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四五 荣耀与利益

章一四五 荣耀与利益

    ()

    阿克蒙德不是第一次被人称为暴发户了。但是歌顿时期的暴发和李察时代的暴发含义截然不同。歌顿几乎是白手起家。靠着一场接一场奇迹般的战斗逐渐打下了侯爵的基业。如此扩张速度。足以颠覆一般贵族的常识。也就是三大帝国开国时那战火纷飞、英雄辈出的年代才有可能出现。歌顿的扩张速度和阿克蒙德的贫穷都同样出名。豪门中普通的构装骑士过得都比歌顿的十三骑士要强些。至于歌顿本身。和十三骑士的生活水准完全相同。

    而在李察时代。阿克蒙德的暴发却有了全新含义。李察的理念和歌顿完全不同。他更加重视装备、物资和后勤补给。在他手上。寥寥数年时间。阿克蒙德家族战士的待遇就直追豪门。而核心部队的装备水准甚至还在普通豪门之上。可以说。李察用金币堆出了一支强大军队。阿克蒙德战士铁血暴烈。悍不畏死。母巢战斗单元则是冷酷无情。有这两大堪称优秀的兵源。再与李察的金币结合。出來的就是不输于任何豪门的精锐。

    打造这一切的基础。就是李察在构装上无以伦比的天赋。以及由此而來的财富积累速度。现在李察的追随者已经逐渐成长起來。第一时间更新自身又和永恒龙殿建立了紧密的联系。并且得到了让人嫉妒的支持。永恒龙殿和李察的关系虽然好得让人嫉恨。但是其它豪门也说不出什么话來。如果他们也能象李察一样在过去几年中保持整个神圣同盟最高的献祭数量。也能得到永恒龙殿的另眼相看。对如诺兰这类的大神官來说。献祭时的神恩就相当于她们的薪水。再超脱的人。哪怕是永恒龙殿的神官。对发薪的人也会天然亲近的。特别是这薪水格外丰厚。若是其它神殿的神官。甚至还会更进一步。比如说法罗三女神的神官们。

    无论歌顿的暴发还是李察的暴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都是有缺陷的。欠缺底蕴。并不是一句单纯的恶毒诅咒。而是有其真实含义。这辉煌如同建筑在沙滩上。一旦遇到大的震动。就容易崩塌。如歌顿主要是靠个人超乎寻常的魅力。以及战无不胜的奇迹维持着阿克蒙德的向心力。但这并不能长久。在猛烈扩张期矛盾还能被掩盖。但是一旦扩张受挫。积蓄的矛盾就会全部爆发出來。当歌顿突然在珞琪战死后。留下的阿克蒙德立刻变成分崩离析。豪门巨鳄在旁窥视。小丑们则纷纷跳出來。试图在新鲜的尸体上咬一口肉下來。

    在浮岛上。第一时间更新甚至还发生了步战骑士和分支家族的造反。若不是艾莉婕代为镇压局势和李察及时回归。属于阿克蒙德的浮岛必然被夺。换了是约瑟夫这样的豪门。就绝不会发生这种事。一旦发生这样的背叛。所有背叛者都会被斩首。他们的家族甚至会被诛杀干净。任何王座的稳固。都需要累累白骨和如池鲜血。

    而且歌顿一死。十三骑士立刻形同半自由了。直到现在。还有拳斗士沃尔德不肯承认李察的继承地位。

    李察接管阿克蒙德之后。第一件事先是稳固浮岛的局面。然后逐渐接手歌顿留下的烂摊子。直到现在才算有了一个稳固的局面。但是李察的弱点也很明显。缺乏顶级强者作为支柱。另外在诺兰德的领地太少。直属于李察的领地。除了亚山的传统领地之外沒有多少。加在一起凑个侯爵都很勉强。距离公爵更是有着相当遥远的距离。

    而且在扩张期间。阿克蒙德少不了竖敌。在神圣同盟的浮岛豪门中。认真算算的话。一半都是阿克蒙德的敌人。真正关系好点的就只有五层的皇室和铁血大公爵。但李察只是和这两大巨无霸家族中第二代中的个别人关系好而已。这和真正的关系还相差好几个位面的距离。

    李察回到浮世德。首先就是把自己关到书房里。开始阅读阿克蒙德和神圣同盟的历史。一天一夜的时间。李察已经把所有历史通读了一遍。然后第一次以智慧天赋开始推演目前神圣同盟的局势。

    上议院这一次审议李察公爵爵位的议題。说到底就是一个阳谋。要把李察的家底拿出來晒一晒。阿克蒙德的特点人尽皆知。如索伦侯爵和歌利亚伯爵根本不可能成为李察的附庸。他们的领地也不会算到李察那里去。艾莉婕确实和李察关系紧密。并且公开了伴侣的关系。但是她实质上是李察的盟友。也不是附庸。这些年來。她打下的领地依然是她自己的。而不会转手让给李察。就算她想这么做。手下的附庸贵族和将军们也不会同意。即使是在自己领地范围内。领主也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数千年的发展。人类的贵族制度已经形成了一套非常严密完整的权利和义务体系。同时也形成了一个依靠这个体系而生的庞大利益群体。如果李察想要挑战这个体系。就等同于和全部贵族宣战。他可不是真的疯子。

    所以现在的问題在于李察沒有足够的属于自己的领地。智慧天赋和真实天赋的存在让李察形成了冷静理智的一面。同时环境的压力也迫使他选择了最快速度膨胀自身实力的道路。所以李察一直以來关注的焦点都是在母巢所在的法罗位面。只有位面才能提供最多的资源和最快的发展速度。诺兰德的领地虽然也有巨大现实意义。但对现阶段的李察來说。其象征意义更大于实质上的利益。

    但是现在。上议院的这个议題。就是把象征意义摆在了台面上。

    李察合上了手里那本厚厚的贵族纹章学。开始沉思。这本书的扉页上写着一句话:贵族的荣耀与生俱來。

    这是一句古老的格言。也是诺兰德人类贵族的真实写照。为了家族荣耀。贵族们可以毫不犹豫地决斗。甚至发动战争。在帝国开国时代。荣耀有着更深更广的含义。那时在战场上。特别是一些绝望的战局中。贵族骑士的伤亡率远超普通的战士。因为冲在最前和留下断后的大多是贵族出身的骑士。当哪支部队被赋与了艰巨任务时。比如说断后阻截追兵。那支部队中的贵族是绝不允许脱离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而且他们也不会脱离。光荣战死。会让家族的旗帜更加闪耀。可以说。那个时代贵族们的领地和荣耀。完全是用血肉铸就的。

    在开国时代过去后。一代代的传承下。荣耀不可避免地变得更加淡薄。政治的舞台不仅仅是在战场上。也是在阴谋、流言和毒药上。越來越多的贵族子弟依靠着先辈打下的基业而活。他们的眼中只有财富、女人和特权。对应该负担的责任却视而不见。

    好在诺兰德依然是个战火纷飞的大陆。位面战争无时无刻不在进行。强者拥有不受拘束的力量。也就意味着目前的贵族体系格局并不具备足够力量來维持自身的运转。比如说歌顿刚刚陨落时。如果李察不够果决强势。又沒能拉到足够强力的支持。那么阿克蒙德就会被直接清出浮世德。这点沒有商量余地。而假如是在一个稳定的体系下。比如说传承悠久的千年帝国里。家族哪怕家主突然战死。继承人也能够顺利继承家族。最多是损失一些利益给保护人而已。所以一个稳定的且拒绝变革的体系。才是蕴育不成才的各种二代们的温床。

    上议院的这次争端。不出意外的话。李察肯定拿不到公爵爵位。或者拿到了。也是基于皇家大构装师身份的荣誉公爵。这种爵位比沒有领地的宫廷伯爵强点。也强得有限。如果李察弄个荣誉公爵回來。还不如老实当一个实地伯爵。其实李察就算拿不到公爵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他还占据着浮岛。而且因为是献祭得來的位置。在未來的半年内谁也不能动阿克蒙德的浮岛。半年之后。想要让李察让出浮岛。也得经过一场战争再说。有半年时间准备。李察很有信心把打主意的家伙揍得找不到北。

    但是潜规则也是规则。如果李察沒有得到公爵爵位。却还占据着浮岛。就会变得象一个坐上了华丽宝座的乡下人。富丽堂皇的环境非但不会提升他的气势。反而会让他看起來象个猴子。所以这次提出动议的家伙。真实的目的就是想当众给李察一记耳光。这记耳光打了。最多也就是让李察失了面子。现实利益并沒有多少受损。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李察又打开了手中的那本贵族纹章学。看着扉页上的那一行字:贵族的荣耀与生俱來。

    荣耀是一个复杂的命題。如果在这一环节沒有处理好。看上去阿克蒙德沒有受损。但是暗中的损失却无法计算。李察自问。就是他自己。也不愿意和一个不讲信誉。不守规则。只知道趋利避害的家族打交道。利益不仅仅是有形的物质。还包括了许多无形的东西。

    这一次。很多双眼睛。又在盯着阿克蒙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