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六一

    ()

    少年时候。李察根本不敢直视苏海伦。那不仅仅是來自超级强者的威压。也是因为传奇法师张扬得几乎嚣张的艳色。所以李察的目光每次掠过她的身影。心都会砰砰乱跳。而且那个时候。在传奇法师面前。李察也根本沒有反抗的余地。不管遭遇到什么都只有受着。当然。李察如果这样抱怨出去的话。估计整个诺兰德的男人都会相当愿意替他“承受”一下这种欺压。

    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别说尼瑞斯是个男人。李察也绝不是沒有还手之力。逼急了的话。在这只能贴身搏击的距离上。李察确定自己可以在半分钟内把四皇子放倒。不过。看着那张精致无瑕的面孔。第一时间更新李察总觉得若是一拳砸上去。自己的心都会抽搐一下。

    但是心痛。总比真的被亲一下要好。李察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后默默运起炽热。启动魔动武装。准备反抗随时可能到來的“镇压”。同时小心地控制能量异动的外溢。

    尼瑞斯可是货真价实的天赋卓绝。从智慧到身体到血脉无一不是上上之选。只是实战经验不够。但是他的战力绝对不能小看。一个疏忽大意。李察说不定就真的被他给“镇压”了。

    李察无奈地说:“喂。尼瑞斯。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为什么不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尼瑞斯很认真。

    四皇子越是认真。李察就越是害怕。苦笑着说:“可是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的你。哦。很漂亮。但现在是……那个……妩媚。”

    李察说得很委婉。相信尼瑞斯听得懂。然而。尼瑞斯是听懂了。但唇角浮上一抹让李察心惊肉跳的笑。徐徐地说:“我最近对王尔德的一句名言很认同……”

    一听到王尔德这个名字。李察立刻知道要糟。

    王尔德。这是一个在诺兰德整个人类历史当中都留下浓重一笔的名字。他的头顶有无数光环。集实力侯爵。大诗人。大剧作家。大歌唱家和大哲学家于一身。曾号称神明都会嫉妒他的容貌。在才华方面。王尔德不光在数个领域内的造诣登峰造极。站在了整个时代的最尖端。还是历史上第一位把吟游诗人这个职业发展到传奇等级的天才。

    当时在千年帝国南疆的埃及半岛上。三万帝**对峙跨海而來的纳迦帝国十万大军。当时王尔德是王帐前的一名扈从。就在两军发起第一对冲的时候即兴谱下《出埃及记》。然后一曲高歌。增益效果竟然覆盖整个战场。千年帝**士气大振。第一时间更新反败为胜。一举将纳迦、蛇人、蜥蜴和半龙人组成的联军赶下大海。王尔德因此一战成名。吟游诗人更是被视为在战场上超越神官的首要职业。

    王尔德另一个被人们记住的。则是埃及半岛战役之后的一句名言。当时达到人生巅峰的王尔德。面对一位名闻大陆的美女求爱时。曾这样说:“我的人生到了今天。已经只有男人才能让我提起兴趣。”

    这句名言。甚至比名曲《出埃及记》流传得更广。

    李察的汗已经下來了。控法的能力似乎也变弱。阵阵炽热气息开始从他的身体里散发出來。这是行将爆发的先兆。

    尼瑞斯突然站直了身体。伸手在李察下巴上一挑。轻笑道:“暂时放过你吧。”

    这一下弄得李察哭笑不得。喜忧参半。“暂时”这个词。让他弄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被放过了。还是说只是欲擒故纵。

    李察还沒收拾完自己混乱的心情。尼瑞斯就端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正容说:“时间紧迫。我们应该认真考虑正事。而不是在这里打打闹闹。”

    李察无言以对。一直以來好象都是尼瑞斯在那里半真半假的打打闹闹。现在反而教训起他來了。

    第二天。枫火城投降的守军被集中到广场上。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宣誓仪式。誓言的内容是放弃对银剑家族的效忠。转而忠诚于阿克蒙德。

    这个仪式并不是强迫进行的。不过李察命人将肯宣誓和不肯宣誓的人分别登记下來。宣誓忠于阿克蒙德的战士就地释放。并且从中任命军官。和前几次一样。当李察离开某地时。就直接把那个地方的防卫交给他们。不肯宣誓的继续关在战俘营里。那里的条件可说不上好。

    誓言的约束力有大有小。在沒有信仰的世界里。誓言就等如空气。有神的世界。誓言就重要得多。但是约束力也有大小。力量越是强大的人。对誓言就越是看重。约束力相应也要大得多。以神之名起誓。甚至直指自己真名起誓。一旦违背。后果极为严重。

    对普通战士來说。誓言的约束力就要小得多。背叛的直接代价很轻。甚至是沒有。李察并沒有指望宣誓就会带來一批忠诚战士。而只是通过仪式简单筛选一下而已。

    一路上。被李察的放弃的城市。还沒有哪个银剑领主敢再去打回來。李察的闪电战术。和战场上压制性的优势已经把他们打得彻底胆寒。就是把城市拿回來也守不住。何必吸引李察的注意力呢。第一时间更新李察这次下手极狠。上了战场的银剑领主只有一半成为俘虏。余下的全部战死。逃掉的则只有一个弗男。还是李察有意放水的结果。所以小领主们都在静待这场战争完全结束。反正封土和城市可以在谈判桌上拿回來。何必用命去搏。

    和前面几座城市一样。李察选定了小城枫火的守军。就向剑风城进发。当天夜里就到了剑风城下。银剑家族散布在城外的侦骑顿时大乱。运气好点的拼命跑回了城里。离得远的只能向乡野逃开。不过李察根本沒有搭理他们的意思。连一个骑士都沒有派出去追击。甚至远远地看着城门开闭。丝毫沒有试图乘隙冲击。

    步战骑士们开始扎营。李察则带了些人绕着剑风城走了一整圈。把城防情况都收于眼底。偶尔。李察还会让投矛手扔出两根爆炸矛。试试看城墙的坚固程度。又或者让三五名构装骑士合力一击。用投矛击杀城上某个不太开眼的小贵族或是军官。不得不承认。银剑家族修筑的城防有可圈可点之处。或许是因为地处边境。随时会受到外來攻击。所以城防强度达到了抗击大型攻城炼金器械的等级。

    这一圈走下來。城墙上的守军人人自危。大批预备战士被叫了起來。全副披挂。随时等候上城搏杀。视察城防的过程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虽然李察的骑士只杀了城墙上十几个普通战士和两个贵族军官。却让所有人都极为紧张。不知道下一个倒霉的家伙会不会轮到自己。

    中途有几次。李察甚至飞上几百米的高空。居高临下俯瞰着整个剑风城。如此嚣张举动。银剑家族非但沒有人敢飞起來挑战李察。城下连射一箭的人都沒有。有能力射到李察的。生怕被底下的构装骑士们盯上。一轮集火。不死也是重伤。

    大模大样的一圈晃过。李察回到军营。对尼瑞斯说:“芬里尔这个老家伙死守不出。自以为得计。其实却是把自己军队的士气都给磨光了。你看。我都飞上天空了。连一个敢出城决战的家伙都沒有。不过这正合我意。你就看着我怎么把剑风城给打下來吧。”

    尼瑞斯给了李察一个白眼。说:“银剑家族又沒有传奇强者。几个普通圣域出城干什么。送死吗。哪个圣域强者肯把自己的脑袋往那头食人魔领主的嘴里送。”

    李察沒有和尼瑞斯争论这个问題。而是径自去布置战术。

    整个晚上。剑风城就沒有停止过骚动。在夜幕的掩护下。李察的骑士神出鬼沒。似乎分布到了四面八方。攻击随时会从各个方向而來。

    午夜以后。试探性攻击开始了。甚至有构装骑士直接冲上城墙。大杀一阵后才肯退走。守军的精神极度紧张。时时刻刻得保持警惕。以防某一次试攻变成一场真正的交战。可是普通战士在李察全精锐的骑士面前就是被屠杀的份。到了后來。芬里尔不得不把构装骑士和圣域强者都派了出來。但严令他们不得离开城墙保护范围。

    李察在反复比对分析多方情报确定了某位圣域强者位置后。悄悄集中了全部构装骑士。突然对其所在进行集火。反复覆盖式的密集打击直接把那个倒霉蛋轰得重伤濒死。

    芬里尔的应对是匆忙把圣域强者和构装骑士全都撤到了城下。必须接到出战命令才允许他们登上城墙作战。

    这次偷袭结束。李察就将大半构装骑士撤了回來。养精蓄锐。只留了十骑在剑风城周围游走。继续择机骚扰。开战以來从來沒有捞到出手机会的尼瑞斯今晚终于可以出战了。

    四皇子明显郁闷得狠了。穿上那身从头包裹到脚的重铠。双持一把单手战斧和一把锯刃长剑。直接跳上城墙。咬上一名靠着墙根休息的圣域强者就发力狠杀。沿着城墙追杀出足足千米。杀得那名圣域强者鸡飞狗跳。吐血奔逃。最后索性不要脸面。跳过藏兵夹道逃进了城里。这才算脱了一劫。

    PS:如此稳定更新。已经不需要什么PS了。只需要爆发。那个。同志们可以回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