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六五 向左,向右(4000)

章一六五 向左,向右(4000)

    ()

    少女把头盔抱在手里。淡金色的长发随风飞舞。更显风姿。她看到有人在城头用法师的漂浮术落下。周边骑士们都向他行礼。当即用骑枪一指。喝道:“你就是李察吗。竟敢侵犯我银剑家族的领地。下來。有种的就和我决一死战。”

    李察看到少女时。还是惊艳了一下。洞察之下。少女展现出少见的上佳天资。李察之前遇到的年轻强者都具有极端的天赋或血脉。象少女这样各方面都平衡得近乎完美的十分少见。虽然太过平衡容易造成多而不精。少女却显然沒有如此。年纪轻轻就进入了圣域。确实让人惊叹。想象一下。多项天赋都平衡地发展到一个高位。那将会是多么强大的力量。或许这种人不会成为最巅峰的强者。但绝对是最让人头痛的敌人。

    虽然李察和尼瑞斯这些人不急于晋入大魔导师和圣域。但那是为了将力量打磨圆满。并且得到更强的能力。不过在追求力量的大道这并不是惟一的一条道路。象少女这样的情况。突破了多而平庸的惯例。早早晋入圣域。触摸到上层力量的规则。就可以用时间來积累更多的经验。一样前途无限。而且因为少女的天赋均衡。所以在这一过程中还不用苦恼太过极端造成的损伤和失控。同样的例子还有阿伽门农。现在尼瑞斯就始终苦于打不过这个沉默寡言的朋友。

    只是少女的智商似乎也和她的天赋一样。沒有突出的地方。这点实力就來挑战李察。根本就是送死。而且她的眼力似乎也不怎么样。好象根本沒有看出城门里食人魔领主的恐怖。

    李察上下打量了一下少女。洞察已经把她的实力解析得清清楚楚。她确实是刚入圣域。连力量都还沒稳固下來。这点实力。就是到日不落之都看守城门都嫌太弱了。

    不过。随着李察实力增长。洞察能力也在日益增强。李察目光一转。视线就穿透了少女的盔甲。不经意间就将她全身上下看了个明明白白。这也算是洞察带來的另外一个福利。

    少女忽然打了个寒战。有些惊疑不定。目光四下扫了扫。却沒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于是气焰又张扬起來。

    李察暗暗摇头。这个小家伙连危险來自于哪里都不清楚。说明战斗经验太少。显然是天赋实在太好。一路无风无浪的就进了圣域。说白了。这就是朵温室中的小花。

    “你是什么人。”李察问道。

    “我是阿勒克托。索尔门斯男爵的女儿。圣托马斯大师的第七位学生。李察。下來和我决一死战吧。我要让你为玷污剑风城的罪行付出代价。”少女气势飞扬。

    阿勒克托。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个名字让李察似有印象。他搜索了一下庞杂的记忆。发现和复仇三女神之一的神名很近似。少女身上也隐然有一丝神力的气息。难道她身上有三女神的血脉。如果是这样。倒是可以解释她让人惊讶的天赋。

    这时尼瑞斯也飞落在李察身边。张口就问:“圣托马斯。那个圣树王朝著名的圣骑士。这小丫头倒是找了一个好老师啊。不过索尔门斯又是谁。”

    熟知银剑家族谱系的李察答道:“那是芬里尔的亲弟弟。这小家伙应该是芬里尔的侄女了。不过看來还不怎么清楚这里的状况呢。你先等一下。站着。别动。”

    说着。李察就向侧后退了一步。把尼瑞斯用力往前一推。大声说:“李察大人。这个女人要挑战您。”

    尼瑞斯回头怒道:“你。”

    李察压低了声音说:“这一场你更适合。去吧。”说着。他手上用力。就把尼瑞斯一把推下城去。李察现在已将神官格斗术练至精通水准。这种乘人不备的小巧突袭几乎无可抵挡。尼瑞斯在愤怒的咒骂声中。已是远远飞出。落到了少女马前。

    扑扑两声。一把单手斧和一把长剑远远从城头飞來。准备无比地插在尼瑞斯脚前。这又是李察的杰作。这两把武器只是精良水准。显然是李察随手从身边哪个黯锋骑士身上摘下來的。

    尼瑞斯看了看少女手中那把传奇级别的长枪。再看看李察扔來的两把破烂武器。一时间又有骂人的冲动。他倒不是非要靠高等级的武器取胜。但是纯粹因为材质的关系被弄断剑斧也会很丢脸的好吧。

    马上的少女盯着尼瑞斯看了半天。忽然脸上微微一红。有些期期艾艾地说:“你……你就是李察。”

    四皇子越是嗔怒。就美丽得越是惊人。现在看來这种美丽男女通杀。

    听到少女问话。尼瑞斯一把抄起地上的武器。沒好气地说:“对。我就是李察。你要打就快打。别耽误我吃晩饭。”

    阿勒克托脸色复杂。咬着下唇。忽然从龙马上跳下。说:“我不占你的便宜。下马和你打。”

    说着。少女真的跳下战马。拖着长长的骑枪向尼瑞斯走來。

    圣骑士托马斯在整个诺兰德大陆也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因为不同于大多数更适合决斗的个人强者。他的战技是为战场而生的。当他提枪勒马冲锋的时候。气势堪比一队构装骑士。做为他的学生。阿勒克托最巅峰的状态显然是在马上。而且她骑的龙马比魔骑强了不只一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一下马。少女一身战力少说得打个不小折扣。

    城头上的李察看到这一幕。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智慧天赋正全力运转。各种诡异念头层出不穷。此时他终于发现智慧天赋的不足。在处理某些特殊领域的时候。推演出來的东西都有些奇怪。

    城下的四皇子却沒什么怜香惜玉的意思。大步迎上少女。一剑一斧抡圆了就向她斩去。阿勒克托吓了一跳。一声惊呼。倏忽间连退三大步。手中骑枪忽如有了灵魂。宛若巨龙出洞。每退一步就是一枪。连环三枪。枪枪如渊如狱。气势雄浑无伦。这三枪合在一起。就是圣骑士托马斯最有名的绝技:圣裁。

    圣裁的狂烈气势初成。尼瑞斯立刻知道自己轻敌了。无瑕多想。立刻敛神应对。斗气在眨眼间攀升。手中的剑最先震颤起來。似乎下一刻就会裂开。

    然而圣裁之势已成。随后就恍若自有灵魂。再不受外物影响。三枪奔涌而出。少女第一枪就把斧剑格挡住。第二枪将斧剑弹开。第三枪则笔直对着尼瑞斯的额头刺去。

    尼瑞斯一声清啸。周身浮动青色雷光。刹那间后退三十米。刀斧低垂指地。冷冷地看着阿勒克托。

    忽然啪的一声。尼瑞斯的头盔裂成两半。向后抛飞。一头金色碎发散落。又有一缕艳红的血线从发际出现。蜿蜒着爬过挺而饱满的额头。黛色的双眉。以及那双可以射出电火的眼睛。一路向下。

    若说四皇子先前的是美丽而妩媚着。现在则是冷冽而凄艳。好似被揉碎了的花。

    阿勒克托小嘴微张。一时有些失神。好象完全沒有料到这样的结果。尼瑞斯一下场。她就感觉到对手的实力强过自己。又因为走神而失了先手。然后天才武者的本能让她起手就把绝招扔了出來。却未曾想到竟就这样伤了尼瑞斯。

    尼瑞斯脸色如霜。看了看手中已经明显扭曲的长剑战斧。如果用的是自己的武器或许不会弄得这么难看。他的斗气刚猛悍烈。刚才又是猝不及防下陡然提升。那两把只是精良级别的剑斧无法很好地承载。偏偏又遇上少女斗气出奇厚重。圣托马斯的战技则素以沉重如山著称。一时失手不得不和少女的传奇骑枪硬拼。结果在兵器上吃了大亏。

    况且圣裁既然是绝技。当然不会那么容易被破。尼瑞斯若非反应够快。又有秘法把斗气瞬间从五成提到九成。搞不好刚才挨的那一下就被直接开颅了。

    尼瑞斯沒有向城墙上看。不用看他也知道这个时候李察一定是抬头望天。装作事不关已。他一双红唇紧紧抿着。突然一声直冲天际的呐喊。青色电光四处飞射。就提着半毁的剑斧冲向少女。

    这一次尼瑞斯再无留手。剑斧如狂风骤雨般攻向阿勒克托。他脚步趋退若电。全是踩着细碎步伐。灵幻无方。然而手上剑斧却是一招重过一招。到后來全是如雷鸣般的兵器交击声。尼瑞斯似乎把全部怒火全都倾斜到少女的战枪上。无论少女如何闪避。但一下下重击却全都落在少女的战枪上。完全避无可避。挡无可挡。

    这次他控制好了斗气均匀灌注武器全身。两把破烂的剑斧竟然奇迹般地在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中保全下來。虽然表面出现浅浅的龟裂。但离断裂还有一段距离。转眼间少女已全然落在下风。根本沒有还手之力。

    城头上。观战的李察、绯色和提拉米苏都各有所思。试想着若是自己和尼瑞斯易身相处。应该如何应战。绯色想的是一剑切掉。李察是一刀切掉。提拉米苏则是一锤砸倒。食人魔领主有两个头。想的要复杂些。觉得先给自己加个蛮牛力量。再一锤砸过去也不错。可以打飞得远点。反正都是不用第二招的。

    尼瑞斯终于得到机会。剑斧一绞。阿勒克托的骑枪即刻高高飞上天空。

    少女愕然站着。还保持着最后一刻的战斗姿态。表情呆滞。如此惨痛失利显然对她打击极大。尼瑞斯随手抛下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的剑斧。这才觉得多少出了些怨气。

    看着少女复杂的眼神。尼瑞斯心中忽然一动。走到她身边。轻轻挑起她的下巴。贴到她耳边。热热的呼吸撩动垂落的几丝散发。轻声说:“看到城上那三个家伙了吗。只要你打赢了他们。就可以來浮世德找我。现在。你走吧。”

    说完。尼瑞斯就一跃而起。飞向城头。在与李察擦身而过时。四皇子狠狠盯了李察一眼。就扬长而去。不过这一眼却让李察放下了一些心事。因为在这一瞬间。尼瑞斯似乎又恢复了从前的模样。

    城外只剩下孤单的阿勒克托。少女咬着下唇。向城上的李察、绯色和提拉米苏狠狠地盯了一眼。把三人的样子刻印在心底。就捡起骑枪。翻身上马。迅速远去。

    一轮波折。李察也耽误了些时间。但还是在夜幕低垂时。和尼瑞斯乘上狮鹫。向浮世德飞去。

    在起飞的时候。李察的心重重一坠。精神刚刚好了点的尼瑞斯明显又缩进了沉沉的壳中。变得更加沉默。情绪也极为低落。他问了几句。尼瑞斯只是摇头不答。李察也很无奈。最后尼瑞斯索性把头转开。不管李察怎么问。都是一副风太大。我沒听见的样子。

    李察看得出尼瑞斯不想回浮世德。可是又不能一直在外面陪着四皇子不回去。他这次出來了七天几乎已经是极限。现在李察身后是整个阿克蒙德。不能再事事按自己的心意行事。

    狮鹫一路东飞。一天后降落在浮世德。尼瑞斯默默地下了狮鹫。和李察并肩走向传送神殿。传送神殿有通向各个浮岛的传送阵。皇室在左。阿克蒙德在右。此时尚是深夜。传送大殿内灯火幽暗。有一片寂寥的空旷。两个人走到这里。就该分道而行了。

    尼瑞斯毫不停留。一个转身。就向皇室浮岛走去。

    “尼瑞斯。”李察叫住了他。

    尼瑞斯停下了脚步。却沒有回头。

    “不管你有什么烦心事。都要记得來找我。”

    尼瑞斯安静站着。片刻才说:“我的麻烦。你帮不了。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阿克蒙德的族长。不能再任性。这就是政治吧……我们迟早都是要面对的。”

    “那我会以李察的身份帮你。而不是阿克蒙德的族长。”李察微笑着说。

    尼瑞斯霍然回头。看着李察。片刻后。他大步走过來。猛地给了李察一个轻轻的拥抱。这时李察感觉。以前的尼瑞斯回來了。但又有些不一样。

    轻抱一下后。尼瑞斯就径自走向传送阵。再沒回头。李察看着他的身影消失。才转身走向通向阿克蒙德的传送阵。

    一个向左。一个往右。

    卷六若烟火般绚烂终

    PS:终于在一次加更中搞定第六卷。接下來可以期待卷七:那时浮华染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