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三 刺杀

    ()

    世界树对守护精灵而言。就是神。他们怎么可能任由李察侮辱他们的神明。风叶转眼间已拔剑在手。若不是碍着暮语大长老的面子。此刻就扑上去了。他倒是不信李察真能在众多猎手和德鲁依的围攻下活下來。

    李察看都不看风叶一眼。只是望着暮语大长老。说:“林海这么大。生命树可以很多。也可以很少。不过。世界树确实可以更多一些。”

    这一句话顿时让在场三个精灵心头剧震。这是他们从來沒有深入想过的问題。特别是世界树。可以更多一些。

    世界树是生命树的最终阶段。每棵生命树都有自己的意志笼罩范围。这个范围其实就是生命树汲取养分所需的领地。越是进化的生命树所需要的领地范围就越大。可是即使是进化到完整体最终阶段的生命树。也只不过需要一千公里方圆的领地而已。对茫茫无边的林海來说。这确实是块很小的地方。世界树和生命树是完全不同的阶段。看上去世界树的影响范围似乎沒有极限。但是两位暮语长老和森林之子心中都很清楚。世界树的意志覆盖范围也是有限的。只不过世界树可以借助森林意志的力量扩展自己的意志。但这只是单纯的扩大范围。对世界树的生长沒有多大意义。

    李察的位面之门距离世界树接近两万公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如此遥远的距离上。世界树的影响力简直微乎其微。所以守护精灵才会在靠近位面之门的战斗中死伤惨重。沒有世界树和森林意志的保护。守护精灵的实力起码被削弱了四成。

    所以李察说的其实有可能实现。单是以已知的林海范围。就可以容得下五六棵世界树共同生长。而李察自己则详细计算过。就目前范围的林海。可以种下至少十二棵世界树。这也是他对整个绿森开发的最终计划:把生命树迁移到指定地点。然后全部培育成世界树。并且在这里重建精灵帝国。李察当然不可能给守护精灵建立一个自主的国度。而是希望以绿森的位面资源重现高等精灵帝国时代那些难以复制的精锐兵种。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风叶再也忍耐不住。一剑刺向李察咽喉。他长剑才动。李察视野中就出现了数十根线条。标示出风叶所有的攻击轨迹。假如李察的智慧天赋能够再进一阶。就不光可以分析出所有可能的攻击轨迹。还会根据对手的已知信息瞬间判断出哪几条轨迹是最有可能的攻击线路。不过现在。对付风叶这种圣域水准的森林之子已经足够了。

    长刀月光早已无声无息跃入李察手中。随后李察简简单单的长刀一探。就穿破风叶长剑幻化出的无数飞花落叶。点在风叶的胸口。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刀锋顷刻间沒入进去。风叶刹时全身僵处。难以置信地低头看着胸前的长刀。全身上下斗气激发。幻化出无数飞舞飘叶。然后再一一爆碎。风叶已竭尽全力在止住自己的冲势。甚至不惜逆转斗气反冲受伤。因为他再往前冲。就相当于把自己的身体往李察的刀上套。可是月光刀锋所指。是他的自然心核。是森林之子独有的器官。比心脏更加重要。所以风叶已经拼尽全力。因为激烈斗气冲击。脏器上都开始出现大片细小裂口。

    就在风叶性命危在旦夕之际。背后忽然一道大力传來。将他向后扯去。终于避免了一刀穿心的结局。出手的极少说话的暮语大长老。他救下风叶后。忍不住向李察看了一眼。李察平举长刀。动都未动。好象早就知道他会來救人一样。直到风叶被拉开。李察才收回月光。

    林海一片死寂。风叶是翡翠叶部落的森林之子。虽然态度傲慢。却有和傲慢相当的实力。沒想到他愤然出手。却被李察一刀逼得差点变成自杀。如此武技。已不是用可怕能够形容的了。暮语大长老却更看得深入了一层。李察那一刀根本沒有多少力气。速度如电也是因为出刀轨迹简洁清晰。李察就是把长刀摆在那里。然后风叶就自己撞了上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暮语大长老眼角微微跳动。缓缓地说:“好厉害。我们确实留不下你。这样吧。你的提议。我们会认真考虑。但是需要召开长老会。可能要花一些时间。”

    李察说:“我可以等。”

    暮语大长老点了点。一挥手。埋伏在周围的暮语猎手和德鲁依们就跟随他离开。林海中再次沉寂下來。李察站在原地沉思了一会。才转身向永夜部落奔去。

    永夜部落里依然是一片黑暗。零零落落的月光花提供不了多少光亮。这种月光花的花期并不长。而且一天里只能绽放半天。第一时间更新在过去这当然不是问題。白天哪里需要月光花呢。可是现在时时刻刻都是夜。所以过半的月光花已经耗尽了生命。开始凋零。

    李察走进了永夜精灵的村落。在一朵月光花前停下了脚步。这是一朵如同倒扣钟型的花。酒杯大小。里面象是藏了几十只莹火虫。发出乳白中带着淡绿的柔和光芒。可以照亮方圆三米左右的范围。

    高等精灵的一切都是艺术品。也难怪他们会如此傲慢。或许傲慢与极端。也是他们的灵感來源。

    李察沒有注意到永夜精灵们多了些不安。他在月光花前站了一会。才叹了口气。叫过一名路过的永夜精灵。说:“让大家收拾东西。做好准备。最多几个小时后。我们就要迁移了。”

    那名精灵一脸震惊。却不敢多问。飞奔着去通知大德鲁依和圣域猎手们。部落里的事务。还是他们说了才算。片刻之后。艾莉婕疾步走來。问:“怎么突然要迁移了。”

    李察苦笑了一下。说:“谈判失败了。他们估计正在集结力量。我们现在走。还能争取到一两天的时间。”

    “但是。就这样迁移的话伤亡会很大。而且……”艾莉婕向生命树望了一眼。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李察不动声色。说:“人更加重要。”

    艾莉婕点了点头。回到构装骑士中间。开始召集他们收拾行装。准备出发。她早就仔细考虑过迁移回基地城市的计划。大致估算了可能的伤亡损失。在最危急的关头。在人和生命树之间只能保住一方。

    永夜精灵们也开始收拾行囊。许多精灵在离开树屋时。都会匍匐在大地上。最后亲吻一下脚下的绿地。深嗅一下泥土的气息。这片土地是和他们血脉相连的。现在却不得不放弃。有一些永夜精灵其实是想要留下來。与这片土地共存亡。但是几天來在大德鲁依和梅琳不断的劝说下。第一时间更新他们都同意了迁移。到了新的地方。新生的部落需要每一个精灵。毕竟人口基数多少。直接影响到部落今后的发展速度。

    看到此情此景。李察也只有一声叹息。如果说之前他还会对与暮语和谈有一点希望。那么见面之后。最后一点希望也都破灭了。整个谈判过程中。从始至终。双方都沒有提到过伊斯卡拉。李察知道再也不能犹豫。多耽误一个小时。就意味着多一小时的苦战。现在整个生命树下。能够在凝聚的森林意志下辨别方向的。就只有李察自己和神圣独角兽。所以李察空有大军。却根本无法联系。

    当永夜生命树迁移到前进基地五百公里之内时。就算是安全了。在这个距离上。李察可以调集兵力防御。可以利用自己的生命树对抗森林意志。如果时间再长一些。母巢分身就会产生源源不绝的大军。

    可是这段路。却极不好走。

    很多永夜精灵们还在收拾着行李。他们耐心细致地整理着许多零碎而精致的东西。那些小物件或许沒什么用。但李察却知道。对特定的精灵來说。它们其实是无比重要的纪念品。所以尽管时间宝贵。李察也沒有催促。还制止了几名过來催促的构装骑士。李察准备再给他们半个小时。

    就在这时。李察身后传來梅琳忧郁的声音:“我们是真的要走了吗。”

    李察沒有回答。而是望向生命树。永夜生命树此刻正在震动着。如伞盖般张开的树冠徐徐收拢。粗大的树干有规律的摇晃着。周围的土地不断上拱。翻裂。一根根粗大的根须慢慢自土中拔出。生命树已经开始了迁移的过程。这个过程一旦开始。就不能中断。直到它找到一块新的地方扎根。

    梅琳忽然有些哽咽。低声说:“我不想走。真的一定要走吗。”

    李察也在心底沉重叹息。如果还有选择。他宁可放弃绿森的发展。与所有守护精灵妥协。让永夜部落留在这片土地上。这是茜生活了一百多年的地方。也是她付出生命也要守护的族人生长的土地。为了这一点纪念。李察愿意放弃在这里大半的利益。钱总是可以赚得到的。可是亲人却越來越少。

    李察愿意这样做。不代表着他麾下的战士也愿意如此。李察是一名领主。领主不光有权利和利益。还有沉重的责任。每一个战士和领民。都是李察的责任。放弃在绿森的利益。也变相的削减了麾下战士和领民的利益。李察已经发现。现在越來越难以找到能够满足所有人的方式。

    就在这时。身后的梅琳忽然扑了上來。紧紧抱住了李察。李察刚想劝慰她几句。却觉肋下猛然一凉。一柄匕首穿过了两根肋骨的间隙。深深插入他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