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四更多是多少

章一零四更多是多少

    年迈的大长老皱眉道:“二十六名高阶猎手,六个德鲁依,其中还有两个人是成组出动的,全都沒有传回哪怕是一丁点的消息……”

    树屋中一名威严的将军说:“就我所知,众多部落内能够办到这一点的只有永夜部落的大长老。[

    另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耶乌将军,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们翡翠叶部落了吧?我们的森林之子中至少有七八个人同样可以猎杀三十名高级猎手!”

    耶乌的脸上即刻泛起一层青气,他是暮语的将军,也是主掌战争的长老,这次派出去的都是他的得力部下。说话的人语气刻薄,等同于指着他的鼻子在骂了。放出大话的是一名年轻的精灵,服色明显比暮语部落的精灵们要华丽得多。在这间大厅中,几乎所有人都是站着的,只有他和另外一个全身裹在黑袍里的人坐着。而且他坐得理所当然,傲慢之色溢于言表。

    耶乌将军刚想驳斥,大长老就说:“耶乌!奥利别克.风叶大人在世界树下长大,眼界比你我要宽广得多。我们害怕永夜大长老,翡翠叶部落却不怕。你回去后好好想想,重新安排监视的人手和方法吧!”

    耶乌心知大长老的意思,从牙缝里挤出來一句:“我会的!”转身就出了树厅。

    风叶的脸立刻沉了下來,冷冷地说:“灰羽长老,他这是什么意思?是觉得我不够资格在这里说话吗,还是觉得我的箭术和自然法术不成?把他叫回來,问清楚了再走!”

    大长老笑着说:“耶乌一直沒什么见识,就连世界树那里也只去过两次。风叶殿下可是在世界树下长大的森林之子,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呢?他这个家伙就是脾气急,这次手下这么多的猎手伤亡,所以才会在您面前失态。[

    风叶脸色这才缓和下來,哼了一声,说:“我觉得暮语应该换个将军了。这个耶乌完全不适合指挥。”

    树厅内的暮语精灵们大多脸色一变,只有灰羽大长老笑容依旧,说:“等合并了永夜部落,回去我就召开长老会,讨论耶乌的任职问題。”

    风叶重重地哼了一声,满意地向后靠在椅背上。大长老的态度让他十分愉悦,在翡翠叶部落里时可沒有这种风光。风叶环视厅内的暮语精灵们,加重了语气说:“我这次來就是观战的。在战斗中表现良好的战士和德鲁依们,将有机会加入翡翠叶部落。所以你们努力战斗,让我好好看看你们的本事!”

    这一次连灰羽都沒有办法笑着答应了。他装作沒有听到风叶的话,转向另一位坐着的人,恭敬地问:“您怎么认为?”

    大长老对这个人的态度,与其说是恭敬,倒不如说是畏惧。就连风叶这样狂傲的年轻森林之子,看向黑衣人的表情也显得十分不自然。

    这是一个全身都包裹在斗蓬里的神秘家伙,低矮的罩帽内全是黑暗,什么都看不到,树厅内的光芒一点都照不进他的罩帽。他的头深深低垂着,好象在打着瞌睡。听到灰羽问到自己头上,他才缓缓地说:“不会是永夜的那个女人。”

    他的声音极度沙哑,还带着许多撕裂般的风声,就象是喉咙处被人开了个洞一样,听起來完全不象是精灵的声音。而且在说话的时候,他的身体还极度不自然地扭动了几下,看上去关节的位置和方向和精灵们截然不同。

    大长老的双眉锁到了一起,小心翼翼地问:“可是除了永夜的大长老,我再也想不出还能有谁可以无声无息地干掉我们这么多的猎手和德鲁依。[

    黑袍人依旧用那让人战栗的声音说:“中了吾主的诅咒,她就只能在生命树下躲着,走不住生命树覆盖的范围。我现在一点感觉不到吾主诅咒的力量,说明她根本沒离开过生命树。”

    大长老非旦沒有放松,双眉反而锁得更紧。这可并不是个好消息,难道永夜部落里又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强者?

    大长老当即吩咐,延长停留时间,三天后再行出发。每天前进的路程也由两百公里缩短为一百公里,以便保持树人们的体力。以免筋疲力尽的时候被这个家伙突袭。

    对灰羽的保守,风叶很是不以为然,但他这次沒有发表意见。因为黑袍的神秘人根本不在乎早到还是晚到,晚到点更好,说不定茜已经诅咒发作,他们去收拾残局就可以了。

    夜幕降临。大多数暮语战士和联合部落的战士们都进入了梦乡,树人们围成的营地一片寂静,森林间飘浮起星星点点的营火,为夜晚带來了些许光亮。卫兵都在各自的位置上站着,完全沒有点灯。守护精灵在漫长的岁月中早就拥有了堪比黑暗精灵的夜视能力。

    这一晚,普通的战士们睡得无比安宁。他们只需要听召唤就行了,有数百名强大的树人在,这些战士们想不出还有什么东西敢靠近营地。但是上层人物们,包括灰羽、耶乌,甚至还有风叶,晚上睡得都是极不安稳,连连惊醒,却不知道是为什么。

    整个晚上,李察都站在一株古树的树冠上,看着面前规模宏大的移动树人基地。他和暮语营地间的距离仅有一公里,在这个距离上,所有暮语的哨兵都能够清晰见物。李察也沒有特意的躲藏,但是暮语哨兵的视线扫过李察时,却总是下意识地把他视为一根普通的枝叶。

    李察已经渐渐冷静下來,过去几天疯狂般的猎杀,让他胸中的燥热去除了大半。即使如此,李察也很有冲动想要直接冲进暮语的营地大杀一通。李察微微皱眉,最近一段时间以來他的脾气越來越暴烈,杀意也越來越浓郁。这些都是受阿克蒙德血脉影响所致,却沒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不过李察只要注意控制,就能把血脉的自然反应压制下去。

    天快亮时,李察的身影悄然消失。灰羽、耶乌和风叶这才能够睡下,但沒过两个小时就又被叫醒,因为天已经亮了。

    李察正在森林中全速奔行,笔直向着位面传送门的方向狂奔。尽管相信茜的话,但李察还是决定尽最大的努力去尝试着挽救,即使明知道沒有一丁点的希望,也先试过了再说。至于暮语的大军,李察倒是不担心的。只要不是离开生命树太远,茜就可以暂时借助生命树的力量压制诅咒,进而恢复完好状态。在生命树下,如果连茜都对付不了的敌人,李察也同样对付不了。

    两千多公里,李察仅用了一天多点时间就跑完全程。他几乎是冲进的基地城市,把守卫的卫兵们都吓了一跳。李察一言不发,直接收拾了手头上所有有价值的祭品,然后草草给尼瑞斯和阿伽门农留下了一封信,就匆匆钻进了传送门。

    黑玫瑰古堡现在是李察的大本营,这里常年驻扎着超过五十名构装骑士,所以许多贵重的东西现在都会存放在黑玫瑰古堡里。李察大致清点了一下手上还剩下的祭品,大致还有一个顶级祭品的份额。其它的祭品都已经变成了战士的军饷和物资,以及母巢和追随者们需要的装备。李察一直认为,金币只有变成了可用的武力,才能够换回來更多的金币。这些祭品是李察留下应急用的,此时此刻,却发现怎么都不够用了。

    李察当机立断,先是通过远程魔法传讯给艾莉婕去了一封信,要她立刻带上全部的构装骑士赶往黑玫瑰古堡,准备进入鸀森。随即,李察给深蓝的黑金去了一封信,询问能否动用一下传奇法师的私人收藏。这封信发出去还不到半个小时,灰矮人的回信就到了。不出所料,信中的措辞极度激烈,黑金认为李察简直就是疯了,居然把主意打到苏海伦的私产上!谁都知道这位传奇法师在美丽娇柔的外表下,其实有着一颗巨龙的心,看到一切闪亮的值钱的东西都走不动路。她对敛财有着狂热的爱好,在传奇法师沉睡的状态下动她的私产,用黑金的话说,简直比掀她裙子还要糟糕。

    最后,灰矮人郑重其事地叮嘱李察,千万不要妄想进入苏海伦的私人库房。苏海伦殿下在任何方面都是天才,她随手布置的魔法陷阱就能够难倒黑暗精灵的传奇盗贼。最后的最后,灰矮人说已经把李察的上一封信烧掉了,这封信他也希望李察能够烧掉。

    李察苦笑不已,放弃了和灰矮人继续争辩的想法,随即调整了魔法阵,接通了另一个远方的通讯法阵。片刻之后,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影像在法阵中出现,上來就咆哮道:“你打扰了我宝贵的下午茶!如果不能够给我一个充分理由的话,比如说一件不错的构装,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麻烦大了!!”

    老头影像一出现,李察脸上焦急就悉数消失,变得平静安宁,不疾不徐地说:“尊敬的会长殿下,不知道您对更多的魔动武装是否感兴趣?”

    一听到魔动武装这个词,老头满脸的怒容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换上了满面的笑容,换脸的速度堪比瞬发魔法。他兴奋地搓着手,说:“更多是多少?”

    “取决于你有多少祭品。”李察的声音很平淡,却让老头差点跳了起來。他很想大笑三声,皇家法师协会会缺祭品吗?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