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四 中路突破 上

章一三四 中路突破 上

    ()

    生命树就是守护精灵的神明和一切。每棵生命树受了伤都是大事。何况是彻底毁灭。而且还是三棵。可以说。整个林海的根基都为之动摇。连森林意志的强度都会削弱几分。

    平时若有坏消息传來。这些长老们都会首先看向黑袍人。不言之意自然是问“怎么办”。可是现在。包括暮语大长老在内。所有的长老都忽然垂头不语。好象什么都沒有看到。什么都沒有听到。因为这个消息已经超出了坏消息的范畴。也绝不再有“怎么办”的答案。而只有“拿哪个家伙出气”的区别。

    长老们不说话。黑袍人也不说话。甚至连一个动作都沒有。

    大厅突然就静了下來。

    报讯的守护精灵怔怔地看着忽然变成雕像的大人物们。突然明白了什么。赶紧低下头去。也开始装起了雕像。

    不知过了多久。看天色是从下午进入黄昏。黑袍人才抬起了头。他的动作迟缓。不断发出噼噼啪啪的骨节响声。好象一架锈蚀了的机器。他的声音依旧缓慢阴森。好像沒有任何变化。可是所有长老都能够从中听出隐藏得不怎么好的狂怒与不甘。

    “撤退。去巨木之巅。”短短一句话。黑袍人说了整整一分钟。几乎是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吐出來的。

    片刻之后。死气沉沉的森林行营开始迟缓地动了起來。一棵棵战争古树打着呵欠。艰难地把浓密根须从大地中拔出。外围的战争树人也不情不愿地从古树状态醒來。几棵战争古树抬起了森林行营。又有数十棵战争树人聚拢过來。将森林行营举高。整个森林行营就象迟暮的巨兽。缓慢地转身。缓慢地起步。直到整个森林行营已经走出几公里。后面还有一棵战争古树沒有完全从大地中拔起自己的根须。

    林海的天空永远是阴沉的。无论守护精灵还是战争古树。都早已习惯了这里的天空。这里的阴沉。和这里的潮湿。可是今天。不知怎么。许多守护精灵忽然觉得呼吸有些困难。第一次觉得本是熟悉的环境竟然如此的压抑和潮湿。

    托举着森林行营的树人机械地行走着。守护精灵们也在机械地行走着。他们只知道要向前。却不愿去想终点是在哪里。

    这条路。好象永远都沒有尽头。

    一名守护精灵猎手觉得心跳得厉害。他跃上树冠。很是敷衍地向远方的天空看了一眼。他的职责是警戒森林行营的侧翼。这时的敷衍也说得过去。林海的上空除了阴沉的天空。平时几乎什么都沒有。就连飞鸟都难得一见。又有什么好看的。再说。他的位置距离森林行营还有好几公里。就算遇上什么敌人。也足够时间反应了。

    可是他却忽然看到有一个庞然大物在云层下无声无息地掠过。

    那里怎么会有东西。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揉了好几下。才定晴望去。果然。在云层下有一个巨大的怪物在安静地飞行着。它就象一只放大了无数倍的黑色蠕虫。一下一下缓慢地蠕动着。但每下蠕动都会在空中滑出很远。

    守护精灵目瞪口呆。一时竟然沒有任何反应。这也不能怪他。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冲击太大。以致整个世界看起來都有几分不真实了。三棵生命树被毁灭了。怎么可能。现在空中又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巨物。

    这名守护精灵思绪陷入短暂混乱的时候。站在星蛹上的李察忽然咦了一声。转头向左方望去。在那个方向上。有一大片明显高出其余森林的树冠正在移动着。看到它的瞬间。李察就知道那是什么了。

    行走的森林。守护精灵的终级战争利器。森林行营。

    李察曾经近距离观察过森林行营。对数量众多的战争古树留下深刻印象。而且也对森林行营的构造有所了解。森林行营。其实就相当于一个天然城堡。第一时间更新区别是整个城堡可以看作一株不能移动的古树。它的移动需要靠战争古树和战争树人的托举。一旦让它扎根超过两天。那么城堡内许多天然的防御机制就会活化过來。让整个城堡变成真正的战争机器。

    但现在。森林行营显然正在行进状态。

    李察整整思考了五秒钟。

    这五秒。是智慧天赋全部开动、所有意识都启动的五秒。李察瞬间就可以处理大量的数据。五秒的思考足够他想出一个完善的计划。或者是做出一个成熟的决定。在战场上。李察每秒都可以发出好几个部队调动命令。

    但是五秒过去。李察却依然沒有得出自己想要的答案。原因其实很简单。他对森林行营了解得还是太少了。不仅仅是森林行营本身的能力。连有什么人现在在那里都不知道。李察惟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在森林行营中一定可以找到真正的幕后黑手。推动着守护精灵向永夜开战、诅咒了茜的幕后黑手。也一定可以找到那个下令残杀肢解了永夜生命树的家伙。

    五秒的思考。李察依然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去进攻森林行营。但答案应该是否定的。就凭星蛹上这点人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在李察原本的计划中。是要以上万大军和森林行营正面对战。才有绝对把握把它拼掉的。

    星蛹还在向前飞行……

    李察忽然向远方行走的森林一指。喝道:“向左转。直接飞到它上面去。”

    星蛹永远都会服从命令。它立刻划出一个柔和的弧线。转过方向。笔直向着森林行营飞去。

    李察沒有说话。只是站在星蛹最前方。风吹动了他的头发。也拂起了他的衣衫。而他的心此刻是一片宁静。再也不去想此战是胜是败。

    虽然沒有命令。但是所有的追随者都明白了李察想干什么。他们一个接一个站了起來。懒洋洋地开始活动筋骨。擦拭兵器。丝毫沒把面前的大敌放在眼里。构装骑士们也慢条斯理地爬上了魔骑。一点不象要去打仗。而像是去效游。但是当星蛹飞抵森林行营上空之前。所有构装骑士都会作完战前的一切准备。

    诺兰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心底忽生感慨:“好一群骄兵悍将。”

    当守护精灵警戒的哨音鸣响时。星蛹已经飞临森林行营。从下方稀稀落落射來的羽箭表明守护精灵根本沒有想到会受到攻击。而且攻击从天而降。

    李察伏低身体。猛然发力。巨大的星蛹竟然纷纷一沉。这时李察已经如箭般射出。若一只大鸟。从百米空中直扑森林行营。

    风在耳边呼啸着。对危险的感觉和行将到來的激战让李察的血脉都在沸腾!

    森林行营正在视野里急剧扩大。上层平台上几十名守护精灵惊慌地奔來跑去。不断有守护精灵的射手攀上平台。他们背着弓箭。有些却因为慌张甚至忘记了带上近战用的长剑。还有几个精灵正呆滞地看着空中巨大的星蛹。已经完全不知所措。从平台一侧的华丽树屋中涌出数十名守护精灵。无论强大气息和华丽的服饰。都表明他们的身份绝不一般。

    距离地面数十米时。李察双臂张开。身周骤然出现数面电光护盾。环绕着他不断飞舞着。电光之内。隐约还有点点星光。在李察周围凝聚成一圈星河。星河一生。李察坠势骤降。就此浮在空中。宛若初临人间的神祇。

    李察伸手向下方一指。护身的电盾离体飞出。射向下方的平台。顷刻间化为片片雷电森林。几乎覆盖了整个平台。

    无数雷电轰击得守护精灵射手东倒西歪。虽然雷电威力还不足以致命。但也让这些射手受伤不轻。更是打断了他们的射击。更多的守护精灵射手冲上平台。德鲁依们也在迅速为他们加持可以防御雷电的自然防护。

    然而这时浮于空中的李察已经打开了创造与承载之书。伴随着轻声的吟颂。一团暗红色烈焰无声无息出现在守护精灵中间。翻滚着向四面扩散。覆盖了方圆数十米。暗色烈火覆盖的地方。所有守护精灵都开始燃烧。他们在挣扎。在号叫。可是却沒有半点声音发出。

    创造与承载之书不断翻动着。八级的火焰风暴一个接一个在森林行营顶层平台上出现。宛若暗红的死亡之花不断绽放。守护精灵一个个被引燃。就连德鲁依也不例外。当最后一朵死亡之花绽放时。最先被点燃的守护精灵已经倒了下去。火焰散去时。上层平台顿时为之一空。原本的守卫几乎全被清光。就连那群身份不俗的守护精灵也显得颇为狼狈。

    李察立刻盯上了他们。

    他手中的创造与承载之书翻到了最后两页。两名精灵先知出现在平台的两角。他们第一时间催动法术。大量藤蔓几乎是瞬间布满了整个上层平台。将正陆续冲上平台的守护精灵战士分隔开。

    李察忽然将所有星河全都收回体内。整个人立刻如流星般坠落。轰的一声砸在平台上。剧烈的冲击波向四周扩散。将李察周围的几名守护精灵轰飞出去。李察抬起头。看到自己恰好落在那群精灵长老面前。相距不过十余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