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零 反击 下

章一三零 反击 下

    ()

    “所以。”

    “你需要在这里躺三个月。”诺兰给出了一个坏消息。

    “不可能。有沒有其它办法。”

    “当然有。但是那需要我用神恩强行对消掉你身体内的这些诅咒力量。你知道。这需要……”

    李察不等诺兰说完就打断了她:“我要在一天之内解决。你需要什么补偿。”

    诺兰也不再纠结。直接提出了条件:“两件三阶构装。要专门设计的。”

    “可以。但是你要陪我去一次绿森。这场战争中我需要强大的神官。”

    诺兰摇头说:“我们永恒龙殿的神官是有原则的。第一时间更新不会干涉位面战争。”

    “一件我设计的四阶构装。你应该知道它的价值。很快我的构装发布会就要召开了。在那之后。我亲手制作的构装会更加难得。”李察加大了筹码。

    “成交。”诺兰非常干脆。

    她的眉心中忽然浮出一颗时光沙漏。落在李察身上。大量的时砂立刻铺满了李察的全身。庞大的神恩化作纯净的时光之力。顷刻间就将李察身上最后一缕灰黑色的气息冲刷干净。

    诺兰在李察身上拍了一记。说:“好了。你可以起來了。”

    这次轮到李察大吃一惊:“这么快。”

    诺兰白了他一眼。恨恨地说:“只要舍得花神恩。当然快了。你以为还有多复杂。”

    诺兰召來了旁边一名神官。吩咐她去把自己的权杖、法袍拿來。然后对李察说:“我十分钟后就可以做好准备。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绿森。”

    诺兰雷厉风行的超高效率再次震惊了李察。他实在忍不住问:“诺兰大神官。你刚刚不是说不干涉位面战争是永恒龙殿的原则吗?”

    诺兰白了李察一眼。从容淡定地说:“那是一般原则。但是等价交换可是龙殿的核心规则。核心规则在一般原则之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懂了。”

    李察终于听懂了。原來只要付出足够代价。永恒龙殿几乎啥都肯干。除了出卖那头老龙的利益和尊严之外。但是如果付出的代价足够巨大。李察甚至怀疑。那头老龙说不定都会把自己给卖了。

    李察活动了一下身体。发觉身上隐疾尽去。忍不住长长吐了一口气。说:“还要等几个人。我们两小时后出发。”

    这时诺兰若有意若无意地问:“听说你欠了不少构装。”

    “是。”李察坦然回答。

    诺兰皱眉道:“那你还敢承诺我一个四阶构装。”

    李察洒然一笑。第一时间更新说:“反正都欠那么多了。不在乎再多欠一个。”

    诺兰气极:“你。”

    李察哈哈笑道:“能欠也是本事啊。你想想。都是什么样的人肯让我先欠着。”

    诺兰一想。觉得李察这话说的倒也沒错。能够预定四阶构装的可基本都是传奇强者或是豪门家主那一级别的存在。他们都能够放心李察。自己又有什么可不放心的。殊不知道。其它人也是这么想的。

    此时在绿森的林海中。绯色正不急不忙地在森林中游走着。她双瞳时时会突然转化成艳红色。每当这时。一道强横的精神波动就会从她身上猛地散发出來。将周围的森林意志撕得七零八落。然后精神力即会凝聚如枪。向着某个地方全力刺出去。一旦这道精神力击穿了森林意志。绯色相信远方的母巢分身和李察就会知道自己的位置。而且她也可以藉此知道自己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

    除了在深入林海的第一天遇上过两个守护精灵之外。绯色就再也沒有看到过守护精灵了。森林意志的压制突出其來。当她意识到自己已经迷失时。已然失去了和李察、母巢和水花之间的联系。

    走了很久。绯色感觉到有些疲劳。于是靠在一株大树上。随意将手插入树干。那株古树竟然颤动了一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似乎极是痛苦。很快它的枝条就软软地垂了下來。整树的树叶全部干枯。纷纷洒洒地坠下。沒过多久。一株合抱粗的古树竟然彻底枯萎。而绯色的气色则恢复了许多。肌肤上重新有了光泽。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沒有使用过吞噬的能力了。现在经过母巢的重新调制。绯色的吞噬已经大大加强。不光是强大生物能够提供能量。就连古树也能为她补充力量。吸收了古树的生命力之后。绯色第一件事就是再度发出精神波动。将周围的森林意志撕碎。

    这样反反复复。绯色消耗巨大。森林意志的消耗甚至更大。在无法摆脱森林意志压制的情况下。绯色就是以这种方式快速消耗着森林意志的能量。第一时间更新

    她惟一遗憾的就是始终沒有看到守护精灵。似乎守护精灵畏惧了她的实力。全都躲藏了起來。想到这里。绯色不禁微微皱眉。自语道:“难道它们知道了我的那个能力。”

    不管怎么想。此刻徘色都得不到答案。因为她找不到守护精灵。同样的。在遥远林海的另一端。提拉米苏和山与海也很久沒有看到过守护精灵了。

    食人魔高大的身躯在森林中行走着。沉重的脚步让大地都为之震颤。他明显显得很烦燥。时时会挥起巨锤十吨。把某棵看了不顺眼的巨树砸倒。森林一片阴沉。四周的景物看上去一模一样。完全沒有区别。头顶的天空则暗得如同行将入夜。根本不象是上午。森林中是极致的潮湿。水汽甚至浓到了变成团团白雾的地步。而且里面还包含了浓郁的腐叶味道。这种环境无疑让食人魔觉得极不舒服。所以两个头轮流在抱怨着。任何一棵看起來比周围同伴粗壮些、更有生机的大树。都是它宣泄怒气的对象。在偶尔会砸出來几棵伪装树人的情况下。提拉米苏对此就更是热衷了。

    让它如此焦燥的另一个原因。则是照预定的集结日期已经过去了好多天。他们还依然在林海中迷失着。李察的部队想必早已到了永夜部落。而且森林的突变。也显示出守护精灵们正有异动。在这种时刻却不在战场上。让食人魔变得相当烦燥。

    蛮族的少女坐在食人魔肩上。手托着下巴。正在怔怔地想着心事。这些天來她一直是这个样子。几乎沒怎么变过。

    “殿下。我们什么时候能够找到头儿啊。”食人魔忍不住问。

    少女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可是我们这样迷失着总不是办法吧。”

    “总会找到路的。”蛮族少女心不在焉地说。然后同样心不在焉地补充了一句:“李察现在也沒有找到路呢。”

    这句很简单的话。食人魔却觉得其中颇多含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两个脑袋一齐开动。越想越是复杂。一时间沉默下去。

    又过了片刻。食人魔忽然说:“殿下。你能够下來自己走一会吗。”

    山与海象是刚刚睡醒一样啊了一声。从食人魔的身上跳了下來。然后大地同样剧烈地震动了一下。

    少女仰望着食人魔。颇有些吃惊地说:“这么快就又累了。”

    提拉米苏一脸委屈。他看看少女背上的铁棍。又再看看她左臂上那块黑沉沉的臂甲。铁棍名字就叫十一吨。也就罢了。那块臂甲看上去平平无奇。却是山与海亲手用拉菲精铁打制而成。重量并不比那根铁棍轻多少。

    “殿下。我们要是一直找不头儿怎么办。这该死的森林意志。”

    “那我们就把森林拆了。沒有森林。也就不会有森林意志了……”

    这样。食人魔和少女继续森林深处走去。路过的地方时时会有古树轰鸣着倒下。

    绿森的位面传送门再次绽放光芒。李察如期回到了绿森。在他身后。首先是诺兰和四位永恒龙殿的神官。随即是尼瑞斯、阿伽门农和阿西瑞斯。接下來是装备完毕的整整四百名黯锋骑士和二十米來自深蓝的法师。然后则是铁血公爵家族的精锐武士和尼瑞斯自己的私军。当所有部队走完后。星蛹再次出现。它那长达百米的身体很是花了一段时间。才彻底从传送门内游出。

    星蛹吐出数十口密封的货箱。然后就游向森林。去与母巢分身汇合。

    刚刚回到基地。李察就召集了所有将领和追随者。将一系列任务布置了下去。加上新加入的部队。整个基地城市内的军队已经超过了一万。强者更是多如牛毛。基地内部的部队早已动员完毕。刚刚抵达的精锐军队则需要休整一天。但是李察并沒等所有部队都准备好。而是直接命令已经作为战备的部队出发。刚刚抵达绿森的部队将在休整好立刻出征。

    当李察布置完后。所有将领都大吃一惊。因为李察只在前进基地留下不到一千的守卫部队。可说是倾巢而出。

    会议之后。先头部队已经出发。而李察则是來到距离基地一百公里左右的地方。这里是母巢分身的活动范围。李察随意选了一块地方。挖了个坑。就把黄金世界树的种子种了下去。然后割开自己的手腕。念颂着银月精灵的秘法。用自己的鲜血浇灌在黄金世界树的种子上。

    滚滚鲜血全部被种子吸收。它整整吸收了数倍于自己体积的鲜血后。表面忽然绽放出一层光华。随即裂开。一片嫩绿青叶从种子内探了出來。

    这片新叶生成的瞬间。李察突然一阵恍惚。好象有什么东西掠过了灵魂。在同一时刻。林海中所有生命树都在震动。而遥远地方的世界树上。更是落叶如雨。

    一瞬间。它们都知道在这个位面上。又多了一棵世界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