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 一一零 压抑

    若不是这一场真实不虚的战争,亦无可能出现万物成灰。[~](请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访问我们.)当套装成形的瞬间,李察亦是一声叹息。

    和伊斯卡拉的战争实际上持续数日,在这段时间中,就是永无休止的厮杀。最后时刻,李察与伊斯卡拉更是进行灵魂的碰撞,那是最本质力量的直接冲击,也让李察最直接、最深入地触摸到了伊斯卡拉的本质。因为有炎之魔药的加护,李察的灵魂被提升了无数层次,达到了与伊斯卡拉正面对撞而不败的地步,也是他得以平安回到绿森的倚仗。

    瞬间的提升,本源的碰撞,以及茜最终的爆发,所有所有的一切,最终成为万物成灰。

    那是,一种心情。

    李察按照平时的习惯,再次检视了一遍所有的构装。五层叠加的生命诛绝,四阶魔动武装基本没有大的改动,原本的魔法增效和活力被合并,变成三阶的活力喷涌;自然领域被提升为诸界领民,法术穿透则变成了四阶的破魔。最后,李察新增加了一个三阶的不动之心。

    活力喷涌激发时可以使能量恢复速度加快数倍,诸界领民则使李察在大多数环境下行动无碍,在熟悉环境下甚至可以获得许多有益加成。在如绿森这种已经解析出部分规则的位面,李察所获得的行动方面加成甚至不逊于森林之子。破魔和法术穿透功能差不多,但效果却不在一个层面上。最后则是不动之心,也是整个套装的灵魂所在。这个构装的功能就在于协调和分配,它需要李察一个独立的意识去操控,作用则是可以把能量的流转和分配最优化,几乎不会产生lang费。

    数日不眠不休,才有了万物成灰。

    确认了所有构装都毫无问题,李察穿好衣服,走出了实验室。在实验室门口,珞琪已经等在那里,手上捧着李察的全部装备。李察只拿了长刀月光,吩咐道:“我先走一步,让所有人按原定方案集结,随后出发。”

    “是,主人。”有正事的时候,珞琪从来不会撒娇开玩笑,总是那么认真。

    李察点了点头,直接跃上半空,在空中滑飞数十米,才徐徐落下。他足尖一点地,又腾空而起,再滑飞数十米,如是瞬间远去。//.//

    李察走后,珞琪就来到作战室,对沙盘前的一位女将军说:“主人吩咐,按原定计划出兵。”

    那名女将军抬起了头,皱眉道:“他就这么走了?没说其它的?”

    珞琪说:“是的。主人似乎心情不好,不愿意多说话。”

    女将军点了点头,淡淡地说:“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女将军的语气颇不客气,珞琪却象丝毫没有听出不对的味道,答了声“好的”就退了出去,轻轻关上了作战室的门。走出门后,她停步站了一秒,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以不变的脚步远去。

    作战室内,女将军盯着房门,双眉微皱。如火的短发和脸上一道淡淡伤痕为她凭添了许多杀气,而她身上那种铁与血的味道只有经历过无数战阵的将军才会拥有。她即是艾莉婕。

    不过艾莉婕知道,虽然自己是阿克蒙德天才的将军,甚至有了战神称号。可是若是和李察相比,却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李察在正面战场的指挥只能以妖孽来形容,似乎每个战士身上每一滴战力都能够被他压榨出来。如果李察指挥着一千人,那么艾莉婕自问手下若没有一千五百战士,或连正面决战的勇气都没有。

    若论在战场上的贡献,艾莉婕确实比珞琪强,可实际上并不是压倒性的优势。珞琪一手改变了构装骑士的思路,创造出的构装套装简化版本连李察都赞不绝口,并且将她创制的构装骑士命名为珞琪骑士。现在珞琪骑士的数量已经超过了三百,身为名将的艾莉婕自然明白三百珞琪骑士在战场上的意义。珞琪本身也是正式的构装师了,地位并不比名将差多少。而在另一个战场上,艾莉婕是李察的伴侣,但珞琪和李察上床无论次数还是历史都比艾莉婕要强得多。而且,艾莉婕其实心里明白,因为自己的心理问题,她在床上的表现绝对说不上好。可是珞琪是门萨家族精心培养出来的联姻工具,床上功夫想都不用想,比艾莉婕不强上个十几倍,那七八倍也总是有的。

    而在第三个战场上,珞琪和艾莉婕都没有孩子,双方算是打了个平手。

    所以艾莉婕的地位并不比珞琪高多少,只是她看到珞琪,就本能地讨厌,才以吩咐下人的口气对她说话。可是没想到珞琪居然不声不响地忍下了,这让艾莉婕提高了警惕,心里明白终于遇上了大敌。

    如果珞琪风骚妖娆,或是靓丽冷傲,都不会让艾莉婕产生如此强烈的危机感。可是偏偏她一副素淡如清水般的打扮,越是如此,反而越显出了珞琪的绝色容颜。

    艾莉婕摇了摇头,用力把心中的不快压了下去。李察这次突然回来,几乎没有和任何人说话,就直接把自己关在了实验室里,出来了又只留下只言片语就匆匆离去。只要不太笨的人,都可以看出李察的心情不好。而敏锐的人,则可以隐约感觉到李察平淡如水的外表下压抑着的风暴。

    几乎没有人知道在森林深处发生了什么,但现在战争已经迫在眉睫。在这个时候,艾莉婕自然不会没有分寸,小小利用职权压制一下珞琪也就罢了。她从墙壁上摘下一个号角,走到露台上,用力吹响。

    悠长的号角声在基地城市上空响起,悠久不绝。一处特殊营地中,原本三三两两做着自己事情的骑士们全都一顿,然后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走向自己的营房。数百名扈从同时涌入营房,为这些骑士披甲备马,行军所需的行囊都已备好,只要挂在魔骑上就行。没过多久,这些骑士就整备完毕,一骑接着一骑出了营房,前往指定的集结地。

    前进基地中还有许多隶属于尼瑞斯和阿伽门农的部队,他们都是嫡系的精锐,平时本应眼高于顶。可是此刻看到一排排走出的骑士,却突然失声。直到长长的骑士队伍从眼前过完,这些皇室和铁血大公的战士们才彼此望着,轻声说:“都是构装骑士?!”

    构装骑士并不奇怪,他们都见过等级更高、装备更好的构装骑士,可是却没见过这么多的构装骑士,一百五十名蛮荒系列构装骑士,两百名珞琪骑士!李察手上最精锐的战力,几乎尽集于此。

    在森林深处,绯色正懒洋洋躲在母巢分身背上,动都不动。还是不停在进食的母巢分身提醒她:“召集的号令已经来了,你还不去作准备?”

    绯色慵懒地说:“不着急呢,反正主人已经提前走了,我到时候半路上和他们汇合就好。现在不要吵,我正在思考。”

    “思考?”母巢分身正吃得喀喀嚓嚓,只能用意识和绯色交流,但是置疑的意思非常明显。在它眼中,绯色天天不是发呆就是在睡觉,哪来的思考。

    “我在思考人生。”绯色很认真的回答。

    “人生?”母巢分身咀嚼着这个词,也渐渐变得严肃起来。

    在基地城市外缘的一角,正响着叮叮当当的敲击声。这里不知何时修建起一座熔炉,全卡兰多的殿下正挥动铁锤,象个铁匠一样不断锤打着铁砧上一块烧红的铁片。她饱满的额头上微微渗着汗水,肌肤则在熔炉火光的掩映下透着健康的小麦色。在熔炉旁是堆得高高的矿渣堆,另一边散乱摆放着几块精铁铁锭。

    山与海的神态无比认真,一下下锤打着那片铁片,好象世间就只剩下这么一件事而已。和她相伴的是食人魔督军,提拉米苏只需要在食人魔国度打下一块领地,征服几个部落,就可以获得领主称号了。不过食人魔早就有了领主的实力,有没有称号其实意义不大。他对美食的兴趣远大于打下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地。

    现在提拉米苏就坐在熔炉边,两个头上的三只眼睛都盯在那块烧红的铁片上。偶尔看看山与海时,那眼光也象是在看着个怪物。

    铁砧上的铁片看似平平无奇,但是几十下锤击过去,它的形状却无丝毫变化。山与海手中的铁锤每下挥动,锤面上都会泛起淡淡光芒。锤击的真实力量,就连提拉米苏也不想轻易尝试。大约十几天前,每天都睡得迷迷糊糊的山与海突然跳了起来,决定为自己打造一套盔甲,以增强战斗力。翻过李察的仓库后,山与海决定用存量颇大的拉菲精铁作原料打造盔甲。拉菲精铁价值不菲,但蛮族殿下用它打套盔甲还不算什么。但是上手锤打几下后,山与海却觉得拉匪精铁还不够结实厚重,于是照着和基地内工匠学到的手法敲打锤锻。

    于是在食人魔的注视下,第一块拉菲精铁几下就被蛮族少女砸成了薄片。山与海怔了怔,又把第二块精铁锭扔了上去,几锤下去,就和第一块铁锭一起砸成了薄片。就这样日复一日,蛮族少女一刻都没有停过,仓库里十几吨拉菲精铁大都都变成了此刻在铁砧上的那个小小铁块。食人魔三个眼睛都在盯着这块东西,琢磨着它究竟还能不能算是拉菲精铁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