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六 炎之魔药

章一零六 炎之魔药

    李察是这样认为的,大多数的大神官也是这样认为。作为永恒与时光之龙的使者,他们天然就比其它诸神的神官高出一等。地位不是由嘴说出來的,而是源于更容易达到高阶的神恩,以及威力更大、功能更多的神术。流砂一直到动身前往黑暗地域之时,也才刚到大神官的境界。可是她一身神术变化之多,威力之大,简直比得上一整支神官团了。而在战争中,三女神的教会高层就是加在一起也比不过一个流砂。

    湮灭位面的魔神对其它神官而言堪称恐怖,但对永恒龙殿的大神官们來说可能只是麻烦。他们很是跃跃欲试,虽然这意味着很可能要和这位魔神在灵魂领域进行交锋,甚至和他的化身或使徒直接对战。但就算需要冒点风险又能如何?能够跨越十八级这道关键门槛的人,哪一个都是意志坚定,心态强大。

    梵琳从始至终双目低垂。在场大神官都知道她和李察关系特殊,今天的态度确实十分奇怪,因此也就不急于表态。大殿内忽然之间就静了下來。

    在寂静中,梵琳终于说:“李察,作为永恒与时光之龙的仆人,我们的职责是帮助献祭者顺利完成献祭,而我们自己是不能献祭的。所以这些祭品,对我们是沒有用的。”

    这话一出,不仅李察,就是一众神官们都为之愕然。梵琳所说自然沒错,但是许多年來,这条规定也有了无数可以绕过去的办法,比如梵琳就能够指定出神恩分配的选项出來。虽然过程中必然有损耗,但收获六七成神恩还是能够办到的。和正常献祭收获相比,这可是十倍的收获。

    李察本來想说祭品在你们手里,随便指定谁献祭不成?但是这句话却是硬咽了下去,他可沒有笨到会当面说出來的地步。

    梵琳抬手向前一指,围绕着祭品飞舞的时光之力就分出不少,在空中凝聚成一本厚重古朴的大书,然后说:“永恒龙殿目前有所记载的湮灭位面魔神,已经都记在这本书上了。李察,你知道下诅咒的那位魔神名字吗?”

    “它叫伊斯卡拉。”李察肯定地说。

    梵琳点了点头,说:“诺兰,你來查一下吧。”

    诺兰应声而起,取下了那本飘浮在空中的书,开始翻阅。看着看着,她的脸色就有些变了,抬头说:“目前已知的魔神共有十二位,伊斯卡拉并不在内。”

    一众大神官们都有些动容。一位未知的魔神就意味着未知的危险,而且湮灭位面的魔神都是格外的危险。他们一直以为要对付的是十二魔神之一,对于这些魔神,永恒龙殿都有所记载,到时候可以针对性的布置,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明知道对手是湮灭位面的魔神,还愿意一试的原因。

    但是伊斯卡拉居然会在十二魔神之外,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现在还有人愿意尝试一下吗?”梵琳问。

    所有大神官都默然不语,李察的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他沒有想到,居然用十个顶级祭品也换不來永恒龙殿的帮助。如果连梵琳都不看好这次的结果,那么找别人也多半沒用。难道茜就只能这样等死?

    李察猛一咬牙,说:“我可以拿出二十个顶级祭品!”

    二十个顶级祭品!意味着至少两亿的金币,意味着可以武装一支能够推平一个豪门的军队,意味着可以武装数百名构装骑士,意味着是一名传奇法师一生的积蓄,总而言之,意味着很多很多。

    “你有吗?”梵琳轻声吐出一句置疑。

    “我只要弄得到,你别管我是怎么弄到的。[]”李察说。

    梵琳点头,说:“好吧,我现在再问一次,有人愿意尝试吗?”

    神官们又是一片沉默,李察也已不抱希望。就在这时,诺兰忽然站了起來,说:“我愿意试试。”

    梵琳有些意外,看了诺兰一眼,说:“你清楚其中的风险就好。”

    诺兰看了看李察,咬牙道:“我很清楚!”

    梵琳忽然叹了口气,说:“你不清楚。”

    “我很清楚。”诺兰坚持着。

    梵琳说:“你真的清楚吗?那你说说,清楚的是什么?”

    “先驱者总是要牺牲的。”诺兰一句话就说出了真相。

    “那你知道,为了得到这本书上的资料,先后共牺牲了多少个大神官和传奇法师吗?平均到每位魔神身上,是十一位。”说到这里,梵琳才抬起头,看着李察,说:“你不能看着身边的人去死,同样的,我也不能让这些神官们去参与必死的任务。就算他们想去,我也会阻止的。你明白了吗?”

    “湮灭位面的魔神,这么难对付?”李察的脸色已经极为难看了。他知道魔神很厉害,却沒想到会是如此厉害,连永恒龙殿都束手无策。

    “熟悉了就沒那么难对付。但是熟悉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这个代价,我不想付。神官们的价值,远在祭品之上。”

    李察沉重地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他不想让茜去死,同样的,也不能为了救茜而让神官们去送死。何况就算神官们肯去,也不见得有效果。

    “我去吧。总要有人作先驱者的,何况我也不一定会死。”诺兰第三次说,这一次她显得十分平静。

    梵琳终于露出了威严:“不许去!如果你坚持的话,我就要暂时剥夺你的时光之力了。”

    沒有时光之力,诺兰什么都做不了。在梵琳的决定之前,她无从选择。

    李察看着梵琳,忽然问:“是不是这次去的神官,都是必死的?”

    “不知道。”梵琳回答的语气却显得有些古怪。于是李察心中有数,又问:“那我应该怎么办?”

    梵琳伸手在空中勾勒出一个符号,海量时光之力汇聚而來,又在空中凝聚成一瓶深红色的药剂。药剂瓶由水晶制成,以乌金铸成了三头恶龙,盘绕在药剂瓶上,构成了瓶子的底座。这瓶药剂刚一出现,李察就觉得一股灼热之极的气息扑面而來,灼得他肌肤生痛。大殿中,更是响起了一声苍凉悠远的咆哮,却听不出是巨龙还是哪位恶魔的声音。

    “这是炎之魔药,是以深渊炎魔的心脏为原料制成,服下它,你的阿克蒙德血脉会受到极度激发,从而使你的灵魂在短时间内变得极度强大。即使是面对湮灭魔神,也可以逃生一次。但是服下它后,血脉力量的壮大有可能会影响到你的性格和灵魂,你要考虑清楚了。”

    听起來似乎后果可以接受。但是如此强大的魔药,绝不可能毫无后果。平衡是整个位面体系的最底层法则,任何强大力量的获取,总会伴随着各式各样的风险。所以李察皱眉问道:“最坏的可能是什么?”

    “最坏的可能,是炎魔的意志借你的灵魂复苏。从此之后你就不再是你,而是炎魔意志的载体。”梵琳说。

    “可能性有多大?”李察追问。

    “不确定,在一成到一半之间吧。在服用之前,你最好拜访一下幸运女神。”

    “是不是服下它,我就有机会战胜伊斯卡拉?”

    “绝无机会。”梵琳回答得斩钉截铁。

    走出永恒龙殿时,李察的心情比來时更要阴悒。炎之魔药就在他的怀中,而那个封魔箱则是药费。十个顶级祭品换來了一瓶魔药,看起來似乎不是一件划算的买卖。可是李察后來才知道,这瓶魔药的主材是一颗完整的炎魔心脏。而炎魔的力量还要在普通的小领主之上,这瓶魔药更是由一个高级位面的主神花费了数百年的时光才炼制完成。结果在某次位面战争中那名主神陨落,这瓶魔药也就变成了战利品,被进献给永恒与时光之龙。然后不知怎么的,就被梵琳拿到了手。

    现在李察身上有众多的责任,也过了冲动的年纪。他之所以决定交换这瓶魔药,重要的原因就是这瓶药能够保他不死。

    湮灭位面是一个奇特的地方,据说那里充斥的全部是单纯的能量。在极度恶劣的环境下诞生的魔神,天然就是规则的体现,这也让它们的力量远远超出了其它位面的生物。一个魔神,实力直追地狱和深渊的大领主。但是天生强大的规则力量也将它们牢牢束缚在湮灭位面,只能通过意志向其它位面扩张,寻求本位面的载体。

    李察并沒有在浮世德多作停留,很快就回到了绿森。诺兰德的一天就是绿森的八天,晚去八天,或许就见不到茜了。而经过永恒龙殿一行后,李察放弃了召唤阿西瑞斯过來的想法。黑暗神术师个人战力确实强大,但是他毕竟是伪信者,只是借用黑暗诸神的力量。在对抗湮灭魔神这种事情上,就是三个阿西瑞斯也比不过一个诺兰。诺兰可是能够调用纯正时光之力的大神官。如果诺兰去都是送死,那么阿西瑞斯更不会有丝毫机会。

    和梵琳一样,李察也不能让麾下将士平空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