一员,而蛮族则从不承认这一点。

    所以李察觉醒出全部的五棵世界树,在精灵帝国时期也足以成为王族的一员。当然,银月精灵原本就是高等精灵中的王族之一。但是如李察这样,能够把五株世界树全部进化到四阶的却不多见。若是回到精灵帝国时期,李察至少也能混个将军当当,手下可以指挥几千的杂兵,或者是三百名精灵重装卫士。但是高等精灵是极度排外的,李察若是真的回到精灵帝国时期,多半会被抓起來,然后一杯毒液赐死,理由是他身上流着人类的卑贱血液。而他的阿克蒙德血脉则足以使他成为帝国法庭上的被告,然后公开宣判后被埋入世界树下,成为世界树的养分。

    虽然精灵大帝国时代已经是过去时,但是它的强大与辉煌却毋庸质疑。直到今日,诺兰德六大帝国还沒有一个能够达到精灵大帝国辉煌时期实力的一小半。所以每当想到自己在精灵帝国时期亦能跻身王族之列,李察心底还是颇为骄傲的。

    茜果然略有吃惊:“五棵生命树?”

    “是的!幻星,月力,生命,自然和元素。”李察肯定且详细地回答。

    茜点了点头,说:“你能够把五棵生命树都进化到四阶,幻星还进化出五阶真名,确实很不容易。不过怎么会是五棵生命树?”

    李察一怔,说:“不是五棵那应该是几棵?”

    “站着别动,也别抵抗,先让我看看再说。”茜说着,挥手将一个自然法术施放在李察身上。这道鸀色能量入体,立刻激活了李察全部的精灵血脉力量,于是在他头顶,出现了五株枝叶繁茂的生命树影像,星辉缭绕的幻星生命树格外醒目,比其它四株生命树高出了一半。它的树冠已经沒有实体的枝叶,全部是由一颗颗美丽且神秘的星辉构成。

    茜看了一会,才叹了口气,说:“真的是五棵生命树,唉……”

    李察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但茜的失望却是显而易见的。问題是李察觉得自己已经沒有多少改进的余地了,难道要把其它四株生命树也进化到五阶,全部觉醒出真名才能让她满意?

    茜看出了李察的疑惑,笑了笑,说:“也罢,反正我的力量也不多了,浪费点也沒什么。给你看看我的血脉吧!”

    一缕缕浓郁且纯正的自然力量从茜的身体里涌出,在她头顶汇聚,最终凝聚成一幅影像。可是茜的头顶,就只有一棵世界树。

    当这棵世界树逐渐清晰时,李察顿时大吃一惊!这棵世界树无比高大挺拔,比李察的幻星还要高出一倍!它散发出的威严与气势,更是远在幻星之上,其它的生命树就更不用说了。这种检测和显示精灵血脉的魔法显示出的影像完全是标准的,也就是说更加强大的血脉力量会出现更大的世界树,一目了然。

    然而真正让李察震惊的是,茜的世界树树干竟然呈现着淡金的色泽,质地有若金属。这并不是单纯的影像,而是意味着这棵世界树的力量性质和李察的有本质不同。当看到茜的黄金世界树时,李察才意识到,茜并不是口误,自己那五棵小树确实就应该叫生命树。

    茜轻叹一声,说:“我和伊兰妮都是黄金世界树的血脉,伊兰妮的血脉比我还要纯正,当我们共同显现天赋世界树时,她的世界树更加高大,色泽也是纯正的金黄色。可是沒想到,你却是和其它银月精灵一样,觉醒的是五株生命树。或许是我要求的太高了,能够把五棵生命树都进化到这种程度,也是相当不错了……”

    这确实是安慰而不是夸奖。李察怔怔地看着茜的黄金世界树,仔细观察后才发现黄金世界树上有五棵大的枝干,分别代表着五种不同的血脉力量。原來自己的五株生命树到了茜身上,就只是五根树枝而已。而黄金世界树最中心处还有一根笔直向上生长的枝干,通体呈灿烂的金色。

    茜又轻叹一声,说:“只有黄金世界树的血脉,才能够成为大精灵王,或是月神殿的大祭祀。本來看到你,我还想……还想……”

    见茜沒有说下去,李察问道:“茜姨,你想我做什么?尽管告诉我吧!”

    茜苦笑着,说:“我想让你去苍青大陆,去那里的精灵帝国,成为其中的一个大精灵王,把那些家伙从封闭、骄傲和仇恨中带出來。但这不过是我的妄想罢了,不用当真。”

    “您刚才说过,大精灵王必须得有黄金世界树的血脉……”

    “那只是其中的一个条件,并不是必然。黄金世界树代表着强大的力量,至少是强大的潜质,而且该死的,它恰好满足了王庭那些家伙们高人一等的良好感觉。所以上位精灵们中到处都是血统论的狂热拥护者,唉!可是他们从來都不曾明白,强大的力量并不意味着他们必然比别人聪明,法师除外。但法师们中也很少有人明白,聪明并不等于智慧。我们血统至上的做法总是把那些具有强大力量的人推上长老和大精灵王的宝座,然而,这些位置上应该坐着的是最有智慧的人。”

    茜似乎很久沒有和人这样倾诉过了,说起來几乎不停:“李察,你虽然血脉平庸普通了一些,但却已经走在领悟规则的路上。将來的潜力肯定比单纯具有黄金世界树的精灵要强大的多。可是那些家伙眼中就只有一棵黄金世界树,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其它的东西!你如果去了苍青大陆,光是身上的人类血统就可以给那些傲慢且冷酷的家伙足够理由把你吊死了。”

    这确实是一个极具说服力的理由,把李察去苍青大陆走一次的想法给扼杀了。要不然的话,仅仅是为了完成茜的遗愿,他也愿意去精灵帝国冒一次险。

    李察想了想,又问:“如果黄金世界树都只能保证大精灵王的话,那么在黄金世界树之上,还有更高的层次吗?”

    “据说在黄金世界树之上,还有天际世界树,惟有真正的天才和神眷者才能觉醒。在精灵大帝国时代,每一任的精灵皇帝都是天际世界树的拥有者。他们是天生的王者,天然就掌控着众多的自然法则,大精灵王在他们面前毫无抵抗能力。只是永夜森林的精灵王庭已经沒落了,从來沒有出现过一位天际世界树的拥有者。”在诉说时,茜也充满了神往。这是每一个高等精灵都会梦想得到的东西。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