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二 不同的时代

章一五二 不同的时代

    ()

    此时在李察的视野中。无数轨迹线不断从寒尔冬身上散发出來。每条轨迹线就代表着一种反击或是闪避的可能。寒尔冬表面上看似被李察打得沒有还手之力。其实仍然行有余力。双方局面仍是旗鼓相当。

    李察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股热力从阿克蒙德血脉中散发出來。魔力输出瞬间再度加大。魔动武装已经被驱至极致。炽热能力激发后。寒尔冬身上散出的轨迹线骤然少了一半。

    此时李察刀法一变。骤然变得细腻无比。神官格斗术早和刀法融汇为一。精灵长刀在方寸之间就可生出万千变化。和寒尔冬的双匕狠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长刀月光刀芒吞吐不定。虽然变化繁多。速度却又快了数分。居然不在寒尔冬双匕之下。

    寒尔冬面色凝重。双匕纷飞。已是全力狠斗。

    李察忽然一声清啸。月光光芒绽放。和双匕狠狠绞在一起。略一相持。月光和寒尔冬的双匕就一起飞上天空。

    李察站定。手向前一伸。恰好接了落下的神器魔法笔。然后向寒尔冬一笑。说:“别忘了。我可是魔法师啊。”

    寒尔冬脸色难看。狠狠盯了一眼李察背后的命运双子。但现在李察就是不动这根神器法杖。第一时间更新也沒什么大的区别。魔法师反正可以空手施法。但是寒尔冬沒了武器。难道客窜拳师。就是客窜了。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李察身后可还有两把刀沒动呢。近战打不过。逃跑的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李察的正职可是大魔导师。盗贼和一名大魔导师拉开距离。绝对是找死。

    最后。这名小偷无计可施。只得恨恨地说了一声:“哪有你这样的魔法师。”

    至此。寒尔冬的考验就算过了。阿西瑞斯其实知道寒尔冬原本的想法是只要李察别输得太难看。第一时间更新也就会老老实实效力了。毕竟刚刚也算是被李察救了一命。寒尔冬只是想确认一下。李察别太无能就行了。但沒想到偷东西不成不说。交手的结果也是一败涂地。

    阿西瑞斯可是知道李察还有生命诛绝沒有动用。不然若附加了生命诛绝效果。李察全力一刀。寒尔冬绝不敢硬接。

    李察微微一笑。却不理会寒尔冬的别扭。他在绝域战场呆了整整五年。早就学会了不拘一格。只要打赢就好的战斗风格。绝域战场上根本不分什么战士和法师。一切只有两个最朴素的标准:活下來;杀掉敌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而歌顿和十三骑士大多时间都在开疆拓土。却少有时间和机会上绝域战场历练。

    进了城堡的指挥厅。阿西瑞斯调出魔法地图。就开始讲解整个流金山谷的形势。流金山谷并不是一片完整的大陆。而是由无数陆地碎块组成的奇异位面。这些陆地碎片有的连接在一起。有的则彼此分隔。还有一些会沿着某个特定轨迹环飞。这样的陆块。就只有接近的时候才能够上去。

    位面传送门就在其中一个陆块上。据估算面积大约有数十万平方公里左右。但魔法地图上显示出的范围。只是这个陆块的一部分。陆块边缘之外。就都是虚空。一旦坠入。就会渐飘渐远。不知落向何方。

    按照阿西瑞斯的推测。流金山谷原本应该有一块完整的大陆。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灾难。导致整个大陆都为之破碎。才最终变成这个样子。或许是受浓郁魔力的影响。流金山谷的魔物都十分强大。象刚刚那种巨人。个体力量都接近天位圣域。但他们还不算是附近最凶狠的敌人。

    李察却更关心别的。问:“我们看到的那些星体上都有什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能够上去吗。”

    阿西瑞斯摇了摇头。说:“这里的虚空极为危险。找不到任何可以借力的地方。就是跨越到另一个陆块上都非常危险。何况是到遥远的星体上去。”

    李察点了点头。可是不知为什么。虚空中那些巨大星体始终在他心头徘徊不去。让他念念不忘。

    出产魔晶原矿石的裂谷底部魔力过于浓郁。十四级以下的战士都很难在这种环境下生存。呆得时间稍久。就会对身体产生损害。而且由于位面极度不稳定的环境。致使稳定位面通道的代价比其它位面要高出一倍。目前流金山谷单程传送一个人的费用仍达一万金币。眼前这些战士。则是歌顿花费巨大代价一次性送进來的。他们一旦进來可就不容易出去了。

    最后。位面三倍于诺兰德的时间流速算是中规中矩。沒有什么出彩之处。也沒什么不好。

    流金山谷潜力巨大。但是想要开发的话。也需要投入巨资。首先就是强化位面通道的巨额费用。李察估计。至少要投入相当于一个顶级祭品的献祭。才有可能把位面通道稳定到三千金币传送一个人的水准。至少得达到这个标准。才能传送足够多的战士和矿工进入流金山谷。采矿则是第二个难題。十四级可是精锐骑士级别。就是在诺兰德也能够当上骑士了。这就是贵族的门槛。因此想要找到足够多的高等级矿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矿工实力不足。那就需要高等级的魔力防御装备保护。那样的装备动辄叫价两三万一套。千名矿工就需要几百万的投入。

    当年歌顿就是卡在投资上。始终沒能将流金山谷开发出來。直到后來才慢慢攒起了足够的资本。不过歌顿原本的设想是集中十三骑士中的大多数。再带上少量高阶的构装骑士來扫荡流金山谷。第一时间更新这和李察先强化位面通道。再以构装骑士为主。大量精锐骑士辅助的军团扫荡路线截然不同。歌顿的方法是有限投入。有限效果。而且以后每隔一段时间就得重新扫荡一次。而李察则是巨大投入。并且产生永久性效果的方式。两种方法侧重点不同。一个是节省投入。一个是节省时间。难说优劣。而且李察沒有十三骑士。而歌顿也沒有李察这么多的资金。

    了解了位面基本情况。李察又停留了几天。以详细勘察基地周围的情况。同时他每天会释放两次虔信祈祷。一次为寒尔冬治疗。另一次则是把受伤的战士集中起來。然后施放范围治疗。加速受伤战士们的恢复。虽然李察可以调动周围的自然与生命气息加强虔信祈祷的效果。但是仍然有十几名战士伤势过重。留下了残疾。已经不适合继续战斗了。李察发现。象这样的战士。基地中还有五六十个。他们都选择在基地里干些力所能及的活。比如说打磨保养武器。修理房屋。烧菜煮饭等。但沒有一个人提出要回诺兰德。

    看到这些人。李察心中忽然一酸。他很清楚这些战士为什么不回诺兰德。而宁可在异位面终老。那是因为位面传送费用太昂贵了。五十多个伤残老兵。就是五十多万传送费。对歌顿來说。这可是一笔巨款。这些老兵宁可留在流金山谷。是因为节省下來的传送费可以用在战死同袍的抚恤上。

    在流金山谷呆到第四天。就到了李察回归诺兰德的时间。在离去之前。李察将所有战士以及基地中的平民都召集在一起。宣布所有伤残老兵都可以回归诺兰德。李察将为他们支付全部传送费用。并且会在家族领地中安置他们。每名老兵还可以额外领取一万的安家费用。在这个时代。一名普通士兵的抚恤不过一百金币。李察给出的都是准构装骑士的抚恤标准。这份待遇。即使放眼整个神圣同盟。也是顶尖的。

    五十多名老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愕然看着李察。直到李察再次重复了一遍。才确认沒有听错。有些出乎李察意料。沒有人欢呼雀跃。老兵们的眼睛只是有些湿润。战士们则沉默地看着李察。但若仔细观察。可以看到他们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

    寒尔冬喃喃地说:“这可是一百多万啊。付得出來吗。”

    阿西瑞斯不动声色地说:“现在时代不同了。李察大人很有钱。”

    寒尔冬咧了咧嘴。有些悻悻地说:“可是也不该是这样用法。我们还很缺装备和人呢。这些钱要是用在……”

    小偷沒有说下去。阿西瑞斯则叹了口气。也不再说什么。他很理解寒尔冬的想法。小偷并不是觉得老兵们不应该得到这个待遇。而是从歌顿时代走过來的他们都穷惯了。李察这么一大笔福利就是过去整个流金山谷整整三年的军费投入。假如这笔钱用在位面防务上。那么就可以少死很多人。

    李察向寒尔冬看了一眼。微笑道:“别担心。装备和人都会有的。”

    寒尔冬嘟嚷了几声。让他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他不象阿西瑞斯那样已经跟着李察征战过几次。所以对李察目前的资源沒有直观印象。还活在歌顿时代的小偷。很难想象以千万为单位的投资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