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 心殇之月 下

章二 心殇之月 下

    ()

    当李察把苍蓝星体推入轨道时。整个浮世德突然微微震动起來。这是数十年來从未有过的迹象。敏锐的强者们立刻察觉了异常的魔力波动。那种不规则中带着恒定频率的震动。好象炼金机械启动的刹那。原本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浮世德。竟似要醒來。

    人们顿时一片慌乱。这可能是好事。也可能带來巨大的灾祸。浮世德有着太多的秘密。直到现在。生活在其上几百年的人类。还对许多事情一无所知。

    那些真正的强者们。已经开始用精神力一遍遍扫描整个浮世德。试图找出异变的根源。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尖叫了一声:“七月彩虹。你们看七月彩虹……”

    横跨整个浮世德上空的七月彩虹。是这座奇迹之城的象征之一。也是众多不解之谜中的一个。多少年來。它只是按照自己的轨迹缓缓运行。每三十六年才构成一个完整的循环。

    七月彩虹绚烂瑰丽。但是浮世德各处都有刻在石碑上的警告。说不能长久地盯视七月彩虹。看得久了。法师的魔力。武者的斗气。甚至是一些异兽的能量都会被七月彩虹引动。化为潮汐。最后变成可以焚烧一切的苍白之火。

    这时听到尖叫。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人们才小心翼翼地望向七月彩虹。但这一看。他们就再也转不开目光。

    在虹桥上。第四弦的苍蓝之月竟然脱离了虹桥。化作一团蓝色的虚影。徐徐向斜下方飞落。

    七月虹桥的弦月会脱离……

    大多数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异象。随着苍蓝之月整体离开了七月虹桥。浮世德的震动也越來越明显。有些普通人甚至都难以站稳。

    七月虹桥是异景。也是禁区。从來沒有任何人能够飞到它附近。越是接近七月虹桥。体内的能量就越是不受控制。第一时间更新就是传奇强者也不例外。当接近到一定范围之内。所有生命都会被能量沸腾点燃的苍白之火烧死。从奇迹之城被发现。直至今日。还沒有一个人能够接近到千米之内。

    所以现在。七月虹桥的异相才让人们如此震惊。

    在寂静无声中。苍蓝之月的轨迹逐渐清晰。居然是飞向阿克蒙德浮岛。这时空中忽然闪过一道电光。一把弯刀不知被谁掷上天空。向苍蓝之月截击过去。弯刀接近时。苍蓝之月忽然绽放出一圈淡淡的蓝色光辉。照射在弯刀上。弯刀上的魔法光辉即刻黯淡。整把刀变成了一块废铁。无力掉落。第一时间更新

    人们猛然省悟。浮世德的每一个原构件都是无价之宝。

    人类刚刚进入奇迹之城时。就有人出于研究或者是纯粹贪利的目的。想解离浮世德的地面和墙壁。可惜普通的手法根本无法破坏。动静大一点的话。就象捕捉了魔法傀儡的家族一样。会立刻受到永恒与时光之龙的惩罚。

    而今天七月彩虹的苍蓝之月自行脱落。就应该是无主的东西了。如果能够获取可以算是在规则内的吧。这就是天大的机会。

    浮世德的原构件。还是七月彩虹上的苍蓝之月。想想就令人热血沸腾。这是比深渊之底的昂比斯之泪还要珍惜的东西。

    刹那间。数十件武器拖曳着各色斗气光芒射向苍蓝之月。这些都是反应够快的圣域强者。随后又是一大批黑压压的武器射向苍蓝之月。这些武器中许多连斗气光芒都看不到。显然主人还沒有到达圣域境界。只是跟着在凑热闹。看看能不能捞到点好处。

    苍蓝之月光芒大盛。如水般的蓝色光华照耀在圣域强者们飞射过來的武器上。将上面的斗气光芒全部湮灭。数十把彻底失去了附魔属性的武品纷纷掉落。第一时间更新已经完全毁了。后面那些武器就更是不堪。过半都沒有冲破浮世德上空的无形压力。才飞到一半就掉了下去。

    下方浮世德的众人一片惊呼和惋惜。突然有人一声惨叫:“我的史诗长剑啊。”

    一众想要捡便宜的人这才想起了自己的武器。然后哀号一片。武者的武器。肯定是身家中相当重要的一部分。一旦损毁。损失极为惨重。

    这时天空中突然响起一阵如龙吟般的鸣啸声。一把七色长剑破空而來。直射苍蓝之月。同时空中又响起巨大的吟唱咒语的声音。数根魔法力量形成的锁链凭空出现。编织成一个巨大的牢笼。试图将苍蓝之月套在里面。

    七色长剑上同样沾染了苍蓝之月的蓝色光芒。但是它释放出的七色光焰无比凝实。不断和蓝色月力对耗。长剑未能被月力阻挡。直接射入苍蓝之月。又从另一面穿了出去。苍蓝之月起了一阵波动。又恢复了原状。令人惊异。难道不是实体。

    这又是一个颠覆了人们对浮世德的认知。大家一直以为七月虹桥就是浮世德上空魔法阵的基柱和动力源。原來它们只是某种能量的聚积体吗。

    七色长剑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圈。飞回到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男人手中。第一时间更新他先是看了一眼苍蓝之月。露出诧异之色。然后他再看了看手中的七色长剑。见长剑光芒黯淡。剑身上还有一些细小的坑洼斑点。受损严重。有些伤损根本无法恢复。中年男人眼角抽动。显得心痛之极。他沒有想到苍蓝之月居然如此霸道。连这把传奇长剑都难以抵挡。

    然而这正说明苍蓝之月的无限价值。中年男人望向苍蓝之月的目光更加炽热了。

    这时空中的魔法锁链已经成形。套住了苍蓝之血。囚笼的锁头居然卡的一声锁上。宛若实物。苍蓝之月陡然射出大片光华。将整个锁链囚笼都染成蓝色。第一时间更新魔法锁链即刻开始崩解。化为星星点点的蓝色光屑。

    苍蓝之月猛然冲破牢笼。加速飞行。划出一道缠烂的尾翼投向阿克蒙德的浮岛。这时虚空中跌出一名年迈的老法师。脸色苍白。猛然喷了一口鲜血。传奇魔法被击破。让老法师也受了不轻的伤。

    先后两次传奇强者的拦截。让苍蓝之月也感觉到了危机。它的速度骤然加快。如流星般向阿克蒙德浮岛坠去。

    虚空中突然响起一声惊咦。说了声:“好东西。”。就见一只大手从虚空中伸出。一把捞向苍蓝之月。但是苍蓝之月突然缩小。变成拳头大小。这次它又象是有了实质。那只大手一把捞到了苍蓝之月。却像是握住了一团高密度的金属。猛地一震。五指居然被一下弹开。

    一名全身披挂着狰狞盔甲的男人从虚空中冲出。那身盔甲十分诡异。完全不对称。仿佛是东一块西一块的钢板随意拼接而成。上面再胡乱插了几十根如恶魔顶角一样的利刺。但包裹在这副狰狞厚重盔甲中的。却是一个脸色苍白。带着重重两个青黑色眼袋的中年男人。颇有些酒色过度的样子。

    他微微转身。也不见有什么动作。更沒有斗气光芒出现。整个人却骤然加速。疾追苍蓝之月而去。

    苍蓝之月速度已快到极致。化为一道蓝光。落入阿克蒙德浮岛。笔直冲向静坐冥想中的李察。一下就沒入他的眉心。就此消失。

    那个男人紧跟着追下去。看到苍蓝之月进入李察身体。毫不犹豫。伸手就向着李察的心脏抓了过來。这一把抓实了。就是精钢也能掏个洞出來。在这个男人眼中。此刻只有苍蓝之月。李察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渣子罢了。

    然而浮岛外围突然出现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膜。那层东西浮世德的居民并不陌生。如果浮岛家族从空中受到外來打击的话。就会浮现这层永恒与时光之龙的时光之力形成的防护。但大多数时候。这层防御膜的作用并不是十分明显。因为只要是永恒与时光之龙的信徒。防御膜的效果就会大幅下降。但这一次却是不同。只听砰的一声巨大闷响。那男人狠狠拍在了光膜上。然后弹了回去。身前十几根钢刺都撞得彻底扭曲。紧紧贴伏在盔甲上。盔甲的整个正面。全部被压平。可见这一撞之力是多么巨大。

    如此凶猛的撞击。看上去极淡极薄的光膜却是丝毫沒有受损。但是足以让圣域重伤的凶狠撞击。却只是使得这个似乎酒色过度的中年男人一阵头晕眼花。转眼间就恢复了过來。他径直飞到阿克蒙德浮岛的保护光膜前停下。恨恨地看了一眼这层时光之力的无可摧毁的防御。随后向李察一指。喝道:“小子。我不管你是谁。老实把刚才那个东西交出來。不然的话。老子杀光你这个浮岛上的人。”

    李察这时缓缓张开双眼。眼瞳深处有一抹蓝色光芒闪过。他端坐不动。看着那个在光膜外的男人。淡淡地问:“你是什么东西。”

    那个男人勃然大怒。眼中闪过翻涌的黑气。忽然狠狠一拳砸在了面前的光膜上。这一拳他已是全力轰击。但是时光防御岿然不动。那个男人却被生生后挫数米。苍白了脸上猛然泛起一阵潮红。两道鼻血就流了下來。

    他重重哼了一声。隔着光膜死盯着李察。眼中凶光毕露。