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四一 意志

    卖掉战树堡垒是三人一致的决定,尼瑞斯和阿伽门农前段时间扩张得太快,同样欠下一屁股外债,急需一笔收入还债。当然,他们的债务虽然非常可观,但和李察那令人震撼的数字一比,却又不算什么了。

    同时三人议定剿灭三个精灵部落的收获全归李察,生命树晋阶时的收入则按照此前协议,尼瑞斯和阿伽门农应占到三分之一。

    李察粗略算过,掠夺精灵部落大致贡献了四个顶级祭品的财富,生命树晋阶时的收获则在两个顶级祭品以上。这一下子就解决了李察小半的债务问題,战争果然是暴富之源。

    但是象这样的掠夺机会只是一次性的,而且收割生命树的收获远远低于俘获。把生命树砍倒的所得,还不如一次晋阶的收获。要不是知道肯定守不住刺叶等部落的生命树,李察可不会去干这种涸泽而渔的事。

    定下了利益分配方案,也就意味着绿森的战事暂时告一段落。李察已经打残了守护精灵的主力,并把自己够得到的生命树一扫而空。现在已知最近的生命树距离前进基地都超过六千公里,李察可不觉得打过去是件划算的事。而且自己大军一动,行踪很难隐藏,守护精灵多半不会在原地死守,随便找个地方一藏,自己就很难找得到。

    所以李察决定收兵,在绿森留下适度的兵力慢慢发展。母巢分身和黄金世界树都在这个位面,时间肯定站在李察一边。局势稳定的绿林,光是采收各类资源,每年就可以稳定收获三百万金币。

    接下來还有一系列的琐碎事,从绿森收获的大量珍稀材料需要出手,李察也要考虑其它位面的进展。这些都是消耗时间精力,却又不得不做的事。

    这次绿森的战争,李察可说收获了巨额财富。然而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來。茜走了,她走得辉煌灿烂,却不知有多少遗憾。李察也沒能保护住永夜生命树,最后幸存的永夜精灵只有不到一半。还有梅琳,这个茜实际上视为女儿的美丽精灵现在不知在何方。即使差点死在她手下,李察也并不恨她,始终认为在梅琳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操纵着她。凯旋而归后,李察再也沒提梅琳,有诺兰在,想要定位梅琳的位置只是需要付出一些祭品而已。但至少在这个时候,李察不准备去追杀她。

    如果将來有一天在战场上相见,那就将來再说吧!

    接下來部队要休整整编,准备徐徐退出绿森。自从岩木助燃剂实用化,以及以岩木为主要原料的新式火药制造成功,前进基地堆积如山的岩木终于有了销路。现在基地城市内布置了六千战士,分成两班,轮流上阵伐木。森林的边界则缓缓往回收缩。虽然不知道要多久才能伐光林海,但是现在炸药只要一声轰鸣,就是一小袋金币入手。

    在林海深处,一个孤单的精灵正踉跄走着。她头发凌乱,紧身的皮甲上撕开了几条裂口,露出下面血肉模糊的伤口,本是绝美的脸现在沒有一点血色,一道伤口几乎横跨了她整个左脸。她挣扎着走到一棵大树下,背靠着大树坐下,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这是梅琳,在莫名刺杀了李察后,她就一直在林海中游荡着。现在她虚弱至极,沒有一点森林之女的风采,以往深不见底的双瞳现在也是一时清亮,一时模糊。透过瞳孔,可以看到最深处有两股力量正在殊死搏杀,轮番占据上风。

    渐渐的,那缕灰色的力量逐渐占据优势,梅琳感觉到自己的头越來越沉,一股睡意不可阻挡地袭了上來。她忽然从腰间拔出匕首,缓缓在自己左臂上划出一道伤口。剧烈的疼痛让她面容扭曲,冷汗滚滚而下,但总算清醒过來,把睡意驱逐出去。稍稍休息了一下,梅琳翻身站起,在林间找了几株小草,混在一起揉碎了,再把草汁涂在匕首上。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配方,混好的草汁进入伤口就会引发无法忍受的剧痛,意志弱小的人或动物往往会直接痛昏过去。梅琳就是依靠这种草汁带來的剧痛使自己保持着清醒,因为她知道,一旦被睡意压倒,她的身体就会被另一个意志所占据,从而做出让一些让自己悔恨终生的举动。比如说突然刺杀李察。

    她辩认了一下方向,就拖着虚弱的身躯继续向前走着。她现在也不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只知道如果向这个方向一直走,就会找到李察的基地城市。梅琳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去基地城市,她的全部意志都在和另一个外來的意志对抗着,以致于心中只剩下一个想法,见到李察!

    在林海极深处,森林行营已经快要回到出发的地方。此刻托举着森林行营的只有两棵战争古树和十几棵战争树人。其它的树人和精灵都返回自己的部落去了。森林行营最顶层的大厅中,里面只剩下暮语大长老和另一位暮语长老。除了他们之外,其它幸存的精灵长老只有三名,都回各自部落去了。

    此刻暮语大长老正站在一座祭坛前,双手虚按,一*自然法力不断涌入祭坛。祭坛上浮着魔法影像,里面正是挣扎前行的梅琳。随着大长老不断注入自然力量,梅琳的脚步也相应的越來越缓慢。但是眼看着就要倒下时,梅琳居然又拔出匕首,在身上找了个伤品,狠狠划了一刀!

    暮语大长老一声闷哼,脸色骤然惨白如纸,然后才缓缓恢复。他看了一眼魔法影像中不屈的梅琳,眼中露出冰冷、愤怒和贪婪。但是异样神色只是一闪而逝,就被压了下去,恢复了庄严郑重。他忽然转头对墙角里站着的一个精灵喝道:“你过來!”

    那名精灵來到祭坛前,向影像中的梅琳看了一眼,神色复杂。这个年轻的精灵居然是永夜部落的卡拉,在战争中不知何时趁乱逃掉的。

    暮语大长老阴冷地看了卡拉一眼,说:“你带來的那些东西,不会有问題吧?”

    被大长老的眼神一盯,卡拉心底就是一片冰寒,赶紧赔笑说:“绝无问題!梅琳的头发、血液都是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才收集到的。这种大事我怎么敢说谎?”

    暮语大长老点了点头,又看向魔法影像中的梅琳,说:“希望象你说的一样!她很难控制,现在有了警觉,即使有神使赐与的强大秘术,也只能慢慢消耗她的意志。但是看她的方向,是向魔鬼之门去的。”

    卡拉看着魔法影像内艰难挣扎的梅琳,特别是她用涂了痛楚草汁的匕首不断割着自己,以保持清醒时,脸色变幻不定,时而畏惧,时而怨毒,忍不住恨恨地说:“她宁可死也要和李察在一起?这个**!”

    卡拉说完,又期期艾艾地看了暮语大长老一眼。

    “只要她到了我的手里,我会把她交给你三天的。”暮语大长老知道卡拉的心思,又说:“你和梅琳从小在一起长大,把她的习惯脾气再给我说说。”

    数日之后,昏昏沉沉的梅琳忽然觉得眼前一阵开阔,一座城市出现在眼前。她这才知道,自己已经走出了森林!

    森林行营中,暮语大长老盯着魔法影像中出现的城市,脸色铁青,眼角不断抽动着。几天几夜的对抗,他还是败下阵來。梅琳的意志太坚定了,这个看似柔弱的精灵女孩却有着巨人般的灵魂。卡拉和另一位暮语长老都沉默不语地站在一旁。他们都全程目睹了对抗的整个经过,心中早就有了寒意。如果让梅琳摆脱了控制,那么或许整个暮语日后都会被她铲除。

    暮语大长老忽然露出狞笑,说:“她既然那么想见李察,就让她见好了!我会给李察一个大大的惊喜!”

    另一名暮语长老这时说:“就此结束战争也不错。也许我们不应该再去激怒李察……”

    这话出口,连他都是一怔。转眼间反应过來,原來自己确实是怕了。森林行营一役,他亲眼看到李察宛若天神般的降临,然后携雷霆火流,一举轰杀神使。如果不是后來他逃得快,肯定和留在平台上的长老们一样战死。即使这样,他也在战乱中永远失去了一个眼睛。李察挥出的火焰无比狠毒,它造成的伤势极难用自然力量治疗。

    暮语大长老脸颊抽动,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我们离李察那么远,怕什么?”

    独眼长老缓缓点了点头。按入侵者的标准,暮语部落所在地距离李察的基地城市足有九千公里,在森林意志的守护下,如此遥远的距离就是最佳的防御。可是不知为何,他心底依然有深深的不安,又强调了一遍:“我还是觉得,这场战争应该结束了。”

    暮语大长老冷冷地盯了他一眼,目光中的寒意让独眼长老立刻住了口。

    森林边缘,梅琳踉跄地向基地城市走去。走出森林之后,她就觉得一直纠缠着自己的那个意志消失了,顿时觉得无比轻松。可是心神一放松,身体上巨大的疲劳和伤痛一齐袭來,顿时让她觉得阵阵天旋地晕,一头栽倒。

    在陷入昏迷前,梅琳隐约看到一队骑兵正出了基地,快速向自己奔來。为首的骑士气势格外的沉凝威严,她还记得,这是李察的构装骑士。梅琳彻底放松下來,渐渐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