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五 最糟糕的结局

章一五五 最糟糕的结局

    ()

    沃尔德双拳已高高举起。拳锋上跳动着血色电光。而随着力量进一步的凝聚。竟然出现了丝丝淡黑色的空间裂纹。当沃尔德冲到李察面前时。双拳也将正好落下。

    在李察眼中。自己已经失去了全部闪避和反击的路线。一切攻击性魔法对血色能量保护下的拳斗士作用也不明显。现在惟一的机会。就是和沃尔德硬碰硬的拼一记。可是和以攻击力和爆发力著称的拳斗士硬拼。其结果就是被生生砸成肉酱。

    在沃尔德的双拳上。李察看到了死亡。

    刹那间。李察大脑中一片空白。所有情绪都被彻底压制。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只剩下冰冷的智慧天赋在处理着一切。所有的血脉能力都被激发。一点暗淡的狱火从熔岩中浮出。在火光的最深处。迪斯马森的神文符记在闪耀着。群星之井不再是微起波澜。而是汹涌咆哮。将富含星空力量的井水高高喷出井口。三颗环飞的星体都不断震动着。大量能量被强行分离出來。融入李察血脉。不断提升着李察的力量。

    许久沒有动用过的爆发能力被激活。李察体形有明显的膨胀。也初步有了爆炸性的力量。而在炽热的推动下。大量魔力直接充入魔动武装。转换成类似于斗气的力量。充满了李察全身。生命诛绝一层层启动、叠加。让李察的双手殷红如血。

    最后。一种庄严、肃杀和苍茫的气息从迪斯马森的真名中涌出。瞬间扩散。

    一点暗色火光从月光刀锋处出现。刹那间就蔓过整个刀身。延至李察全身。然后以李察为中心。化成一圈火浪。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火浪所过之处。地面立刻晶化。如一片闪亮的晶钻。

    李察抬起头。盯上了已冲到面前的沃尔德。当他双眼张开的一刻。所有人忽然感觉到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掠过心头。第一时间更新心脏竟在刹那间停止了跳动。强如阿西瑞斯。也感觉到心脏正阵阵抽紧。说不出的难受。

    只有在正面的沃尔德看清了李察的双眼。遽然一惊。李察双眼中已沒了瞳孔。全是流淌的熔岩。透过李察的双眼。可以看到一个完整的深渊世界。

    拳斗士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双拳毫无变化地砸下。只有那飞速向四面溅射的空间裂隙。才可看出这一击恐怖威力。

    李察长刀一闪。好象动了。又好像沒动。只是一闪之际。他的人已在十米之外。出现在沃尔德身后。

    拳斗士的双拳无声无息地砸在地上。地面即刻徐徐向下陷去。条条裂隙向周围辐射。直到数十米方才停止。一拳过后。以拳斗士为中心。就出现了一个半径数十米的巨坑。深达十米。整个过程都沒有丝毫声息。好象世界原本就是寂静的。

    嚓的一声轻响。月光擦在地上。也打破了世界的寂静。李察双手拄刀。整个人借着长刀的支撑才能站稳。他脸色阵红阵白。嘴里涌出浓浓的血沫。

    沃尔德这时无比霸气地晃了晃硕大的光头。脖颈中发出喀喀卡卡的骨节声。他又活动了一下身体。同样发出噼啪的骨节爆响。然后一声断喝。将双拳从地里拔了出來。转向李察。

    李察却已连转身的力气都沒有。抓刀的手指关节已全是青白色。

    两军都已屏住了呼吸。看着接下來的进展。仍然统领着构装骑士的拉亚一咬牙。伸手摘下挂在魔骑上的掷矛。跟随着他的动作。所有构装骑士同时摘下掷矛。准备如果沃尔德再向前一步。就全力击杀。两百构装骑士的齐射。就是传奇强者也能当场轰杀。

    但是旁边一名精英黯锋骑士忽然战马一横。挡在了拉亚身前。这些精英黯锋骑士都是专职的传令兵。有灵魂链接秘法可以接到李察的命令。他们发出的指令。就代表着李察的意志。早已熟知这点的拉亚脸色数变。终于缓缓放下了握紧了掷矛的手。但他暗中下定决心。如果李察真的死在沃尔德手下。那么他就要率领构装骑士们杀光全部叛军。一个不留。至于抗命和不守承诺所损失的荣誉。拉亚全都可以不在乎。

    沃尔德向李察走了一步。就停了下來。然后轰隆大笑。说:“小子。干得真不错。”

    这句话刚刚说完。拳斗士宽阔的后背上就突然出现一条血线。鲜血随即喷溅如旗。伸出数米。

    沃尔德抬头向天。看着被三个夕阳染红的天空。喃喃地说了句什么。然后仰天缓缓倒下。

    轰的一声。他巨大的身体倒在大地上。溅起的灰尘一时掩住了拳斗士的身影。

    战场上依然是一片寂静。阿西瑞斯向前走去。每走一步身形就会闪出十余米。几步之后就出现在李察的身边。将一个个治疗神术释放在李察身上。三个治疗术之后。李察抬头说:“我沒事了。谢谢。”

    李察脚边不断有白色山花开放。他已经能够使用虔信祈祷的力量來治疗自己了。阿西瑞斯点了点头。才走到拳斗士身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单膝跪下。打开黑暗圣典。开始轻声颂念着经文。以此为曾经的战友送行。

    拉亚提起长枪。向左右一指。构装骑士就分成两队。左右向着沃尔德的军队包抄过去。为首的一名将军拔出长剑。杀气冲天而起。随着他的动作。所有战士都拔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时间杀气四溢。杀机冲天。

    拉亚双眼一眯。知道对上了最难以对付的那种敌人。这些战士或许个人实力不怎么样。却会有血战到底的决心。但他丝毫不惧。握紧了骑枪。淡青色的斗气弥漫全身。只要李察一声令下。他就会第一个强行冲入敌阵。以实力从敌人身体上碾过去。

    但是那名将军向左右的构装骑士斜睨一眼。哼了一声。沒有选择战斗。而是将手中长剑反转。重重插在地上。两千战士以同样的动作。纷纷把武器插在地上。这是他们纪念战死战友的方式。沃尔德生前是他们的统帅。战死时却被每名战士当作曾经并肩战斗过的战友而纪念着。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一名将军能够收获的最高荣誉。

    这时李察终于恢复了一些元气。他走到沃尔德身边。看着这个如同小山一般的霸道战士。沃尔德此刻仍然圆睁着双眼。似在看着渐渐被夜色笼罩的天空。

    李察也在沃尔德身边蹲下。将手轻轻放在他厚实如城的胸膛上。轻声说:“最后一击的时候。他收了力。而我已经控制不住了。所以这件事不是这么简单。阿西瑞斯。去查。查找沃尔德所有的亲人。看看他们现在都怎么样。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威胁。不管有谁隐藏在幕后。我都会让他们付出十倍代价。”

    “如您所愿。”阿西瑞斯一如既往的恭敬。

    李察站了起來。看了看肃立不动的磐石高地守军。说:“拉亚。先带他们回军营。然后让所有将军來见我。作好准备。很快要重新整编了。”

    “遵命。”拉亚领命。就向被构装骑士隐隐包围的守军奔去。

    “等等。”李察叫住了拉亚。补充道:“让他们带上自已的武器。”

    拉亚一怔。但仍然领命。守军从将军到战士都显得很意外。然后大多数人都显得松了一口气。允许他们保有自己的武器。意味着李察并不把他们视为叛军。这可是本质的区别。

    黄昏过去。夜幕降临。夜色渐浓。随后夜已深沉。

    直到过了子夜。李察才和守军中五名将军一一谈完话。沃尔德的尸体已经收敛好。准备带回诺兰德。埋葬在领地的家族墓地。通过和将军们的谈话。李察也了解了磐石高地的基本情况。将军们并不想背叛。李察所展示出的武力、实力和气度也赢得了他们的认可。至此。磐石高地位面已可算是重新收归阿克蒙德之手。

    当李察终于可以独处时。却先是重重砸了一下桌子。吐出一口郁积已久的浊气。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甚至可以说。是预想中最糟糕的结果。哪怕沃尔德真的起兵造反。都比现在好点。沃尔德兵败被俘。却也不一定死。再怎么说。对于曾经跟着歌顿出生入死的十三骑士。李察都愿意给他们一个好的结局。

    黄昏时分的战斗。一遍又一遍在李察心中回放。沃尔德以透支生命的方式激发出的血色防护对魔法有极高的抵抗力。同时骤增的力量与速度让李察感受到最深切的危机。当他双拳从空中落下时。刹那间的威势已足以撕裂空间。

    在生死一瞬。李察的战斗本能压倒了一切。所有的能力、构装和真名力量一层层叠加上去。最后一记斩杀根本就是本能的反击。一旦出手。已无可控制。沃尔德在双拳落下的瞬间。却骤然收了几分力。就这一点点的空隙。李察已是一刀斩实。骤然远去。闪出了沃尔德双拳最大威力的范围。

    李察的伤。一多半是强行催动各种力量叠加造成的。一小半才是从沃尔德那里受到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