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七 战争的理由

章一五七 战争的理由

    ()

    既然明白了捕获星体的原理。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李察只需要不断计算出新的轨道。就可以容纳更多的星体。理论上说。当出现五颗星体时。在魔力恢复上就相当于现有的群星之井。也就是说。五颗星体外加群星之井。可以让李察的魔力恢复速度提高一倍。按此计算。当李察拥有八十一颗星体时。魔力恢复的速度就相当于一个正常大魔导师施法时的消耗。这即是说。假如李察按照一个普通大魔导师的正常节奏战斗的话。那魔力就是无穷无尽。

    想到这里。李察顿时一阵兴奋。可是随即就明白过來。想要捕获八十一颗星体。轨道计算难度恐怕不亚于把休兰位面的神巢规则给彻底解析出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真要有了那种水平。李察估计早就深入传奇了。还用得着按大魔导的方式死磨硬耗。

    不过轨道增加既然如此困难。那么李察反而要对捕获的星体进行精心挑选。而不能随意捕获。以免浪费一条宝贵的轨道。最好的选择自然是各种位面本源力量。这种能量本身就蕴含着规则。对解析规则有相当大的帮助。只是位面本源力量非常难得。这么长时间以來。李察也只是弄到了两个位面本源而已。

    如此一來。磐石位面所发现的星体反而不适合了。相比之下。流金山谷的能量更加偏向于纯正的魔力。对李察的帮助更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而磐石位面的大地元素对李察的作用有限。在位面本源之外。李察还需要纯正的星力。因为惟有星力可以同时强化阿克蒙德和银月精灵的血脉。

    接下來的几天。整编磐石位面的军队在持续进行着。后续又有百名左右的阿克蒙德步战骑士进入磐石位面。他们充任了守军的中层军官。这就构成了一支军队的中坚力量。反复思考之后。李察留下了拉亚作为镇守位面的临时主官。等精灵诗人奥拉尔调过來后。拉亚就可以担任奥拉尔的副手。李察又用了几天时间看过基地周围环境。以及那个铁精矿脉的位置后。就回到了诺兰德。

    不知为什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回到浮世德的时候。李察总觉得氛围有些诡异。可是又说不出究竟哪里不对。讯问下來。浮岛和浮世德内形势一切正常。在李察离开的这段时间内沒有发生任何大事。从诺兰那里得到的消息也是一样。如果世俗和永恒龙殿得到的消息都是沒有大事。那就应该沒什么事了。李察这样安慰着自己。但是心头总象蒙上了一层阴影似的。灰蒙蒙的十分不舒服。

    当李察在浮岛上准备狮鹫时。尼瑞斯不知从哪得到了消息。匆匆赶來。他穿着一袭华丽的贴身软甲。但以一袭厚重披风包裹着。罩帽下甚至还带了个纯银面具。以遮人耳目。四皇子的这副打扮把李察吓了一跳。第一时间更新不明白这家伙又想出什么新花样來。

    “李察。你这是要去找银剑家族的麻烦吗。”

    李察点了点头。说:“是。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和部队汇合。这场战争必须打赢。所以我得亲自去指挥。银剑家族本身不足为虑。但是我担。躲在幕后的那些家伙有可能暗中下手。”

    尼瑞斯摘下面具。露出妖精一般的面容。问:“如果幕后那些家伙沒有被你引出來怎么办。”

    “那就把银剑收拾一顿也好。顺便再灭了坎南。”李察回答。

    尼瑞斯皱眉问:“可是你要找什么样的理由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李察笑了。说:“历史中说得很清楚。只要想打就行了。理由嘛。不需要有。需要的话。打完再找也來得及。”

    尼瑞斯耸肩。说:“很精辟。但你得打赢了才行。”

    “我可是带了不少人。还备些好东西。这要是还打不赢。我也就不用混了。”李察笑着说。

    尼瑞斯拍了拍李察的肩。说:“我也跟你去吧。”

    李察疑惑地看着他。说:“你这么闲。”

    “心情不好。顺便学学你指挥的方法。”

    说话的时候。尼瑞斯的手一直沒有放下來过。原本很是正常的拍肩。现在就变成了搭肩。颇有些别扭。李察不动声色地拍掉了尼瑞斯的手。说:“那随便你。不过我临战指挥的方式你是学不了的。大的用兵谋略上。你也不比我差啊。”

    尼瑞斯摇头道:“不说这么多了。你这是要出发了吗。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李察把行囊固定在狮鹫上。回头看看只提了个小包的尼瑞斯。说:“你就带了这么点东西。”

    “嗯。一点衣服。其它的都用你的。”

    不知为什么。第一时间更新今天李察总是觉得这话題有些诡异。于是不再多说。翻身上了狮鹫。好在现在阿克蒙德也算财大气粗。上品狮鹫有不少备货。再多装一个尼瑞斯也不吃力。片刻之后。六只狮鹫就陆续起飞。向西方疾飞而去。

    在路上。李察曾试探着问:“为什么心情不好。”

    尼瑞斯却沉默着沒有回答。只是闷头向前飞。

    两天后。中间只经过短暂休息的李察和尼瑞斯就追上了先前出发的部队。五十名构装骑士。两百黯锋骑士、一百投矛掷手和八百名上马的阿克蒙德步战骑士。这就是先导部队。这支先导部队全速行军。第一时间更新早把后续军队远远甩在后面。率领先导部队的是绯色和提拉米苏。另外还有一名思考者。这样的配备。就是李察不來。也足够正面击溃银剑伯爵了。而现在不光李察來了。还多带了个尼瑞斯。如果对尼瑞斯的容貌不带有偏见的话。四皇子确实是个强援。

    汇合了部队后。再行军半日。就到了银剑伯爵领。银剑家族历史悠久。族内大小贵族数量众多。领地大多在西部边界。彼此相领。星罗棋布。隐约构成了一个完整互助的体系。银剑的新领地大多是向同盟边界外扩张而來。同时他们也隐然阻挡了其它家族在这一带扩张的势头。颇有把这段边界线变成银剑家族内界的架势。

    得到了消息的银剑家族早已集结了七千人來“迎接”李察。

    如果不是李察的先导部队來得太快。银剑家族还能够再集结几万大军。侦察兵早就把消息传回银剑领。所以当李察的骑队一路小跑來到银剑领地边界时。看到的就是一个整齐的军阵。牢牢堵住了穿过领地的大路。

    李察扫了一眼对面严整威严的军阵。点了点头。说:“还算不错。”

    尼瑞斯也说:“能够在边界扎根的老牌家族。多少都是有点底气的。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撞上铁板了。”

    “铁板。”李察只是笑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然后向前一指。说:“我可沒看到他们的构装骑士在哪里。”

    尼瑞斯叹了口气。说:“现在谁还会傻乎乎的拿宝贵的构装骑士往你的黯锋骑士嘴里送。”

    李察微笑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说完。他策马向前。单独走向严阵以待的银剑家族。

    银剑军阵内几名贵族并骑驰出。迎住了李察。

    李察在几人中扫了一眼。就问:“芬里尔呢。我怎么沒看到他。”

    一位中年贵族微微躬身。说:“父亲另外有事。此刻不在领地上。现在领地事务暂时由我。弗男子爵负责。”

    “弗男子爵。银剑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也是目前为止。惟一的继承人。”弗男补充道。

    李察嗯了一声。说:“那看來找你也是一样。把你的军队挪开。他们挡了我的路。”

    弗男脸上笑容一滞。怒气一闪而逝。然后又恢复了常态。说:“这里是银剑家族的领地。我的士兵站在哪里。完全是我们的自由。”

    “那我们绕道通过。”李察一脸无害的笑容。

    可是银剑的人脸色都变了。绕道通行。银剑领地势平坦。李察全骑兵的配置可说來去自如。绕开了大道。也就绕开了集结起來的军队。那李察想要去哪不是就能去哪。万一李察想去的是银剑主城剑风城。岂不是抄了他们的老窝。

    “这里是银剑领地。你们不能进入。请回吧。”弗男一字一句地说。

    李察忽然收了笑容。说:“这么说來。银剑是打算和阿克蒙德宣战了。”

    弗男冷笑道:“宣战。我们只是想保卫自己的领地而已。李察大人。您不要以为身为浮岛贵族。就可以仗势欺人。”

    “你挡了我的路。就是不想让我开拓自己的公爵领。这不是宣战还是什么。”说完。李察的笑容敛了敛。又道:“身为浮岛贵族。也沒听说过哪个家族被人阴了一把后。会不打回來的。”

    弗男针锋相对:“李察大人。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我认为。您完全可以另外选择一块地方开拓公爵领。”

    “哦。这里不是神圣同盟的边界吗。我不能在这个方向开拓领地。怎么。这一带变成银剑的私土了。”李察淡淡地问。

    弗男丝毫不为所动。强硬地说:“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您都不能通过银剑的领地。”

    李察认真地看了看弗男。忽然失笑。说:“不知道你是真的不怕死呢。还是说只是因为够蠢。所以才胆大。你们让不让路无所谓。反正我都是要过的。好吧。现在让我看看你们的决心究竟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