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 一一八 炮灰

    这支长箭上缠绕着明显的绿色光华,汇聚了这名守护精灵猎手过半的力量。附着在箭支上的能量不光可以追踪守护精灵预定的目标,还会使长箭的威力增加一倍。就追踪能力而言,这支长箭可以自行飞到守护精灵目光注视的地点。

    长箭速度极快,被锁定的构装骑士刚刚发现袭击,箭锋已在眼前他不及阻挡,眼看着利箭钉上了胸甲

    远方的守护精灵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一下子软了下去,连再开一次弓的力气都沒有了。发出这必杀一箭后,他要休息十几分钟才能再次投入战斗。而一天时间内,这种追踪箭他最多能射出两箭。

    在转身撤退之前,守护精灵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猎物,希望把牺牲品垂死挣扎的样子刻印在记忆里。每当狩猎强大的猛兽时,他都有这种习惯,这次也是一样。然而这一眼望过去,他的眼睛却立刻瞪圆,甚至都忘了撤退

    长箭确实射中了那名骑士,箭锋也埋进了胸甲,可是露在外面的箭杆还有长长的一截。守护精灵一眼就看出沒入胸甲的长度可能还不到十厘米。这种距离很可能连肋骨都沒有贯穿,更不要说重创内脏了。以构装骑士们刚刚表现出的实力,这一箭最多算是中等伤害,骑士肯定还有战斗能力。

    可是这是凝聚了他全部力量的一箭

    其威力自然比不上圣域猎手的全力一击,可是也足够破开战争树人粗糙厚重的树皮装甲,至于活化树人,如果沒有射在它们挂载的石弹上,这一箭完全可以把它们贯穿也就是说,远方那个看起來并不如何健硕魁梧的骑士,身上的甲壳比战争树人还要厚?

    在守护精灵的心目中,战争树人就是移动堡垒,防御力强悍无比。那些战争古树则是被当成最终堡垒对待的,战争古树的树皮在守护精灵的概念中就相当于诺兰德人心目中的城墙。普通战争树人则等同于披挂了附魔重甲的战争巨兽。

    守护精灵无法理解的却是现实。构装骑士是诺兰德在漫长岁月中发展成熟的兵种,是数量、杀伤力、机动性和适应性充分结合的结晶,是位面战争的中坚力量。诺兰德一般构装骑士的防护就比战争树人还要來要厚实,而李察创造的蛮荒系列构装骑士防御力还要更胜一筹。而李察为构装骑士配备的装备价值十万金币,又比正常标准高出整整一个等级。而绿森的守护精灵们根本不知道位面战争为何物,他们理解中的重甲概念与诺兰德完全不是同一种东西。

    不管这名守护精灵如何惊诧,已经上马的构装骑士们开始了冲锋。守护精灵立刻开始后退,残存的活化树人则聚集起來,掩护守护精灵们撤退。但魔骑的爆发力极强,转眼间构装骑士们就已冲到阻击的活化树人前。最前排的构装骑士们立刻举起骑枪,却不是刺击,而是象战斧那样重重斩落骑枪的枪锋上泛起明亮光芒,随即一道巨大的月牙形光刃就离枪而出,瞬间飞到数十米外才徐徐消失。在光刃路线上的活化树人大都被一分为二,有一道特别明亮的光刃甚至斩开了三棵活化树人这才力尽消失。

    蛮荒打击,这个套装能力,在构装骑士的实力提升后,终于彻底露出锋芒

    构装骑士如滚滚铁流,瞬间冲垮了活化树人组成的防线,向逃跑的守护精灵猎手冲去。守护精灵的速度确实极快,甚至不比冲起來的魔骑慢多少。但是构装骑士的掷矛却是威力还要超过精灵猎手全力一箭的武器。一根根闪耀着各色斗气光芒的掷矛狠狠刺穿了数十名逃跑的精灵猎手,但是其它的守护精灵还是逃回了森林里。

    艾莉婕面若寒霜,正要让构装骑士继续追击,李察却突然喝道:“全部回撤”

    构装骑士群收到了李察的命令,纷纷勒住魔骑。整个骑队在森林边缘处画出一个弧形,再次回到了生命树下。

    在森林深处,一批精灵猎手露出错愕的神色,沒想到到了嘴边的猎物却又缩了回去。这批精灵猎手手中拿的不是长弓,而是威力巨大的掷矛。这些掷矛比构装骑士使用的更长,以沉重的硬木制成,矛身上镶嵌着几个闪光的符文。这些掷矛受过德鲁依祝福,可以汲取森林的力量强化威力,在目前的情况下,威力更是剧增,每根掷矛都有精灵高阶猎手全力一击的威力。而且掷矛上都涂抹了剧毒,一旦被它擦破皮,就是猛犸也会被毒倒。

    可是这些构装骑士居然就这样缩回去了?

    艾莉婕也不解地看着李察,在她看來,森林环境完全不是问題。蛮荒系列骑士和珞琪骑士都有专门强化行动能力的构装,机动力绝对优秀。前面的攻击已经证明守护精灵的攻击对构装骑士的威胁有限,现在不正是乘胜追击的时候?

    李察指了指树冠外的天空,说:“天还是黑的。”

    艾莉婕看着天空,现在本应该是白天,现在却是黑漆漆的宛若午夜。这种异常景象,让她也不禁皱眉。不过她还是第一次來到绿森,不是非常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那是森林意志聚集的表现。在这种环境下战斗,对我们非常不利。”李察解释道。

    艾莉婕皱眉问道:“会有多不利?”

    她秉承了阿克蒙德如风如火的性格,一向倾向于通过一连串的攻势打垮敌人,象这种追击残敌的机会从來不肯放过。

    “在现在的森林意志强度下,他们的全力一击有可能对我们的构装骑士产生致命伤害。”

    艾莉婕大吃一惊。这意味着构装骑士可能会有大量伤亡,也意味着对方的攻击强度同样达到了构装骑士的级别。这可是绿森,是次级位面,这里的守护精灵数量更是稀少,怎么会出现成建制的战略级别武力?

    李察明白艾莉婕的想法,说:“这里的真正主人,可不是我们刚刚看到的那些树人和守护精灵,而是它们。”

    说着,李察指了指森林。艾莉婕立刻沉思起來。

    构装骑士们重新回到了生命树下,这里是永夜生命树的范围,森林意志再如何强大也绝对影响不到这里。在生命树的范围内,构装骑士们就可以正常发挥战斗力。有三百余名构装骑士在,就不需要担心,至少防御不是问題。

    接连两波大规模的攻势,守护精灵却什么都沒有捞到,反而折损了上百名高阶猎手。按林海中的标准,这已经相当于一个中等部落被打残了。在森林深处,暮语和联盟部落的首领们围在祭坛边,个个沉默不语,气氛显得极为压抑。

    许久,一名部落长老才说:“那个叫李察的外來者,居然有这么强大的武力?如果这次不是汇聚了森林意志,我们恐怕更会死伤惨重。”

    “这种话说了有什么用”另一名部落长老怒意冲冲地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风语部落的猎手死伤超过五十名,你们的森林骑兵在哪里?说好的后援呢?”

    前一名长老一窒,辩解道:“我们是想要把他们引到森林意志的范围里來”

    “你想就行了?人家可沒有出來”风语长老讥讽道。

    暮语大长老皱眉喝道:“够了我们现在是要考虑如何把永夜部落打下來,不是内哄的时候”

    在大长老的弹压了,两名部落长老这才不说话了。一众精灵长老们围着祭坛,又陷入了沉寂。在祭坛上,正反复播放着刚刚简短却又激烈的战斗。特别是构装骑士们威力极大的掷矛,即使是通过魔法影像看到,也让人感到窒息所有的长老都不由自主地想象,如果当时是自己站到了这些掷矛前……想到这里,很多精灵长老都想不下去了。

    就连一向狂傲的翡翠叶部落森林之子,风叶,也出奇地保持了沉默。他虽然傲慢无礼,却不是沒有眼光的傻瓜。他很清楚,这样的掷矛只要十根集火,他就得落荒而逃。

    暮语大长老转向那黑袍人,恭敬问道:“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黑袍人缓缓地说:“准备一批战士,让他们放开心灵,准备承载吾主的意志降临。这样,你们就有了能够和对方匹敌的强大战士。”

    暮语大长老脸色一变,失声道:“我们这些战士怎么可能承载得了?他们事后都会变成沒有智慧的躯壳,或者直接烧尽所余的生命”

    黑袍人冷笑道:“怎么,心痛你的族人了?你们这些愚蠢的家伙,知道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吗?那是比这里更高等的主位面用于位面战争的主力部队,你们以为光靠森林意志就能够击败他们?对付这样的敌人,就只能拿生命去填就凭你们这些低等种族的战士,承载吾主意志是死,和他们交战也是个死,又有什么区别?”

    暮语大长老脸上显出挣扎之色,显然非常难于决断。黑袍人也不催促,只是冷笑着。

    “如果拿下永夜部落,我们的族人可以进化到什么程度?”

    黑袍人向祭坛中纵横來去的构装骑士们一指,说:“至少和他们相当。”

    暮语大长老脸孔抽动,终于沉重无比地点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