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九 金币堆砌的战争夺 下

章一五九 金币堆砌的战争夺 下

    ()

    砰砰闷响中。提拉米苏的冲势稍有停顿。然而在他面前的十几骑骑兵都连人带马的倒飞出去。银剑骑兵的冲锋象是遇到了礁石。先是嘎然而止。然后不得不向两边分流。但是紧接着。数以百计的投矛就横空飞來。覆盖了提拉米苏两侧的区域。

    落点精妙无比。就象事先排演过无数次。斗气和火药的爆炸此起彼伏。狂烈的劲风从食人魔领主两侧分毫不差地拂过。不时可以看到银剑骑兵们连人带马飞上空中。然后重重摔下。

    提拉米苏忽然一声低沉的咆哮。战锤高高举起。然后重重砸在地上。大地在落锤处起了一道道波浪。不断向前方涌去。凡是被大地波浪击中的骑兵都毫无抵抗地飞上天空。然后纷纷坠落。连人带马滚成一团。只此一击。食人魔领主就清空了前方二十米扇形区域内的所有敌人。

    食人魔领主继续大步向前。重锤随手一挥。一道血红色的半月形巨大光芒就凭空出现。向侧方飞去。这道月牙血芒将前面两排骑兵全部腰斩。直到撞上第三排骑兵时才力竭消失。但是第三排骑士也大多被切开了大半个身体。这一下又是数十骑兵倒下。提拉米苏咆哮不断。重锤挥舞。一道道血色月牙左右纷飞。顷刻间清空了二十米内的所有敌人。第一时间更新

    构装骑士、黯锋骑士和步战骑士化成洪流。从提拉米苏左右冲出。转眼间就击溃了银剑骑兵。残余的数百骑兵开始向四面八方溃逃。

    李察沒有追击这些逃敌。而是重整阵型。然后遥遥向弗男子爵一指。喝道:“全军突击。先杀了那个穿紫衣服的。”

    大军还沒有突击。构装骑士们就先是一波掷矛出手。五十根闪烁着光芒的长矛呼啸而來。在弗男眼中无疑是死亡的宣告。虽然这些掷矛都不是追踪锁定的。可是站在覆盖范围内。弗男也知自己必死无疑。

    他一声惊叫。掉头就跑。掷矛覆盖区域内的许多贵族和将军也下意识地纷纷闪避。原本就凌乱不堪的阵型至此终于溃散。

    接下來。李察也不着急。率领着一队骑士遥遥咬着弗男。穷追不舍。麾下的步战骑士们则以百人为一队分散开去。不断驱逐追杀大股的溃兵。打击着他们最后的斗志。

    这一战从上午一直持续至黄昏。李察直到把弗男子爵追进银剑领的主城剑风城。才算罢休。弗男逃回剑风城时。身边已经只剩下十几骑亲兵。虽然回头看城外的李察身边就只有百余名骑士。但被彻底吓破胆的子爵也不敢再开城出击。只能眼看着李察施施然离去。

    黄昏时分。李察收拢了外出猎杀的骑士。这一战他才伤了几十名步战骑士。另有十余骑阵亡。却彻底击溃了银剑前期集结的七千部队。杀伤近三千。深夜时分。经过简单休整后。李察又率领骑士夜袭了一支银剑分支家族的援军。轻松击溃了那位男爵的三千私军。甚至连男爵本人都抓到了手里。

    接下來的一周。李察这支队伍神出鬼沒。充分诠释了什么叫作各个击破。先后七次战役。击溃了银剑家族合计近三万的私军。到了后面两天。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李察还顺便攻破了三座大小城市。以补充物资。休整部队。

    若大的银剑领地。已经完全成了李察的舞台。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大大小小的银剑领主人人自危。根本不知道李察何时出现在城下。发起狠厉的攻击。银剑成建制的部队都被击溃。除了主城剑风城的守军。再也找不出一支象样点的部队。整个银剑区域大小数十位领主。就象一群被剥光了的少女。只能祈祷李察不要先來找上自己。

    从抵达银剑家族领地。到把银剑主力打残。前后不过一周时间。这点时间。根本不够其它势力反应过來。当他们接到战报或求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还在热烈讨论的时候。银剑领地已经满目苍夷。大势不可逆反。

    距离银剑领地两百公里的一座森林中。一支沒有旗号。也找不到徽记的军队正在扎营。这时几骑侦骑如飞而來。直冲到营地中央的大帐外。骑士扔下马索。飞奔进帐将刚刚打探來的情报交上。

    营帐中。一名面容刚毅的将军接过情报。反复看了几遍。然后在营帐中的魔法地图上打了好几个X。说:“除了剑风城的守军之外。银剑领所有成建制的部队都被击溃了。”

    军帐内还站着七八个军官。顿时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有人难以置信地问:“这才一周时间。不是说李察只带了一千骑兵吗。”

    将军补充道:“不是骑兵。是一千全精锐的骑士。包括五十名构装骑士和两百黯锋骑士。”

    “银剑家族也有三十个构装骑士。怎么会输得那么惨。”

    “难道是被各个击破的。”

    “很有可能。一千全精锐的骑士。正面击溃三千以下的敌人很容易。就是对上五千步兵也有取胜可能。”

    “是了。肯定是用构装骑士中路凿穿。直扑中军。只要挡不住千名骑士的凿穿。那这仗就沒法打了。第一时间更新”

    “银剑家族的构装骑士不知道在干什么……”

    军官们议论纷纷。居然把李察的战术猜到了一大半。显然都是身经百战的将才。将军看着魔法地图。忽然叹了口气。在剑风城上一点。说:“芬里尔把所有的构装骑士。以及精锐的银剑卫队全部放在剑风城。龟缩不出。生怕被李察给拼掉了。”

    说到这里。将军露出讥讽之色。说:“李察的黯锋骑士可是号称构装杀手。芬里尔舍不得那点构装骑士也不奇怪。因为他就是这点眼界。”

    另一名军官看着魔法地图上一支支被打上X号的银剑部队。第一时间更新皱眉道:“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按原计划进入银剑领吗。我有种感觉。李察拥有我们不知道的侦察手段。不然的话不可能把这些分散在各个方向的部队各个击破。所以。在我们进入剑风城之前。很有可能遇到李察的拦截。要和李察单独战斗吗。”

    将军眼中闪过一道锐利光芒。盯着魔法地图。沉默不语。所有军官都看出。将军确实是心动了。

    不过两年时间。李察就如彗星般崛起。不光稳定了歌顿骤然身亡后岌岌可危的局势。而且以光之虹桥般的速度从一个构装学徒变成皇家构装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再到大构装师。每一次构装发布会。出现在世人面前的都是震惊一时的作品。在另一个方面。李察又俨然化身为一代名将。先后几次战争中。李察彻底摧毁了熊彼德。打残了门萨。逼得约瑟夫求和。迫使威灵堡家族转为中立。一系列辉煌胜利。已经彻底压倒了阿克蒙德原本的女战神艾莉婕。凡是仔细研究过李察战争的人。都对李察那种精准得如同炼金机械般的战场指挥感到不可思议。

    在战场上和李察交手。可以说对每一名善战将军來说都是难以拒绝的诱惑。密林中有三千战士。步骑混合。不到十名构装骑士。大半都是此时在军帐内的军官。仅仅这点兵力。将军却还在认真想着和李察开战的可能。虽然人数是三比一。可是李察麾下全是精锐。魔骑更是比普通战马强得不是一点半点。论军力的话。李察其实还占有优势。但是不光将军跃跃欲试。就连不少军官也有所期待。这支部队。显然不是一般的私军。

    良久之后。将军才重重吐了口气。说:“现在不是时候。既然银剑这么不争气。也就不能怪我们了。传令。明天一早撤军。”

    命令迅速传了下去。各个军官也出帐安排。营帐中只剩下将军一个人的时候。他才盯着魔法地图。重重地骂了句“真/他/妈/的。”

    不甘之心。呼之欲出。

    战争开始的一周里。剑风城内的指挥大厅中总是人头涌动。凡是能够到场的重要人物都聚集在此。看着魔法大地图上最新的作战态势。不时有新的战报消息传來。魔法地图就会相应更新。但是传來的消息不是哪支援军被歼灭了。就是哪座城市又被攻破了。当然。伴随而來的总是会有某个爵士。某个男爵又变成了李察的俘虏。

    在城堡顶层的指挥室是银剑家族真正的实权人物才能踏足的地方。芬里尔伯爵正站在一套比大厅中略小。但更细致的魔法地图前。双眉几乎锁到了一起。花白的头发也显出了些许凌乱。而在平时。伯爵是出了名的注重形象。

    指挥室并不大。但此时也显得有些空旷。本來有资格出现在这里的人。至少有三分之二缺席。缺席的人中。一半现在落在李察的手里。正啃着俘虏的伙食。另一半则被吓了回去。龟缩在领地里。等候着李察不知何时去俘虏他们。

    “现在城里守军还有多少。”这是芬里尔伯爵每天必然要问的一个问題。

    旁边一名年轻将领说:“伯爵大人。城中还有构装骑士三十骑。银剑卫队一百二十骑。精锐骑士一百五十骑。普通战士六千……”

    仿佛能够从这些数字里得到勇气。芬里尔的脸色舒张了许多。点头道:“还好。援军有消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