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五 突袭

    压制了最上层的几位精灵,也就等于压制了整个永夜部落。其间虽然还是有几名永夜精灵跳出來置疑,但当他们也被李察以雷霆手段直接处死后,整个部落终算是暂时宁静了。

    随后李察盘点了整个永夜部落的库存,还有两颗生命果实,十几公斤精灵高级武具专用的锻冶月石,数十片青春之叶,一百余把自然之力长弓,以及五根生命树的嫩枝。自然之力长弓是以生命树老去的枝条制成,威力比人类精制长弓大了一半。生命树的嫩枝依旧是制作法杖的不二材料,用它们做出的法杖可都是史诗级装备。

    无论自然之力长弓还是生命法杖,制造都极度复杂麻烦。一把长弓的整个制作流程需时二十年,而生命法杖则要五十年才能达到完整的威力。两样装备的许多材料都源自永夜生命树,因此比普通的绿森生命树效力要强不少。比如说两颗生命果实就可以提供十五年的额外生命,而非其它生命果实的十年。

    永夜部落的库存大致价值三个顶级祭品。算是大有收获,不过李察也不会白白拿走,他同样要给整个部落输入大量的资源,以扶持和发展精灵的战力。而且现在摆在李察面前的还有一个难題,那就是永夜生命树距离前进基地实在是太远了,沒有十几年的时间,休想打通两者之间的通道。而沒有通道,那么在森林意志无时不在的压制下,永夜部落依旧是一座孤岛,早晚都会陷落。

    而且既然暮语都动了,世界树自身所属的部落想必也不会太远。在林海中直面世界树,李察觉得自己的脑袋还沒进水,干不出这种蠢事。

    所以李察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是把永夜生命树放在这里,还是迁移?迁移对任何生命树來说都是重创,特别是从诺兰德來的永夜生命树。[~]迁移后的几十年内它都将处于虚弱期,而且有可能会直接掉落一个等级。而把它放在这里,以此为依托,再摆上足够多的构装骑士,李察还是有信心能够顶住守护精灵们的攻势。但是这个方案的后果,就是在通道打通之前,或许会有近百名构装骑士和两三个强力追随者被拖死在这里。这对于一向追求战略主动的李察來说,很难说是一个好的选择。

    思索了大半个晚上,李察再次沟通了永夜生命树,通知了它自己的决定:“准备迁移。”

    生命树再次在李察面前凝聚出林精的形象,说:“迁移会让我有三四十年的虚弱期。但是如果你肯把两颗生命果实重新给我,那么这个虚弱期就会缩短到三年。”

    “三年?我先考虑一下吧。”李察沒有立刻做决定。两颗生命果实带來的三十年额外生命,对现在的李察來说不是很重要,但对另外一些人却极为重要。它们的价值就相当于两个顶级祭品,而顶级祭品能够做的事情就多了。相比之下,缩短生命树的虚弱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我在虚弱期间,部落里的生育率会受到很大影响。另外,我也不能提供额外的防御措施,领域会减小,树人都将陷入沉睡。”永夜生命树洋洋洒洒的列了一大串虚弱期的弊端,这才消散。但它还是沒能说服李察。

    当晨光再次点亮森林时,永夜部落的精灵们又开始了新的一天。只不过这一天注定将是铭记在很多人心里的一天,因为李察宣布,永夜部落将会离开这块生活了一百多年的土地,迁移到基地城市旁边。

    当生命树在一片土地上生长十年后,这片土地就不仅仅是概念上的领地。它会沾染生命树的气息,变得富饶,富有活力。[]精灵们站在这片土地上,什么都不用做,力量也会缓慢成长,更会有其它地方所不具备的舒适感觉。所有精灵们眷恋生命树,热爱故土,都是有现实基础的。

    如果有选择,李察也不愿意迁移生命树,但是把大量构装骑士牵制在绿森的代价会更大。永夜精灵对此倒是沒有太大的反应,他们也知道以部落目前的力量根本抵挡不住暮语的森林行营。只是许多精灵还是对李察的真实实力感到疑虑,永夜部落迁移到基地城市附近,就能够得到保全吗?森林行营一旦也跟着移动过去呢?

    这个疑问,当李察的构装骑士出现时,就得到了解答。

    当第一骑构装骑士走出森林,出现在永夜部落的领地时,警戒的精灵哨兵差点就将手中的长箭射出去。原因就是这名骑士散发出來的力量和杀气都太大了,让他感到极为紧张,甚至是惊恐。凭着猎手的本能,这个精灵哨兵第一眼就知道这种全身都包裹在重铠里的家伙是自己的天然克星。而且他还从构装骑士身上嗅到了浓烈的魔法味道。这种味道往往都与毁灭和死亡挂钩。

    好在哨兵这时想起,李察说过自己的骑士会在最近到來。他看着树下的构装骑士,暗想如果这是领兵的将军,那就还算好。然而在那名骑士身后,又有数名构装骑士从森林中走出,气息和他同样强大!随着一骑骑构装骑士的出现,这名精灵哨兵彻底呆滞了。

    当数以百计的构装骑士出现在生命树下时,整个永夜部落都发生了极大的骚动。所有精灵都走出家门,骇然看着在绿地边缘排列整齐的构装骑士们。数百名构装骑士聚在一起,那沉凝如铁的气势,浓郁如实的血腥,似乎让生命树下的气温都降低了十度。这是一道可以摧毁一切的钢铁与魔法的洪流!

    李察此刻站在茜的房间里,透过窗户看到自己的构装骑士时,却是一怔。他根本沒有感知到这些构装骑士的到來,一路上追随者都沒能和他联系上。而在神圣独角兽的背上,明明坐着水花。

    难道自己和追随者的灵魂联系被森林意志压制了?一想到这里,李察心头立刻浮上一层隐约的不安。

    构装骑士们这时开始下马,在草地边缘扎营。艾莉婕则在精灵战士的引导下,大步向生命树走來,红色的短发宛若跳动的火焰。

    “你的那些追随者不光不理会我召集军队的号令,大多数直到现在也沒有和我汇合!”这是艾莉婕见到李察的第一句话。

    “他们沒有在中途和你汇合?”李察皱眉问道。

    “沒有!”艾莉婕斩钉截铁地说。

    李察明白艾莉婕兴师问罪的意思,任何一个出色的将军都不能容忍麾下战士有不听命令的情况出现。不过李察却也沒有太多想法,在诺兰德的传统中,圣域级别的强者都可以在战场上获得相当大的自由行动空间,甚至可以按照自己的判断决定是否提前撤退。真正意义上的军队,就只到构装骑士这一级别。而李察这些追随者原本天赋就很出众,这些年來随着李察出生入死,个个战斗经验极为丰富。并且当李察构装师的天赋充分发挥后,财富再也不是阿克蒙德的短板,反而变成了可以和任何豪门争锋的领域。于是大量的药剂、装备乃至献祭得來的特殊物品,将这些追随者们武装到了每一颗牙齿。可以说每名追随者都不再是普通意义上的圣域了。这样的人,想法自然而然就会有所改变。他们除了李察之外,几乎谁都不放在眼里。艾莉婕想要象李察一样让他们绝对服从命令,注定是要碰壁的。

    然而现在却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追随者们再怎么桀骜,却不会耽误李察的正事。有水花在艾莉婕军中,那么其它人也应该感知到水花的位置,从而与她会合。他们直到现在还沒有出现,就意味着森林意志形成的完全压制并不是刚刚出现,而是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作为覆盖了整个林海的庞大意志,森林意志并不能随意提高或者是降低压制。任何改变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那么森林意志的突然增强,意味着什么?

    李察猛然抬头,说:“艾莉婕,让所有构装骑士停止休息,立刻作好战斗准备。放弃外围营地,撤到生命树下,以精灵村落作为依托构筑防御工事!”

    艾莉婕一惊,也不问原因,即刻飞奔而去。片刻之后,三三两两开始休息的构装骑士们即刻重新披挂,牵着自己的魔骑生命树靠近,艾莉婕则到处飞奔,大声喝斥着那些动作缓慢的家伙。

    梅琳这时刚刚走进会客厅,还沒有注意到外面的混乱,对李察说:“外面那些都是你的骑士吗?有了他们,我们就不用迁移了吧!你的骑士,再加上我们永夜的猎手,绝对可以挡住暮语的攻击,守护住我们的生命树!”

    李察无奈地一笑,把艾莉婕送來的装备一样样披挂在身,然后拍拍梅琳的肩,说:“等打退了暮语的这次进攻,我们再來讨论这件事。现在立刻回去,召集所有能够战斗的族人,准备战斗!”

    “暮语來了?”梅琳大吃一惊。她刚刚巡查过领地周边,可沒有看到丝毫敌踪。

    “应该不远了。也许用不了一个小时就可以看到他们了。”李察说完,就匆匆向外走去。

    “但我刚刚巡查过周围……”梅琳话音未落,忽然耳边传來一声细微的尖啸,随后远方传來一声若有若无的惨叫。那是在外围警戒的永夜哨兵的声音。^-^——^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