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四八 路过而已

章一四八 路过而已

    台上的坎南男爵自然看得清清楚楚。脸皮一下子就胀得紫红。他狠狠盯着李察。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相信他的目光已经把李察的心脏穿透无数次了。但李察根本看都不看坎南。而是转头搜寻着议员席。当看到银剑伯爵芬里尔时。才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

    银剑伯爵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他恰好也在看着李察。当看到李察的冷笑时。芬里尔忽然打了个寒战。不禁脸色大变。

    这时。台上的坎南已进入了最后的阶段。高声道:“我提请上议会授与李察阁下公爵爵位。以与阿克蒙德家族在浮岛的荣耀相匹配。”

    这个提议一出。议会大厅竟然出奇地安静下來。所有的窃窃私语全都停下。无数目光都集中在李察身上。看他如何回应。

    老辣些点的贵族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至少知道一点隐藏于水面之下的意思。明白这绝不是坎南的好心。不过这种小阴谋似乎用处不大。除了能够给阿克蒙德添点恶心之外。不过再容易看穿的阴谋。也是阴谋。现在就看李察如何应对了。应对得不好。阿克蒙德还会失分的。

    李察站了起來。走向讲台。见坎南丝毫沒有让出讲台的意思。于是信手一挥。砰的一声闷响。一道无形力量就将坎南撞飞十米。

    坎南又惊又怒。歇斯底里地叫道:“你竟然在神圣的上议院使用武力。你……你这个……”他下面的话还沒出口。就被李察一道冰冷目光逼回了肚里。

    议院和旁听的贵族们起了阵阵骚动。不过人们议论纷纷的并不是李察的强横。而是他刚刚轰飞坎南的手法。李察当时距离坎南还有数米。手一挥坎南就飞了出去。可是那种力量又不象魔法。也不象单纯的斗气。但又兼有两者的性质。议员和旁观者中不乏强者。但一时都分辨不清李察用什么能力拍飞了坎南。然而。已经有人看出李察简单的挥手动作动手时全无先兆。挥击时轨迹清晰流畅。一点沒有多余的动作。这就非常可怕了。

    但凡上过战场的老兵都知道。最可怕的就是这种动作简单直接。毫不拖泥带水的敌人。这种敌人都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來的。杀人根本不用第二刀。

    一时间。李察在绝域战场上的战绩。又被很多人记了起來。

    这时李察已经上了讲台。站定。环视一周。说:“各位尊贵的议员和贵族们。我认为坎南男爵说得非常有道理。我私心很赞同他的观点。作为浮岛家族。我不得诚实的说。阿克蒙德暂时还不具备一个公爵爵位所必须的条件。但是。这只是暂时的。而且很快阿克蒙德就能够符合一个公爵的要求。包括领地、财富、位面和构装骑士。所以。如果上议院贵族院各位高贵的委员愿意提前给与阿克蒙德这个荣誉。我将欣然接受。如果贵族院不肯破格。也是应该的。但是……”

    说到这里。李察有意停顿了一下。等整个上议院都安静下來。才提高了声音。说:“不管上议院贵族院作出什么样的决定。哪怕这次阿克蒙德得不到公爵爵位。我也将尽快完成浮岛家族应尽的义务。从查尔斯大帝开始。神圣同盟的贵族们就不断征战。从外族手中夺得一块又一块的领地。这也是贵族取得领地最为高贵的一条途径。所以。我在此宣布。阿克蒙德也将加入先贤的行列。为神圣同盟开拓疆土。而阿克蒙德的目标。将是同盟之西的辽阔疆域;阿克蒙德的兵锋。将直抵大洋而止。”

    狮子终于露出了獠牙。许多议员都这样想着。好在阿克蒙德这群疯子这次把屠刀对准了同盟外的敌人。总好过象前几次一样的内战。歌顿是个战争狂人。李察也是一样。至于同盟之西。那里有什么根本不重要。就算沃土千里又怎么样。只要能够吸引阿克蒙德的注意力就可以了。何况神圣同盟的西方大多是连绵起伏的山脉。是各种奇异且强悍异族的地盘。这种地方打下來也沒什么大用。还不如不打。

    不过李察如彗星般崛起的经历表明。他决不是一个傻瓜。凡是这样认为的人都沒什么好下场。看看门萨、约瑟夫和熊彼德就知道了。所以议员们都耐心等着。他们知道李察必有下文。

    李察浮上迷人的微笑。以悦耳的柔和声音说:“但是阿克蒙德现有的领地和西部边疆并不接壤。为了接下來的战争。我的军队需要从几位高贵贵族的领地上经过。预定的行军路线。将经过如下贵族的领地。特伦子爵、埃比克男爵。以及……银剑伯爵。在此。我再次向坎南男爵致以最高的谢意。您提醒了我作为浮岛贵族必须去争取的荣耀。”

    整个上议院内寂静无声。坎南男爵目瞪口呆。一时无言。

    突然一声极度愤怒的吼声打破了寂静:“我反对。”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议员席上。那里满头银发的银剑伯爵芬里尔站了起來。指着李察。愤怒得须发皆张。

    “我们银剑的领地。不容许任何军队通过。”老而弥坚的芬里尔伯爵吼声如雷。并且用力挥舞着拳头。作为决心的佐证。

    李察似笑非笑的看着芬里尔伯爵。说:“那这么说。银剑家族就是不想让阿克蒙德得到公爵爵位了。”

    芬里尔伯爵张大了嘴。怔了一怔。说:“当然不是。我只是不同意你的部队经过我的领地。”

    “一个非常好的理由。”李察微笑着。认真地说:“但是如果不通过银剑家族的领地。我怎么到达西部边境呢。你是打算让我的部队飞过去吗。”

    芬里尔伯爵胀红了脸。怒道:“你可以从其它人的领地通过啊。”

    “这是坎南男爵提出的建议。我不从你们银剑的地方过。从哪过。”李察反问了一句。

    “坎南是坎南。银剑是银剑。他和家族之间沒有关系。”芬里尔伯爵声音越來越大。

    李察的笑容渐渐收了起來。淡淡地说:“说狗和狗窝沒有关系。谁信呢。”

    “你。”

    不顾芬里尔伯爵的抗议。李察走下讲台。直接走到他面前。伸手拍拍伯爵的肩。说:“阿克蒙德的军队已经集结完成。路线也是确定的。我的军队要走哪条路线。不需要征求你的同意。”

    伯爵的脸由红变紫。又由紫变白。还沒等他再表示抗议。李察忽然绽放一个灿烂笑容。说:“何况你担心什么呢。我的部队又不会对你做什么。我们只是路过。路过而已。”

    路过而已。

    伯爵已经完全说不出话來。他求助似地看向周围。可是沒有人回应。几名议员好象要有所动作。但被李察的目光一扫。就又坐了回去。一言不发。现在局面很明显。谁要是出头。李察就会把目标对准谁。上议院的人都知道。辩论永远赢不了对手。靠的还是军队。面对李察隐约的开战威胁。敢于接下的还真沒有几个。

    芬里尔脸如死灰。匆匆离去。显然是要赶回领地布置。以应对李察的“路过”。

    李察放任伯爵离去。也不再去看坎南。而是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定。这时旁边威灵堡家族的代表向李察侧了侧身。笑问:“阿克蒙德不会真的只是路过吧。”

    李察哈哈一笑。说:“就是路过……而已。”

    那名威灵堡家族的伯爵笑了笑。就不再追问了。话说到这个地步。是个贵族都能听明白了。

    这时上议院内钟声敲响。一队骑士走进议院。护送着一队**官走进会场。并在高台上坐好。而议会大厅内所有男爵以下的贵族都被请出了大厅。在接下來的审判中。只有子爵才有资格旁听。定罪的决定权。却是集中在浮岛豪门手里。

    片刻后。又是一队骑士护送着龙德施泰德元帅走上高台。在一排**官的对面坐下。元帅还是传奇强者。即使定罪。也必须礼遇。

    龙德施泰德元帅久经沙场。一进场。肃杀之意就充斥了整个议会大厅。气温都为之骤降几度。所有的贵族都停止了说笑和议论。静静地看着元帅。神色不一。

    李察也在凝视着元帅。许久不见。元帅还是如铁铸般的军人。举手投足之间自有凌厉肃杀。漫长的调查和审判丝毫未能磨去他的棱角。李察更是曾和元帅并肩战斗过。心中自然清楚他的可怕力量。虽然议会大厅中也有传奇强者隐于暗处座镇。可是李察毫不怀疑。龙德施泰德真要发威的话。可以瞬间把所有法官杀光。甚至整个议会大厅中的人都逃不掉几个。座镇的传奇至多能够起些牵制作用。

    龙德施泰德能够座镇日不落之都数十年。岿然不动。实力岂是一般传奇可比。

    可是老元帅就那样安然坐在被告席上。听任法官们一项项走着审判的程序。毫无异动迹象。李察忽然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觉得那些法官简直是在找死。居然敢招惹这样的强者。而自己这些准备投票定罪的人。愚蠢程度并不比那些法官强到哪里去。就好象一群绵羊正在一本正经地审判着狮子。

    ps:总算赶完了。不过中午的一章只得推迟。无论如何。周一会尽力保证两更。

    ()w

    (无弹窗小说网)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