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 心殇之月 上

章一 心殇之月 上

    ()

    卷七那时浮华染流年

    苍蓝之月升起。天青之月隐去。日子在悄然中流走。诺兰德告别了春天。进入初夏。

    这一个月。浮世德很平静。神圣同盟很平静。整个诺兰德都很平静。仿佛整个位面都进入平静的日子。每个人都懒洋洋地失去了斗志。

    來自卡兰多的殿下占据了浮岛城堡顶层靠窗边的位置。天天蜷在那里。晒着太阳睡觉。披着月光睡觉。沐浴着星辉睡觉。一天二十四个小时。这位殿下要睡二十个小时以上。有时连吃饭都会忘记。

    绯色去了法罗。不知找母巢做什么强化去了。提拉米苏倒是天天呆在浮岛上。有些无所事事。又重新捡起了烹制美食的爱好。或者就是干脆找块空地。一屁股坐下。然后就是发呆。就是这样。提拉米苏的体形也还在渐渐变大。食人魔这个种族。实力的表现一向很直观。越是体形庞大。就越是强大。

    珞琪依然素面朝天。天天埋头在魔法工坊里。和无数的构装拼件战斗着。浑然忘了自己曾经门萨之星的身份。可是私下里。在那些年轻法师悄然的窃窃私语中。她依然是他们一生中见过的最美女人。

    黑暗神术师已远赴异国。去往沃尔德的家乡。

    其它的追随者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每个人现在都有了一个半独立的小世界。

    李察则日日坐在城堡顶部占据了整整一层的修炼室中。日日面对浮世德的日落月升。枯坐不动。这是歌顿曾经坐过的位置。也是歌顿每逢大战之前必然会到的一个地方。在前往珞琪位面之前。歌顿就曾在这里静静坐过一整天。每当坐在这里。李察总会不由自主地想一下。那个男人坐在这里时。会想些什么。

    修炼室十分空旷。原本对着外面有整幅的落地窗。看出去就象看到了世界。而上次装修后。李察让人把窗户连同框架全部拆除。于是坐在边缘处。就有孤坐绝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临崖悬空的感觉。好象坐在世界的怀抱里。

    整整一个月。李察始终在冥想。不过环境并不算清静。因为耳边总有山与海那小狮子般的呼噜声。这并沒有打扰到他。反而让他的心境更加宁定平和。他的生活再次规律如钟摆。每七天他会活动一次。接收一下來自各个附属位面的报告。这段时间。连位面都风平浪静。

    李察已经计算出了第四条轨道。因此这些日子始终在尝试着捕捉第四个星体。他发现低级位面的冥想效果还是不如诺兰德。而诺兰德其它地方的冥想效果不如浮世德。

    在浮世德时。第一时间更新李察时时会感知到许多特殊形态的星体。而其它地方就要少得多。对于李察來说。光是这一点。浮世德的优势就不是其它地方能比。更不是其它力量层次还要低于诺兰德的位面所能相比。

    偶尔。李察也会沉思为什么浮世德会如此特殊。却找不到答案。浮世德并不是人类修建的。好象在人类历史开始之前。这座奇迹之城就已经存在了。直到今日。浮世德还是有许多不解之谜等待着人们去发掘。

    一个月的冥想。李察不知失败了多少次。将星体推入计算出的轨道。并且顺利稳定下來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变数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李察的智慧天赋都感觉到无法掌控的地步。不知多少次。总是差了最后一点距离。那些星体就脱离了轨道。远远飞走。

    连续失败了一个月。李察不但不着急。反而越來越沉静。越是艰难。李察明白。也就意味着收获越大。

    转眼之间。就是李察冥想的第三十一天了。这个晚上。不知为什么李察总有些心绪不宁的感觉。许多往事不由自主地浮上心头。其中大多数是鲁瑟兰村的童年时光。这时李察才蓦然惊醒。原來已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是熊熊烈火中的故居。还依然在眼前。真实得宛如刚刚发生。

    这么多年了。李察还是沒能完成伊兰妮的心愿。虽然他现在已经是阿克蒙德的族长。大权在握。整体军力已经正式超越了歌顿时代。可是李察觉得在自己和阿克蒙德火山墓地之间还有最后一个障碍。那就是歌顿。直到现在。李察还是认为自己沒有达到那个男人曾经的高度。

    直到有那么一天。李察要将歌顿的尸骸从世界的最深处找回來。安葬在家族墓地顶层。并且将伊兰妮的墓碑立在一旁。在李察心中。这才算是真正完成了妈妈的心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一想到往事。李察忽然心神一动。抬头望去。毫无阻隔的视野里满满是流动的宝蓝。天穹上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轮极为巨大的蓝色星体。但是它散发的气息又让李察极为熟悉。竟然和第四弦苍蓝之月的月力十分相似。一时让李察错以为看到的不是代表着力量的星体。而是苍蓝之月。

    仍处于冥想状态的李察似乎完全沒有去想眼前的是真实还是虚幻。星体散发出的熟悉感。让他一如这些日子做习惯了的。尝试着开始牵引这颗蓝色星体。但并沒有想着会成功。

    可是沒想到一牵之下。第一时间更新蓝色星体竟然开始向着李察的血脉移动。这颗蓝色星体极为巨大。堪堪把那条轨道填满。几乎一点余量都沒留。但是李察这一次捕获出乎意料的顺利。由始至终心如止水。诸般意外变化全都化解。终将那颗蓝色星体的送入轨道。

    当蓝色星体自己开始在轨道上运行的一刻。李察忽然明白。那不是星力。而是纯正的苍蓝之月的月力。在精灵秘剑中。歌顿惟有将第四弦苍蓝之月的破灭教得形神俱备。因为。那是当初伊兰妮用以刺入歌顿心脏的一剑。

    心殇之痛。所以清晰。

    因此这一剑也是李察最强的一剑。在七弦弦月之力中。李察对苍蓝之月月力的使用最为纯熟。

    苍蓝月力构成的星体环绕着轨道飞行一周后。从中释放出一股浓浓的月力。飞向李察的血脉核心。这股月力并沒有融入月力生命树。反正想着暗红的深流沉落下去。与阿克蒙德血脉融为一体。

    刹那间。李察全身剧震。只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冰冷、寂寥和苍凉流过心底。一时竟是心灰若死。

    然而李察心中立时升起明悟。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毁灭。

    就在这时。迪斯马森的真名从熔岩中浮出。在毁灭之后。原本灰暗的虚空中又亮起了长长一段真名。仍然是毁灭。更加强大、也更加完整的毁灭。

    每一个神文符号中都有无穷可以让李察回味无穷的东西。每个新的神文。都象在李察面前展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里面有无穷多的奥秘可供探索。这些世界中。同类或者不同类的规则都拼搭在一起。有些形如光带。有些则有若虚雾。看似杂乱无章。实际上紧密契合。就象一架精密机器的无数个细小零部件。

    每个神文都代表着一种规则。一种力量。一个元素。在另一个层面上。它们又是构成规则的基本单位。而那些规则有可能再度构成一个新的神文。如是往复。整个世界就象是一座螺旋型的旋梯。往上往下都沒有尽头。往上探索。则是用已知的神文拼出新的规则。往下。则是分析神文内部的构成规则。无论上下。都能够掌握更多的全新神文。也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挣脱了这个世界的束缚。

    李察。就恰好出现在旋梯中的某一段上。

    他逐渐明白。不论向上还是向下。都是同样的通向规则。通向冲破世界的道路。哪怕只是踏出一小步。力量都会带來翻天覆地的变化。

    毁灭真名的变化还沒有结束。一长串的神文符号正聚向一处。然后如水波般荡漾着。开始互相融合。在融合的过程中。苍蓝月力构成的星体又释放出一缕月力。再次沉入阿克蒙德的血脉。然后真名中的几个神文突然变亮了一些。原本很顺利的融合过程又起了一些波澜。开始重新组合。

    每个神文都是一个世界。大世界中又包含着无数的小世界。当神文融合的时候。里面的规则都会释放出來。然后在某种神秘力量的牵引下重新组合在一起。共同搭建出一个新的世界。

    看样子。这些神文是想重组成一个全新意义的神文。李察立刻明白。这是无以伦比的机会。甚至比生命树晋阶时还要珍贵。透过这一过程。能够看到规则和神文是如何构架和转化的。于是李察调动了全部的智慧与真实天赋。开始纪录整个演化的过程。

    可是衍化过程实在是太复杂了。每个神文会释放出数百甚至是上万条规则。当规则重构时。有些规则会湮灭。有些规则则会凭空产生。变化每时每刻都在出现。每个新的变化。都意味着复杂程度的大幅提升。李察根本來不及分析。就连记忆也只能记住其中的一小部分。他已经心无旁骛。全力记忆着神文衍变的每一个过程。至于最后能够记下多少。就只能看运气。

    衍变的过程复杂且漫长。李察已经全心投入到神文与规则的世界内。切断了所有对外界的关注。

    然而。浮世德的平静却被打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