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九 以血回应

章一一九 以血回应

    第一天的战斗结束了。这是一个出乎李察预料的局面。虽然他的构装骑士发挥了巨大的威力。重创了守护精灵的部队。但是李察却被困在了生命树下。这一次林海选择了更加聪明的方式。不再是直接攻击李察的灵魂。而是以压制对手和强化已方的方式來战斗。如此浓郁的森林意志下。所有守护精灵的实力都大幅增长。十六级以上高阶射手的全力一击。就有了圣域猎手的攻击威力。这种攻击。构装骑士想要不受伤。就得动用蛮荒壁垒的力量。

    神圣独角兽的力量恢复还需要两天时间。在它的帮助下。李察倒是不惧怕守护精灵的围攻。有信心杀出一条血路。回到前进基地。一旦到了前进基地附近。沒有了森林意志的压制。那时守护精灵就是來送死了。來多少就杀多少。可是回归前进基地的路途遥远。战斗必然连绵不绝。强悍的构装骑士倒沒有什么。可是永夜部落中许多老人、女人和孩子却承受不住这样的征途。必然死伤惨重。另外。永夜生命树的迁移也是很大的问題。迁移过程中的生命树无法提供足够的庇护。机动力也很成问題。无法发挥构装骑士來去如风、侵略如火的特性。

    所以李察发觉。自己居然沒法离开了。除非愿意付出重大代价。另外。迷失的追随者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惟一让他略为心安的就是。无论绯色、提拉米苏还是山与海。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凶悍。即使在林海深处。有森林意志的压制。想要杀掉他们也绝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过李察原本也不准备太早离开。他把艾莉婕调來绿森。又集结了几百名构装骑士。并不是來炫耀的。而是真真切切地为了杀人。守护精灵人口稀少。消灭有生力量这种策略无比合适。

    依托永夜生命树。李察准备在这块土地上好好让守护精灵们流一流血。

    接下來的几天。森林意外地平静下來。除了偶尔有几支悄悄射來的冷箭外。守护精灵们沒有大的动作。但是天空依然是黑沉沉的。如同进入了永夜。再也沒有天亮的时候。黑暗的天空意味着森林意志的压制不曾消褪。每个永夜精灵都能够敏锐地感觉到这种压制。他们在生命树下时还感觉不到异常。可是只要靠近了森林边缘。就会感觉到阵阵刺骨的寒意。

    所有永夜精灵都知道。现在进入森林无疑是死路一条。李察则做得更加彻底。他甚至把在生命树树冠边缘蹲伏放哨的精灵猎手都撤了回來。让他们在树冠的中段驻守。这等如是把外围边缘让给了守护精灵们。李察的做法。就象把永夜精灵们当成了温室中的花朵。小心地呵护着。可是永夜部落中也有许多骄傲且不畏生死的战士。他们透过梅琳等数次向李察请战。却都被李察拒绝了。

    就这样平静了数日。守护精灵们又有了新的动作。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学來的策略。居然派出数名大嗓门的猎手和德鲁依出马。开始肆意侮辱永夜精灵和李察。而且侮辱的对象还包括了已经逝去的茜。对于素來秉承优雅风范的精灵來说。这简直不可想象。然而这种策略的效果却是出乎意料。所有永夜精灵都沸腾了。号叫着要和守护精灵决一死战。

    在这种情况下。李察当即不再犹豫。而是亲自带上两百构装骑士。一头冲入了茫茫林海。这种时候。水花自然不声不响地跟在了李察身后。

    林海中也是一片漆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在守护精灵们的眼中。森林中却到处都是光明。可以看清最纤细树叶上的脉络。在这种环境下。眼睛已经不起太大的作用。更多需要依靠感知。

    深处林海后。果然就遇到了守护精灵的埋伏。当一声尖锐的哨音响彻林间时。无数同样的哨音开始在林海此起彼伏。一个个身影在树冠中纵跃如飞。向李察的队伍包抄而來。森林的大地更是在震颤着。古树被活化成了树人。里面更有几棵真正的战争树人。守护精灵们的魇兽骑兵则奔腾而來。

    看着重重包围上來的敌人。感受着森林意志沉重的压力。耳边则依然回荡着守护精灵尖酸刻薄的谩骂。李察缓缓抽出了刀。双瞳深处则有熔浆涌动。

    不知道是谁喊出第一声“杀。”。也不知道第一蓬飞溅的鲜血由谁而流。混战已在林海中爆发。

    远方。永夜生命树下。几乎所有永夜精灵都从栖身处走出。围在生命树旁。用手、用身体去触摸着他们的母树。精灵都是敏锐的。他们感觉得到大地始终在微微震颤。那些高阶的猎手则能够察觉森林意志中那些紊乱的乱流。这意味着远方正在爆发一场激战。战争甚至影响到了这里的森林意志。

    为了大长老。还是为了永夜部落。抑或是为了李察自己。此刻在永夜精灵的心目中都不重要。李察带上了他的骑士。前往林海深处血战。以作为对守护精灵侮辱大长老的回应。连永夜精灵都知道在林海深处必然会有埋伏。李察又怎会不知道。但他依然去了。带着他的骑士。那一行行挺拔的骑姿。深深刻印在每一个精灵的心头。

    生命树下。艾莉婕正坐在磨刀石旁。奋力打磨着自己的长剑。剑锋早就磨得无比锋利。可她却依然不知满足。永无休止地磨着。好象要把这把长剑打造成人间最锋利的神器。细细的汗珠已经密布艾莉婕的额头。红色的短发被汗水打湿。紧紧贴在饱满的前额上。一名将军走了过來。他看了一眼那把已经被磨过头的长剑。忍不住问:“大人。您有心事。”

    “沒有。”

    “好吧……”将军明智地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題。而是问出另一件一直担心着的事:“大人。如果李察大人回不來。我们怎么办。”

    噶吱一声。艾莉婕手中的长剑突然拧成了麻花。

    女伯爵的眼睛已经盯住了这名追随自己多年的将军。以无比森冷的声音说:“你怎么知道他回不來。”

    这名将军亦是久经沙场的宿将。虽然只有十七级。但若不是年轻时重伤过几次。他早就是圣域强者了。因此无论个人战力和行军布阵。都是一时之选。他毫不顾忌艾莉婕的感受。直截了当地说:“很简单。森林意志。敌我双方的数量。以及必然会有的埋伏。”

    这三个因素加在一起。确实有可能让李察全军覆沒。构装骑士并不是真正无敌。即使数量庞大。也难以抵消不利环境的影响。

    艾莉婕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如果李察沒有回來。那么你就要把这些构装骑士和精灵们送到基地城市中去。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但一定要把他们给我送回去!”

    那名将军当即愕然。问:“那大人您呢。”

    呛的一声。艾莉婕抽出一把新的长剑开始打磨。头也不抬地说:“我去李察死的地方看看。”

    将军倒吸了口凉气。想要说什么。却发觉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來。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在漫长的等待中。哪怕觉得时间过得再慢。恍惚间就已是一日一夜过去了。

    李察依然沒有消息。他和他的构装骑士。就象在林海中消失了一样。永夜精灵们开始不安地骚动。因为他们知道。当生命被林海吞噬的时候。就是象这样悄无声息地消逝。

    又是一天过去了。

    艾莉婕已经磨废了七把长剑。她终于决定不再等待。李察临走时。留下了一百五十名珞琪骑士协助守卫生命树。并且把防御重任交给了艾莉婕。在过去的时光中。艾莉婕从來沒让李察失望过。她在不断开拓着领地。那可是在诺兰德。而不是在某个叫不上名字的次级位面。可是这一次。艾莉婕觉得。自己要让李察失望一次了。

    红发的女战神披挂整齐。翻身上了战马。在她的严厉喝斥下。所有的将军和构装骑士都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永夜精灵们已经收拾好了行装。放在了魔骑和魇兽背上。永夜生命树则在摇曳着枝叶。仿佛在向这片扎根了上百年的土地作最后的告别。当号角声响起时。生命树就会摇动自己庞大的身躯。拔出深深的根须。踏上漫长的迁移旅途。只是这一路绝不好走。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能够活着回到基地城市。

    艾莉婕已经策马向森林中行去。然而就在这时。森林边缘缭绕的黑雾猛然裂开。一头狰狞的魔骑从黑雾中跃出。落在林间的绿地上。这是魔骑。它低垂着头。四蹄不安地刨着草地。鼻中和肋侧的呼吸口不断喷出白雾。从它身上。不时有大滴深色的液体滴落。看起來象是血。

    看着魔骑背上的人。艾莉婕终于叫出声來:“李察……”

    魔骑背上确实是李察。他带着迷人的微笑。背始终是那么挺拔。哪怕脸色惨白。那道从耳侧直裂到胸口的伤口依然在流淌着血水。也难掩他的锋芒。

    于是所有人知道。这一战。终是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