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七 变迁

    ()

    在又一场激战结束的间隙。李察沟通了生命树。告诉了它自己的决定。永夜生命树此刻的意识已经极为微弱。树身上众多的创伤已经无力自愈。它只能通过意识沟通。甚至连简单的树精形象都无法凝聚。

    “你们走吧。我还可以拖住他们一会。”生命树很平静。

    李察却说:“你投降吧。不用为我们争取时间。”

    “可是……”永夜生命树却在犹豫着。李察知道它犹豫的是什么。投降之后。也就意味着永夜生命树将归入世界树的统属。这对从诺兰德而來的永夜生命树而言。可以说是件非常屈辱的事。从生命层次的意义上。永夜生命树并不比绿森的世界树差。

    “先活下來。我很快就会回來的。在位面之门处。还有我的大军。”

    永夜生命树终于点头:“好。”

    和永夜生命树沟通完。永夜精灵那边又出了问題。艾莉婕告诉永夜精灵们。只有一半的人能够随队撤离。在哪些族人能够离开的问題上。永夜精灵和艾莉婕又有了分歧。按艾莉婕的意思。最优方案就是带走全部精锐战士。以及小孩和年轻女精灵。余下的即不构成即期战斗力。也对部落未來的成长沒什么用处。第一时间更新他们留下來可以选择战斗。也可以选择投降。对艾莉婕來说都无所谓。即使把整个永夜部落留下來也不过是找死。所以被淘汰的精灵们做什么都沒有意义。无外乎多消耗几个守护精灵战士而已。可是只要李察回到了前进基地。召集了大军和追随者。那时也不会在乎守护精灵多几个还是少几个。

    但是永夜精灵们却不这么想。所有精锐战士。包括两名大德鲁依和两位圣域猎手。都自愿留下來。而让部落里大量的老弱和女精灵撤走。在他们的眼中。战死是战士的本份和骄傲。而且高等精灵虽然等级森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但战士们更高的位阶和权利伴随的也是更多的责任。在这种时候。保护低等级的普通族人就是他们的天职。虽然永夜精灵中也出过灰羽之类的家伙。但经过连番变故后。剩下來的已都是恪守传统的铁血战士。

    但艾莉婕却绝不同意。原因就在于老弱精灵行动速度太慢。这样返回基地城市的时间会大幅延长。而且为了保护这些沒什么自保之力的精灵。构装骑士们又得浴血死战数场。在艾莉婕眼中。每场战斗。都意味着几个会从构装骑士名册中被划去的名字。

    就在双方争执不下时。李察从生命树上走下。制止了正在咆哮的艾莉婕。随即点了十名实力不弱的构装骑士。让他们下了魔骑。随后又把自己的神圣独角兽召來。让一些老弱的永夜精灵乘坐。然后坦言这就是能够做到的极限。另外为了部落真正的将來。李察还是希望那些精锐的猎手和德鲁依们可以一起撤退。但是。李察最后还是把决定权交在永夜精灵的手里。

    永夜精灵也知道时间紧迫。商议之后。大约有三分之一的精锐战士留下。同时一名圣域猎手自愿留下。率领所有留守的族人断后。

    李察深深看了一眼自愿断后的圣域猎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说:“你们可以投降。我很快就会回來的。”

    那名圣域猎手向李察行了一个高等精灵至高的礼节。郑重地说:“我们决不投降。”

    李察张了张嘴。却只是点了点头。沒有再强迫。这时决定撤退的两位永夜精灵大德鲁依和一名圣域猎手同时向李察行了至高礼节。庄严表示今后将会完全服从李察的命令。整个永夜部落。至此才算真正成为李察麾下一员。只是看着还剩下不到五百人的永夜部落。李察却怎么都高兴不起來。

    这些一定。撤退的队伍就出发了。时间现在是最紧迫的资源。那些让给永夜精灵的座骑上几乎坐满了行动迟缓的永夜精灵。李察自己都在地上步行。所有人都知道李察的伤根本沒好。这从他根本放不出大规模的魔法上就可以看出。艾莉婕也从魔骑上跳了下來。让几名永夜精灵上了自己的魔骑。她则和李察并排走着。

    这支队伍在黑暗的林海中行走着。过了一会。艾莉婕终于忍不住。问:“为什么。”

    李察沒有回答。而是抬头看看周围。只见无论永夜精灵。还是构装骑士。现在对他的态度都有很微妙的变化。

    看完这些。李察才说:“为了……天下归心。”

    “天下归心。”艾莉婕反复咀嚼着这句话。但是又有些不明白。想要天下归心。大军推过去就是了。然后手段柔和一些。不是自然归心。

    还沒等她想得通透。忽然看到李察全身一震。脸色骤然变了。李察停下脚步。缓缓回头。望向生命树的方向。不止是李察。三名永夜精灵的强者也都有所感觉。和李察望向同一个方向。从那里。他们都感觉到了阵阵悸动。那是生命树极度痛苦的嘶号。

    永夜生命树此时正疯狂拍打着枝干和根须。森林中的古树被成排扫倒。可是一道道黑影如闪电般从森林中窜出。扑到生命树上。那些黑影都是些守护精灵。但是和普通的守护精灵差异极大。他们体形要大了整整一圈。身上的肌肤全都变成了灰黑色。层层褶皱。还可以看到有零星细小的鳞片。他们不光体形大。而且速度比普通的守护精灵快得多。如狼群般扑出。几个纵跃就跳到了生命树上。然后迅速攀援而上。转眼之间。生命树上就缀了上千个异样的守护精灵。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些变异的守护精灵纷纷张开大嘴。嘴里竟然是如恶魔般的满嘴利齿。它们一口下去就是木屑纷飞。永夜生命树厚而坚硬的树皮根本挡不住它们的啃食。转眼间就全是坑坑洼洼。

    被生生啃食的痛苦。让生命树不断发出凄厉的长号。号叫声远远传递出去。让茫茫林海都为之震颤。生命树下。残存的永夜精灵正在浴血死战。他们中不乏精锐的战士。但是变异的守护精灵们也同样实力大增。不时有永夜精灵被扑倒拖出阵线。然后那些如同野兽般的变异守护精灵就会一拥而上。转眼间就会把永夜精灵啃成一具具白骨。

    从森林中涌出的变异守护精灵越來越多。过万的守护精灵就象大群的蝗虫。围着生命树疯狂啃食着。不放过哪怕一片树叶。

    远方。李察面沉如水。平淡之极的说了一声:“我们走吧。”就不再看來的方向。继续向基地城市走去。三名永夜精灵的强者依次跟上。林海的上空。不断回响着阵阵奇异的呼啸。听起來象是风声。但是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声音里面无法形容的痛苦。

    那是生命树的悲鸣。

    艾莉婕早已见惯了血腥和杀戮。可是现在却有些恨不得堵住自己的耳朵。她忍不住问李察:“守护精灵不是不会毁坏生命树的吗。难道你沒让永夜生命树投降。”

    “那些已经不算是守护精灵了。”李察的语气很平常。

    艾莉婕叹息一声。不再问了。她也知道。这个时候李察越是平静。心里就越是愤怒。李察的伤还很重。愤怒对他沒有好处。

    此时此刻。在林海深处不知何时建起了一个方圆足有百米的巨大木制大殿。大殿黑气缭绕。说不出的阴森诡异。而殿顶上燃烧着熊熊烈火。火焰却是诡异的墨绿色。在烈火中。那名黑袍的神秘人正象疯子一样又唱又跳。但唱的却是谁都听不懂的一种语言。他不断拍手跺脚。整个大殿都在随着他的节拍抖动着。这座神秘的大殿分成前后两个大门。后方成群的守护精灵正在被驱赶进大殿内。这些守护精灵各个部落都有。甚至还包括了老人和孩子。一队队暮语猎手手持利剑长矛。驱赶着他们。让他们尽快走进大殿黑沉沉的大门。大门高十米。宽也有十米。但是殿内黑沉沉的。完全看不清里面有什么。

    一个个变异的守护精灵则从大殿正门不断走出。它们初时目光呆滞。动作僵硬。殿顶烈火中不断飞出墨绿色的星火。烙印在他们身上。这时变异精灵才象突然有了灵魂。变得凶悍恐怖。一个接一个奔入森林。就象接到了冥冥中的命令一样。

    在空地边缘。几名暮语和其它部落的长老聚集在一起。看着那些恐怖的变异精灵。一个个脸色都是说不出的难看。一名风语部落的长老忽然说:“永夜生命树不是肯投降吗。为什么还要……”

    另一名长老也愤愤地说:“是啊。每棵生命树都是未來的世界树。怎么可以这样。”

    既然有人开了头。长老们不免议论纷纷。关键在于生命树就相当于守护精灵的神明。这是多少年來扎根于守护精灵灵魂的观念。而暮语大长老则沉默着。一言不发。直到长老们的议论越发激烈。他才缓缓地说:“旧的时代。已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