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一 纷争

    挠了挠头,食人魔终于忍不住问:“你这是……从哪学的打铁?”

    “前几天刚刚学的。”

    “方向?我们的方向不就是跟着头吗?”提拉米苏憨憨地说。

    “他啊,现在也沒有方向呢!”少女又狠狠地锤向那块铁片。

    这个时候,远方传來了艾莉婕召集军队的号角声。提拉米苏竖起耳朵听了听,就翁声翁气地说:“那个红头发的小姑娘在召集军队了,我们要过去吗?”

    山与海看看还剩下的几块精铁锭,摇头道:“不去。我先把这几块铁锭打完再说,等完事了再去和他们汇合。”

    “那好,我也不去。先补个午觉再说。”说着,食人魔的身体就向后一仰,靠在了身后的大树上。

    在基地城市外,数百名构装骑士已经排列成整齐的队伍,静静肃立着。全身披挂的艾莉婕端坐马上,脸色很不好看。她已经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可是绯色、提拉米苏和山与海一个都沒有出现。这些都是李察交待过的强大追随者,至于珞琪,她当然不在出征行列,沒有哪个家族会奢侈到让构装师上战场的,除非这位构装师是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比如说需要战斗经验以提升法师等级。象李察这种时刻冲杀在第一线的大构装师,确实可以说是另类,或者直白点说,是变态。

    这时一名健壮威严的将军策到來到艾莉婕身旁,问:“伯爵大人,现在已经过了不少时间了,我们是否还要等下去?”

    另一名将军也重重地哼了一声,冷冷地说:“领主的这几个追随者架子可真大,居然不听从军号召唤!这要是换个人,迟到半小时是可以砍头了!这种军纪,真不知道领主是怎么训练的!”

    两名将军的话语里带着浓浓的不满,还有着久将沙场的悍将们惯有的骄横。[]然而就在这时,一名构装骑士忽然从队列中走出,对那两名将军喝道:“领主大人和他的追随者想怎么样,还轮不到你们來评价!都给我把嘴闭上!”

    两名将军顿时脸色铁青,一人怒道:“这里轮不到你插嘴!你懂什么行军打仗,别以为自己是构装骑士就是个人物了!老子跟随伯爵大人南征北战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有本事上战场遛遛!”

    那名构装骑士却不以为然,冷笑道:“遛遛?我觉得这主意不错!我们这里也就……哦,三百來个构装骑士而已,完全不算什么。我记得伯爵大人原本有十几名构装骑士吧?那个大胡子,我们确实不会打仗,只会硬冲。要不给你五千人怎么样,我们上战场遛遛?”

    两名将军脸色已经发黑了,他们这才想起这里的构装骑士们全是属于李察,就算有一部分划归艾莉婕指挥,但一旦有了纷争,他们一样会回归李察的麾下。三百多构装骑士!珞琪骑士虽然比正常标准要差了些,也勉强能够得上构装骑士的门槛。三百多构装骑士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他们的集群冲锋根本无法阻挡,别说五千人,就是一万人也挡不住他们的凿穿突击。再精锐的部队,被反复凿穿两三次后,也会混乱崩溃。一万人对三百多构装骑士來说,只是全歼有些困难,击溃绝无悬念。事实上,近年來能以普通骑士击败构装骑士的,也就李察一人而已。但李察的黯锋骑士实际上都是不折不扣的战争机器。

    艾莉婕皱眉喝道:“全部归队!李察已经将指挥权全部交给了我,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出列的那名构装骑士看了艾莉婕一眼,冷冷地说:“伯爵大人,我们过去可是一直听从您的指挥和命令。但是我想,这个命令范围中不应该包括对领主的置疑。只要您管住您手下的嘴,我们自然会服从命令。”

    说完,他就拨马回归,在归队之前,这名骑士忽然回头,对那两名将军冷笑道:“你们沒有见识过领主追随者的强大。在他们面前,你们那点可怜的战场经验根本屁用沒有!”

    两名将军脸色极度难看,但在艾莉婕目光的示意下,都强忍下沒有发作。他们个体实力不过和强大些的构装骑士相当,不是以自己上场厮杀见长的。但是他们沒少以普通军队围杀强者的经验,所以对只是个体战力强大的强者并无多少尊重。而李察麾下的构装骑士大多有和追随者们并肩战斗的经验,所以深知李察的追随者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强者。在位面战场上,提拉米苏、流砂、水花、刚德、战斗神官伊俄、奈幽,这一个个名字,在敌人心目中就是梦魇的代名词。

    “不等了,全军出发。”艾莉婕手向前一挥,下令出征。

    一队队构装骑士拨转魔骑,走向森林。一头比魔骑还要高出大半个头的神圣独角兽从森林中跃出,汇入到队伍中。这是李察的独角兽,在深入森林后,它将负责为整个部队提供加护,抵御森林意志的压制。

    神圣独角兽背上坐着水花,少女握着长刀,靠在独角兽的脖子上正在打盹。她是第一个出现的追随者了。可是艾莉婕麾下的几名将军们却都目光不善地盯着她。原因一个是她的姿态太随意了,完全不象是在军队中。另一个则是当初神圣独角兽出现时,艾莉婕曾经想要骑上去,结果却被这头独角兽一个冲击,差点重伤。而现在这头独角兽背上却多了个水花,两相对比,艾莉婕自然给比了下去。

    本來睡得有些迷迷糊糊的水花忽然感觉到了什么,张开眼睛,目光在几名将军身上扫了一圈,就又沉沉睡去。那几名将军被她目光一扫,忽然如坠冰窖,全身僵硬。有一个甚至控制不住自己,一头从战马上栽了下去。艾莉婕一言不发地跃下战马,把将军提了起來,脸色也沉了下去。

    这些将军行军打仗都是非常得力的,但个人武力却不是如何出众,只有一个圣域。而水花跟随李察在绝域战场厮杀整整五年,一直到战力磨炼完善才进入圣域,此刻战力早已强大异常,普通圣域都是被几刀剁翻的菜,这几个将军哪里挡得住她的杀气?

    这么一闹,几名将军也就安静下來,但是队伍中的气氛却已降到了冰点。艾莉婕双眉紧皱,心下极是不悦。她早就知道李察麾下的追随者战力极强,却沒想到居然会强到这种地步。而这些追随者一个个桀骜不驯,他们眼中只有李察一人,却并不曾把她放在眼里。

    这支队伍按照李察的意思,不疾不徐地向着永夜部落的方向行进。当他们出城后不久,李察已经來到了永夜部落的生命树下,正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几个精灵战士。

    其中一名战士躬身行礼,说:“李察先生,长老会正在召开会议,现在您不能进入部落的领地,实在抱歉。”

    这名精灵战士嘴上说着抱歉,阻拦的意思却是分明,根本沒有半点抱歉的意思。

    李察缓缓地说:“我怎么不知道永夜部落还有一个长老会?”

    “长老会是在大长老死后刚刚成立的。”

    李察双眉一竖,问:“这是谁的意思?大长老的遗命中可沒有这一项。带我去长老会。”

    “实在抱歉,您只能在这里等着。”那名精灵战士的态度极为坚决。

    “大长老刚刚战死,你们就不打算遵守她的遗命了?”李察缓缓地问。^-^——^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