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八 金币堆砌的战争 上

章一五八 金币堆砌的战争 上

    ()

    这时一名黯锋骑士出列。单人独骑。步履沉稳。走向银剑的军阵。一时间所有目光都集中在这名黯锋骑士身上。他座下的魔骑迈着小碎步。从容不迫地向着弓枪林立的军阵奔去。很快就进入一箭之地。

    一名将军高声叫道:“站住。再往前就要放箭了。”

    黯锋骑士就像什么都沒有听见。继续向前。几百名银剑长弓手一齐拉开长弓。几百支长箭覆盖下。一定能把这名黯锋骑士射成刺猬。但是黯锋骑士依然视而不见。也沒有做出任何防御动作。就是象行军般一向往前。

    银剑的将军额头青筋暴跳。高举的手努力了几次。却都落不下去。他很清楚。只要一声令下。那个孤身闯阵的骑士毫无悬念地会被射杀。但这也意味着和阿克蒙德战争的开始。

    银剑地处偏远。阿克蒙德想要战争的话。路途和补给都是远征军的难題。尽管如此。和浮岛豪门开战依然是可以决定银剑生死存亡的大事。如果李察决定不惜代价一战的话。灭掉银剑只是时间问題。

    如此沉重的选择。本來不应该放在这名将军身上。而是弗男子爵需要做出的决定。

    汗水开始从弗男子爵的额头渗出。他的喉节上下滚动。几次想要说话。又都咽了回去。就在犹豫不定的时候。那名黯锋骑士已经來到军阵前不到三十米的地方。眼看就要撞上前排的步兵。银剑最前排的步兵长枪林立。森寒的枪锋直指对手。

    弗雷脸色有些苍白。转头质问道:“李察大人。您打算白白牺牲掉手下的骑士吗。”

    “白白牺牲吗?我不这样认为。”李察意味深长地笑笑。笑容中隐含的意义让弗男心底发寒。而且李察也沒再说话。他的意思很明显。现在沒有心情和弗男废话。

    黯锋骑士迎着枪锋走了过去。长枪枪尖有的抵在了他的胸甲上。有的则刺在魔骑的身上。但是黯锋骑士顶着长枪继续向前。竟压得持枪步兵步步后退。如果不用力气。只凭普通武器的锋锐是不可能划开精锐骑士甲胄的。这些战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沒有军官的命令。他们哪敢随意刺死一名骑士。有人甚至感觉到前方阻碍传來的反弹之力会让武器脱手而去。

    黯锋骑士已经顶开了长枪。挤进了重步兵的行列。他就象什么都沒有看到一样。继续向前。只是魔骑的身上多了几个伤口。是刚刚被长枪划伤的。浅浅的表皮之伤。幼细的红痕象是魔法阵的线条。

    弗男脸色苍白。全身大汗淋漓。看着黯锋骑士已经整个挤进密集的军阵。他知道自己必须得做点什么了。但是这个决定的后果极为严重。却让他怎么都下不了决心。

    魔骑从未处于如此密集的锋锐之中。有些暴躁。忽然发力向前一顶。直接撞翻了几名步兵。有脾气爆烈的战士下意识地就拔出短剑。一剑刺出。直入魔骑腹部。直至沒柄。这一剑刺出。那名战士自己都怔住了。魔骑痛得人立而起。将背上的黯锋骑士摔了下去。

    在骑士周围。原本都是雪亮的剑锋枪尖。他突然摔下。银剑战士收手不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撞在甲胄上的武器沒能深入。但还是有七八支武器同时插入了这名黯锋骑士露在甲胄外的部分。顿时鲜血四溅。那具躯体一动不动地砸在地上。连吃痛的挣扎都沒有。

    战场忽然安静下來。银剑的贵族和将军们脸色都变了。李察一言不发。拔转魔骑。就向已方的军队走去。

    “不能让他走了!”一名银剑的爵士大叫一声。向李察扑來。居然是打着抓人质的主意。

    这位十三级的爵士作风称得上是悍勇。可惜实力却太弱。李察的手好象动了动。刀光一闪而逝。那名爵士就直接从李察的马后扑了过去。第一时间更新重重摔在地上。他的两条腿忽然和身体分离。鲜血猛地喷涌。染红了一大片的地面。

    弗男根本就沒看清李察是怎么出刀的。

    当李察回头向他一望时。弗男这才想起來已方的人想要抓李察当人质。对方何尝不可以抓自己去当人质。相比之下。李察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是就实力而言抓人质的可能性还要大些。

    弗男一想明白其中关键。再也不敢停留在原地。立刻向已方军队跑去。呆在战场中央可不安全。构装骑士有斗气加成。冲锋的速度可以是普通骑兵的一倍。

    李察的部队忽然开始变幻阵形。第一时间更新一队队上马的步战骑士、构装骑士跟随着领队的精英黯锋骑士穿插來去。刹那间就变成了一个拉长了的锋矢阵型。骑士们蜂拥而上。已把李察掩进了阵容中央。这下变阵流畅无比。浑然天成。顿时把银剑的将领们看得目瞪口呆。而他们的对阵刚刚开始运动。

    每个骑士都有自己的方向。仿佛漫不经心的走了几步。整个阵型就变换完毕。若是换了他们的部队。不要说骑士。就是步兵也要严格训练数月。让每个人牢记应该向哪个方向走。才有可能硬造出类似的结果。但也不会有如此流畅。这支军队。精锐已经不足以形容。银剑将军原本对已方的军力优势还抱有信心。可是现在。信心却开始动摇。

    此刻李察的兵锋动了。锐利的锋矢阵型笔直刺向银剑军阵。最前方就是五十名构装骑士。两军相距千米时。构装骑士拔出投矛。全力投向银剑大军。五十支投矛拖曳着斗气光芒。跨过千米。落向银剑军阵。

    银剑原本严整的阵容顿时起了骚乱。这可是构装骑士的投掷。附加了大量斗气的特制投矛。本是构装骑士对付圣域甚至是传奇强者的利器。碰上圣域以下的对手。插中了就至少是重伤。这一片掷矛过來。可以说落在哪里。哪里就要死一片。让人如何不惊慌。

    这就是构装骑士实实在在的威慑意义。

    五十根掷矛速度极快。转眼间就飞到银剑战阵上方。然后掉头向下。狠狠刺入五百人的长弓手大队中。先一举袭杀五十名长弓手。然后掷矛上附着的斗气开始连续爆发。靠得最近的几名长弓手都被炸飞出去。实力强些的重伤。实力差的直接就被斗气震死。连续的轰鸣声震得银剑战士心旌动摇。甚至顾不上军纪和阵形。彼此推挤着。尽力离开那些倒霉的长弓手们。

    当轰鸣过后。原本五百人的长弓大队已经变得稀稀拉拉。活下來的人还不到一半。而且大多带伤。只此一击。银剑的远程火力就被摧毁了大半。

    李察的部队继续向前。六百米处。构装骑士抽出了第二根掷矛。而百名投矛手则进入了攻击范围。他们是专门从步战骑士中选调出的精锐。掷矛攻击范围可以超过五百米。

    这个攻击距离和银剑长弓手相同。然而此刻长弓手刚刚经历了一轮毁灭性的打击。队形凌乱。很多弓手连站稳都困难。哪能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只有小队长以上的才勉力歪歪斜斜地射出手上的箭。几十只零落的羽矢在长空中划出凄凉的轨迹。仿佛预示了这场战役的结局。

    百支特制的掷矛飞上天空。在斗气的推送下向前疾飞。飞到半途。掷矛尖锋处就开始燃烧。燃火的掷矛再一次落在长弓手的阵地上。射伤了不少临时调过來的盾牌手。但是这批掷矛一旦发生碰撞。就会突然爆炸。爆炸的威力可以炸断绿森的古树。爆心中央十米之内的战士都被抛飞出去。几根掷矛的爆炸威力加在一起。已和一根构装骑士的投矛相当。

    第二轮覆盖轰击过后。长弓手的阵地上已是一片空旷。再也看不到站立的人影。银剑精锐的远程打击力量。就在李察绝对优势的构装骑士和精锐骑士前被摧毁。

    尼瑞斯死盯着投矛手里的掷矛。失声道:“这些掷矛是哪里來的。”

    “自产。”李察淡淡地说。

    尼瑞斯不假思索地说:“好。我订一万支。”

    “每支一百金币。”

    尼瑞斯下一口沒有喘上來。怒道:“你怎么不去抢。”

    李察一句话就给他堵了回去:“还沒量产。这是成本。”

    如果每根投矛造价一百金币。百名投矛手一次覆盖抛掷。不就是扔出去一万金币。尼瑞斯就算有了自己的位面。也绝对不敢这么靠砸钱轰击对手。

    接下來。李察阵型再次变化。由锋矢变成纵队。绕过银剑的军阵。直接向阵后包抄。银剑的将军们大惊。想要把几千人的军队原地转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多转两次。必然混乱。那时就等着被屠杀了。

    弗男子爵已经从慌乱中恢复过來。知道此时千钧一发绝对不能再混乱下去。于是运起斗气。高声下令。一边重整阵型。一边让自己的骑兵出动。阻截李察。保护侧翼。

    这时大地开始战栗。骑士们向两边分开。披着重甲的提拉米苏横握战锤。如钢铁堡垒般呼啸而出。迎头冲向银剑的骑兵。

    PS: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是低估了中国民航的晚点能力。所以这章现在才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