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 一零八 真实不虚的战争 四

章 一零八 真实不虚的战争 四

    两只军团被击溃时,茜手下的精灵部队还剩下五千出头。*/.//*过半的伤亡率可以让任何一支军队崩溃,但是在伊斯卡拉的世界里,却没有士气这种说法。这些战士一个个可以血战到死,他们能够发挥出自己的每一分战力。不过没有士气,也就没有了爆发。茜明显不太适应这支军队的风格,而李察反而得心应手,母巢的战斗单元就是这种冰冷精准有如机器般的风格。

    李察的部队只伤亡了一百多个,其中大部分是步行的盾战。但是李察却丝毫没有轻松的感觉,反而觉得沉重。当盾战伤亡殆尽后,骑士就缺乏应有的保护,而会陷入乱战的泥沼。

    伊斯卡拉没有给他们休整的时间,庞然洪亮的声音再次主宰了世界,宣布了第三波攻势的开始。

    这一次,四个军团同时出动了。和前面形成最鲜明对比的,就是飘浮在每个军团上方整整百名的法师。看到这些法师的第一眼,李察就二话不说,从战马上跳了下来,再次拔出长刀月光。

    一场真正的苦战。

    李察感觉自己似乎变成了两个人,一个居高临下、俯瞰着整个战场,不停地发号施令,率领部队冲击着对手的弱点。而另一个则是不断把面前出现的敌人一个个砍倒。但是敌人无穷无尽,李察甚至有种错觉,砍劈的动作都在变得机械麻木。

    李察的魔力还很充盈,他有如一个吝啬的守财奴,精心计算着每一滴魔力的用途。月光上光芒闪动,但大多是靠本身的锋锐在斩杀着对手。即使如此,李察的魔力依然在缓慢下降着。

    一头带着刀锋的异形战士迎面扑来,那对长而锋利的刀锋恍然让李察想到了母巢最初的造物,那些外形凶猛、实力却颇为一般的迅猛兽。[

    躲在异形身后的是一名四臂法师,它完全没有想到李察会突然出现,四只手臂还在挥舞着准备着咒语。对于这样的礼物,李察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月光轻轻绽放,就将它的四条手臂都卸了下来。手臂就是四臂法师施法的工具,而斩首或是腰斩都不能阻止它施法。

    李察不断前进,第三意识的眼中只有无穷无尽的敌人,仿佛永远都杀不完。不知过了多久,李察砍倒了一个强角魔,眼前忽然一空,在十余米内,竟已没有了敌人。

    赢了?

    李察环顾四周,放眼处只余下零零星星的敌人,确实是赢了。他回头望时,看到跟在自己身后的战士已经不足三百人。视线中青蓝色光芒一闪,茜那跳跃的马尾再次出现,苍青的天空正一记横扫,将数十名敌人腰斩。她依然如风如火,长枪吞吐如虹,满场追杀着对手。只不过,她身后已空无一人。

    此时此刻,李察都忘记了战斗的时间,可以记得的就是已经消灭了伊斯卡拉七个满编的军团。远方的地平线处,那黑压压的人潮中终于多了一个缺口。可是那缺口还太小太小,就象是被咬了一口的苹果。

    李察根本不去想敌人的数量,那是一个想起来就会让人失去动力的数字。他只是回身重新整编了自己残余的战士们,然后继续扫荡到处都是的残兵。对面的每一个战士都是伊斯卡拉力量的一部分,能够杀掉一个就是一个。这个时候,李察终于有时间再去看一眼茜,然后瞳孔一凝。茜的脸上已多了几缕血迹,更多的鲜血正从她的发际内流下。

    茜已经受伤了?于是李察明白,第四波攻势已经挺不过去了。

    “茜姨!”李察遥遥叫道。

    “别打扰我杀人,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说话间,茜手中的苍青天空疾点,将空中的十几名法师一一点落。

    李察不理会茜的威胁,径自说:“这一波敌人,我在前面吧!给你打个头阵。”

    茜闻言全身一震,转头向远方依然黑压压一片的敌人望了望,一甩马尾,说:“好!就让你在前面过过瘾,但小心点,别比我先死了。”

    李察笑笑,说:“不会,我还想回去呢!”

    茜挥动战枪,扫飞了数名敌人,说:“你当然得回去!我的部落可就剩这么点人,都交给你了。”

    战场上的残敌已经不多了,这时伊斯卡拉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他竟然先鼓起了掌,好一阵掌声后才说:“真是精彩!小家伙,你给了我一个非常意外的惊喜。以这点兵力,杀伤数量居然是那个小精灵部队的六倍,就是我自己指挥都办不到。在这个棋盘上,你是我遇到过最优秀的棋手。等你战死后,我会再次将你复活,并让你担任我的大军团长,在你的权限之下,将会有一个完整的棋盘!”

    对于伊斯卡拉的“殊荣和宠爱”,李察显然没有接受的兴趣。不过他一边向伊斯卡拉询问着大军团长的权限,棋盘位于何处之类的问题,一边加紧扫荡战场上的残敌。在棋盘上,战士们会永远战斗,直到他们被杀掉。不过它们也会累,只有有限的合乎法则的智能。李察在抓紧一切机会拖延时间,以便让自己活下来的法师们恢复一点法力。

    伊斯卡拉对李察的问题一一回答,解释得非常详细,于是李察明白所谓的棋盘就是象现在这样的战场,每个战场都要负责周围数以千万计的晶壁侵蚀。李察麾下所辖军团可以多达五十个,等等等等。而作为为伊斯卡拉服务的代价,李察首先可以不朽:只要伊斯卡拉不死,他就可以不死。另外李察可以在攻下的位面中选择一个称王称霸……类似的好处,也多达数十条。

    双方交谈了十分钟,伊斯卡拉才说:“小家伙,你休息的也差不多了。这些时间是对你精彩指挥的奖赏,现在休息时间结束!”

    随着伊斯卡拉的声音,他的军团再次出动。这次的敌人漫山遍野,整整八个军团,近三十万战士!空中飞舞的法师们密集得就象迁移的巨大鸟群。如此海量之敌,就是让李察一个个去砍,不知道要砍上多久。这些敌人,就是拖也能把李察拖死,累也能把他累垮。

    李察将面前敌人一刀砍倒,望着远方如潮水般涌来的敌人,嘿了一声,说:“还真够多的。”

    茜走了过来,哂道:“怎么,怕了?”

    李察大笑,说:“当然不!只是杀起来有些麻烦而已。”

    “那还等什么,麻烦当然要趁早解决!”

    李察挥动了几下月光,刀锋上荡漾起层层涟漪,说:“好!那我就去了!”

    茜点头道:“你去吧,我随后就来。”

    李察反手把月光归鞘,从地上捡起一支长枪,随手拉来一匹战马,翻身上马,策动战骑迈着小碎步,悠然向千百倍于已的敌人迎了上去。幸存的三百战士在李察身后列成锋矢阵型,随之向前。

    茜还站在原地,苍青的天空轻点地面,不羁的马尾在风中烈烈飞舞!

    从空中俯瞰,伊斯卡拉的大军如滚滚黑潮、以席卷一切之势在大地上推进着。而在黑潮对面,李察那支小小部队就象一叶轻舟,正迎潮而上。

    相距五百米,李察骤然一声呼喝,开始提速,所有战士和法师也同时加速,这支小小的部队就这样,以一往无前之势冲向伊斯卡拉的大军!

    空中响起异样的呼啸,能量的气息变得无比狂暴,双方阵线撞击之前,双方的魔法就先一步抵达。伊斯卡拉军阵中连续炸开十余朵火球或是冰霜之球,轰飞了数百名战士,可是无数冰风烈火却彻底淹没了李察那支小小的队伍!

    狂暴的能量刹那间填满了前沿地带,以至充当先锋的强角魔们都下意识地放缓了脚步。在它们简单的意识中,没有人能够在这样的攻击中活下来。就在他们迟疑的功夫,一名燃火的骑士猛然从熊熊烈焰中冲出,狠狠撞入强角魔的阵线中,瞬间就把十几头强角魔活活撞飞!

    李察手中的长枪上已经穿了整整三头强角魔,他手一抖,把三头强角魔向前甩去,又砸倒了数个拦路的强角魔。长枪随即一收一刺,又把两头强角魔穿成一串。

    李察胯下的战马拼死向前冲着,把无数强角魔撞开或者是干脆踏在蹄下。但它没有冲出多远,就一声悲嘶,轰然倒地。李察一跃而起,低头看了一眼这匹犹自全身燃火的战马。从魔法的轰击中强行冲出时,这匹战马可说已经死了,能够爆发出最后的力量,其实堪称奇迹。在刚刚无比恐怖的魔法密集轰击中,李察也仅能自保,根本无力顾及战马。

    此刻李察回头望去,却见跟随自己冲过魔法轰击的战士仅剩下十余个,其余的都倒在了魔法的死亡风暴内。

    李察从空中落下,周围的强角魔和其它形形色色的战士们立刻一拥而上,将李察彻底淹没。更多的战士怪物还在不断扑上来,层层叠叠地压着,转眼间就堆出一个山丘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