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三 叙旧

    ()

    李察又对阿西瑞斯说:“陪我去一次磐石高地吧。不要担心这里的防御。我会先调十名构装骑士和十名法师过來。协助寒尔冬防守。”

    “如您所愿。”阿西瑞斯一如以往的恭敬。

    李察不再在黑暗神术师的态度上纠缠。只是对寒尔冬笑道:“对了。既然你打不过我。那么以后就不许打我钱包的主意。”

    寒尔冬一脸阴沉。哼了一声。小声说:“打不过也是暂时的……”

    只是这话说出來。寒尔冬自己都有些缺乏底气。

    就在这时。几名老兵走了过來。为首一个向李察深深行了一礼。说:“李察大人。我们商量过了。都不准备要补偿金。您肯为我们在家族里找点活干就可以了。而且我们可以先回去十个人。然后每年再回去十个。这样能够省下來一些传送费。您可以用这笔钱多买些长枪和盔甲盾牌。我们现在很缺这些。您看。他们都是些棒小伙子。可是沒有足够的武器和重盾。每次巨人來了。都等于是拿命在填……我们已经上不了战场了。这些钱不应该浪费在我们身上。”

    李察拒绝了几位老兵的提议。安慰说:“我已经准备了足够多的盔甲和武器。很快就会运过來。回诺兰德去吧。不要担心传送费。我们阿克蒙德愿意。而且应该为自己的战士付出这些。”

    安抚了老兵之后。李察看了看魔法钟。对阿西瑞斯说:“我们走吧。时间就是一切。”

    当李察和阿西瑞斯从黑玫瑰古堡的传送门走出时。黑暗神术师却一时惊呆。

    站在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前方的广场上。大队骑士正在集结。阿西瑞斯目光一扫。就看到李察集结了两百构装骑士。其中一半是珞琪骑士。但是珞琪骑士也跨过了构装骑士的门槛。除了两百构装骑士外。阿西瑞斯还看到了四百名黯锋骑士。以及一百名似是野蛮人的重装步兵。在远些的仓库处。星蛹正将一个个满载补给装备的箱子吸入腹中。出动星蛹。就是大规模战争的先兆。

    阿西瑞斯心中涌上浓烈的不安。问:“李察大人。这是……”

    “准备位面战争的军队啊。怎么样。不错吧。”

    广场上已经集结的部队。最低的等级都是十三级。而且装备极为精良。至少都是豪门核心卫队的水准。而且除了构装骑士外。无论骑士还是战士。都让阿西瑞斯有种非常别扭的感觉。他们虽然有血有肉有体温。但是神态动作却象是冰冷的机器。阿西瑞斯也曾经看过他们的战斗。他们完全不惧生死。不畏疼痛。更不会有仁慈和怜悯。只会把命令执行到底。他们根本就是为战争与杀戮而生的机器。任何有理智的人。都绝不愿意面对这样的对手。所以黯锋骑士和重装步兵带给阿西瑞斯的压力。甚至比两百构装骑士还要大。

    这样的部队。岂止是不错。一个大贵族的核心力量。也不过如此了。

    阿西瑞斯按捺着心底的不安。问:“李察大人。这支部队准备用在哪里。”

    李察说:“这是跟随我们进入磐石高地的部队。”

    阿西瑞斯一惊。说:“这个……似乎沒有必要吧。”

    李察从容地说:“记得我在半个月前曾经说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沃尔德到了做出选择的时候了。但直到现在。他还沒有给我一个答复。那么我也会兑现当初的话。会带上军队对磐石高地的。怎么样。你觉得这些人够了吗。要是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再加一倍。”

    阿西瑞斯只觉得李察看过來的目光锐利如剑。苦笑着说:“其实沒必要这么着急。也许磐石高地刚好遇上了麻烦。而沃尔德这个家伙有时候确实粗心……”

    李察笑了笑。说:“是否继续效忠。这可是最重要的事。再怎么粗心的人。也不应该忽略它吧。第一时间更新再者说。如果沃尔德真是一个粗心的人。父亲怎么会把一个位面单独交给他。”

    阿西瑞斯只是苦笑。不知该说什么。

    李察看着阿西瑞斯。又问了一次:“你觉得。我这些军队已经够了吗。”

    这个问題。回答是不容马虎的。阿西瑞斯重重叹了口气。说:“光是两百构装骑士。就足够了。现在有几个家族能够拿得出两百构装骑士呢。”

    李察即刻说:“好。你说够。那就是够了。”

    说完。李察叫过旁边的战士。把命令传了下去。片刻后。一声悠长的号角在古堡上空响起。于是大地开始微微震颤。一队队骑士缓缓起步。走向通往磐石位面的传送门。走在最前面的。是百名只持重盾、披全身重甲的重装战士。这是标准的位面强攻阵型。由防御力强的战士打开位面传送门周围的空间。保护后续抵达的部队。对敌人的致命打击。将由黯锋骑士和构装骑士完成。

    这时战士牵來了神圣独角兽和一匹魔骑。李察翻身上了独角兽。对阿西瑞斯说:“我们也出发吧。”

    黑暗神术师只得上了魔骑。默默地跟在李察身后。

    在走进位面传送门前。李察忽然叹息一声。说:“这样的军队。不应该用在自己人身上的。”

    阿西瑞斯的手轻轻颤抖了一下。然后就再无异状。随着李察踏进位面传送门。

    磐石高地此刻正是黄昏时分。三个太阳都挂在地平线上。缓缓向下沉去。火一样的夕照把苍茫荒凉的大地染得血红。几株孤单而巨大的古树则如燃烧的火炬。

    在位面传送门前。肃立着一支杀气腾腾的军队。这支部队构成颇为复杂。从轻步兵到弩弓手。轻重骑兵。各个兵种都有一些。不论是什么兵种。只看衣甲装备的话。简陋到甚至都有些寒酸的地步。但就是这支杂牌军似的部队。在位面传送门阵列阵而立。人人动都不动。数千人的军阵寂静无声。浓郁的杀气升腾翻滚。有如实质。

    在这支军队之前。站着几个将领。为首的正是拳斗士沃尔德。他的体型明显比周围人大了一圈。上身只披了一块肩甲。袒露的身上全是钢筋般的肌肉。沃尔德沉静地站在军阵之前。有如行将喷发的火山。

    此刻位面传送门光芒不断闪动。一队队战士骑士正不断从传送门内走出。最前方的百名重装步兵已经展开阵线。把重盾深深插入地下。全身都缩在盾后。筑成了一道钢铁与血肉的防线。在重装步兵身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则是一队队黯锋骑士。这些杀戮机器一从传送门走出。就自行分向左右。护住了重装步兵的两翼。

    看到重装步兵和黯锋骑士。沃尔德身边的将领们都神色凝重。呼吸不觉粗重起來。他们久经沙场。一眼就看出这些如钢铁般冰冷无情的战士的可怕。黯锋骑士总算出完了。整整四百骑的数量已经有些让人窒息。然而沒过多久。位面传送门又起了波澜。两名骑士并肩从传送门内跃出。

    将领们眼神立刻变得锐利如刀。死死盯着传送门。这是构装骑士。终于开始出现构装骑士了。每个人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准备清点构装骑士的数量。这就是诺兰德的传统思维。几个小队的构装骑士战力肯定不如四百黯锋骑士。但是人们的目光还是习惯性地盯在构装骑士上。一场战争中。一方的构装骑士还在。那就意味着还有希望。

    随着一个个构装骑士从位面传送门中跃出。将领们的眼睛越睁越大。然后开始有人不停地揉自己的眼睛。到了最后。所有人都是一脸呆滞。

    整整两百构装骑士。

    这些将领中许多人甚至沒有想过。有生之年能够在战场上看到两百构装骑士。

    沃尔德依然不动如山。

    李察和阿西瑞斯从位面传送门中的走出时。看到的就是两军对峙的场景。李察策动独角兽。越众而出。來到两军阵前。跳下独角兽。就向沃尔德走去。构装骑士们看到李察孤身涉险。一阵燥动。就想跟随出阵。对面这两千來人。还真沒放在构装骑士的眼里。两百构装骑士。哪怕沃尔德手下全是百战精兵。几个冲锋下來也能杀个精光。这是绝对实力的碾压。根本不是勇气和战技所能弥补的。

    然而李察摆了摆手。构装骑士们就不得不勒停魔骑。李察治军最是看重军令。丝毫不容许置疑和违反。

    沃尔德看到李察走來。双眼一眯。也迎了上來。两人就在战场中央相隔数米站定。

    李察神态从容。说:“沃尔德。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父亲的书房里。那时我还很小。”

    沃尔德露出一个难得的笑容。说:“是啊。不过那时你已经显露出很了不起的天赋了。”

    李察点了点头。说:“那时只是有天赋。现在就不一样了。阿西瑞斯说。现在我干得不错。我想再有点时间的话。应该有机会超过父亲。”

    “如果是阿西瑞斯说的。那就是沒错了。”沃尔德的话有些出乎李察意料。拳斗士又向李察身后的构装骑士一指。说:“光看这些构装骑士。你已经追上歌顿大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