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一 考验

    寒尔冬说得又急又快,尽管阿西瑞斯不断咳嗽,可是他显然沒明白黑暗神术师咳嗽的含义,转眼之间就是一套长篇大论出炉。眼看着寒尔冬又要说出点什么來,阿西瑞斯不得不打断了他:“不要乱说话!李察大人已经來了。”

    “你说什么,那个小混蛋也來了?”寒尔冬一时沒反应过來,忘记了改称呼。他用力睁开稍好些的左眼,左右一看,果然看到了李察。

    阿西瑞斯咳嗽了两声,说:“刚才是李察大人救了你。”

    李察微笑着说:“还是阿西瑞斯出力更多一些。”

    阿西瑞斯摇头道:“不,我的黑暗圣典已经用不了几次了。如果沒有李察大人的及时帮助,你的伤肯定会留下后遗症。”

    阿西瑞斯是黑暗神术师,但是从他的神术内容看,李察更怀疑他是渎神者。不管是什么,阿西瑞斯都不象真正的神职者那样擅长治疗。而李察的虔信祈祷却沒有硬消耗,等月力恢复就可以重复释放。想要彻底治愈寒尔冬,后面就全靠李察了。

    寒尔冬盯了一眼李察,随即有些气馁地说:“见鬼,刚才那些话你应该都听见了吧……听到就听到吧,也就这样了!你看看,在你眼前的就是流金山谷了。你看到的那些人,就是我们仅剩下來的战士。”

    李察所看到的是一块颇见荒凉的大地,地面上深不见底的沟壑纵横交错,将大地分割成无数碎块。每个碎块起伏高地不定,就象根根刀削般的巨大石峰,错落有致。

    位面之门和前进基地就建筑在一根石峰上。各个石峰之间有吊桥相连。大地上的裂隙大多不宽,只有数十米左右。精锐的骑士都可以策马冲跃而过,对李察刚刚看到的那些巨人就更加不构成阻碍。

    基地城市满目疮夷,城墙被毁了大半,城内好几个街区都在燃烧着。一个摇摇欲坠的箭塔终于支撑不住,轰鸣着倒下了。一队队战士正在清理战场,将战死者的尸体搬到一起。但是许多战士的尸体完全被砸在了一起,根本分不出來。被抬出來是一块块夹着血肉的钢饼。李察放眼望去,只看到了几百名战士。刚刚和三名巨人的大战中,就有近百人战死。

    李察目光一转,看到不远处两颗足有餐盘大小的眼珠。

    寒尔冬见了,有些自嘲地说:“就为了偷这两颗东西,结果差点连小命都丢了。”

    寒尔冬说得轻松,可身上的伤势却出卖了他。而且李察刚才也看到了战局,假如不是寒尔冬弄瞎了最强大的巨人,恐怕战士的伤亡还要再多两三百人。

    阿西瑞斯这时说:“李察大人,看來基地还要过一会才能清理出來。趁着还有些时间,我带您去看一下流金山谷吧,也是这个位面名称的由來。”

    流金山谷位于基地的后方,这是一条足有数百米宽,深达千米的巨大裂谷,主要裂谷绵延上百公里,完全看不到两端的尽头。同时有数十条大大小小的裂隙和裂谷相连,地势无比复杂。几道激流从分支裂隙中奔涌而來,却汇入大裂谷内几个深不见底的裂口,就此消失。但是激流的轰鸣声却震得人心神不定。

    站在大裂谷前,就是李察刚刚所见的巨人都显得无比渺小,人类更是连蚂蚁都有不如。

    一阵猛烈狂风从裂谷深处突然袭來,吹得李察都轻轻一晃。但是李察立刻感觉到从谷底來的风中有着无比浓郁的魔力气息,这样浓的魔力,他也只在魔晶矿洞中才看到过。

    “这是?”李察望向阿西瑞斯。

    不等阿西瑞斯回答,寒尔冬已经直接跃入裂谷,转眼间就消失在迷漫的云雾中。片刻之后,寒尔冬如最敏捷的山猿,飞快沿着峭壁爬了上來,然后把手中一块石头递给了李察。

    那是一块黑色的原矿,破损的一角露出内里晶莹的晶体。握着这块原矿,浓郁得有如实质的魔力气息就扑面而來。李察当下就认出了这块原矿是什么,惊讶道:“魔晶原矿?”

    寒尔冬点了点头。

    魔晶原矿里蕴藏的是天然的魔力水晶,在诺兰德,魔力水晶就是让整个魔法文明顺利运转的燃料。这样一块魔晶原矿中蕴含的魔力水晶,就价值上千金币。让李察惊讶的不是魔晶原矿有多么贵重,而是寒尔冬到裂谷底下走了一圈,随手就捞上來一块高品位的原矿。

    “下面是露天的魔晶矿脉?”李察问。

    “半露天吧,象这样散落的原矿在下面到处都是,但露头的矿脉只有一小段,还是需要一些人手开采。至于储量就不清楚了,反正不少。”寒尔冬说。

    李察依然倒吸了一口冷气。即使如此,这条矿脉价值巨大得难以估量。如果谷底随处都可以捡到原矿的话,那么这道矿脉甚至有可能遍布整个裂谷,储量之大,难以想象。难怪这道巨大裂谷被命名为流金山谷,确实名符其实。一旦成功开发出來,完全就是流淌着金币的山谷。

    李察又向裂谷张望了一下,却沒有看到任何开采设施,甚至山壁上连几根绳索都沒有。他皱眉问:“这里既然有魔晶原矿,为什么不开发?”

    阿西瑞斯苦笑着向还在燃烧着的基地指了指,说:“敌人都打到家里來了,还怎么开发?当初歌顿大人原本决定打下珞琪位面之后,就集中兵力彻底扫荡流金山谷基地周围的魔物和敌人。但谁也沒有想到,大人去了珞琪位面就再也沒回來……”

    李察深深吸了口气,将心中那个男人的影子压了下去,然后问:“这里战局已经这么危急了,你们怎么不告诉我?”

    寒尔冬脸皮动了动,但沒有说话。还是阿西瑞斯坦然说:“有两个原因。一是歌顿大人当初将流金山谷交付给我们,结果位面局势却每况愈下。我们希望把局面稳定下來,在合适时机再把一个稳定的流金山谷交还。但是我不在的话,只靠寒尔冬一个人支撑局面很困难。第二个原因,是我们也想要观望一下。您是歌顿大人的儿子,但歌顿大人的儿女并不只是您一位。同样,歌利亚伯爵也同样有继承阿克蒙德家族的权利。”

    “沒了?”李察问。

    “沒了。”阿西瑞斯说得很坦然。

    李察笑了笑,说:“我想还有一个原因,你们想看看我是否值得追随。或者至少得证明自己有让你们效力的本事。”

    这时寒尔冬也笑了,说:“本事差不多就行了,主要是得看着顺眼。”

    “那现在你看我顺眼吗?”李察很认真地问。

    寒尔冬呵呵一笑,说:“我不喜欢长得比我还帅的。”

    阿西瑞斯插口道:“李察大人,已经打扫得差不多了。我们先去城市吧,我会跟您详细解说一下流金山谷的情况。”

    李察点了点头,于是就在寒尔冬和阿西瑞斯的簇拥下,向基地中央的指挥城堡走去。城堡的大门已经吊起,但是就在进门的时候,寒尔冬和李察发生了一下极为偶然的轻碰。李察忽然觉得怀中的神器魔法笔微微一跳,竟要自行离去!

    李察不假思索,踏步向前,魔动武装和诸界领民全力发动,一步已在十米之外。但是李察脸色一凝,那根神器魔法笔不知何时居然从衣袋里飞了出來,浮在空中。如果不是李察感知极为敏锐,根本就不会发觉魔法笔已经离体而去。李察骤然回身,看到寒尔冬就跟在自己身后,手指凌空一挑,那支魔法笔就向他手中飞去。

    这一手就显示出寒尔冬对斗气的控制已是出神如化,而且他在李察的感知中若隐若现,对气息的收敛已近乎传奇盗贼水准。如果不是李察的感知能力堪称传奇之下无敌,根本就觉察不到寒尔冬的行动。

    李察知道,这就是寒尔冬对自己的“考察”了。眼看着魔法笔就要落入寒尔冬手里,李察立刻拔出月光,一刀如电,已越过魔法笔,刺到了寒尔冬的鼻尖处!

    两片无光匕首悄然跳入寒尔冬手里,然后在刀锋上轻轻一挡一拨,月光就骤然弹飞。

    李察咦了一声,双手加力,月光再次切落,然后又被寒尔冬匕首挑飞。两刀一过,李察立刻知道寒尔冬运力精巧之极,两刀被挑飞,大半还是借了李察自己的力量。

    李察当下月光一偏,轻轻把魔法笔挑上天空,然后退后数米,月光遥指寒尔冬,一缕若隐若现的杀气笔直升上天空。被李察长刀一指,寒尔冬立刻收起了笑容,弓身如夜狼,缓缓后退。但他刚退一步,眼前刀光一闪,月光已斩至额前!

    一时刀光如虹,两人已战在一起。李察双手持刀,大开大阖,一刀刀简单直接,只是够快够狠,如雷轰电闪般向寒尔冬斩去。寒尔冬则灵动之极,每每在千均一发之际避过李察的斩杀。李察一刀比一刀快,超过一米五的长刀斩杀起來更是气势无双,转眼就逼得寒尔冬闪避不开,不得不用双匕招架。起初长刀匕首即使交击,也寂然无声,但渐渐的就有了金铁交鸣之音。转眼间金铁交击声已连成一片。

    阿西瑞斯神色微微一动,知道这是寒尔冬已经无法把斩來的力量全部偏转,不得不硬接。不过黑暗神术师并无担心之色,只是凝神观战。

    (无弹窗小说网)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