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 一一二 清理乱局

章 一一二 清理乱局

    这名精灵卫士保持着必要的礼仪和恭敬,却又极为坚决地拒绝了李察。[]这就是高等精灵特有的傲慢,他们视任何种族为下等生物。

    “梅琳呢,让她来见我。”李察的声音已经转为冰冷。

    “梅琳长老现在正在参加长老会,她恐怕无法来见您。等长老会结束,我会第一时间通知她……”

    李察打断了他的话,说:“这个所谓的长老会的意思,就是不想让我进入部落是吧?”

    那名精灵卫兵一怔,显然被李察给说中了。但他随即又堆起精灵典型的自上而下俯视般的微笑,说:“李察先生,等长老会结束……呃!!”

    李察已经握住了精灵卫兵的脖子,把他提上了半空,手上巨大力量把精灵卫兵一切话语都扼回腹内。

    周围的永夜战士大吃一惊,纷纷拔出长剑,两名射手则拉满了战弓,不断向后退去。

    看着周围的战士,李察提高了声音,说:“大长老留下了遗命,今后将由我来庇护永夜部落。任何不准备遵守大长老遗命的家伙,都将被视为叛逆。而叛逆者的下场,将是处死和丧失回归生命树的权利!我不希望伤害大长老的族人,但是,我也绝不会容忍叛逆。在这里,我最后的建议是,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永远不要!”

    此话一出,无论战士、平民还是小孩,听到的永夜精灵们都为之大惊。处死也就罢了,不能回归生命树却是最严厉的惩罚。在永夜精灵的传统观念中,死亡不过是另一次轮回的开始。只要死在生命树旁,灵魂就可以进入生命树,并且以某种形式在新出生的精灵身上得到新生。

    李察缓缓松开右手五指,那名精灵卫兵摔在地上,立刻剧烈地翻滚着,双手紧紧握着自己的咽喉,拼命吸着气,可是却什么都吸不进去。李察虽然放开了手,但是缠绕在这名精灵卫兵脖颈上的力量却让他依然无法呼吸,眼看就要窒息而死。

    周围的永夜战士大惊,但大都犹豫着没有动手。茜和李察的特殊关系虽然没有说明,可是许多永夜精灵都是看在眼里的。然而一名射手眼中却闪过狠厉,扣弦的手一松,长箭闪电般射向李察的后心!

    “小心!”“你在干什么?”几名精灵卫兵纷纷叫了起来,却已来不及阻止。*/.//*

    李察恍若未觉,长箭射到离他不到三米时就陷入一个无形的防御力量,速度骤减,最后居然变得龟速。而箭身上掠过一抹艳红,随即猛烈燃烧,轰的一声化为灰烬。

    李察回首,毫无表情地看着那名精灵射手,冷冷地吐出一个词:“叛逆!”

    也不见李察有任何动作,一颗肉眼几乎看不见的淡灰色光球就射向了那名精灵射手。他顿时感觉到极为强烈的死亡威胁,一声尖叫,猛然向旁边闪去。但是灰色光球的速度是他的数倍,在空中一个转折,就已追上了那名射手,没入他的身体。

    那名射手整个人都扭曲,象要融入另一个世界。大片红色从他身体里飘出,在空中凝成一颗斗大血球。而射手则倒了下去,瞬间已变成干尸。

    周围的永夜精灵一片寂静,有些人已经认出了李察使用的魔法。血肉抽离,恐怖的亡灵系魔法,能够使目标身体内全部液体脱离身体,从而杀死目标。虽然这个魔法只有七级,但是恐怖的杀伤效果却让它的知名度不弱于一些九级魔法。永夜精灵作为银月精灵的一支,当初刚到绿森位面时也是有着不少法师的。只是绿森环境更适宜德鲁依的成长,因此永夜部落中的法师随着时间推移,才越变越少,所以认识这个魔法的精灵并不算少。

    以李察身体为中心,又是一圈淡淡的光幕扩散出去,瞬间覆盖了二十米内的区域。凡是在这个区域内的永夜精灵都感觉身体一片麻木,被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被定住的不止是战士和射手,甚至两名德鲁依也被牢牢钉在了原地,变成了一尊雕像。

    群体麻痹术并不是一个罕见的魔法,只有六级。但是覆盖范围这么大,法术效果如此强烈的群体麻痹术,却是永夜精灵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特别是擅长自然力量的德鲁依对魔法抗性格外强大,就是单体的麻痹术失败率也在一半以上,何况是群体法术?可是李察一个瞬发加默发的群体麻痹术过去,只要被波及到的永夜精灵都被束缚在原地,无人能够幸免。

    李察迈着不变的脚步向生命树走去。直到他踏上通向树冠的阶梯,那群永夜精灵依然处在麻痹状态无法解脱。这一下,所有永夜精灵看向李察的目光中再也没有了傲慢和敌视,而是代之以深深的畏惧。永夜精灵全民皆兵,又有完整的魔法传承,大多数人都清楚一个几分钟都解除不了的麻痹术背后的含义。

    又是一道无形的波动从李察身上蔓延开来,整个永夜村落的情况就都被李察的感知覆盖。李察心中微动,察觉到战士的气息少得异常。整个永夜部落的战士此刻还在生命树范围内的,只是正常数量的一半。

    带着疑惑,李察直奔顶层,所谓的长老会就在那间最大的树屋中召开。

    树屋内坐着七名精灵,梅琳和卡拉都在其中,这七名精灵就是永夜部落的长老们了。当茜在的时候,永夜部落是没有长老会的,长老们各自负责一块事务,最终决策权全在茜一人之手。此刻树屋内的气氛非常紧张,中央位置上的是一名中年样貌的精灵,此刻干脆站了起来,吼道:“苍青的天空是我们精灵的神器,绝不能交给人类!我们也都是血统高贵的高等精灵,不可能臣服于一个人类!”

    梅琳也站了起来,怒道:“这是大长老的遗命!你敢不遵守?”

    那名精灵不动声色地说:“大长老的遗命?我怎么没有看到,在哪呢?”

    梅琳一怔,说:“我不是交给你们了……你!你敢私藏大长老的遗命?”

    中年精灵摊手道:“很遗憾,我确实没有收到大长老的遗命。作为大长老血缘最近的亲人,苍青的天空暂时应该由我来保管。等长老会推选中新一任大长老后,再交由新任大长老执掌。梅琳,这把神器放在你手里已经不合适了。”

    “灰羽!你……”梅琳又惊又怒,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个名为灰羽的精灵算是茜的侄子,梅琳没想到他会突然跳出来争夺苍青的天空,更没想到居然会如此无赖。交到他手的那封遗命,多半被他私下偷偷毁了。

    灰羽却不理会梅琳,而是大声说:“各位长老们,现在我们首先表决是否应该由长老会保管苍青的天空!”

    树屋内,六只手臂高高地举了起来。

    接下来又是灰羽的声音:“接下来,我们应该考虑与暮语部落讲和,结束这场战争。”

    这一次举起的是五只手臂,梅琳的目光依旧是绝望的。

    就在这时,树屋的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随即传来李察的声音:“谁敢和暮语讲和?”

    灰羽看清来人,大吃一惊:“李察!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我再不回来,永夜就要多一个新的大长老了吧?”李察盯着灰羽,冷冷地说。

    灰羽镇静下来,脸色一沉,喝道:“这是我们永夜部落的事,你只是一个外来人,这里不是你有资格进来的地方!立刻离开,否则的话我就要叫卫兵了。”

    李察淡淡一笑,把一张纸扔到了灰羽面前,说:“离开?这是大长老留给我的信,你看清了再说。”

    灰羽拿过那封信,快速扫了一眼。那是茜给李察的私信,里面有要李察带领永夜部落走出困境的内容。信上的字迹确实是茜的手迹,灰羽双眉一皱,几下把信撕得粉碎,然后说:“哪有大长老遗书?我怎么没看到?”

    李察脸上立刻掠过一层寒霜,森然道:“没看到?那你还要这双眼睛干什么?”

    灰羽脸色骤变,因为李察已经站到了他面前,两个鼻尖几乎要碰到了一起!

    树屋内七个精灵,没有一个人看清李察是怎么出现在灰羽面前的。

    灰羽大骇,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腹部就挨了沉重之极的一击,几乎把他胃里所有的东西都要砸出来了。他身不由已地弯下了腰,然而双眼一痛,整个世界就黑了下去。

    树屋里一时间充斥着灰羽的惨叫,其余的精灵,包括梅琳在内,看着李察滴血的手指,一时都惊呆了。

    这时树屋外传来一阵急骤的脚步声,一名满身是血的永夜猎手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嘶声叫着:“我们在外面遇到了暮语的埋伏!三个……三个狩猎队全完了!”

    李察霍然回身,双眼紧盯着这名猎手,沉声说:“三个狩猎队?”

    整个永夜部落合格的战士加在一起,也不过七个狩猎队。一下子被消灭了三个,意味着损失了近半的战士,这可不是元气大伤能够形容的了。问题是,李察当日离开时曾经交待过谁都不能离开生命树的领域范围,茜还在的时候也禁止了永夜战士离开部落领地进入森林狩猎。那么整整三支狩猎队是怎么离开的?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