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四七 安内

    ()

    片刻之后。李察对老管家说:“说说看。为什么你觉得这三个地方是关键点。”

    “深蓝是近年來新增的最大支出。而且还在迅速增加。磐石高地和流金山谷两处。在老爷出事前不久据说就已经打开了局面。老爷当时曾说用不了多久。这两个位面收益就会达到百万以上。哦。这里需要补充一下。老爷当时所说的百万。应该是扣除了您的学费之后。也就是其中一个位面的收入应该在两百万左右。但是现在。磐石高地沒有收入。流金山谷则需要投入百万以上。这样一进一出。差距也是四百万。所以我才认为。这两处地方是关键点。其它方面我不懂。不敢在军费上说什么。”

    李察点了点头。缓缓说:“深蓝是必须投入的。至于磐石高地和流金山谷。我会好好考虑一下。”

    老管家退下去后。李察又盯着魔法地图开始沉思。片刻后召來一名随从。让他去流金山谷召阿西瑞斯回來。

    对李察的召唤。阿西瑞斯的反应一向很快。第二天下午。他就出现在李察的书房里。

    “李察大人。您这次召唤我。不知有什么安排。”阿西瑞斯彬彬有礼的问着。在礼节方面。黑暗神术师永远都挑不出任何毛病。

    李察向沙发指了指。说:“坐。”

    当阿西瑞斯坐定后。侍女端上了红茶。随后李察关了书房的门。安然坐在阿西瑞斯对面。手轻轻敲打着旁边茶几上的一本厚书。只是看着黑暗神术师。

    阿西瑞斯微笑始终不变。看來就是这样和李察对视一天。也不会有任何变化。论意志。神官天然就比魔法师更有优势。虽然李察是法师中的异类。但是他们这种级数的意志比拼。不经过十天八天的。肯定分不出胜负。

    李察却沒有那么多时间和阿西瑞斯消耗。他轻轻敲击着手下的厚书。第一时间更新说:“阿西瑞斯。你觉得我现在的军力和父亲时代相比怎么样。”

    黑暗神术师眼神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李察的手指。那根手指敲击在厚书上。竟在封面上激起片片火花。

    阿西瑞斯认真地说:“在追随者方面。您现在只比歌顿大人略差。构装骑士上远超歌顿大人的时代。普通军队大致和歌顿大人相当。另外。您似乎还有特殊的战争资源。这点歌顿大人并不如您。”

    “也就是说。我现在的军力并不比父亲差了。”

    “是。”

    李察点了点头。第一时间更新就开始沉思。阿西瑞斯保持沉默。并沒有打扰李察。

    许久。李察才抬起头。对阿西瑞斯说:“找个时间。我准备去流金山谷看看。你觉得怎么样。”

    阿西瑞斯眼中如剑般的光芒一闪而逝。他微微躬身。说:“荣幸之至。流金山谷原本就是您的领地。”

    李察点了点头。停下了敲击着创造与承载之书的手指。说:“父亲当年的十三骑士。现在就只剩下了五个。我希望你们能够象帮助父亲一样帮助我。而我也将给与你们更多的回报。”

    阿西瑞斯依然微微躬身。第一时间更新不变的微笑着说:“荣幸之至。”

    看着阿西瑞斯的态度。李察双眉一皱。然后又舒张开來。问:“等这边上议院的麻烦事一结束。我还准备去磐石高地看看。你觉得怎么样。”

    阿西瑞斯的脸色终于变了。默然片刻。才说:“那也是应当的。”

    李察叹了口气。说:“磐石高地是父亲留下的私属位面。是财富。也是纪念。我是肯定要收回來的。我已经给了沃尔德足够长的时间。到现在。他该考虑的都应该考虑好了。你去告诉他。要是不愿意留在阿克蒙德。可以自由离开。但必须把磐石高地里的一切都留下。如果他还愿意留在家族。当然最好。不过需要先跟我身边一段时间。如果这两条建议他都不打算接受。那么去磐石高地的时候。我就会带军队去了。”

    阿西瑞斯叹息一声。说:“我尽量劝劝他。”

    李察点了点头。说:“我要尽快把家族内部的矛盾解决。接下來。应该是全力进行对外战争的时候了。在这个时候。我不希望身后还有一个不肯听命的私属位面存在。”

    送走了阿西瑞斯。李察又把老管家叫了进來。说:“你还记得上次浮岛之乱后。不肯听命的那些分支家族吧。”

    “记得。”

    李察在屋里踱了几圈。忽然停步。淡淡地说:“你对他们应该比我熟悉。在那些分支家族中再筛选一遍。挑出还有可能再次背叛的。以及不应该饶恕的。拟一份名单给我。明天我就要看到这份名单。”

    老管家眼皮跳了几下。低头应道:“是。”李察挥了挥手。老管家就退了出去。小心关上书房的门后。老管家忽然出了一身冷汗。他感觉到李察这次回來。身上的杀气突然重了好多。

    李察无心睡眠。拿出一册册诺兰德的历史。不断翻看着。书房的灯火彻夜未熄。直到天明。

    天亮时分。一个窈窕身影端着早餐走进书房。悄无声息地把餐盘放在旁边的茶几上。李察从史书抬头。看了送餐进來的少女一眼。微微一怔。说:“可可。”

    可可行了一礼。低声说:“是我。主人。”不知怎么的。面对李察。她根本就不敢抬头。而且身上冷汗不断涌出。就象是面对着一头亘古凶兽。

    李察觉察到了什么。徐徐收敛了杀气。可可这才觉得好过了些。李察随意一眼。已看出可可的实力依然只是四级的幻术师。看來她在魔法上的天份确实不怎么样。李察沉吟着。问:“你怎么还在这里。你的父亲还好吧。”

    “父亲很好。他最近已经不赌博了。”可可柔顺地回答。然后犹豫了一下。才回答了李察第一个问題:“我在这里……是因为。我是您的……那个……伴侣。”

    李察敲了敲自己的头。有些自嘲地说:“看來今天书看得太多。我都糊涂了。这样吧。等我下次回來。能够安排出时间的话。你就到我房间里來吧。”

    可可眼中忽然亮起光辉。用力点了点头。

    看着可可离开书房。李察不禁摇了摇头。这个少女。还是他和歌顿当初斗气的结果。事实已经证明她既沒有多少血脉力量。也沒有魔法上的天份。自己当初是赌气的决定。但对她。以及她身后的家族來说。却是改变命运的机会。李察现在觉得。既然当初做了决定。那就应该履行。履行完古老的义务。可可才会有第二次选择的机会。

    当天夜里。李察离开了浮世德。前往法罗。十几天后。在上议院例行月度会议的前一天。李察又回到浮世德。这次他一共带回來五幅魔动武装。一举还清了所有积欠。清偿债务是好事。但也还有一个负面的代价。那就是神圣同盟的传奇法师们几乎快要人手一件魔动武装了。下次再想卖。就得向其它两大人类帝国卖了。

    第二天清晨。悠扬的钟声响彻浮世德。宣告着这是上议院召开的神圣时刻。作为浮岛豪门。李察可以带上两名随从进入议会大厅。这一次李察带上的是拉亚和水花。拉亚虽然年轻。但沉稳踏实。又有蛮荒壁垒套装。必要时是个极好的护卫。而少女杀机已隐而不显。但是真正的强者一看到水花。都会看出她的可怕。李察这次参加上议院会议。还有一个想法就是立威。因此带上了一名圣域级别的构装骑士。和一名天位圣域的杀手。至于李察本身。反而不需要特意地宣示什么。在绝域战场上他已经有了太多辉煌的战绩。

    议会大厅惯例吵闹了好一阵。直到正式会议时间过了半小时后。才渐渐安静下來。几个无关紧要的垫场议題后。当坎南男爵走上讲台时。一众贵族议员们顿时精神一震。知道今天的核心内容登场了。

    作为第六层的浮岛豪门。李察坐在大厅中央的环型桌前。可以从最近距离看到讲台上的坎南。不过李察双眼微闭。就象在打盹。根本沒向坎南看上一眼。

    讲台上。坎南已经开始了慷慨激昂的演讲。

    “浮岛是浮世德的象征。是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眷。是无上的荣耀……在久远的历史中。我们看到。只有真正的贵族拥有在浮岛上建立家族的资格……让我们來看看。曾经有多少伟大的名字与浮岛联系在起……在漫长的历史和荣耀的名字之间。我们不难发现一些规律。它们是巧合吗。我认为不是。……”

    一场慷慨激昂、精彩纷呈的演讲。坎南男爵充分展示了自己渊博的学识。千年以來的历史。无数豪门贵族间错综复杂的历史。都成为他借手拈來的素材。有力地论证着自己的核心观点:第六层浮岛的荣耀。只有公爵才能配得上。而且在历史上。还沒有公爵以下的家族占据第六层浮岛的先例。看得出來。坎南下了大功夫。

    面对如此冗长的演讲。李察给以的直接回应就是打了个大大的哈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