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三 掌控 上

章一一三 掌控 上

    w幸存的猎手几句话就说明了遇袭的经过,三支狩猎队深入森林后同时遇袭,四面八方都是暮语和联盟部落的战士。狩猎队瞬间死伤大半,这名猎手拼死才冲出重围,回來报讯。

    听完猎手汇报,李察冷冷地说:“暮语的森林行营最快也还在一千公里之外,他们的大队猎手怎么会出现在永夜部落附近?除非,你们的行踪被人有意泄露了。”

    一名长老神色一动,问:“你怎么知道暮语的猎手不会大队出现?”

    见树屋内大多数人包括梅琳在内都是疑惑神色,李察说:“他们上一次派出來袭扰永夜的猎人和德鲁依几乎都被我杀光了,再派人來干什么,送死吗?”

    “三个狩猎队,是谁派出去的?”李察再次森冷地问了一句。

    “这是永夜长老会的事务,你无权……”一名精灵长老话刚刚说了一半,面前就突然出现了三颗火球!三颗火球构成了三角形,飞速旋转,在三角形的正中心处突然迸现出一片红光,一道火柱猛然喷射,狠狠冲在这名长老身上!

    夜幕下一声轰鸣,树屋的墙壁出现一个大洞,汹涌火柱从破洞中喷出,直射出数十米远。那名长老随着火流飞出,落地时已成一具焦黑的骷髅。

    在长老会的树屋中,这时才响起李察冰冷的审判:“叛逆!”

    “你!你怎么这样……”

    跳起來的反而是梅琳,其它的精灵长老们都一言不发,灰羽则还在地上呻吟着。

    李察沒有理会梅琳,一把将另一名长老拎了过來,再问了一次:“三个狩猎队,是谁派出去的?”

    那名精灵长老战战兢兢地说:“是……是长老会的决定,但我们只是附和,其实都是灰羽的意思!”

    李察看了一眼地上的灰羽,冰冷地说:“你居然和暮语勾结,不过落在我的手上,你的下场只会比落在在暮语手上还要悲惨。[

    说完,李察轻轻吐了口气,树屋内压抑制极点的气氛顿时为之一松,幸存的长老们脸上终于有了些血色。

    又是一道淡淡的红色光环从李察身上发出,悄无声息地掠过这些精灵长老们,在撞上墙壁时才猛烈爆发。

    生命树的树冠上骤然出现一颗巨大火球,长老会的议室厅在火光中灰飞烟灭。烈火散去后,李察等人的身影出现在原地。如此猛烈的爆炸,却再未伤及其它人,就连灰羽也沒多添伤势。

    连番的变故已经让永夜部落的族人都走出了树屋,围在生命树下。然而事关大长老遗命,他们却是不知该如何取舍,大多数人选择了静观其变。

    这时李察冰冷的声音自高处洒落:“我和大长老决战湮灭魔神,回來后却冒出了这个所谓的长老会,连大长老的遗命都不肯听从。现在,按大长老遗命,永夜部落由我统领,任何再敢对此表示置疑的人,都是叛逆!”

    李察的声音并不如何高亢,却极为冰冷,听到的永夜精灵个个如坠冰窖,哪怕是对精神和魔法抗性相当高的大德鲁依们也都心生寒意。越是高阶的永夜精灵,此刻就越是骇然,因为在李察这短短的几句话背后,所代表的力量压制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们当然不知道构装的作用,李察身上的构装破魔,可是使李察各类魔法的穿透力大大提升,比法术穿透的效果更上一层。[

    宣布完自己的决定,李察轻轻一跺脚下的生命树,在意识中说:“你如果再不表示什么,我就砍了你取树心!”

    生命树沉寂了整整十分钟,李察则不动声色地等了整整十分钟。直到下方的永夜族人开始议论纷纷,生命树才震动了一下,从枝叶中抖落无数如莹火虫般的光点,汇聚到李察身上,在他身周形成数条缭绕的光带。

    精灵们一片哗然,这是生命树已经认可了李察的标志。在精灵的传统中,大长老的遗命加上生命树的认可,就足以证明李察统治的合法性。当然,想要取得统治地位还有第三条路,也是效率最高的一条路,那就是征服。

    李察抓起灰羽,扔到空中。在他的暗中催促下,生命树伸出几根枝条,将灰羽缠在了半空中。

    “这,就是与暮语勾结的叛逆下场。”

    灰羽似是知道了自己行将到來的命运,拼尽全身力量嘶喊着:“我才是大长老血缘最近的血亲!苍青的天空和永夜部落都应是我的,是我的!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这个外來者,杀了梅琳那个!你们都会死,暮语的森林行营就要到了,你们都会死!”

    李察听着灰羽歇斯底里的叫喊,不疾不徐地弹出了一点火星,落在了灰羽的身上。那点火星只燃起了一朵手指大小的小火苗,而且黯淡无光,连灰羽的衣服都无法烧毁。然而灰羽却象是烈火焚身般惨叫起來。生命树的枝条一阵蠕动,似乎在畏惧着那朵小小火苗,尽可能地远离。

    这是附加了毁灭真名力量的火焰,并不受绿森环境的克制,因此对生命树一类的生命威胁巨大。只要里面的能量沒有耗尽,这朵狱火就会永远燃烧下去。而当李察的毁灭真名再度提升时,狱火则会汲取被燃烧对象的能量來补充自己,从而使持久性大幅上升。

    此刻大局已定,李察对梅琳说:“把部落里所有重要人物都叫來见我。”

    会见的地点在茜留下的会客厅内。此刻永夜部落已经沒有多少重要人物了,两名十七级的大德鲁依,包括梅琳在内三个圣域级别的猎手,以及一名和茜同时代的银月精灵法师,就是全部。那名法师虽然是來自永夜森林的银月精灵,但是绿森的环境和永夜森林相差太多,对法师的成长并无好处。随着时间流逝,那名法师非但沒有进步,反正下降了一级,变得只有十五级了。会客厅内诸人中,梅琳和另一名圣域猎手都是原先的长老会成员,其它人则无一进入长老会。这个长老会,就是灰羽借以控制整个永夜部落的工具。

    会见伊始,李察就将几把长剑扔给了梅琳和另外两名圣域猎手,说:“先试试你们的武技。”

    三个精灵都是一怔,不过长剑是永夜精灵的传统武器,成年精灵战士个个会用,三位圣域猎手更是到了精通的级别,只是沒有长弓或者是专属武器擅长而已。但用來测试基本武技,却是合适的。只是包括梅琳在内,人人都知道李察其实是个法师,和一个法师比拼剑技?似乎胜之不武已经难以形容了。

    但李察已经提了一把一模一样的长剑站在了会客厅中间。梅琳不明白李察想要做什么,率先下场。

    李察持剑立着,淡淡地说:“进攻吧。”

    梅琳长剑提起,一剑刺向李察的手臂。她虽然和李察相处时间不短,却并不清楚李察的本事,这一剑不光是试探,同样也是怕伤到李察。

    梅琳出剑的瞬间,李察的心就沉静下去,双瞳深处隐隐有暗红熔岩在流转。在洞察天赋下,即使梅琳已经有圣域实力,身体表层的能量流转依然逃不过李察的审视。而智慧天赋则不断提升李察大脑的运算速度,刹那间已突破了五级的瓶颈,进入到第六阶的境界。

    六级智慧带來的不仅是运算速度的极大提升,思维的极速,还让整个世界在李察眼中都变得缓慢了。无数数据在梅琳身上闪过,最终化成十余个姿态各异的身影,她手中长剑剑锋处则延伸出数十道不同方向的轨迹线。这些轨迹线就是梅琳可能出手的路线方向。李察意识已经运转到了极致,一条条轨迹线不断点亮。每条轨迹线开始闪烁,就意味着李察已经计算出了破解的办法。而随着梅琳的动作,原有的轨迹线正在快速减少,新的轨迹线开始出现。

    梅琳一剑即出,再调整的余地也就越來越小。轨迹线不同的亮度和颜色,则代表了智慧天赋计算出的命中可能和伤害程度。梅琳一剑刚刚扬起,李察就看出她并沒有选择伤害程度最大的几条轨迹,目标实际是自己的手臂。

    李察长剑一挑,直接切入梅琳的攻击轨迹,剑锋往下一砸,将梅琳的长剑砸得向下一沉。梅琳的一剑就这样被破了。梅琳只是试探性的一剑,她正想加大攻击力度,结果李察手中长剑速度骤增,刷刷刷几剑就杀得她手忙脚乱。这几剑明明平平无奇,可是梅琳却感觉无比难受,无论怎么格挡闪躲都象要把自己身体送到李察剑锋上一样。慌乱之际,李察的长剑已经在她肩头轻轻一拍,然后说:“下一个。”

    梅琳无言退到一旁,心中却掀起了重重惊涛骇浪。这还是她第一次和李察正面较量,虽然仅限于武技,而且落败有准备不足的因素,可是依然可以看出李察的剑技远在她之上,只能以深不可测來形容。m^-^——^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