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四 背叛

    ()

    李察露出微笑。问:“既然你也这样认为。那为什么不给我答复呢。我以为。你应该选择第一项的。”

    沃尔德冷笑道:“有很多强者比歌顿大人更加强大。也有许多贵族的兵力比歌顿大人更多。但他们都不是歌顿。从來不是。”

    李察点头表示同意。说:“我并不是父亲。也不会和他一样。然而。我和父亲所处的环境不同。做事方法必然会有所差异。父亲习惯的道路。放在现在的阿克蒙德并不合适。所以只要再给我些时间。我想我的成就不会比他差。”

    沃尔德低沉地笑了几声。说:“歌顿大人不是完美无缺。其实他的缺点很明显。我们都知道。但这才是歌顿。才是我们愿意追随的人。”

    李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次在心中将那个男人的影子压了下去。以前李察遇到问題时总会去想。如果是歌顿。那么他会怎么做。而现在。随着行事经历的增加。李察开始刻意地避免去想歌顿。特别在一些重要决定前。还会有意识地压下歌顿的影子。李察现在只会按照自己的判断。去做出自认为最理智和最正确的决定。就象李察刚刚所说的。环境不同。解决问題的方法也会不同。照搬歌顿的方法。效果并不一定会好。

    不过李察相信。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再过一段时间。自己就不用再刻意的模仿或回避那个男人。等到那个时候。自己就真正的成熟了。

    想到这里。李察抬起头。看着高出自己整整一个半头的拳斗士。问:“你并不一定要成为我的追随者。也可以象阿西瑞斯那样继续为阿克蒙德效力。甚至将來可以成为家族内的一个领主。这都是可行的选择。哪怕你不肯留下來。我也会尽力补偿。作为这些年來为家族付出的回报。但是。为什么一定要与我为敌。”

    沃尔德咧嘴一笑。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李察声音转为平淡。说:“你拿不走这个位面。神圣同盟是不会承认你的。这里的战士属于阿克蒙德。他们未必每一个人都愿意背叛阿克蒙德。退一步讲。就算他们愿意跟随你造反。你就能成功吗。看看我身后的军力。这些已经足够踏平你这点部队了。如果需要的话。我还可以再召集几倍的部队过來。你打算让身后这些战士为你的野心陪葬。”

    “野心。”沃尔德露出一个意义难明的笑容。

    他回头看了一眼整齐列阵的战士和将领们。不出所料。很多人眼中都交织着绝望和决绝。只要看看李察构装骑士的数量。第一时间更新就可知道这绝对是一场有败无胜的战争。但他们并不缺乏决一死战的勇气。可是更多人流露出的却是疑惑和迷茫。因为李察的部队打着的是阿克蒙德的旗帜。虽然徽章已经改成了李察自己的火山世界树。但依然是阿克蒙德的标识。从沃尔德和李察的对话中。他们再迟钝。也都知道了面前的青年是歌顿的儿子。现任阿克蒙德的族长。这些战士疑惑的是。为什么要和家族战斗。

    显然。如果沃尔德真的决定开战。这些战士未必会遵守命令。

    沃尔德摇了摇头。说:“这和野心沒有太大关系。第一时间更新不过原因是什么并不重要。现在我有一批肯追随我的战士。不管我作什么样的决定。他们都会支持我。所以如果拼命的话。还是能够给你造成不小的麻烦。可是我却不想让他们这样送死。所以我有一个提议。你和我决斗一场。我赢了的话。这个位面就交给我三十年。三十年后我会把它还给你。如果我输了。那么我的部队会投降。希望你不要为难他们。在今天之前。他们中有许多人并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李察淡然说:“但我看不出和你决斗的必要。我的骑士只要出击。就可以踏平你这点军队。我首先是阿克蒙德的族长。然后统领大军的元帅。最后才是争锋斗勇的强者。”

    沃尔德笑了:“你不会拒绝的。”

    李察想了想。竟然点点头。说:“确实。”

    沃尔德哈哈大笑。摩擦着双手。精铁拳套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他转过身。对已方的战士们吼着:“你们看着。这是阿克蒙德的现任家主。也是歌顿大人的儿子。李察。李察.阿克蒙德。我将和他决一死战。如果我输了。你们就要放下武器投降。假如我赢了。愿意跟随我的可以留下。不愿意留下的也可以跟着李察大人回阿克蒙德。都听明白了吗……”

    战士和将领们都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沃尔德却不解释。转向李察。摆了个起手姿势。说:“开始吧。”

    这时阿西瑞斯忍不住喝道:“沃尔德。你在干什么。你这样做。也就等如是在和我们为敌。”

    阿西瑞斯口里的我们。指的是森马。寒尔冬。这些十三骑士中还活着的人。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拳斗士向阿西瑞斯摆了摆大手。做了个隐密的手势。这是十三骑士之间流行的一个手势。意为“交给我吧。”每当做出这个手势时。就意味着要求同伴们全部的信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虽然是在这种情况下。但乍然看到这个手势。阿西瑞斯却忽然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尽管他心中仍然感到不安。阿西瑞斯和寒尔冬只是擦碰了一下底线。可沒有做任何真正背叛的行为。但沃尔德现在所作所为。已经可以算是正式背叛了。

    背叛。在诺兰德传统是最恶劣的行为之一。沃尔德就算找到幕后支持自己的势力。也成功守住了磐石高地。可是他在贵族世界中的名声也毁了。而且最关键的。却是身为十三骑士之一。再怎么桀骜不驯。他可以不为李察效力。但也不应背叛歌顿的继承人。

    这时李察微微皱眉。沃尔德摆出架势的瞬间。气势冲天而起。竟让李察有种面对上古凶兽的感觉。

    沃尔德的实力绝不是李察面对过的最强者。可是他给李察带來的压力。甚至和虚骸太初都相差无几。李察对敌经验已是无比丰富。立刻知道沃尔德属于那种爆发力极端强大。可以在短短时间内就把斗气倾泻出大半的狂战士。这一类的敌人未必最强大。却绝对属于最危险之列。哪怕面对实力强于自己的对手。依靠瞬间的强大爆发力。他们也有可能战而胜之。

    沃尔德不进反退。和李察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三十米。这才停下。拳斗士知道李察是法师。所以先行拉开距离。以示公平。

    距离虽然远了。李察却感觉压力更加巨大。直觉感知到了致命的危险。正不断在意识中尖叫。反复提醒着李察。

    李察被杀气一激。立刻反手拔出了月光。但这还不够。又把命运双子、神圣斩杀和灭绝都扔到了一旁。最大限度地减轻了负担。然后双手握持月光。盯住了沃尔德。巨大的压力差点让李察先出手进攻。但是他最终还是忍下了。

    沃尔德眼中露出惊奇和赞赏。他沒想到自己的杀气和威压就这样被李察接了下去。而且不动声色。显得十分轻松。

    “很不错。小子。我最后提醒你一下。和我决战。最好一开始就使出全力。不然的话你一定会后悔的。”沃尔德说着。

    李察英俊的脸颊不断轻轻颤抖着。握刀的手因过于用力而指节发白。不用沃尔德提醒。李察也绝不敢有丝毫留手。面对这样的对手。若有丝毫的保留。无疑就是找死。

    沃尔德动了。

    他一个大步就是数步。脚步踏在大地上。竟发出沉闷如雷的步音。令整个大地都为之颤动。

    沃尔德刚一启动。李察即刻收刀挺立。急促念出咒语。庞大的魔力即刻如水波般向四面八方荡开。所有人都有种奇异的感觉。看着李察的身影有种不真实的意味。

    时间停止。李察抢在第一时间使出了这个魔法。然后在短暂的魔法生效时间内。李察连绵不断使出了六个瞬发和两个需要短暂咒语的魔法。八个魔法有四个是强化自己的。分别是快速、思维迅捷。行动无碍和可以大幅加成火系魔法威力的燃火之翼。另外四个魔法。包括迟缓、诅咒、木质化和虚弱无力则扔在了沃尔德身上。然后利用时间停止的最后一点时间。李察同时启动了炽热的血脉能力。

    时间停止终于过去了。沃尔德继续如凶兽一般冲來。他身上接连闪过数道魔法光芒。李察放出的负面魔法依次生效。然而沃尔德忽然发出一声如上古巨兽般的咆哮。身上泛起一层浓郁的血光。竟然瞬间将身上所有的魔法效果全部清除。血光涌动时。沃尔德的力量和速度同时大幅攀升。瞬间速度竟已不输于李察。

    刹那之间。李察就失去了自认为最大的优势。速度。在血色光芒散去前。沃尔德的攻击将躲无可躲。

    PS:继续赶工明天中午的。这个可以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