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六二 破城

    ()尼瑞斯还好记得李察的叮嘱,沒有追杀进去,只是站在城头上左顾右盼,杀气腾腾,剩余一众圣域和构装骑士只能仰头瞪着他,却沒有一个人敢过去战上一场。

    整个过程里,尼瑞斯的站位极度刁钻,他利用各种地形,甚至短暂浮空,不仅躲开了银剑方面强者的数度援手和拦截,还使自己的身影始终保持在城墙之上的高度,而有了前面银剑圣域被集火的惨痛教训,银剑强者一发现他若有若无的诱敌势头,纷纷注意自己的站位,生怕成为下一个活靶。

    一夜混乱,银剑终于盼到了黎明。

    整个上午,李察都在城下列出攻击阵型,试探着在各个地段发起攻击,每次攻击都是稍试即停,然后再换下一处地方。

    剑风城的城墙对普通骑士來说是个阻碍,但对全部配装了魔骑的阿克蒙德骑士來说却不是问題,魔骑爆发冲刺的话,可以笔直攀爬三十米高的城墙,再加上骑士的辅助,剑风城四十米的城墙也形同虚设。

    不过,最大限度地控制战损就是一个挑战了,剑风城的规模不大,但完全是按照战堡方式來建造的,外城墙和内城墙之间还有藏兵夹道,巷战对骑兵來说可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而李察只要一想到四皇子的赌注就心脏狂跳。

    转眼之间,就到了正午时分,这是李察和罗伯特以及希里图斯伯爵约定的时间,但是两位伯爵的军队连个影都沒有看到。

    当魔法钟指向十二点时,李察耸耸肩对身边的尼瑞斯说:“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总想找最好的时机下注,但是有些时候,下注的机会只有一次。”

    这一天,李察骚扰式的攻击持续不断,从清晨直到深夜,剑风城的守军早已疲惫不堪,就连构装骑士和圣域强者们都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觉,他们虽然体力沒有消耗多少,但是精神压力却是极大。

    昨晚尼瑞斯城上一战堪称惊艳,把银剑家族的圣域强者打得全无还手之力,吐血而逃,直接失去了战斗力,所以现在银剑圣域们需要提防就是两名强大圣域了,食人魔领主和尼瑞斯,压力直接增加一倍,或许是三个,因为李察还沒有动过手。

    黄昏时分,天就阴了下來,当夜幕降临时,沒有人注意到天空中的云层下,不知何时出现了几朵垂得特别低的乌云,而且正在不断变大,临近子夜时分,空中低垂的云层已经有十几处,每片云层覆盖范围足有数百米,乌云越來越浓,云层深处隐约可见跳跃的电光,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落下一道闪电,然而它们只是在云间闪烁,始终不曾落下。

    下方城头上时时会有火光迸射,惨叫声连绵不绝,人们根本无心去看看头顶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经过一夜一天断断续续的战斗,银剑的普通战士已经疲累之极,就连那些五级以上的老兵目光都显得有些呆滞,他们的斗气已经消耗大半,更要命的是精神上已经出现了深深的疲劳,时时刻刻都有可能失去生命的战斗,几场下來就是老兵们也吃不消了。

    城下,李察的骑士再次聚集,开始逼近,城头上的守军麻木地看着,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李察的骑士们仗着压倒性的等级优势,总能冲上城头,象割草一样收割着生命,然后杀够了就再退回去,已方那些平时不可一世的构装骑士大爷,和圣域老爷们呢,他们在干什么。

    大多数构装骑士和圣域强者都龟缩在城里,少数敢冲上城墙战斗的,都被打了个落花流水。

    终于是时候了,李察举起右手,向前一压。

    百名投矛手抽出最后三根爆裂投矛,发力掷向城头,一团团烈焰不断在城墙上炸响,不时可见几个人影在火焰中飞起,爆炸声如雷鸣,但是战士们已经不害怕了,不管爆炸多么密集,他们都还站着,他们知道被炸中了肯定是死,沒被炸中也不过是晚点再死,百名投矛手三连射过后,城门一带数百米范围内所有银剑守军一时都为之一空。

    这时李察的手再向城门一指,三十名养精蓄锐的构装骑士策马向前,在队长的战号声中整齐划一地奋力掷出投矛,这次的投矛根根黝黑,矛锋全是由拉菲精铁锻成,是造价昂贵的专用破甲矛。

    一支支投矛飞过百米距离,钉在精钢铸就的城门上,竟然根根深至沒柄,每根投矛插入,就会带得城门轰然作响,震颤不已,余波撼动着整个城楼都在摇晃,灰石扑扑而落,而此时附加的斗气开始滞后的爆裂,叠加上更为致命的另一轮波动,三十根投矛过后,近一米厚,可以抵抗大型攻城炼金机械全力撞击的城门已向内倾斜,摇摇玉坠,但还沒有彻底倒塌。

    大地突然开始震动,提拉米苏狂吼着奔出,暗红色的斗气缭绕升腾,犹如一团燃烧的血云,城头上射下长箭、投枪甚至是床弩,都被提拉米苏雄浑的斗气弹到一边,食人魔领主一路冲到城门前,高举战锤十吨,两个头同时深深吸气,在他身后空中骤然有一颗狰狞恐怖的巨龙龙头浮现,巨龙双眼缓缓张开,然后发出无声的咆哮。

    轰,。

    一记让天地都为之失声的轰鸣,两扇无比厚重的城门向城内倒飞,重重砸在地上。

    然而对寥寥几名有见识的人而言,提拉米苏身后那个巨大的龙头虚影才是真正让人震憾,那不是普通的巨龙,更不是什么沒有任何意义、只是用吓人的虚影,那是混沌之龙,是食人魔、兽人、矮人、龙人等等崇尚混乱与暴力种族所膜拜的主神之一,几十米的巨大龙头,其实还不到混沌之龙本体真正大小的十分之一,而混沌之龙真正有多大,其实谁都说不清楚。

    提拉米苏全力一击下引动了混沌之龙的虚影,说明食人魔领主已经得到了混沌之龙的关注,而这往往意味着已经触摸到了通向传奇的大门。

    剑风城城堡望台上,芬里尔伯爵脸色铁青,身后一群银剑领主人人惊骇失色,原本银剑最大的倚仗就是剑风城的城防强度,沒有大型攻城器械的攻城方只能打消耗战,无论如何都能支持到援军到來,然而城门竟然以这种闻所未闻的方式直接被人力砸开,剑风城的防御立刻化为乌有。

    李察的战术总是出人意料,居然用构装骑士的投矛來轰击城门,要知道一天之内,一阶构装骑士最多只有全力掷矛三次的能力,就算李察的构装骑士平均等级高些,也不会超过四次,他居然用构装骑士來攻击城门,不对,他还用了一名食人魔领主,发出刚才那样威力的一击后,那个天位圣域等级的食人魔领主今天最多再能够用一次圣域力量,,这简直就是浪费。

    不管李察如何的奢侈,剑风城城防已破,转眼就是混战了。

    “传令,构装骑士出动,封堵城门。”芬里尔一声令下,身旁的号角即刻吹响长号,长短交织的号音响彻全城,集结在一座小广场上的构装骑士们开始提聚斗气,转向直通城门的大道。

    伯爵突然道:“等一下,让构装骑士停下,第三重步兵营顶上,五,六守卫营随后。”

    这道命令一出,所有人都为之愕然,现在战场形势无比危急,把构装骑士用在最关键的战场上是个常识,而且构装骑士都已经动了,怎么突然又要收回來。

    “照此执行。”伯爵又喝了一声,传令兵立刻吹响战号,本已提步的构装骑士们听到战号,纷纷勒停战马,又是一片混乱。

    银剑卫队依然留守在城堡下,他们全是由银剑家族子弟组成,忠心无可置疑,又都是准构装骑士,因此老伯爵对这支部队的看重,并不下于构装骑士,这场战争中始终不曾动用。

    有眼力好的人已经看到从倒塌的城门中涌入的是一排排黑灰黑甲的骑士,那狰狞外表和严整队形早已为人熟知,这些骑士,就是号称构装杀手的黯锋骑士,只要看到对手的构装骑士,他们就会如同疯了一样无视一切冲上去攻击,不死不休。

    银剑领主们这时都明白了芬里尔伯爵的意思,让普通战士先上,充当炮灰去消耗黯然骑士的力量,不然以构装骑士正面抗击黯锋骑士,必然全军覆灭。

    芬里尔的决策不能说是错,然而在这个时候突然改变命令,却让重步兵们都清晰地知道了自己送命炮灰的身份,士气瞬间大降,无心死战的重装步兵被等级远高于已的黯锋骑士瞬间冲散,稍作抵抗后就四散溃逃,而在他们身后,原本应该填补缺口的两个步兵营却不见踪影。

    这时天空中的乌云在收到李察的激发信号后,终于不再矜持,将酝酿已久的雷电倾泻下去,一道道闪电轰到地面,房屋倒塌,骑士燃火,普通平民则直接焦黑着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