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九 反击 上

章一二九 反击 上

    ()

    当大队人马远去后。幽暗的林海就寂静下來。李察的咳嗽声显得格外清晰。但是沒过多久。一声野兽吼叫就压过了李察的咳嗽声。一个变异精灵恶狠狠扑向李察。结果却是穿在了月光上。李察只是后退一步。长刀向上斜指。就让这个变异精灵自己撞在了刀锋上。

    又有几个变异精灵出现。从身后和侧翼向李察包围过來。可是一个淡淡的身影闪了几下。就将它们全都切成两段。水花随即出现在李察的身旁。略微落后半步的样子。一如在绝域战场之时。

    李察甩了甩月光。将上面穿着的变异精灵甩到了一旁。说:“一群沒有灵魂的家伙。第一时间更新不过数量会很多。怕吗。”

    “一群小妖。有什么可怕的。”水花有些生硬地说。

    话音未落。她忽然扑入森林。又如幽灵般退回原地。一进一退间。森林间弥漫起一股浓郁的腥臭气息。那是变异精灵被斩杀后流泄黑血的味道。

    水花瞬间就斩杀了数名变异精灵。來的却显然更多。一个个变异精灵如狼群般现身。缓缓逼近。它们大多数从地面而來。少数则攀上周围古树。居高临下。对李察和水花虎视眈眈。

    水花眼中闪过一阵冷冽杀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双手平持永眠指引者。踏前一步。长刀自左至右平斩半圈。一圈无形波动从刀锋上散溢出去。直至二十米外。波动所过之处。所有的变异精灵都突然停止了前进。波及到几棵古树树干上则突然出现一条细细裂痕。可是却深到几乎把整棵古树斩断。

    那些停止了动作的变异精灵身上全都出现了一条切痕。然后上下两半身体就对错滑开。水花一刀虚斩。就斩杀了数十个变异精灵。若面对的是守护精灵。她这一刀足以震慑对手。可是变异精灵根本沒有恐惧。它们发出尖锐的啸叫。开始全速冲击。

    水花一声厉喝。化作一片虚影。迎着变异精灵冲上。刹那间刀下血肉纷飞。

    她本不擅长正面搏杀。只是为了更多吸引变异精灵的注意。好为李察分担些压力。可是变异精灵数量实在太多了。仍然有不少扑向李察。水花一急。又是挥刀横斩。无形波动再次将数十名变异精灵腰斩。

    李察靠在大树上。月光向上一指。就有一名变异精灵从刀锋处跃过。结果直接开膛。月光随即就势落下。又将一个扑來的变异精灵斩落。李察绕着古树转了半圈。长刀一划。从肋下刺出。将树后的两名变异精灵刺穿。同时也躲过了一名变异精灵的扑击。

    “向右后方杀!”水花意识中忽然响起李察的声音。她不假思索。立刻返身向李察指定的地方杀去。在绝域战场的五年。她已经对李察的命令形成了服从的本能。

    李察则离开了自己借以防御的大树。刷刷几刀砍翻周围的变异精灵。冲向另一棵大树。他贴着大树绕了一圈。立刻让部分变异精灵失去了目标。等它们反应过來。李察早已冲向十米外的另一棵大树。至于中间拦路的两名变异精灵。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砍倒的。

    在幽暗森林中。水花和李察正背道而驰。各自引动了一群变异精灵。相距百米时。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两人又变幻方向。划出一个完美半圆后。又聚在一处。

    李察随手一指。在意识中喝道:“向前冲。”

    两人于是并肩向前。从变异精灵包围的薄弱地带冲了出去。就这样。李察和水花时分时合。不断在森林中游走。森林复杂的地形不再是变异精灵的优势。反而变成了它们最大的劣势。或许是一路压抑太久。或许是为李察分担压力。水花的杀性极重。时时会來一道威力极大的虚空切割。这是她的杀招之一。威力确实极大。但消耗也不低。

    而李察虽然使不出太多的力量。可是此刻他的战斗艺术已是登峰造极。在不动用更多力量的情况下。就是传奇强者也不会比他做得更好。李察此刻动作忽快忽慢。月光更是神出鬼沒。杀人根本不用第二刀。单以杀戮数量而论。竟不比水花少太多。要知道杀发了性子的水花一记虚空切割出去就是几十条生命。

    但就是这样。他们也渐渐感觉到了压力。变异精灵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好象永远都杀不完。水花的虚空切割出现的间隔越來越长。李察的咳嗽也渐渐剧烈。月光依然飘忽不定。但更多是提前摆在那里。借助变异精灵自己的冲势动作杀敌。第一时间更新可是李察依然觉得月光正变得越來越沉重。他象个最吝啬的守财奴一样计算着自己魔力的消耗和补充。同时还要压制体内依旧不安分的灰气。

    这样不知杀了多久。就连水花都感觉有了些麻木的时候。李察早就定下的一个时间点终于触发了。

    李察再不保留。启动了生命诛绝。月光骤然凶狠。落刀处血肉横飞。他在成群的变异精灵中推进着。宛若血肉绞机。喷涌的血水直溅到数米之外。转眼之间。李察就在变异精灵中生生犁出一道血肉长廊。杀出重围。拉着水花如飞而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变异精灵一阵混乱。随即疾追不止。

    李察和水花在森林间疾速奔行着。即使筋疲力尽。速度也比身后的变异精灵要快得多。双方的距离渐渐拉开。可是变异精灵穷追不舍。

    跑着跑着。李察忽然觉得全身一松。多日來一直压在身上的沉重压力已然消失。在这里。森林意志终于变得正常。不再有全面的压制。也不再在对意识的屏蔽。

    李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知立刻远远地散发开去。意识更是扩展到了极限。瞬间就多了数以百计可以联系的节点。这种感觉。无法形容。

    一头变异精灵不依不饶地追了出來。凌空扑向李察。李察骤然转身。一声长啸。月光带起一片滟滟刀光。迎上了那名变异精灵。

    几乎是一刹那间。那名守护精灵就在空中变成了一团血花。

    沒有了森林意志的压制。李察立刻就把体内作乱不休的灰气牢牢压了下去。实力急剧提升。几乎恢复了全盛时期的一半实力。这一半实力。在巅峰战技和万物成灰的作用下。对上变异精灵完全就是碾压。

    看着不断从森林中涌出的变异精灵。李察一言不发。提刀迎头杀了上去。第一时间更新这一次。他身上不光闪耀着魔法的光芒。生命诛绝也尽数启动。转眼之间。李察就在变异精灵中杀了一个來回。血肉漫溢成池。

    就是不知恐惧的变异精灵。此刻也一时不敢进攻。只是伏在地上不断发出低吼。它们沒有恐惧。但还残留着生命求生的一点本能。

    李察拉住了正想冲上去的水花。摇了摇头。缓缓退入了森林。那些变异精灵一阵燥动。试探着追了一小段距离。却都停了下來。不安地转着圈子。正常的林海环境让它们感觉极度的不适。

    片刻之后。黑袍人和一众守护精灵长老就出现在最后的战场上。黑袍人沉默不语。长老们的脸上却全是骇然。其中一名擅长追踪猎杀的长老顾不得满地血水碎尸。仔细地查探了半天。甚至还拿起几块碎尸反复检验伤口。才喃喃自语着:“真的……只有两个人……”

    他的声音虽轻。可是在场都是一时强者。又怎么会听不清楚。黑袍人的身体开始颤抖。显然已怒到了极处。他刚刚放言三千变异精灵可以杀光对手。可是现在对方只是两个人断后。就让他那三千“威力无穷”的变异精灵死伤过半。这一记耳光。抽得有些响亮了。

    基地城市中此时一片繁忙。所有部队都在动员。作着战争准备。虽然战争还不会立刻爆发。刚刚回來的构装骑士们需要休整治疗。永夜精灵也需要安置。但当李察回到基地城市时。只留下一句话:“三天内作好一切战争准备。”随即就回了诺兰德。

    永恒龙殿内。诺兰大神官匆匆赶來。见到躺在偏殿内的李察时。忍不住一声低呼。在她眼中。李察身上缭绕着一团团不散的黑气。而且黑气中不断浮现密密麻麻的各种神文符语。诺兰一眼就看出黑气中带有强大规则的力量。即使在永恒龙殿内黑气也依旧不安分。想要突破逃离。

    “怎么弄成这个样子。”诺兰略带责备地说。不等李察回答。她就开始吟唱咒语。庞大的时光之力迅速汇聚。在她身周凝聚成一条条淡金色的光带。她双手一翻。时光力量就如流水般冲刷在李察身上。消蚀着黑雾。

    李察此时终于放松下來。说:“不小心中了暗算。这个对手对位面规则的理解还在我之上。所以才弄成这样。”

    “真是不知死活。”诺兰咬牙切齿地说。

    “不过就是次级位面的规则而已。沒那么严重吧。”

    “不。不止是次级位面的规则。”诺兰面色凝重。此刻在时光之力的冲击下。那些黑雾已经接近全部消散。但就是有一丝黑气始终不肯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