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四六 关键点

章一四六 关键点

    ()

    破解这一局正常來说沒有太好的办法。上议院的辩论永远不可能有真正的输赢。李察也不是那种雄辩涛涛不绝的人。既然有人提了动议。那么这次拿不到公爵爵位。下一次再审就要在一年之后。提出动议的人倒是思虑周详。正好卡住了关键的时间点。再给李察一段时间。让他从私属位面抽出手來。就可以以横扫之势夺取一片公爵领地。

    智慧天赋全速运转着。就这一命題迅速推衍出许多潜在的可能发展。这件事看起來沒这么简单。背后真实的目的似乎就是要让李察至少在一年内当不上公爵。然而。是不是公爵有什么重要的含义吗。

    李察瞬间把有关公爵的内容过了一遍。三大人类帝国的权利结构很相近。公爵都是贵族爵位的顶点。再向上的亲王必须有皇室直系血统。而大公则是对建立了独立公国的公爵尊称。作为最顶级的贵族。公爵有制衡王室的权利和义务。某些情况下。多数公爵联合起來。甚至可以推翻国王。从历史的角度。这也很正常。因为当多数公爵达成一致时。即使靠武力也足以使国王下台。另一方面。每位公爵也要担负王国守卫的重任。在对外战争时。公爵必须按照一定比例出兵。并且接受王室的指挥。

    然后就是一些琐碎的内容了。各个帝国和王国细节不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但都大同小异。

    本质上。公爵的权利和义务还是基于家族实力上。李察反复思索。也沒能从这上面得到答案。在他看來。早一年还是晚一年成为公爵根本沒有什么不同。甚至有沒有爵位都沒什么两样。

    但这只是解决问題的常规途径。还有一些阿克蒙德很喜欢的其它途径。

    沉思中的李察。嘴边露出一丝冷笑。即使有人跳出來想要打自己的耳光。那李察就不介意把他的手给剁了。提出动议的是个叫坎南男爵的家伙。他出自银剑家族。银剑家族目前的族长是芬里尔伯爵。不管坎南是受谁指使。李察都准备找个借口开打。就算不能兼并他的领地。也可以象艾莉婕曾经作过的那样。把占领区的一切都推平。留给坎南一片焦土。

    另一个正常些的途径。依然是战争。但是战争的目的变成了对外开战。征服新的领地。李察打开了诺兰德的地图。看到在神圣同盟西方。西南、整个北方。乃至东方都有大片可供开拓的混乱区域。南方直接和千年帝国接壤。而东南方稳定。是因为那里是大海。所以仔细看看。神圣同盟周围可供选择的战场还真不少。

    不管怎么选择。为自己增加一些领地也是势在必行了。就算李察不在乎爵位。但是跟随自己的那些追随者、将领和构装骑士们却不能不在乎。领地、爵位和家族的传承。就是他们浴血战斗的动力。

    李察目光在地图上扫了一圈。就收了回來。然后开始盘点手上的战争资源。看看能够支撑多大烈度的战争。母巢和法罗还是核心的力量。预备的构装骑士还剩下一百多人。倒是需要及时补充了。对一般家族來说。五百人左右的预备构装骑士已经足够了。但是出了李察的阿克蒙德却是例外。李察绘制构装的速度快得异乎寻常。以至于五百人的构装骑士预备队都要不够用了。但是构装骑士除了实力之外。第一时间更新忠诚更加重要。所以一时急也急不得。李察能够拥有这么多的预备骑士。还依赖于阿克蒙德自由战士的投效。可是这种事也不会有第二次了。

    李察知道。当务之急。是再建立一支阿克蒙德族人之外的军队。这支军队需要的是正常战斗力和正常的忠诚度。阿克蒙德家族族人数量有限。当战争规模扩大到一定程度后。这样的职业军队才是关键。

    最后。李察的目光又落在了小型的魔法地图上。地图上的内容不断变幻。在几个私属位面间來回切换。其中有两个位面是深灰色。意味着还不在李察的掌控之下。一个就是拳斗士沃尔德所在的磐石高地。另一个则是阿西瑞斯和寒尔冬所在的流金山谷。

    表面上看。阿西瑞斯算是臣服了。李察一有需要。他就会出现。并且战斗也是尽心尽力。但换一个角度看。寒尔冬却从來沒有回过诺兰德。流金山谷的真实局面究竟如何。李察也是一无所知。大略计算。李察已经为流金山谷提供了近百万的各类军械和补给物资。但那里的位面局面似乎根本沒有好转的迹象。

    休兰也不平静。龙星至今渺无音讯。因此森马就不能离开。位面之门更需要至少驻守五十名构装骑士。才能够保证不被龙星偷袭摧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现在仔细思考。真正局势稳定的似乎只有绿森。其它位面依然是一堆烂摊子。

    歌顿留给李察的领地表面上看已经很平静了。一切都在正常运转。但是李察还沒有忘记。那块领地上大大小小的贵族中至少有一半是曾经背叛过的。只是后來李察为了尽快稳定局势。才接受了他们的投诚效忠。只要李察有了什么意外。这些人必然还会有所举动。

    这些都是下一步需要解决的问題。考虑良久。李察才把心思集中到下一个议題上。对龙德施泰德元帅的审判。

    审判依然在上议院进行。第一时间更新但这一次不是走过场的花架子。而是实实在在的审判。永恒龙殿将会派遣神官旁听。以鉴别公正。所有浮岛豪门都将列席法庭。听取最后的宣判。并且投票决定元帅是否有罪。第七层浮岛的家族各有一票。六层浮岛的家族各有两票。五层浮岛的铁血大公爵则有三票。皇室同样有三票。还有一次动议否决的机会。假如皇室否决。那么各浮岛家族还需要重新投票。以决定是否继续执行原先的决定。当四分之三的票数决定执行原决定时。皇室的否决就会被推翻。

    龙德施泰德元帅作为传奇强者。对他的审判必然无比谨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的罪名也不过是指挥失误。以及违反了同盟原本制订的条例。哪怕罪名成立。惩罚最多也就是剥夺军职。以及去掉侯爵的爵位。此案争执如此之久。背后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如果处罚了元帅。那么派谁去守日不落之都。

    李察揉着额角。本能地感觉到这又是一个非常难做的决定。如果不是双方对立严重。也不需要动用这最终的程序。投票。就意味着必须表明立场。在绝域战场上。李察可以用离开日不落之都來表达自己的反对。但是在法庭上。李察所投下的一票却是代表了整个阿克蒙德。意义又不一样。

    思考了半天。第一时间更新李察决定把这两件事先放一放。到时随机应变。他拉了拉召唤绳。片刻后老管家就走进书房。听候吩咐。

    “把这段时间家族内的开支情况简单说一下。”

    “是。主人。”老管家整理了一下内容。就简单扼要地说明了领地和各位面的收支情况。最大的持续收入依然來自于法罗。平均每个法罗年可以供献六百万左右的收益。而且还在不断增加。绿森则是两百万的收入。其中三分之一属于尼瑞斯和阿伽门农。但这是旧的数据了。这次战争之后。绿森可以贡献的收入已经跃升到了三百万。其它位面则全都处于投入阶段。休兰和流金山谷各需要投入百万左右。

    项目方面。除了李察自己。珞琪的魔法工场收支相抵后。每个法罗月还可以得到八个珞琪骑士。如果魔法工场不出售构装的话。那么珞琪骑士的数量会上升到十个。

    今年额外的最大支出。则是对深蓝的支持。深蓝日常运作缺口就超过两百万金币。维持法师杀手们的费用也在百万左右。另外。李察提供给深蓝的各类研究经费则突破了两百万。并且还有继续攀升的趋势。依此计算。很快深蓝就会变成一个消耗超过五百万的黑洞。而且还会越來越大。

    最后则是领地和军队的日常维持。浮岛今年的建筑和维持费用将超过五十万。这还不包括一些意外的费用。比如说再建个传送魔法阵什么的。另外李察所有军队一年的各种维持费用已经达到千万之巨。他大部分军队都分散在各个位面中。所以诺兰德时间沒过去多久。位面时间已经是好几年过去。所有维持费用也相应增加了数倍。另外。由于战争激烈。抚恤金也激增到了三百万。最后。李察每年要给追随者的酬劳也达到两百万。

    听完老管家的汇报。李察才惊觉自己的摊子居然铺得这么大了。现在单靠他在构装上赚钱。已经有些难以维持这摊事业的运转。

    李察沉吟了一下。问:“支出增加得有些太快了。依你看。家族的收支有什么改善的方法吗。”

    老管家有着数十年领地管理经验。平时只是勤勤恳恳地处理着家族大大小小的琐事。从不在大政方针上多嘴。恪守着管家的本份。这时听到李察问起。他才说:“主人。收支改善的方法不过就是两种。一是节流。一是开源。现在家族收支上有三个关键点。一是深蓝。二是流金山谷。三是磐石高地。”

    “哦。有两个关键点都是父亲留下的位面吗。”李察看着魔法地图。开始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