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三猎杀

    最后,茜好生安慰了李察,让他不必为自己的平庸血脉感到难过。[~]黄金世界树的银月精灵后代血脉退化的并不止李察一个,这种事情在所多有。李察沒有生活在世界树下,血脉退化的机会比正常精灵要大得多。

    谈到这里,茜已经显得异常的疲倦。李察就告辞出來,让她好好休息。接下來的几天,李察和她商议了如何应对当前局势。李察认为暮语这些守护精灵部落是值得认真对待的敌人,但也仅此而已。在永夜部落的生命树范围内,李察的部队可以不受森林意志影响,而出了这个范围就不行了。

    真正的敌人,还是湮灭位面的魔神伊斯卡拉。李察观察茜观察得非常仔细,就这么几天的时间,也可以看出茜的气息又弱了一点。说明在和伊斯卡拉诅咒的对抗中,茜正日处下风。但在这件事上,李察却是束手无策。

    來到永夜部落的第四天,李察不再呆在生命树上,而是离开了永夜部落的领地,开始孤身猎杀暮语等部落的守护精灵。他实在不愿意再去面对茜,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个妈妈当年的亲人,却要看着她一天天走向腐烂和死亡,这种痛苦,还不是李察能够坦然去承受的。他自己可以忍受很多痛苦,但却无法看着在意的人承受苦难。

    鸀森位面的天空永远是阴暗的,无论何时李察抬头,透过茂密的树冠,看到的只是一片灰色。沒有阳光,森林中的风也是带着腐臭味道的。但是这种腐烂枝叶的味道压不倒守护精灵的臭气。敌人都是腐臭肮脏的,李察以前一直以为这只是诗人们才会用的夸张语言,但是现在他才明白,当憎恨到了极致时,闻到的味道只要和敌人有关,就都是臭的。

    风中传來了一缕淡到极处的臭味,李察蓦然抬头,如猎豹般眯起了眼睛。[~]他轻轻吐出几个简单的音节,魔法的力量就从周围汇聚过來,于是李察的身影阵阵模糊,然后消失。片刻之后,李察出现在一株古树下,轻轻跃起,伸手在一根粗大树枝上一搭,就无声无息地翻上了树枝,只以足尖若即若离地点着树枝,就那样站着。就在他前方不到十米处,一名暮语部落的自然猎手正在以树枝伪装着自己的栖身处。他将以这里为中心,监视永夜精灵的活动,如果遇到落单的永夜精灵,想必他也不介意磨练一下自己的暗杀技巧。

    李察也不介意。

    所以李察无声无息地抽出精灵长刀,轻轻刺入暮语猎手的心脏。这一刀被柔和的自然力量所包围,就连刺入都是如此的温柔。刀锋刚好穿过心脏,那名猎手开始时只是奇怪自己的心体怎么突然麻木了,还沒有想明白原因时就已死去。李察轻柔地拔出了精灵长刀,刀锋上一片幽幽的青色光芒,一点血污都沒有沾上。

    现在的精灵长刀已经和开始时完全不同,通体呈现出半透明的青色,看起來刀锋好象不是实质一样。偶尔,刀锋上还会掠过一抹金色光芒。

    李察现在已经知道,这把长刀原名月光,是精灵王庭最重要的几件神器之一。真正的月光是由一棵死去世界树的树心炼制而成,并经月之女神艾露西娅亲自赐福,具有全部七弦弦月的力量。月光一刀挥出,敌手就要经受七弦弦月的轮番洗礼。在银月精灵王庭中,这把刀一直是主管战争的大精灵王的佩刀。茜现在手中的长枪苍青的天空,则是精灵王庭另一件神器。

    月光另一个特点,是可以把月神艾露西娅的祝福激发,从而在持刀者前方形成恐怖的能量风暴,几乎可以扫清前方五十米区域内的一切。在过往的历史中,银月精灵经历过数次危机,为次激发过数次艾露西娅的祝福。但是激发的代价,就是女神的祝福力量永久消失。原本的月光还剩下一次祝福之力,据茜推测,应该是歌顿攻破永夜森林时,绝望的银月精灵激发了最后的祝福力量,和近百名神圣同盟的骑士同归于尽。用尽女神力量后,月光就变成了普通的长刀,也就永不损毁这一点比较特殊了。歌顿当时也不知道月光的來历,只是看中了它得自永夜森林的纪念意义,才给了李察。

    现在月光中灌注的是生命树的力量,李察的生命树曾经把自己的精华注入到这把长刀中,而茜则引导永夜生命树为之灌注了力量。永夜生命树源自银月精灵王庭,在什么都讲究血统的高等精灵中,它在生命树中的位置就相当于银月精灵在所有精灵中的地位。所以永夜生命树灌注的精华要比李察手上那棵生命树多得多,茜随后又灌注了一点自己的血脉力量进去。这样,月光就拥有了超凡自然亲和的能力。持刀的李察,今后在调动自然力量方面可以获得相当大的助益,所有自然法术的效果提升三成左右。茜的力量又为精灵长刀提供了强大锋锐的属性,所以掌握在李察手中后,即使不动用生命诛绝的力量,这把刀也变成了一把凶器。

    现在的月光,按茜的话说,大致有了当年十分之一的风采。

    李察把月光归鞘,跃下了古树。那名被杀死的暮语精灵仍然保持着原本的礀势,好象时间在他身上凝固了一样。

    李察如夜狼般在森林中疾行着,丝丝缕缕自然力量的不断从周围涌现,遵从李察的规则束缚,为他掩盖了留下的痕迹,托举着他的身体,并且将敌人的信息送到李察的耳边鼻端。很快,李察就在风中嗅到了另一个守护精灵的臭味,于是悄然转向,向懵懂无知的猎物扑去。在黄昏之地呆了整整五年,李察的所有感知能力都磨练得极为敏锐。从绝域战场上活下來的人,都是顶级的猎手。

    这是一名十六级的德鲁依,杀起來和那个自然猎手一样容易。李察抽回精灵长刀,看着德鲁依缓缓倒下,那难以置信的表情在脸上凝固。德鲁依和自然猎手一样感知强大,但是他们太过于依赖自然力量的感知了。在掌握了少许规则的李察面前,他们彻底变成了瞎子和聋子。

    月光的刀锋上又闪过一抹金色,青金双色的刀锋看起來充满了神秘。可是李察却怎么都高兴不起來。茜以血脉力量灌注在月光里,对她自身的伤害其实很大,如果不是到了绝望的境地,她应该不会以如此重大的牺牲來换取对李察的一点馈赠。

    依然是伊斯卡拉……

    这个名字现在就是无解的难題,魔神的力量已经深入茜的灵魂,每时每刻,双方都以灵魂作为战场,在激烈地厮杀着。永夜的生命树就相当于一座屏障,暂时隔绝了魔神这部分意志和本体的联系,茜由此才能够支持这么久。她一旦走出了生命树的范围,灵魂中伊斯卡拉的力量立刻就能联系到本体,从而彻底压倒茜的力量。而且还不止如此,在摧毁了茜的灵魂后,伊斯卡拉甚至可以接管她的身体,从而代蘀茜行走在物质位面,寻找下一个美味的猎物。一旦伊斯卡拉获得了足够多的灵魂,他甚至可以把整个鸀森的生物都变成自己的傀儡,从此之后,整个位面中将只有一个意志、一个灵魂存在,那就是伊斯卡拉。

    在获知了伊斯卡拉的力量后,李察就明白了为何茜坚决不允许李察插手自己的治疗。双方是灵魂的交锋,伊斯卡拉的诅咒力量诡密难测,一旦被他查知了李察的存在,说不定诅咒力量就会蔓延到李察身上,从而把他也变成下一个茜。李察此刻连传奇都不是,怎可能和魔神的力量抗衡?

    这些天來,那种无力的感觉再次充斥了李察的心,茜恐怖的面容时时会从眼前闪过。惟有永无休止的猎杀,才能够让李察稍稍安定下來。

    一个又一个守护精灵倒在李察的面前。在林海中,原本的猎手变成了猎物,当守护精灵们最大的依靠自然力量变成了危险的源泉时,他们一下子变得无比脆弱。

    此刻林海深处的某个地方,无数树人正纷纷扎下根须,化身为古树,开始沉睡。它们都自遥远的地方而來,一路上消耗了相当多的力量,需要很长时间睡眠才能补充回來。在前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有几十个树人围成了相当密集的圈子,它们都托举着一间间树屋,当它们聚集在一起扎根,并且搭建了往來通道后,立刻就变成了一个临时性的营地。大量的守护精灵不断进出,更多的战士则是在屋内休息。他们就象猎食的猛兽,在猎物还沒有出现时十分珍惜自己的体力。

    此刻在中央最大的树屋内,一名衣饰华丽的苍老精灵正坐在椅中,听着面前一位精灵猎手的汇报。听完后,他双眉紧锁,缓缓地说:“这么说,在过去的七天里,我们派出去的人中一共有三十二个沒有回报任何消息?”

    那名精灵猎手恭敬答道:“是的,大长老。”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