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六零 反抗与镇压

章一六零 反抗与镇压

    ()

    这位年轻人犹豫了一下。说:“罗伯特伯爵和希里图斯伯爵的军队都到了边界就停下了。目前沒有继续行军的迹象。除此之外。沒有其它援军的消息。”

    老伯爵脸色大变。怒道:“这两个不守承诺的老东西。”

    弗男子爵这时恨恨地说:“他们以为驻兵边界就可以撇清和我们的关系了。等李察腾出手來。说不定也会给他们來一下狠的。”

    芬里尔脸色忽然一变。喃喃念了几遍“驻兵边界”。脸色就阴沉下來。冷冷地说:“这两个老家伙。倒是够阴险的。他们本來还是援军。现在看形势变了。就已经变成了秃鹫。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只等李察走了。就会从我们身上狠狠咬几块肉下來。”

    芬里尔想了想。又说:“可能这个时候。两个老家伙的使者已经到了李察面前了。”

    弗男和其它银剑领主都是脸色大变。李察远道而來。沒有根基。这场战争打下去。最糟糕的结果无外乎银剑认输赔款。最多再割块飞地给李察。李察不可能驻兵在此。最多用这块土地进贡出产的名义再每年送点好处过去。说不定还能和阿克蒙德家族就此建立长期关系。但若是和同在西部边界的两位伯爵联手。却可以直接肢解瓜分了银剑领地。

    眼见气氛压抑。芬里尔重重地哼了一声。怒道:“怕什么。只要剑风城还在。家族的构装骑士还在。我们就沒有失去根基。哪怕是让那两个老东西占去了几块土地。等日后银剑家族恢复元气。总会让他们加倍偿还。”

    老伯爵的一席话很明显地激励了一些士气。让众人精神一振。然而。一个疑问却在一些人心底徘徊不去。把构装骑士雪藏在城内。以避免损失。真的是对的吗。

    这个问題。尼瑞斯刚刚问了李察。

    而李察反问一句:“如果你是芬里尔。准备怎样做。”

    尼瑞斯皱眉苦思。片刻后说:“我会把侦察部队分布全境。然后放重兵在几个重要城堡内。死守不出。再集中最精锐的部队。野外机动。择机和你决一死战。”

    还沒等李察发表意见。尼瑞斯就不停摇头:“这样不行。以银剑能够集结起來的那点精锐。和你这一千骑在野外决战的话。输面占了九成。该死的。你的构装骑士太多了。黯锋骑士也太多了。还有投矛手……还好他们的爆炸投矛已经用光了。不对。还有提拉米苏。他就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见鬼。绯色。我敢肯定。当我和你决一死战的时候。她多半会在我身后插一刀。”

    见尼瑞斯越说越是激奋。李察大笑。拍拍他的肩。说:“和你决一死战。还用得着绯色帮忙吗。半分钟就切了你。”

    尼瑞斯一张小脸胀得通红。怒道:“半分钟。我们要不要试试。”

    他这么一怒。李察竟然心跳得快了一拍。赶紧目光一偏。说:“我是瞬间爆发的打法。真要是决一死战。前面几刀砍不倒你。我就危险了。”

    “这还差不多。”尼瑞斯有些悻悻地说。第一时间更新然后一把拉住李察。说:“老实交待。应该怎么对付你这一千多人。”

    李察无奈地说:“一个就是象你说的那样。集中全部精锐和我决战。但是兵力相当的话。对方一般不会有机会赢我。另外就是集中绝对优势的兵力。攻击我不得不防守的地方。迫使我在不利的情况下决战。比如说黑玫瑰古堡。或者是哪个不容有失的位面。最后一种。就是召集足够多的强者。直接把我干掉就好了。现在满意了。”

    尼瑞斯哼了一声。手又在李察肩上一搭。说:“算你答得尽心尽力。这次就先放过你了。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难道就在这座小城里闷着吗。”

    李察不知为什么有些局促不安。不动声色地拍掉了尼瑞斯的手。说:“当然不是。让部队再休整一天。然后我们就该去剑风城拜访一下芬里尔伯爵了。在银剑已经浪费了一周时间。这已经到我的极限了。”

    此刻李察的部队占据的是一座名为枫火的小城。小城依山面水。半城枫林。这里距离剑风城不过一百公里。以李察这支部队的机动力。用不了两个小时就可以进逼剑风城。枫火原本是一位男爵的领地。现在落到了李察手里。男爵则和一堆银剑领主们关在了一起。第一时间更新至于男爵三千人的私军。在战斗中大约有几十人战死。百余人负伤。投降两千八百人。

    李察和尼瑞斯很不客气地征用了男爵的城堡。这座城堡十分精致。显然出自艺术名家之手。无论建筑、雕塑和园林都可圈可点。惟一的缺点。就是防御力几乎为零。

    此刻和尼瑞斯谈完。李察正准备去看一看部队。就见一名构装骑士匆匆走进。说:“李察大人。有两个人想要见您。他们自称是罗伯特和希里图斯伯爵的使者。”

    李察脸上露出冷笑。说:“那两只老狐狸终于等不及了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看來耐心比我预计的还要差点。尼瑞斯。你也一起來吧。看看两只老狐狸准备说些什么。”

    在枫火城堡那风景怡人的会客厅内。两位使者如愿见到了李察。他们无心欣赏美景。因为早就被李察的军威所震慑。从开战到现在。李察部队的伤亡还不到百人。但是击溃了银剑数万大军。并且除了剑风城之外。其它的城市都是予取予求。

    会谈的过程很简单。两位使者深知如李察这样的人最不耐烦浪费时间。所以开门见山。表达了两位伯爵的善意。并且隐晦地说。他们很愿意和李察一起瓜分银剑家族的利益。并且成为李察在西部边疆地带的忠实盟友。

    听完使者的话。李察笑骂了一句:“这两个老狐狸。你们回去告诉他们。我后天就会进攻剑风城。如果他们的军队不能够出现在城下。和我共同作战的话。那么一切免谈。银剑家族的一切利益都是我的。如果他们想要动我的奶酪。最好仔细考虑一下。我这个人。一向记仇。”

    其中一名使者脸色难看。忍不住说:“李察大人。合作对我们都有好处。您这个方案。是不是太苛刻了些。”

    李察淡淡地说:“既然想要來捡尸体。那还用得着考虑吃相。银剑我一个人就吞得下。如果你们的主人想要分些利益。那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什么都不做也想坐地分赃。他们也未免太高看自己了。你们就把我的原话带回去。后天正午。如果我在剑风城下看不到他们的军队。那就别想踏进银剑领一步。”

    两位使者喜忧各半地离去后。尼瑞斯就问:“真的要攻打剑风城。”

    “为什么不。”

    尼瑞斯想了想。说:“你未必打得下。而且就算打下了。损失也一定很惨重。”

    李察呵呵一笑。说:“我们可以打个赌。我一定能够打得下那座破城。而且损失不会超过两百。全兵种。”

    尼瑞斯哼了一声。说:“赌什么呢。要不要來亲一下。”

    李察只觉骤然胸口如遭重击。一时连半个音节都发不出來。呼吸都不由自主停住。他一口气堵了大半天。才算缓了过來。盯着尼瑞斯。左看右看。甚至双瞳中射出光芒。已经用上了洞察能力。

    尼瑞斯有种被上古凶兽盯上了的感觉。周身阵阵恶寒。一声惊呼:“你……你要干什么。”

    李察收了洞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苦笑着说:“我想看看你是不是尼瑞斯殿下本人。”之前堵在胸口的那口气还沒有全部消散。他甚至沒注意到自己用了敬称。

    四皇子双眉倒竖。怒道:“这还能有假吗。”

    李察摸着下巴。若有所思。说:“说不定哦。”

    不得不说。尼瑞斯平时的魅力如果算惊人的话。那么现在这幅嗔怒的模样。杀伤力就直线飙升到了苏海伦、珞琪这个级别。尼瑞斯属于那种表情越丰富。魅力就越是难以抵挡的类型。所以此时被李察激得一怒再怒。李察也就越发的看得养眼。只不过这即是享受。又是折磨。

    尼瑞斯似乎也觉察到李察的眼神开始有些飘忽。他腾地一下站了起來。站到李察面前。俯身盯着他。眼中几乎要喷出火來。

    两个人的鼻尖越离越近。李察拼命往后缩。可后面就是沙发靠背。根本躲无可躲。所以尼瑞斯那张祸国殃民的精致小脸就越离越近。直到占据了李察全部的视野。不但呼吸咫尺可闻。甚至还能听到血脉跃动的声音。

    “喂。”李察叫了一声。

    “干什么。”

    “你不会……真要亲一下吧。我确实会反抗的。”李察说得非常郑重庄严。惟恐尼瑞斯误会了他的决心。

    但四皇子却霸气冲天:“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镇压。”

    李察哭笑不得。这一幕不知为什么突然让他回忆起了在深蓝那梦幻般的一晚。情景倒是有些相似之处。可是那时李察少年情愫初开。初见苏海伦时。除了恭敬畏惧之外。内心深处其实还深藏着浓浓的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