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一 心愿

    最终,这一晚过程很相似,结果也很相似。每次履行和艾莉婕伴侣的义务,都象是一场战争。激战之后,是暂时的宁静。李察仰面躺着,凝望着天花板。艾莉婕并未依偎在李察身边,而是和他并肩躺着,并且保持了一段距离。这段距离不过是一个手臂的长度,但在同一张床上,就显得非常遥远了。

    “在想什么?”艾莉婕问着,她声音平静,已经恢复了叱咤沙场的在风采,虽然她现在是**地躺在一张床上。

    “在想,为什么会是这个时候?”

    李察的想法不无道理,在守护精灵随时都可能进攻的时候,床上的运动固然可以放松紧张精神,却也会消耗宝贵的体力。特别是艾莉婕还有特殊的心理问題,导致每次亲密都变成了一场战争。李察也就罢了,艾莉婕自己还不是圣域,消耗体力还是想当大的。因为不到力竭,她是不会停止反抗和挣扎的。

    艾莉婕深吸了一口气,胸强烈起伏了一次,说:“我需要,最真实地感觉到你存在着。”

    李察还不知道她准备独自杀入林海的冲动,可是也能隐约体会到这句话中隐含着的东西。李察自己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那种感觉,叫做害怕失去。

    “我会一直在的。”

    “这是承诺?”

    “是的。”

    永夜部落,此刻正如它的名字一样,一直在夜的笼罩下。李察披衣走出树屋时,天空依然是深沉的,只能靠垂挂着的一朵朵月光花照明。李察信步从生命树上走下,却看到一个年幼的精灵小女孩正站在路边,怯怯地看着他。

    李察走到小女孩面前,蹲下,仔细看着她。这是一个还不到一米高的小女孩,可是大大的眼睛、饱满的脸蛋已预示着将來必然是个大美女。她看着李察,眼睛中有些畏惧,又有些好奇。

    李察柔和问道:“怎么不去睡?休息好了才有力气战斗呢。”

    “我们是要离开了吗?”小女孩突然问。

    “是的。这里有很多坏的守护精灵,它们不欢迎我们。所以我们要离开,选择一个新的地方生活,远离这些坏人。”李察耐心而认真地解释着。

    “可是我不想离开生命树。”小女孩说。

    李察微笑着指了指生命树,说:“它也会和我们一起走。”

    小女孩鼓足了勇气说:“可是它不想走,我能够感觉得到!”

    李察心中一动,脸上微笑不变,问:“那你呢?”

    小女孩用力摇头:“我也不想走,一点也不想!”

    李察的视线从小女孩的脸缓缓上移,越过了她的头顶。不知什么时候,周围已经围上了一群永夜精灵,在静静地听着他和小女孩的对话。李察有着过目不忘的能力,在这些永夜精灵们沒有看到他熟悉的两名大德鲁依,沒有三位圣域猎手,也沒有那位诺兰德时代的法师,这群精灵中,甚至连一个十三级以上的高级战士都沒有。他们就是一群普通的永夜精灵,大多是老人、女人,沒什么天赋的普通战士。他们是最普通的精灵,是整个部落的最底层。高等精灵社会层级分明,等级的森严复杂,远超人类帝国。而另一方面,血脉力量在高等精灵中的作用更加明显,强大血脉基本意味着强大的力量。这也在另一方面加固了精灵社会的等级制度。

    李察作为部落的实际控制者,这些下层精灵平时都会有意避免和李察接触,所以尽管永夜部落只有一千余精灵,李察却沒和他们有什么交集。但是,这些底层精灵才是永夜部落的多数,而更重要的是,李察心里明白,茜临终前托付他照顾的并不是如梅琳这样的森林之女,而是这些最底层的精灵。

    从高等精灵的传统角度看,茜并不是一个合格的首领。

    李察收回了目光,对小女孩说:“可是我们不走的话,就有可能被坏精灵给杀死。你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呢?我们的新家一样有森林啊!”

    “不一样,那里的森林和这里不一样。我喜欢这里!”小女孩努力表达着自己的意思,可是却又说不清楚。

    这时一位上了年纪的永夜精灵老人缓缓地说:“李察大人,我们的生命树在这片土地上生长了上百年,现在站在这里的大多是在新生命树下生长起來的精灵。这片土地,不仅仅是寄托了我们的情感,还有我们熟悉的气息。它让我们心灵宁静,也让我们平安生长。这是一片特殊的土地,并不是可以随意替代的。搬到了新的地方,即使生命树恢复了活力,也要同样经过上百年,才有可能形成一片同样的土地。但是,那块地方对于我们这些出生在这里的精灵來说,仍然是一块陌生的地方。”

    李察微微皱眉,把手放在地上,闭上眼睛,开始仔细感受大地中传來的气息。初时李察沒有感觉到什么特殊,可是随着他的意识逐渐沉静,身体内的精灵血脉忽然微微一动,五棵生命树都开始微微放光,李察的感知似乎换了一个频率一样,看到、感觉到的东西就开始有了不同。

    从脚下的大地中,不断散发出丝丝缕缕的温暖,还有活泼的自然气息。这些气息虽然微弱,却非常纯正。李察将它们慢慢吸入体内,细细感觉着其中蕴含的气息。慢慢的,李察就明白了,这些自然力量是发自生命树,却又不完全是生命树的力量。生命树将自己的力量散入大地,这些力量在肥沃的土地中孕育着,经过漫长的岁月,逐渐与位面本源力量结合在一起,再溢出大地。溢出土地的自然气息中其实已经包含了一点本位面的法则力量,这种气息被精灵们吸收,日复一日地改善着精灵们的体质。时间久了,精灵会变得更具力量,也会对这片土地产生依赖。

    这种依赖,和人类的故土乡情有些类似,却又有更深的实质意义。李察此时才明白了一点,为何精灵会对生命树如此眷恋。

    不想离开,这是这些最底层永夜精灵的真实渴望。他们并不一定需要丰富的物质和繁华的城市生活。而在此前,李察基本沒有考虑过他们的想法。

    李察的目光扫过周围所有的精灵,然后又落在面前的小女孩脸上,认真地说:“那好,我会尽力让生命树留下來,让你也留下來,好不好?”

    精灵女孩的小脸上骤然亮起光彩,说:“真的吗?”

    “真的。”李察郑重地说。

    所有的永夜精灵都知道,李察这句话不止是说给小女孩听的,更是说给他们听的。可是几名年长的永夜精灵却犹豫了,因为他们很清楚现在周围的形势,也明白李察的承诺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李察的骑士们将在不利的环境下和占据数量上绝对优势的敌人战斗,也意味着流血和牺牲。

    李察站了起來,走向自己的构装骑士们,和他们交待了几句话,就背上长刀,独自走进了森林。李察刚走不久,艾莉婕就从树屋中走出。女人的直觉让她感觉到了什么,顾不得还沒有弄整齐的衣服,就直接冲向了构装骑士,询问着什么,随即就是一声夹杂着惊怒交织的叫声:“他又进森林了?!”

    艾莉婕霍然回头,死盯着那群还沒有散去的精灵,眼中如要喷出火來。围绕在她身边的构装骑士们也神色各异,他们此时才感觉到不妥,林海中现在是多么危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才刚刚体验过一回。只是李察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太高了,所有的构装骑士都养成了习惯,习惯于在第一时间执行李察的任何命令,然后才会想想为什么。

    呛的一声,艾莉婕从一名构装骑士腰间拔出长剑,大步向这群永夜精灵们走來,跳动的红色短发现在就是一丛燃烧的火焰。

    “刚才是谁要求留下來的?自己站出來吧!别把一切都推给这个小东西!”艾莉婕冷冷说着,长剑剑锋已经指向了刚刚和李察说话的那个精灵小女孩。她的剑锋上已经有半米长的光芒吞吐不定,只要斗气激发,剑芒就可以将精灵小女孩切成两半。

    “住手!”伴随着喊声,在艾莉婕的剑锋前突然出现了一名高大永夜精灵,怒视着艾莉婕。他的气势甚至还在艾莉婕之上,有如一把出鞘的利剑!这正是永夜部落三名圣域猎手之一。

    “你想干什么?”圣域猎手怒喝道。

    艾莉婕却看都沒看他一眼,依然以惯有的森严声音问道:“是谁刚才向李察提出要求,要留下來的,站出來!”

    圣域猎手感觉到尊严受到了挑战,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意,向前一步,气势骤然迸发,用蕴含了斗气的声音喝道:“你要干什么,女人!”

    一团无形斗气,如炮弹般轰向艾莉婕!

    圣域强者的含怒爆发,威力何等强大?艾莉婕也感觉到耳中嗡的一声,眼前微黑,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